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情下的中国电竞和直播业

有饭研究 · 2020-03-10
一个线下受阻,一个却拿了批新用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饭研究”(ID:YouFunLab),作者:有饭蛋包饭,36氪经授权发布。

我们该在计划之初多想想中长线的办法了。

2月中,新冠没走,繁星主播蓉欣和玩儿三方电竞比赛的冯盛都得了失眠的毛病。

虽然都在疫情“利好”的网络娱乐里吃着焦虑饭,但其实最近俩人处境差别很大。蓉欣是因为这阵子活儿重不知道怎么干,老冯比她惨,是没活儿干,等死。

不同人不同命,不同产业也是。

电竞:赛事停摆、线下转线上

从1月底新冠爆发后,北京各大商场、网吧相继停业,俱乐部队员有的返乡未归,有的在基地隔离,冯盛去年干得挺好的商场、网吧赛变成没人、没地儿的伪命题,好不容易等来10号返工的消息,先收到的还是几家金主的解约电话。

在老冯看来,中国电竞正和全体人民一起经历着疫情的考验,所有产业链环节都要有忍受和对抗,像他这种“抵抗力”弱的,免不得一死。

事实也确实差不多。

比起兄弟产业游戏,疫情对电竞产业来说是挑战多于“利好”,核心原因是产业链核心内容/产品——赛事被隔离了。

这对赛事品牌方、执行方、培训、俱乐部、内容分发几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有不那么好的影响。

首先,在内容本身,主流职业赛事均处于停摆阶段。

自春节后至今,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和平精英》在内的主流电竞赛事都已发出延期公告,按照“疫情4月结束”的说法,这几个联赛的春季赛大概率是没了。

赛事内容的生产源头被隔离,意味着赛事品牌持有方可能损失Q1应有的收入、合作关系、用户和技术经验的试验和积累机会,对其他依附于赛事内容的环节来说打击就更大。

对品牌方来说,目前的解决方案有两种:无观众线下录制或线上比赛。

前者还没试验,但就VSPN员工消息,2月间实施无观众线下比赛在场地租赁、现场人员密度、保护措施几个方面都很难达到政府要求,如果有,也会是在疫情得到控制的3或4月出现。

第二种,据2月18日腾讯电竞最新消息,《王者荣耀》职业赛事KPL、KPLGT春节赛已经确定调整为线上赛,但具体实施方案还未公布。

KPL相关赛事调整

关于这个,QG俱乐部前员工承志和VSPN方面认为,从目前的技术经验看,职业赛事线上办赛其实还是一个接近于伪命题的解决方案。

一方面,如KPL和多数新赛事来看,还没有形成足够的纯赛事用户,线上呈现形式表现力不够,并不具备足以商业化的吸引力;另外,职业比赛涉及奖金、俱乐部和选手发展问题,线上赛不能保障硬件、比赛环境的绝对公平和稳定。

而相比有大资本和游戏收入加持的赛事品牌方,其实更难受的是执行、三方赛、俱乐部和培训机构们。

因为疫情的隔离需要,线下活动受限几乎切断了这些企业大半的经济来源。

比如除三方赛品牌、组织者老冯外,俱乐部们过得也不好。

据北京、上海两地电竞俱乐部消息,这次疫情对选手选拔训练、比赛、商业化都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

收入上,因为比赛、线下商业活动取消,多数俱乐部都收到赞助商的短期解约请求,公司运营重点被迫被放在选手的线上直播和比赛集锦短视频输出上。

运营上,包括iG在内的知名俱乐部都存在队员不能按时归队、青训营线下选拔、队员训练不能如常开展的情况。

据某电竞教育公司员工称,自1月末,公司线下培训业务基本已全部取消,和高校、电竞俱乐部的人才合作也受到影响。

在近期的复工会议上,公司高管已经明确提出“近半年主攻线上直播”的方向,并直言“盈亏是老板关心的事,大家只需放心努力。”

虽然也有乐观派表示“有更长时间做线上业务、思考公司未来方向”,但更多人说,电竞业太新了,当一个最终要落地到线下的新领域突然无法出门,那就和普通人的生活一样,拼的就是余粮。

直播:新观众和断层隐患

因为终端和内容偏向不同,各直播平台受疫情影响不都一样,工会、主播等环节参与者也不同。

总的来看,因为春节提前返工、主播个人娱乐计划被打乱,多数平台在疫情期间的开播、活跃主播数变动不大,甚至还有上升。

因用户娱乐时间多而选择少,多数直播平台的新增、观看时长之类的用户观看数据也更好看。

据蓉欣所在的繁星、娱加消息,在春节假后至2月中旬,旗下秀场类主播都有明显的“新用户增长”,其中有新接触直播的人,也有游戏类用户换口味的可能。

收入上,内容更偏向生活化、移动化的平台似乎更受欢迎,比如虎牙对打赏收入的说法是“维持以往水平”,快手员工则称,从春节假后至今,平台已经感觉到“明显的用户和收入增长”。

其中收入部分,广告除年前签订的部分游戏、外设合同,还有新的包括生鲜、教育类,至于打赏,一位负责工会对接的快手员工说“所有人都被困在家里的时候,以小额高频打赏为主的生活、亲民内容是最赚钱的。”

关于这个,小葫芦数据也有相似的统计结果:

1月主播平均收入高于12月,2月上半月高于1月上半月,从12月到2月中旬,主播数入榜前20从游戏、娱乐对半开变成17:3和3:1,且头部娱乐、秀场类主播打赏收入增幅高于游戏、电竞类。

小葫芦2月第一周礼物收入数据

当然,除了部分利好,包括《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多个大型赛事的停摆也给游戏、电竞为主的直播平台造成了一些困扰。

据RNG俱乐部消息,尽管赛事无法举办、播出,队员也不能如约参与大型商业活动,但直播签约没受影响,这么来看,花了钱却没买到当季内容的直播平台会有一波无用支出。(有说法是某平台因为赛事缺失一周内取消了多个当季度大广告合约,会直接影响当季广告收入。)

另外,据斗鱼网游版块主播和工会称,可能是观众收入受影响,也可能是注意力被干扰,2月以来,许多腰部、底部游戏类直播的打赏收入明显变少,白嫖观众更多了。

“怎么稳住这批收入下滑的主播和粘性不高的新观众是个难题。”

工会方面,渝万、傲之最、大鲲和娱加的体验都是“影响不大”,一方面更多得空的用户确实形成了明显的粉丝新增,是主播积累用户谋发展的好机会;另一方面,受制于线下工作、活动的缺失,部分主播的广告合同、播出内容都有变化,维护粉丝粘性、促进付费和维持金主粘性都受到挑战。

此外,渝万方面认为,对于部分签约、培训集中在线下,资金储备又不够多的中小工会来说,2020年Q1可能形成一个“断层期”,在Q2回归正常之后,他们要面对主播、商业活动等多方面资源严重匮乏的情况,被部分偏线上、或资源储备足够多的公会摁死。

虽然有点残忍,但这也可能是大公会们进一步吸收资源,确定行业梯次的一次好机会。

可以看到的是,尽管从大面上看,疫情对网络娱乐相关产业似乎并不那么无情,但其实不然。

任何产业、任何企业都有经营风险,疫情、政策、技术、用户喜好都是这个圈层里的天然淘汰机制,相比过去互联网娱乐产业里赚快钱、打新的短线思维,我们该在故事开始之初多想想中长线的办法了。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疫情过后,最火的,当属中国医疗健康产业。从国家政策,到民生呼唤,中国大健康产业,必须升级。大家都相信大健康产业会迎来战略机遇期。尤其表现在互联网医疗、医疗大数据和AI辅助诊断、创新药类 。然而,机遇与挑战往往并存。疫情之后行业一定会有大的发展,但对不够快、不够强的企业,不如说是重大危机。

2020-03-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