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无“芯”又乏“力”,防疫神器额温枪的供应链之困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2-19
当前,额温枪产业链各端的供需矛盾也反映出行业既存的“牛鞭效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亿邦动力”(ID:iebrun),作者:潘晴晴,36氪经授权发布。

全国各地“复工潮”来临,疫情防控成为企业开工的头等大事。为了保障员工安全进行集体办公,很多企业紧急采购口罩、消毒水、额温枪等防护产品。

“之前我们做社区团购根本不会采购额温枪之类的医疗电子产品,现在也是顺应市场需求,整个圈子都在找它,但是很少能找到现货,绝大部分都需要预定;即使能买到现货,价格也是相当地贵,都在四五百块。”

在义乌从事商品批发的供应商老谭告诉亿邦动力,这段时间,诸如口罩、护目镜、消毒水、额温枪等防疫产品在社区团购平台卖得非常好,其中额温枪的货源相对比较难找。

另一位电子供应链服务商“芯片超人”创始人兼CEO姜蕾表示,目前额温枪可以算是行业里最大的需求点了,之前这一类产品属于小众,大家都不太重视,在这次疫情期间突然就火了。“现在又赶上复工潮,企业、餐馆、商场对额温枪的需求量暴涨,整个供应链完全跟不上,我们最近一直在忙着对接各种货源。”她说。

01 额温枪产业链的“牛鞭效应”

姜蕾告诉亿邦动力,红外额温枪这类产品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元器件电路也不复杂,其核心器件就是内置的红外传感器,用来监测体温,并转换成数字信号显示在电子屏幕上。而红外传感器最核心的元器件其实是芯片,这也是整个额温枪产品供应链的最上游。

“大家之前认为红外额温枪并不是必需品,所以从全球来看其产能也十分有限。在整个产业链中,芯片的产能相对来说是最刚性的。如果一段时间里对芯片的需求量特别大,晶圆厂的产能就会遇到瓶颈。”

某电商平台医疗器械店显示:额温枪预售,5月份发货

据了解,目前可以供货的晶圆厂商大多分布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和一些欧洲国家。由于红外额温枪的需求从春节期间开始猛增,因此,对于产业链各端的厂商来说,根本就没有时间提前准备物料。手里有晶圆存货的厂商可以逐步复工生产,没有存货的工厂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货。

除了供应链上游遭遇的芯片产能不足问题,在中游和下游的生产端同样面临因工厂推迟复工带来的劳动力短缺。

“到了产业链中游就涉及封装工序,红外传感器的组装需要有大量人力支持,而目前这个阶段很多工厂并没有完全复工生产;产业链下游同样需要大量人力来做额温枪外壳和电路的组装,形成最终成品。由此可见,当前整个生产链条上层层面临产能瓶颈,不是受制于芯片产能,就是受制于传感器封装产能。”姜蕾分析道。

市场上对额温枪的旺盛需求导致普遍的价格炒作,无形之中也放大了缺货的现实窘境。姜蕾判断,目前疫情发展趋势是最大的变数,如果疫情在2-3月份能够结束,整个供需矛盾在4-6月可以得到缓解,商品价格也会回归正轨;如果疫情形势持续不明朗,封装的产能和设备组装的产能都会面临人力不足的情况。 

当前额温枪产业链各端的供需矛盾也反映出行业既存的“牛鞭效应”。姜蕾分析认为,“整个产业链的链条特别长,从终端消费者,到上游加工厂、模组厂、芯片设计公司、封测厂、晶圆厂,那么长的链条里,当下游有一点点波动的时候,就会造成上游较大的震动。比如说,下游需求涨5%,传导到上游可能就变成30%;下游需求跌5%,传导到上游可能就是跌30%,这个过程中供需矛盾很难平衡。”

在整个链条上,最刚性的原料生产端晶圆厂地位特殊:一个晶圆厂从建设到开工就要好几年时间,同时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如果要开发一款芯片,需求方至少要提前2-3个月下单。而芯片的制造则需要多走道程序,一般来说,一个晶圆厂要准备的直接原材料就有三百种,间接原材料有几千种。

“一种芯片所需的原材料越多,那么其刚性的需求就越高,最终越不可能轻易扩产,整个链条很难用柔性供应链的逻辑去操作。”姜蕾坦言,电子元器件行业在产业互联网发展上相对比较缓慢,因为整个链条太长太复杂,而每一个产业链环节的能力又完全不同。

一图看懂红外测温供应链(芯片超人供图)

“如果只做一个红外测温枪还比较简单,就是塑料壳加上电路板;如果要深入产业链上游,电路板上有芯片,芯片里面有晶圆,晶圆和芯片之间还有封装的流程,这就很复杂了。现在富士康、比亚迪可以轻轻松松上马口罩生产线,但是额温枪这种产品就有卡口了,芯片和传感器供不上,光有组装能力也行不通。”

02 借助私域流量感知需求促成双方交易

1月23日晚间,华中数控董事长陈吉红在朋友圈寻求援助,称企业生产的人体红外测温仪的原材料已经没有了,采购的下一批原材料中还缺美国ISSI公司的某某型号的内存芯片,希望借助朋友圈帮忙找下库存。随后,行业里的芯片分销商纷纷出手援助。然而,缺货的问题仍未完全解决,随之而来的是整个生产端更多的原材料缺口。

“1月26号,也就是大年初一的晚上,当华中数控再次有缺货芯片要帮忙的时候,我就连夜写了篇文章,发动平台上所有的流量、人脉帮他们找货。从2017年开始我们就在做私域流量,通过各种公众号、微信群积累了十几万的粉丝用户,而且几乎都是这个行业的精准受众。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更快地根据需求信息找到供货方,让他们直接产生交易。”姜蕾向亿邦动力描述道。

据了解,面对红外测温仪器的海量需求,行业在短时间内并不能很好地解决供需矛盾。姜蕾花了一周时间深入供应链,把整个红外测温仪产业链上的相关参与方都梳理了一遍。在了解供应链各端情况的基础上,她开始参与上下游的对接和交易。

“在这个过程中,我重点研究了他们的产能状况。相对来说,上游是我们这个行业最重要的部分,如果它的产能不足,下游各种半制成品和制成品环节都没有办法生产。像中游的企业,我要了解各家的供货能力,生产的红外传感器精度如何,质量靠不靠谱,如果需要在平台上售卖,我还得拿过来做测试,以验证参数和性能可以满足要求。

而目前很多上下游企业的产能都被官方征用了,可能要到2月底至3月才能大量向市场开放。”

截至目前,芯片超人已经帮助华中数控、大立科技以及配合北京、成都防疫工作的医疗电子类企业对接供应链需求。姜蕾介绍说,自1月26号帮华中数控找到货源之后,就不断有厂商找过来想对接资源,平台也快速捕捉到这一波需求,将联系到的红外测温仪相关元器件在电商平台上架销售。

“最近一天的接单量就能赶上去年底一个月的接单量,而且通过前期私域流量的积累,目前电商平台获客成本大大降低,如果靠传统的线下获客的话,现在这个业务是完全无法展开的。即便是线上获客,可能一个客户的成本要上千,但我们的获客成本可以做到同行的1/5甚至更低。”她说。

“芯片超人”在电商平台销售额温枪所需元器件

姜蕾总结道,“芯片超人”的业务模式可以形容为“春江水暖鸭先知”,平台从下游往上游走,先迅速捕捉到下游市场需求,然后快速作出反应。“需求并不是我们创造的,但是当市场需求萌芽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最先感知,然后传达到产业链各端。

另一方面,平台并不是纯媒体性质,本身还具有供应链的能力,所以一旦发现市场有某种需求,就会迅速从供应链着手,不仅可以帮助厂商发掘货源,还能提供一些技术解决方案。

03 大健康医疗电子产品或成未来刚需

姜蕾告诉亿邦动力,红外额温枪其实是行业里非常小众的医疗电子产品,平时大家并不在意,但是在疫情期间却成为一个“黑天鹅”事件,或许可以由此窥探整个医疗电子产业的未来方向。

“医疗电子行业目前的一个发展方向是大健康,这在未来是一个机会,比如说测心率的手环、Apple watch等医疗电子类、监测类的大健康产品,它可能会慢慢变成一个刚需。”

姜蕾进一步解释说,从整个医疗电子行业来说,整体需求量不是特别大,并且需求比较长尾和碎片化。在这次疫情当中,对医疗电子产品的需求也呈漏斗型分布。需求量最多的是红外测温类仪器,之后是CT机、血氧仪、指氧机、呼吸机,这些都是医院应对疫情、治疗患者的必需设备。

与此同时,市场上也出现一些配合疫情防护的大众消费需求点,比如内嵌红外测温模块的智能手机和平板,智能穿戴和血氧仪结合的医疗电子产品等。

“红外额温枪以前看还是个低频需求,但是如果把红外测温传感器装进手机、iPad,PAD,和各种智能产品里面,这个使用频率就从低频走向了高频,由此会带来需求量的变化和全新的市场机会。第二个消费趋势是检测血氧含量的血氧仪,如果血氧仪可以和手机、手表、手环相互连接,大家就可以从这些穿戴设备上监测血压、血氧等健康指标,目前很多行业人士对这一块的研发应用也非常感兴趣。”

姜蕾介绍说,过去一台医疗设备的造价不低,但是用到的芯片数量有限,种类又特别长尾碎片,更关键是,有资质给医院供货的生产企业,从生产成本到市场售价的加价可以高达7倍。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最源头的供应商来说其实很难赚钱,所以很多分销商并不愿意特别好地服务这些医疗电子产品生产企业。

“随着AI、5G 、IOT这些技术的日益成熟,大健康产品就不再是一个个单一的需求,而是变成可以装进手机或可穿戴设备中的高频的健康监测产品。到那个时候,这些长尾、碎片、量少的医疗电子产品也会变成有较高需求的产品,整个行业格局也会发生改变。以前可能是一个个小厂在做,未来可能有一些大厂也会参与进来。”她说。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