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制造复工进行时:组织数字化提升“免疫力”

时氪分享 · 2020-02-21
“开工!”占世界制造业1/4的中国制造业企业,陆续吹响了复工复产的号角,继续支撑起全球制造业产业链的运转。

 这既是一场抗疫阻击战,也是一场经济保卫战。在非常时期,更多的制造业企业开始意识到,数字化的意义不只是在企业内部新增一个协同工具。在制造业的场景中,有效的数字化可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让企业以更加灵活的姿态应对变化和挑战。

 从长三角到粤港澳大湾区,数字化程度越高,复工效率越高,已经成为制造业的共识。“我们有信心用数字化夺回‘失去的一个月’!”

 疫情之下,数字化才是企业的免疫力

 2月8日,杭州市政府通知企业可以通过钉钉提交复工申请,需要提交员工健康状况、所在区域等全盘信息,不到一个小时,朝阳轮胎的申请资料就已经通过系统递交成功,3600多名员工无一错漏。

 2月10日,朝阳轮胎作为杭州首批复工企业正式开工,成为第一批转起来的制造企业。截至目前,已有超70%员工到岗,节后第一批订单已经发出。因为疫情按下暂停键的生产线,再次忙碌了起来。

朝阳轮胎的生产车间

“看到这个转起来,大家心里就安了,特别是员工的心就安了。”朝阳轮胎信息化负责人郑励是4年前把钉钉引入公司的人,这段时间里全公司每天接到的第一条钉钉消息,就是他一大早发射的“健康打卡DING”。

 疫情期间,朝阳轮胎的云办公和复工变得快人一步,组织的数字化让信息传递及数据汇总效率提升了70%。不仅如此,钉钉已经实现与生产流程系统的打通,可以随时监测国内外各条生产线的情况,数据异常很快能发现,曾经的人工填表模式成为历史。

 郑励表示,他们能在手机上实时看到原料存货、生产、订单、物流整个循环,“复工首先要盘清楚手里有多少原料、需要优先分配给哪些订单等等,整个链路要实时在线。”

 “我们不只是用钉钉来发消息,它就是我们降本提效的生产力运行系统”, 郑励认为,数字化让企业面对危机有更强的免疫力,在疫情之下用数字化技术来保障防疫和复工两不误。

 在能力疯长的年代,用数字化帮助员工高效地创造价值

 2月18日,浙江金华的文具制造企业鸿泰向海外发出了鼠年的第一单货。

 从货物出海关到财务结汇,每个业务动作都有数字化的流程与之相对应。负责发货的鸿泰员工说:“很清爽,也很高效”。 除此之外,拥有约500名员工的鸿泰文具已人人上钉钉,出勤、请假均是无纸化办公。

 以前,外贸发货涉及到复杂的数据统计、运费计算、报关资料和票据提交等工作,任何一个环节资料不全、沟通不畅,下一个步骤就无法进行。2014年,鸿泰文具CEO施辰主导了公司第一次大规模的数字化建设,其中就包括搭建自己的发货系统,“但那时候做得不是特别成功,”他回忆,“和现在用一个App登陆就能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家有20多年历史的老牌文具企业里有不少年龄偏大的员工,“有些东西我自己都觉得麻烦,那对员工就更不方便。”

 现在,鸿泰基于SaaS(软件即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开发了新的发货系统,入口就放在钉钉的工作台上。员工在手机或电脑上即可一键登录该系统,根据系统提示反馈结果、提交资料,按步骤走完工作流程。

 “钉钉不只是一个社交工具,它现在是一个门户,一个核心入口”。 施辰说。现在,他的目标是让鸿泰文具每一件事都云端化,把纸质的规矩、流程、操作方法、业务规范都搬上网,与一个APP相连。

 数字化将是未来所有企业的生存资本

 位于上海的东方希望,集农业、重化工业产业链等为一体,在全国拥有160多个实体工厂,主要提供供应链上游的大宗原料。但被认为“船大难掉头”的超大型制造企业,却因为过去3年多积累的数字化家底,面对这次疫情,线上线下复工复产“无感切换,没有任何紧张与手足无措,一切都水到渠成,管理与运营有序开展”,东方希望集团CIO黄兴胜告诉记者。

 “我们用3年的时间,走了别人10年才能完成的数字化之路。”黄兴胜说,自2016年开始决定实现全面数字化、信息化以来,东方希望在管理理念、组织方式上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新。“这次疫情对我们的生产经营几乎毫无影响,说明我们选择走数字化这条路是对的。”

 但就在2月3日正式“云复工”第一天之前,黄兴胜坦言“压力大到睡不着觉”。

 一方面担心服务器扛不住,系统不能稳定运行。“远程办公系统相当于公司的眼睛,系统前端是物联网,崩溃了怎么办?相当于盲了。”另一方面,他担心两万多名员工不在一起办公,会不会效率极其低下?

2月3日,全集团上百场视频会同时平稳地开起来了,还创造性地把视频会、共享屏幕、共同编辑文档等功能结合起来,“简直比现场交流的效率还要高”。黄兴胜悬着的心踏实了下来。

 实际上,主动拥抱数字化3年多来,东方希望实现全部数据互联互通,线下管理在线化,80%以上的业务线上化;在钉钉平台的移动应用突破54个,每个业务板块基本实现闭环移动管理;组织扁平化,从原来7级管理简化为不超过4级管理体系。

 黄兴胜说,数字化给组织带来的变化,一时半会儿说不完。在东方希望,数字化也不是一种工具和手段,而是成为组织的生产力。组织的数字化程度越高,面对突发挑战时受到的冲击就越小,复工复产的活力就越强。

 “在东方希望不懂、不会数字化,未来连饭都吃不上。”这是黄兴胜的一句“名言”。经过这次疫情考验,他说:“数字化将是未来所有企业的生存资本。”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疫情不但波及国内,也波及了那些出海的中国现金贷。

2020-02-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