搜索

从历史看未来,数字化转型就是一次行业洗牌

中欧创业营 · 2020-03-25
产业数字化之后,很可能形成每个传统行业的龙头公司,市场占有率可以达到10%、20%、3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创业营”(ID:CEIBS_CELC),作者:中欧创投营,36氪经授权发布。

历史能预测未来,如果把当下的“数字化转型”看作一次行业大洗牌,没有跟上节奏的企业,不一定会从历史舞台退出,但一定会被边缘化。

上周六(3月21日),中欧创投营校友、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做客中欧《创投说》线上活动,探讨2020年大数据、AI、5G还有哪些创业机会。之后,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管理实践教授、中欧创业营课程主任龚焱开启线上对话,探讨企业数字化转型大趋势。

以下是本次对话内容整理:

关键词一:组织激励

龚焱:九合创投长期关注在科技赛道,前后也投过超过200个项目。然而科技类创业公司有一个共性的挑战,就是越来越依赖头部技术人才。那么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对于如何更好地激励与管理核心技术人才,你有何建议? 

王啸:一般来讲创业公司工资并不是很高,核心技术人员是靠公司的愿景和期权来被激励的,另外相对平等的文化也特别重要。  

第一,建立有吸引力的愿景。我最早是以工程师身份进入百度创始团队,最开始公司是想做一个类似硅谷的搜索引擎,这相当于给了我完成梦想的机会,这个梦想就是做一个中国或者世界上最好的搜索引擎。所以从愿景上来说,我认为我确实要干一件对社会特别有意义的事,这个事特别重要。 

第二,要有可兑现的期权,建立信任。中国有很多老板,他们真正走到上市那一天的时候,发现给员工期权发多了,心里很不忍,再把钱要回来,这样是不行的,创始人要消除员工尤其是核心技术人员的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建立起信任。 

第三,要有相对平等的文化。但凡有点技术能力的人,都是希望被尊重的,平等的文化和比较自由开放交流的态度,还是挺关键的。 

谷歌、百度、腾讯、阿里,包括快手、头条都是有自己文化特质的公司,这些公司变化比较快,你很难用规则或者部门的绩效去驱动整个公司的发展。相反你得用愿景、用自我驱动能力、用文化来弥补人和人之间沟通的低效。 

所以核心人才的激励必须是一个多元的立体的架构。

龚焱:有很多创业公司的激励是由IPO驱动的,但是真到要分享成果的时候,很多公司又会反悔,这种案例其实也挺多的。那么在你投资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个信号,让你觉得这家公司投资回报会出现问题?

王啸:我认为在投资一个公司时,以下三点是比较危险的信号:

第一,这家公司相对短期利益驱动。以两三年IPO为驱动目标的公司,根基没有打牢,内部的管理、文化的建设、愿景的设定都太短期了。从创业的本质来讲,从开始到真正把这个事做成,需要长远的打算。以短期利益作为内部驱动目标的团队,估计不会有太好的结果。

第二,创始人格局不高。格局的本质含义就是你能站在更长的时间维度、更多的角度去看待同样一个问题的能力。格局一旦养成,即使再牛的人也很难在未来进行改变,除非你特别有意识去塑造这方面的能力。

第三,创始人固执、欠缺学习能力。创业公司面临的环境是千变万化的,创始人一旦特别固化,特别是有些经验是已经过时了的、错的经验。还不如那些经验不足,但学习快、试错快的公司更容易成功。学习能力,或者说我们对于其他人的意见的听取和包容的能力,也是非常关键的。

关键词二:数字化

龚焱:产业数字化有可能是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非常大的一个风口或趋势。在这个趋势里边,不光是行业巨头看到这个机会,很多创业公司也想入局,那么创业公司应如何把握“数字化”机遇下的机会点和切入点? 

王啸:过去的历史经验告诉我,当一波新机会快速到达的时候,匆忙入局的创业公司都不容易成功,因此要特别注意以下两点: 

第一,创业公司要在边缘市场崛起,而不是在主战场。边缘市场的概念就是没有被注意到的市场,或者短期比较小、长期很有可能非常大的市场。很少有创业公司在这种大家都认为是机会的市场当中拥有抗衡巨头的能力,除非你的技术特别有特殊性。 

比如在视频会议领域,像ZOOM、腾讯会议,大家都在做了,而且这个行业还有一定的技术壁垒,那么创业公司在一些专业市场,比如一些政府的视频会议有保密的需求,或者大的企业有组织架构的要求,像这些特殊的需求领域,也许创业公司入局是有可能的。 

比如说快手刚做的时候,一线市场都没有注意到它,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当它积累到几亿的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跃用户数量)了,大家才发现这个市场空间这么大。当巨头再去做的时候,实际上还挺难。 

比如说Airbnb,它一开始做的就是比较零散的家的共享,酒店业巨头都会觉得这个市场太小了。实际上你会发现它现在变成全球间夜数最大的集团了,这是边缘切入非常典型的例子。 

第二,要提前布局,你不能等这个市场已经特别火热了再进入。时间点选择比较重要,你进入晚了没有机会,进入早了很有可能资金跟不上,有可能断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上。其实早于市场的机会一两年切入是比较好的。

龚焱:往往有些做产业互联网的初创公司,局限于产业扎根不深。创业公司如果要在产业这块补上短板的话,你的建议是什么? 

王啸:我觉得产业的know-how对于这样的创业是非常关键的。如果这个产业当中所有东西都不能改变,都是成熟的经验,实际上你没有创业机会,但是如果这个产业当中所有东西都是可以被改变的,也就意味着这个产业当中原来的那些运营规则你完全不熟悉,你也很难去在上面改良和革新。 

本质上来讲,创始人本身要对产业的理解度够高,如果他只有技术能力,实际上进到一个产业里边去,基本上50%甚至60%以上的决策都是错的。不论是创始人还是联合创始人,必须在这个产业中至少有三年以上甚至更长一点的从业的经验,具备针对这个产业比较深度的理解,这非常重要。

龚焱:如果我们往未来投射五年到十年,对产业数字化这一波趋势或格局做一个预判,你的最终判断是什么? 

王啸:我有一个简单的看法。 

现在的传统产业当中每个人的市场份额都很低,因为大家做的事都差不多,存在恶性竞争。 

我认为所谓的产业数字化之后,很有可能可以形成每个传统行业的龙头公司,有可能市场占有率可以达到10%、20%、30%。它虽不会像互联网头部公司可以达到50%、60%以上,因为互联网公司数字化程度太高,但凡第一名比第二名好一些,第二名完全无法生存。可能在传统行业当中,数字化程度最终也不会达到这么高,好一点的市占率达到20%,30%,差一点的10%,剩下的每人几个点,这个是有可能性的。 

其实在任何一个传统产业,占到10%以上的市场份额,都应该是大几百亿人民币以上,甚至是千亿人民币的公司,这是产业数字化所带来的从商业价值上的模型上的机会,它能一定程度上产生龙头公司,提高市场集中度、减少摩擦。 

龚焱:没错。每家传统公司都会有特别强的意愿做数字化转型,事实上我们其实很难找到今天能够转成功的案例。很多都有意愿,除了意愿之外得要有能力,而且要有机会窗口。这三个点全部都要打通,这对绝大部分的传统企业来说都非常难。 

我们如果把整个数字化转型看作一次大的行业洗牌,其实能从历史中预测未来。行业洗牌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不一定是以数字化的方式,但每一波洗牌都有类似的规律,那就是没有跟上节奏的企业不一定完全倒闭或清盘,但是绝大多数会退出中心舞台,长期在整个生态圈里扮演一个相对边缘化的角色,拿到边缘性的利益。 

但这个舞台可能就得让出来,主角不是永恒的,能力是加法,机会是乘法,舞台会暂时让给那些两者兼备的企业,这个也是行业发展的普遍规律。

关键词三:5G

龚焱:在数字化大转型发展趋势下,中国创业公司与美国创业公司有何差异和相通之处? 

王啸:首先,我觉得目前中国产业整个的门类其实是非常丰富的,上下游协同的能力比较强,这是我们产业化非常好的基础。 

另外,数字化这部分也是近两年的技术,我们也具备。5G我们也比较高速在推进,国家有强大的动力和意志把5G布局。 

我觉得我们的产业数字化的机会是比美国要好的。而且现在已经开始有比较好的公司在这方面创业,已经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 

龚焱:5G其实这一块有过很多讨论,基本上可以说各个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发过白皮书,不管这些白皮书怎么变化,以下几个利好方向,大家基本形成了比较明确的共识: 

一个是自动驾驶,这个是一个相对比较明确的方向,自动驾驶下一步马上会和5G比较紧密关联起来。 

第二块就是VR,VR大概在三年前,算是当时的行业风口。整个VR领域的发展,也是沿袭了一条经典的Gartner曲线,它有一个非理性的繁荣,每个人都在谈VR,对VR这个行业有着非常不切实际的期望。接下来经历一个幻灭期,一个断崖式的下跌,再到这个行业进入遗忘期,基本上没人再谈。现在三四年已经过去,5G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和VR应该是能够有一定的结合点。原来VR在算力上、传输上、通讯上的一些瓶颈,现在随着5G的到来,包括随着整个计算能力的发展,有可能会给整个VR行业带来比较大的产业机会。 

第三个领域,就是IoT,也就是所谓的物联网。物联网原来在很多的应用上,存在着算力的瓶颈,边缘计算方面也存在瓶颈,现在看来这些瓶颈跟5G的发展会有很好的结合点。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领域,但是我自己个人理解,现在能够比较清晰可见的这几个领域,应该是比较大概率的利好行业。 

我再补充一句,虽然5G这个概念非常热,另一方面5G只是过程中,我们如果把它看作一个高速公路的话,这只是信息高速公路发展过程中的阶段。因为5G下边还有6G,还有7G,是不断的前进。但是高速公路本质上是我们整个数字化生活方式的一个基础设施,这个基础设施越好,就会帮助把整个数字化生活方式往前推进一步。

王啸:是的,5G背后如果没有光纤的话也无法发挥作用。 

我们中国光纤铺设还是比较厉害的,我们底下埋了大量带宽没有使用,我们高速路已经很宽了,5G就是把它前端的口开大一点。实际上本质上还不完全是5G很厉害,整个基础的架构,包括我们的数据产生能力、云端处理能力、云计算能力、数据中心和光纤的交换能力等一系列的能力都在提升。 

5G只是一个代名词,它包括了传感、光纤、数据中心,不能仅仅盯在5G的基建建设这样一个简单的概念上。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月24日,雷蛇公布了其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全年财务报告。

2020-03-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