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B站破圈之后,重金押注直播值不值得?

锌刻度 · 2020-03-20
B站的回报来得没那么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黎霖,36氪经授权发布。

2019年年底的一场跨年晚会,成为了B站“破圈”的强势缩影——“2019年是转型的一年。”

2020年3月18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破圈已初显成效,月活用户已破1.3亿。

B站“破圈”的过程中,在直播业务上的野心格外明显。然而,一次次的重金押注之后,换来了什么?

重金投入直播领域


2019年12月,对于B站而言,是不平凡的一个月。

先花费8亿拿下LPL赛事未来三年总决赛的独播权,尽管此前S赛版权每年各平台不过数千万。

后以每年5000万的重金签约冯提莫。首秀当天,冯提莫直播间人气峰值就达到1023.7万元,弹幕数45.2万元,直播4小时内粉丝数增加了40多万。

备受好评的跨年晚会也价格不菲,有媒体估计晚会的花费或在6000到7000万元。

但这些都不过是一个缩影——2019年的B站,在“破圈”路上狂奔时,总爱重金押注。

此外,还一度加码游戏直播业务,成立了专门的电竞公司,并在不同赛事成立战队。

“B站在这种时候重金投入,并不令人意外。”前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作为直播领域的后来者,B站购买电竞赛事的独播版权、签约冯提莫,都是在培养更高的用户粘性,也是试图增强其商业化能力。

2018年上市时,依靠游戏撑起的B站,曾一度不被资本市场看好。此前,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B张董事长陈睿也表示后悔早期对直播业务不够重视。

于是,“破圈”成为了B站2019年的关键词,而直播则成为了重中之重。

那么,重金押注的效果如何呢?

2018年3月上市后,B站直播业务收入一直保持着三位数增长。

根据财报,在2019年Q4季度,B站游戏业务收入增速继续放缓,而直播和增值业务方面,收入5.7亿元,同比增长183%。

从营收占比来看,非游戏业务收入首次超过游戏业务收入。

但另一面,试图通过直播拓宽商业化道路的B站,频频使出激情的大手笔后,不得不直面巨大亏损——Q4季度,B站净亏损达3.87亿,去年同期为1.9亿,涨幅达104%,全年净亏损则相比去年扩大131%达13.04亿元。

所以,连年亏损的情况下,B站在直播领域烧的钱到底值不值得?

冯提莫的加入为B站引入了不少新用户


内忧:到底做什么?


尽管B站发展直播业务的野心显而易见,但其奔跑路径似乎还不够清晰。

如果说拿下英雄联盟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是B站布局游戏直播的信号,那么签下冯提莫则又透露着扶植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的摇摆。

在经历了“千播大战”之后,直播行业也早已进入到下半场,此时入局的B站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该在什么类型的直播内容上发力?

事实上,对于尚且还享受着游戏红利的B站而言,发展游戏直播似乎更有得天独厚的社区资源,然而,游戏直播显然更难分到一杯羹。

根据方正证券的数据显示,B站游戏主播占比达99.84%,跟已经上市的虎牙相比,B站直播付费率稍高于虎牙,但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却低不少,跟秀场直播YY和陌陌相比更低。

也正因此,生活类直播也正成为B站热门内容之一。B站的步子越迈越大,以“创作激励”的方式培养平台原生主播的同时,也在积极引入外部娱乐公会和版权内容。

但秀场直播却似乎在B站容易水土不服。“直播区太多人打着cos的旗号疯狂打擦边球,管理非常不规范。”B站的老用户刘博告诉锌刻度,当B站的直播内容越来越多,流失的“原住民”也越来越多,“这里已经不像是当初那个亚文化社区了。”

定位的不清晰,也导致了直播板块划分的混乱。

目前,B站已经根据直播内容进行了细致的板块划分,向一些传统直播平台靠拢,但是有大量板块尚处空白。

以游戏直播版块为例,除了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极其热门的游戏分区以外,B站直播中涵盖了大量平台分发的游戏作品分区,但是这些细分板块的主播数量明显过于稀少,更有甚者仍处于空白阶段。

B站直播分区


外患:竞争之下,能否突围?


国内直播行业可观的市场规模自然诱人,但直播市场的竞争也格外激烈,这条赛道已然有些拥挤。虎牙和斗鱼等头部竞争对手目前都将B站调整为了“主要竞争对手”,且明显比B站拥有更强的议价能力。

此外,作为游戏直播的双雄,虎牙和斗鱼也拥有更佳的主播资源。从数据来看,虎牙和斗鱼拥有最多的头部主播资源。9.2万头部主播中,斗鱼和虎牙拥有57402位。

而随着快手、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的入局,游戏直播赛道竞争更是不断加剧。

“直播虽然变现能力看起来很强,但是想要在竞争激烈的直播市场脱颖而出,必然也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尤其是还涉及版权的电竞直播。”一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B站发展直播的过程中,必然也需要相应调整内容创作者的分布,大力采购版权采购,“这些都会加大公司亏损压力。”

但回报却没有来得那么快。

以冯提莫为例,B站给其开出的价格是每年5000万,但其入驻平台后至今三个多月,收获粉丝仅206万,作为比较,冯提莫在抖音上的粉丝数已超3000万。

“直播行业对主播的依赖性比较大,分成比例也比游戏业务高,短期内难以收获高回报。加上B站本来就是后来者,议价能力比不过巨头,所以盈利仍是难题。”一位直播工会负责人称。

所以,当B站迈入新一个十年,面对内忧外患的尴尬处境,B站能否在围攻之中,如愿成为直播市场的黑马,仍是一个问号。


+1
3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经过疫情期间这场大型试验,能让我们对线上办公得到哪些新认识?

2020-03-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