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众生相,失控后的迷途

Tech星球 · 2020-03-22
有人疯狂痴迷,有人失望离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周晓奇,36氪经授权发布。

“小飞侠(肖战粉丝别称)疯了吧!”余洋洋极为震惊。

作为一名追星十年的饭圈女孩,余洋洋怎么也没想到粉丝居然会举报网站,并直接造成同人交流平台AO3封禁、Lofter整改。 

“在饭圈举报很常见,这是保护爱豆的一种方式,但基本上是举报某条微博,不会举报网站。”余洋洋说,“很可能小飞侠们之前撕得很顺利,才导致现在越来越膨胀。”

原本用于保护爱豆(idol的音译,意为偶像)的方式,如今成为了毁灭爱豆的炸弹。

肖战粉丝举报事件发生后,一场针对肖战,乃至整个饭圈的声讨席卷而来。同人圈、耽美圈、画圈、电竞圈等众多亚文化群体集结反攻,纷纷开始抵制肖战,以及其代言的所有产品。

不可否认的是,当前整个饭圈内弥散着党同伐异的氛围,粉丝们为了保护爱豆,往往做出一些非理性的行为,而粉丝“失控”的背后,在一定程度上也离不开平台的运作机制。 

“原先我们混饭圈,一般在贴吧里为爱豆应援、刷好评,微博兴起后逐渐形成了打榜、控评等机制”,李维说。

一方面,粉丝不愿意看到爱豆的负面信息,另一方面,平台为了维系良好的言论环境,提供了举报等机制。双向组合下,粉丝们逐渐将举报机制作为保护爱豆的常态化手段。

如今的饭圈内部,俨然形成了一整套组织化的运作机制,从进入饭圈那一刻起,每个饭圈女孩都会根据自身条件,选择为爱豆花钱,还是做数据。 

“拍照、美工、打榜、冲量,每个环节都需要专人负责,每个环节也都严丝合缝地互相配合。”余洋洋说。

在每个环节背后,粉丝不仅要付出大量精力,同时也要具备经济基础,为爱豆助力打榜。

“每次爱豆发新歌、出专辑,经济实力强的粉丝会重复购买上百张,支持冲上销量榜首,甚至有些爱豆联名的奢侈品,实力强的粉丝每款都会购买。”谢洁说。        

《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 投票规则,图片来源于国金证券研究所

据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研究团队发布的《中国式“养成偶像”产业深度研究》(以下简称养成偶像报告)显示,爱奇艺《偶像练习生》播出期间,由于从天猫平台购买农夫山泉可获得额外投票机会,直接促成线上销售额增长500倍,五款维他命水卖出6.7万笔,按10万箱水来计算,至少有1000万的销售额。 

除此之外,《偶像练习生》节目结束后,“I Do”品牌宣布偶像男团NINE PERCENT成为其首个跨界香水代言人,虽然该品牌香水单价为520元,堪比大牌,但上线几小时后,销售额就突破150万元。

粉丝强大的消费力,最终转变成了偶像的吸金力,这也正是资本侵入娱乐内容产业,打造流量明星的根本原因。

饭圈体制化

2月26日,第一轮狙击战开始了。

具有多次举报经验的肖战粉丝,罗列出了同人文《下坠》及其作者的“罪名”:污染网络空间,败坏社会风气,扰乱文化市场秩序…… 

由两位肖战唯粉(只粉组合中某位特定成员的粉丝)定下举报对象及理由后,一场大规模举报行动拉开大幕,饭圈女孩们的“战斗力”也充分显现。

然而,不是所有追星的粉丝都叫饭圈女孩。

从进入饭圈的那一刻,每个粉丝都做好了为爱豆贡献的准备,有经济实力的粉丝会大量购买与爱豆相关的产品,实打实进行支持,经济实力较弱的粉丝则会花费大量时间,为爱豆打榜、控评,做数据。

“作为饭圈女孩,要么为爱豆花钱,要么花时间做数据,当然都做更好”,余洋洋说。 

相比花钱更需要实力,花时间做数据也成为了大部分饭圈女孩的选择。

林冉像往常一样打开微博,进入了爱豆的超话社区,每天了解爱豆的最新信息,已经成为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然而还没刷多久,她看到了一条后援会发布的数据组招聘贴,抱着可以为爱豆贡献力量的想法,林冉联系了招聘人员。

数据组招聘贴,图片来源于微博

“想加入组织也有要求,不过由于我应聘的是组员,要求没有那么严格,只需要爱豆超话等级达到6级,不是黑粉就可以了”,林冉说。 

在招聘人员筛查了一遍林冉的微博内容后,她顺利成为了数据组的成员,“我进入群组时,里面已经有100多个人了。” 

刚加入组织,林冉就接到了任务:爱豆在YouTube(海外视频网站)发了直拍(指舞台表演里某个人的全程镜头)需要刷收看量,请各位多多刷起来,最后还附带上了相关链接。 

收到信息后,林冉习惯性地打开上网软件,点开了链接,一遍遍地刷起了爱豆的直拍。 

“由于我粉的是女团成员,所以团体内部经常会对比一些数据,只有爱豆的数据够好,她在内部的发展才会更好”,林冉说。

为了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好看的数据,不少饭圈女孩整夜整夜地刷视频,有些人还开启了多台设备,同步观看,提高刷量效率。

刷量仅是数据组成员的一小块工作内容。在后援会体系中,除了数据组,还有前线组、文案组、美工组、视频组等众多小组,每个小组分别承担部分工作,为爱豆助力。

据余洋洋向Tech星球(ID:tech618)介绍,每个小组都有作用,缺了哪一个环节都不行。比如爱豆参加活动时,前线组成员会到现场拍摄,随后将图片、视频传给后方,视频组负责剪辑,文案组负责写文,美工组进行P图,整理好的内容会发在爱豆专属账号上,供粉丝们查看。

多个小组的相互配合下,饭圈逐渐形成了体制化的操作流程, 在此之下粉丝们源源不断地生产内容,为爱豆维持高人气。 

不过在饭圈,粉丝后援会只是一部分,站子同样不可忽视。站子是跟踪爱豆行程发布照片的社交媒体账号,国内普遍为微博账号,而管理站子的人员被称为站姐。

“站姐除了要有时间,还要有钱。”余洋洋说,“首先设备上,站姐标配是佳能5D3或5D4加大白兔(长焦镜头),一套下来至少三万多块。”    

站姐追星设备,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同时,站姐为了能够及时更新爱豆的行程动态,还需要全国各地跟着飞,大学期间余洋洋追爱豆行程,基本上跑遍了国内主要城市。

最疯狂的时候,由于爱豆常在北京参加活动,余洋洋直接跑到北京租住了三个月,一旦爱豆出席活动,她都会及时赶过去拍图,第一时间为粉丝提供美图。

然而不管粉得有多狂热,粉丝、甚至站姐也有退圈的时候,粉丝要么是粉了其他爱豆,要么因为家庭、工作等原因退出饭圈。站姐则会发声明休站或关站,或者直接清空站子的所有内容,并将头像改为黑色,表示退圈。

追星四年砸下30万 

演唱会前一天,谢洁已经到了北京。作为后援会的一份子,她需要在演唱会开始前帮忙发放粉丝自发集资制作的手幅、应援棒等物资。

“一般我们都会在演唱会场馆附近,租个酒店房间,用来发放物资,但那次场地周围只有一家餐馆愿意提供场地,而且开业期间还不能运送东西。”谢洁说。 

为了不耽误粉丝看演唱会的行程,第二天一大早谢洁和几个女生,临时当起了搬运工人,同时还要负责清点物资,发放团票,“基本每场活动都和打仗一样”。

谢洁将演唱会称为打仗,不是没有理由。演唱会,有时候不仅是一场粉丝见面会,也是一场粉丝比拼会。

“我粉的是某个男团的成员,演唱会遇到其他爱豆的粉丝,这时候大家就会暗自比较谁粉的爱豆更火。”谢洁说。 

没有哪个饭圈女孩甘落下风,演唱会上的灯牌,成为了粉丝们比拼的标志,哪个爱豆的灯牌最多,形成的“灯海”最亮眼,则证明爱豆的受欢迎程度越高。    

2016年TFBOYS演唱会现场,图片来源于TFBOYS组合官方微博

据谢洁向Tech星球(ID:tech618)表示,灯牌普遍价位在50元到100元之间,如果演唱会到场1万名粉丝,每个粉丝都持有灯牌,那么一场演唱会灯牌支出至少也要花费50万。 

明星演唱会门票的价格也不同,人气越高的明星,演唱会的门票不仅贵,而且极难买到,在此情况下粉丝们只能高价从黄牛手中购票。

“原本正常票价是1000多,但从黄牛手里买票涨十倍,还不一定能买到。”余洋洋说,“我还喜欢坐在内场前排,每次买票都要花上万人民币。” 

不过好在演唱会并不常开,粉丝也不一定每场演唱会都去看,但这并不意味着饭圈女孩的花销就会减少。

三年前,余洋洋疯狂迷上了某位回国发展的爱豆,只要市面上出现与其相关的周边产品,她都会大量购入。

“5到20元一张的电子专辑,一次性买几百张都是正常操作,有些厉害的粉丝按千购买。每次出实体专辑,也会买上几十张,要么放在家里,要么送人。”余洋洋说。

余洋洋表示,追了这个爱豆四年,已经花了将近30万,相当于砸出去一辆宝马X1汽车。

除了给爱豆花钱,粉丝们私下也形成了产业链。 

有些资深站姐,在常年追拍爱豆的过程中,跟拍、P图技能逐渐精进,加上在圈内认识不少人,有时候遇到团队活动,一些无法到现场拍图的站姐会请她代拍,随后根据拍图难度,以及爱豆火热程度,进行付费。        

某交易平台上出售的PB

站姐拍摄的图片,一方面作为宣传,放在个人站子上,另一方面会精选一些图片,集结成Photobook(PB、写真集),面向饭圈进行销售,价格在几十到几百元不等。

“有些PB做得好的站姐,赚个上百万不是难事。”余洋洋说。 

大部分饭圈女孩,也甘愿为爱豆买单,对她们来说,购买与爱豆有关的产品,就是支持自己的爱豆,而围绕着饭圈女孩的强大消费力,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


失控的饭圈

起初,肖战粉丝没有在意同人文网站的封禁,这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举报,一次证明自己是忠粉的举动,一次为爱豆正名的行为,直到事态逐渐失控。 

众多圈层群体开始对肖战进行反攻,Lofter广场再没有关于肖战的内容,主演的《陈情令》豆瓣评分也骤然下降,甚至肖战代言的产品也遭到抵制。

此次失控,或许不是偶然事件,而是一次次积累后的集中爆发。

“官方微博更新了爱豆的活动信息,大家去评论一波,相关链接格式如下。” 

看到组长发布的消息后,林冉开始了控评工作。刚打开微博链接后,她发现其他组员已经控制了评论,翻了好几页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评论,她也顺势留下了类似的内容。

“在控评状态下,既看不到无脑夸爱豆的内容,更看不到黑爱豆的内容,只能看到粉丝的评论。”林冉说。

除了控评,有时候反黑组忙不过来的时候,林冉也会去帮忙,而反黑组主要分为黑别人爱豆,与不让其他粉丝黑自己的爱豆。 

大部分时候,林冉接到的指令是进行反黑,也就是将恶意黑自己爱豆的微博消失。“我们会通过微博的举报机制,选择相同的举报类型,只要举报人数够多,单条微博就会消失。”林冉说。       

微博的投诉类型

据多位饭圈人士表示,饭圈内部早已将举报当成常态化操作,只要伤及自家爱豆或能打压对手,粉丝们都会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举报。

饭圈举报风气盛行,正是得益于一次次的举报得逞。

“原先我们追星,很难通过举报让某个人的发言消失,但现在举报变得很容易,粉丝们也积累了举报成功的经验,将其传了下去。”李维说。

当举报机制行之有效,并且不用付出任何代价的时候,饭圈的风向在一次次举报胜利中逐渐走偏。

然而,并不是所有饭圈人士都喜欢举报,饭圈内部也有不少人厌恶这套机制,但小部分人并不能改变这套固有的成熟机制,甚至浸染久了也逐渐被同化。

“刚进入饭圈的时候,我很不喜欢内部浓烈的互撕、举报氛围,但加入一段时间后,我也参与了某些反黑行动。”黄瑞泽说。 

与此同时,随着互联网平台进入娱乐内容产业,也在一定程度加剧了饭圈风气的恶化。 

据国金证券的养成偶像报告显示,从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与腾讯的《创造101》两档节目开始,养成偶像的吸金能力得到了验证。投票相关产品卖到脱销,视频网站会员数显著增长,为相关App导流的能力也很强。

在互联网公司的作用下,粉丝们为了各自的爱豆,不得不通过集资、刷榜等方式增加偶像曝光度,这间接加剧了饭圈内部的不安全感。 

黄瑞泽表示,他所在的饭圈内部,粉丝们都有着强烈的被资本裹挟的不安感。有时候喜欢的爱豆没有上榜单,或者未拿到粉丝心中预设的名次时,就会认为是资本干预了排名,进而引起不同饭圈间的互撕。 

饭圈外部互撕不断,内部也会受到利益群体的引导,从而产生内撕。

“通过出演耽美剧(以男男恋爱为主线的电视剧)走出来的流量明星,在前期吸引了一批CP粉后,后期背后的利益集团为了更大的利益考虑,会通过脂粉 (职业粉丝)操作饭圈互撕,达到洗粉、提纯、撕标签,流量明星转型的目的”,余洋洋说。

多方因素叠加,饭圈逐渐失去控制,如今有人为了爱豆留下来继续出钱出力,也有人受不了日益恶化的风气,逐渐脱离饭圈。

“如果有一天饭圈风气好起来了,我应该会选择回去。”谢洁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余洋洋、李维、谢洁、林冉、黄瑞泽为化名。) 

+1
5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旗下品牌媒体,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Tech星球特邀作者

36氪旗下品牌媒体,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车市如此惨淡,新冠肺炎乃是罪魁祸首。

2020-03-2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