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土耳其的服装制造业,能“接住”变动中的供应链吗?

新商业情报NBT · 2020-02-28
土耳其的机会和挑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商业情报NBT”(ID:newbusinesstrend),作者:罗立璇,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土耳其的服装制造业,能否成为疫情「受益人」》

永远处于动态变化中的供应链优势。

在疫情的影响下,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中的地位被再次审视,选项中的替补国家有可能成为新的获益者。

在传统视野里,柬埔寨、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地缘上与中国更为接近的东南亚国家,往往被视为中国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外转移的承接。现在,当全球范围内的双边和多边贸易都在面临重新调整时,一些以前我们没有注意到的对象,正在出现在历史的选项中。

土耳其就是其中之一。2020年2月7日,根据路透社在伊斯坦布尔对两位分管该领域的官员的采访,已经有几个时尚零售商开始和土耳其公司洽谈询价。2019年,中国成衣业的出口总额达到1700亿美元。土耳其成衣制造协会的负责人预测,将会有1%的订单从中国流向土耳其,约为20亿美元。

目前,土耳其是世界第三大针织服装出口国、第五大面料出口国。对于这个经济增速重度依赖外贸出口增长的国家而言,服装纺织业是土耳其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

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土耳其一直是亚欧大陆上重要的服装批发集散地之一。由于土耳其拥有欧洲关税同盟国的地位待遇,其产品在欧洲市场几乎不受配额限制且免受关税,土耳其得以成为欧盟的第二大纺织品供应国。

在伊斯坦布尔的拉雷利、奥斯曼贝和大巴扎等大型批发市场之中,前店后厂的成衣经营模式普遍存在,它们的产品从这里出发,大量流向俄罗斯、欧洲与土耳其及周边国家市场。除了采购以外,服装批发商还可以直观考察细分市场的潮流动态与产业趋势。

土耳其的服装纺织业并非简单的来料加工型产业,而是相对完整的纺织服装产业链。在悠久的纺织业历史的支撑下,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土耳其在当时依靠廉价劳动力与原材料承接了大量来自欧美市场的订单,逐渐发展起了现代纺织服装产业。

政府也相当重视扶持纺织业发展。2015年,土耳其政府宣布纺织业税收将从18%下调到8%。相比之下,中国在2019年才宣布,将16%的增值税下调到13%。

土耳其的制衣厂

现在,土耳其拥有超过56000家纺织服装企业,就业人数大约为167万,产能主要集中在三个地区:马尔马拉地区、爱琴海地区和库库罗瓦地区。另外,土耳其还是国际上重要的羊毛、人工纤维和棉花产地。例如,土耳其的皮棉(脱离了棉籽的棉纤维)在2018年的产量就已经达到80.6万吨。

优越的地理位置扩大了市场辐射范围,也带来了更快的反应速度。对于供应链反应速度极为重视的Zara、Next和Mango等欧洲快时尚企业而言,也都一直将土耳其作为自己最重要的生产基地之一。

2018年,麦肯锡分析师Karl-Hendrik Magnus在一份名为《服装制造业正在回流(欧美)吗》的研究报告中提到,在东南亚生产的服装运达西方市场需要30天的时间,而从土耳其运到其第一出口国德国仅需3~6天。

对于一个出口国家而言,关键因素还在于本国货币政策。在经历2018年土耳其里拉暴跌之后,土耳其里拉在过去两年里贬值了36%,大大降低了本国的生产成本。与此同时,土耳其境内还有着来自叙利亚的几百万难民,这些廉价劳动力再次降低了土耳其成衣行业的人工成本。

总量上看,土耳其的劳动力水平和劳动力供给能力在该地区处于领先水平。截止至2019年,土耳其的人口已经超过了8400万人,从长期来看,土耳其也是一个劳动力结构较为年轻的国家。

根据一份在2010年7月由土耳其政府发布的劳动力数据报告,土耳其当时15-49岁的人口占到了人口总额的54%,0-14岁人口则占据了26%。考虑到目前土耳其并未发生大型战乱,10年后的现在,土耳其的大部分人口都属于劳动年龄人口。

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正在大力推动人口增长,在2013年就推出了相应的贷款和休假等鼓励措施,号召土耳其每个家庭都生4个孩子,甚至表示“任何穆斯林家庭都不能接受避孕和计划生育”。目前,土耳其平均一位女性生育超过2个孩子。

同时,土耳其年轻人的受教育水平较高,绝大部分高校都实现了英文教学,按照西方大学标准办学。从识字率来看,2018年,95.6% 15岁及以上的土耳其人都能识字,而男性的识字率甚至达到了98%,女性的识字率则是92%。这远远高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统计的86.3%的世界平均水平。

另外,土耳其的城市化水平是70%,并每年以1.7%的速度在增长。这代表土耳其的人口大部分集中在城市,同时劳动力质量不低,非常利于开展大规模经济活动。

2019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国际纱线展

从产业人才角度出发,土耳其设计师已经与欧洲服装企业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熟悉欧洲消费者对于服装的审美偏好。土耳其著名的设计师大多在欧洲的时尚品牌工作室度过了自己的早期职业生涯,虽然他们在时装周的经验不能直接挪用到土耳其的成衣制造业上,但已经激励了新一代的年轻人去设计自己的服装和产品。

土耳其重视培养年轻人的设计能力。一些行业协会积极设立设计比赛,除了为有潜力的设计师提供展示自我的舞台以外,还会提供奖学金,帮助他们前往伦敦、巴黎和米兰等地进修学习。

即使只是暂时转移订单,对于欧盟国家而言,土耳其是一个相对稳妥的选择;如果土耳其想长期留住这些订单,则还需要维护更加稳定的社会经济环境——这恰恰是土耳其现在最大的挑战。

埃尔多安在追求强权之时,也致力于推动保守力量的复兴,这位野心勃勃的政治强人将土耳其推向另一个轨道。上文所述的2018年土耳其里拉贬值,虽然客观上刺激了出口行业的繁荣,但本质上伤害了土耳其的整体经济,该国在此后结束了高速的经济增长,鲁莽的经济政策导致整体衰退至今。

目前,土耳其社会矛盾日益突出,民粹主义抬头,通货膨胀、居民购买力明显下降。此外,强硬的外交政策和军事冒险政策,也致使土耳其与美国、俄罗斯等重要国家关系屡次陷入动荡和危机,特别是与美国的经贸关系依旧停滞,对一个极度依赖外资的经济体而言,这样的美元关系非常危险。

虽然在多次调低利率之后,土耳其宏观经济出现微弱的回暖迹象——零售总额开始增长、工业产出连续四个月增长——但是脆弱的货币体系和缺乏协调性的复苏政策,都容易让土耳其经济转瞬进入经济过热,进一步削弱货币价值。

现在的土耳其也面临着不算轻松的防疫挑战。3天前,土耳其关闭了与伊朗交界的边境线,停止了对伊朗的陆上和空中交通,后者已经面临疫情失控。在土耳其西侧,有着密切商贸往来的意大利也已经成为欧洲疫情最重的国家。

回看土耳其经济最好的2017年,一则新闻现在读来也是意味深长。由于土耳其成衣制造商Bravo Tekstil突然破产,被欠薪3个月的工人只好悄悄在自己制作的成衣中塞入字条,上面写着:“你买的这件衣服是我做的,但我没有得到报酬”。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压缩成本、缩减人员的过程中,与员工和客户坦诚、平等地沟通十分重要。

2020-0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