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tuber出现,虚拟主播在日本遇色情“拐点”?

靠谱二次元 · 2020-03-04
我的纸片偶像变黄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靠谱二次元”(ID:kpACGN),作者 Soda,36氪经授权发布。

从日本头号虚拟主播Kizuna AI(绊爱)的同人作品出现在宅男P站(Pixiv)和成年人P站开始,虚拟主播主动变黄就已经在意料之中。

2020年2月10日,一家叫做えもえち(emoeti)的Vtuber事务所在社交网络宣布成立,自称是虚拟主播业界第一家从事虚拟主播成人事业的机构。

旗下虚拟主播姐妹花柚木凛、柚木玲奈2019年就开始了直播活动。后续,两姐妹将正式进行工口情色向的直播,并贩售相关影音内容。消息一经公布,便在日本乃至全世界的社交平台掀起波澜。

虚拟主播,下海了!

就在事务所官宣成立后的第二天,虚拟主播柚木凛的首部成人影视作品即上线。根据贩售作品网站BOOTH的统计,上线2天,作品收获超200个赞。

首部作品售价3980日元,时长6分24秒,算不上便宜。但对于喜欢虚拟主播的粉丝和看倦了成人作品的用户来说,能买到虚拟主播的“第一次”,又可以满足好奇心,这个价格也在可接受范围。

头部成人女星480分钟的正版高清影视仅需2980日元

一直以来,柚木凛和柚木玲奈的粉丝总榜排名并不靠前。从UserLocal的Vtuber排行榜可以看出,在2月10日定调之后,两主播粉丝数实现了一次跳跃式的增长。

柚木凛和柚木玲奈的频道、粉丝增长曲线

虽然emoeti事务所是近日宣布成立的,但旗下的两位虚拟主播早在2019年就开始了相关活动。

作为姐姐的柚木凛2019年7月开通社交网络账号,出道之初自称“性感Vtuber”,公式照虽然穿着短裙,也还是要按住裙摆的。最初的柚木凛和其他的虚拟主播没有太大的区别,放一些公式图和写真,固定时段开直播,主播内容也以掏耳道具类的ASMR(立体音声)为主。

刚刚出道的柚木凛还是比较“清新”的

出道之初的柚木凛在虚拟主播里并不占优势,受制于成本、技术带来的限制,无论是直播还是视频里的柚木凛,在流畅度、动作幅度上都和业内知名的Vtuber有着较大的差距,外加简陋的场景包装和单调的话本,仅凭借着隔靴搔痒般的性感语气是无法补足的。

在禁止搞黄色的TikTok平台上,柚木凛只有61个粉丝

而出道一个月后,涨粉缓慢的柚木凛开始向着“黄色”更进一步。先是在社交网络与粉丝们聊更私密的话题,之后开始发布更为暴露的形象照。

和一些真人主播一样,在观众的推动下,柚木凛也无意又有意地走向了成人世界。作为虚拟主播,开始吸引到更多特别的关注。

上半身赤裸、全身赤裸,再到道具暗示、纯成人内容,一个月的时间,柚木凛从一名性感虚拟主播,彻底转型成人虚拟主播,在视频平台上拥有了10000名粉丝,并在9月登顶虚拟主播每日涨粉排行榜,成为虚拟主播新秀。

吸引到流量、尝到了甜头的幕后团队显然不满足于此,开始利用柚木凛变现。除了进行音频、写真的售卖,还开放了分等级的包月会员服务(每月缴纳不同的费用可以有不同的回报):最便宜的500日元(约32元人民币),可以获得柚木凛不公开的图片写真;最贵的10000日元(约637元人民币),不仅能享受其它会员的一切待遇,还可以参与每周一次的特别直播秀。

根据靠谱编辑部(ID:kpACGN)在贩售平台的观察,至少有10位用户购买了最贵的会员。简单估算下来,仅凭着会员一项,柚木凛每月能为团队带来近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对于一个粉丝总排名在150名开外的普通虚拟主播来说很难达成。

或许是看到了这一块的商机,柚木凛的妹妹柚木玲奈,也在去年的11月宣布出道。和姐姐激进且快速地进入18禁领域不同,柚木玲奈在11月上线后,一直以ASMR类直播为主,虽然同样开设了出售音频、写真的商店,但贩卖的内容主要以暗示向和道具向的声音为主,还没有像她姐姐柚木凛那样直白的18禁内容出现。

用分级的方式使两位虚拟主播服务不同年龄、不同工口接受度的阿宅粉丝。

擅长于R15内容的妹妹柚木玲奈

虚拟主播现颓势,“黄播”不是救命稻草

相比高调进军的AVtubers,传统的虚拟主播们正遇到发展瓶颈。受限于人设、成本、内容等多个因素,虚拟主播们面临观众缺乏新鲜感,内容同质化严重,竞争分流激烈的问题,一直没有突破口。

即便是已经上线了2-3年,粉丝数量TOP3的虚拟主播绊爱、辉夜月、Mirai Akari,目前各自也都遇到了一些问题:绊爱的中之人发生变动,造成了粉丝大规模退订事件,幕后运营公司Activ8也被日媒曝出2019年三季度亏损6.75亿日元的消息;辉夜月降低了更新频率,上次更新还是1个月前,人气下滑明显;Mirai虽然保持着高频的更新,但也因为内容同质化而被YouTube观众不断退订。很显然,日本三大人气虚拟主播的吸引力正在下滑。

绊爱、辉夜月和Mirai近1个月粉丝走势图

对于刚刚经历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爆发元年的经纪公司而言,选择让早期推出的角色突围,还是推出新角色重新圈粉?或许柚木姐妹和emoeti的出现也是一个信号,选择哪个并不重要,全新的内容形式与跨界结合的运营策略才是虚拟主播产业的机会。

那么,AVTuber这种内容形式和emoeti的成人式运营成功了吗?

答案并不乐观。在2月10日柚木凛宣布归属,幕后公司经过一番宣传后,柚木凛的社交网络粉丝与频道订阅经历了一个跳跃式增长,但是在人物展示技术上的落后,以及缺乏在主播领域的其他内容创新,粉丝增长很快停滞。

从2月20日开始,柚木凛的推特粉丝增速放缓,目前仍在4万以下。“色情”对于主播而言只是一个标签,并不具备持续长久的吸引力。如何利用鲜明标签持续吸引更多潜在粉丝关注,并转化成固定流量,反而是虚拟主播运营公司接下来要解决的难题。

对于中国的虚拟主播运营公司而言,这一波日本虚拟主播产业所遭遇的“色情标签”显然无法复制。但已有的虚拟主播怎样保持热度,新人虚拟主播如何破局,虚拟主播如何破圈,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虚拟主播虽然不会变老,但也会随着粉丝的遗忘而消失。

+1
2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洞察ACG,靠谱又犀利。
靠谱二次元特邀作者

洞察ACG,靠谱又犀利。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