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魇之下,一个创业公司的抗疫标本

时氪分享 · 2020-02-19
越是特殊的阶段,就越考验着一家创业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单人仓库

姚经松突然成为了公司武汉仓储中心的唯一支柱,这一点让他始料未及。

他原本是易点租武汉装备中级一测的测试工程师,负责对出现问题的租赁设备进行测试与整修,他所供职的易点租是一家国内领先的企业IT租赁服务与管理公司。

武汉原本是易点租的第二总部,团队成员规模逾300人,公司将最主要的整修中心与电销中心放置在这里。按公司创始人兼CEO纪鹏程的说法,武汉拥有大量稳定且优秀的人才和较低的运营成本,是吸引易点租两年前在这里开始布局的主要原因。

武汉是中国的高等教育重镇,超过八十所的高等院校让这里每年向市场稳定供给优质人力资源。相较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屋租金等常规运营成本的居高不下,武汉低廉的成本显然也对创业公司有着不低的吸引力。事实上,选择布局武汉的公司不只易点租,包括小米、科大讯飞、小红书等在内的明星公司也都在近几年入驻了这个正在冉冉升起的中部明星城市。

但一场意料之外的疫情给创业公司们带来了麻烦。对于易点租来说,这样的冲击还要更加明显——姚经松独自撑起的武汉仓储中心负责湖北及周边地区的设备物流,考虑到这里互联网创业热潮的涌动,业务量的快速增长让原本只有七名员工的仓库本就业务量饱和。

但问题是,即便这七个人在疫情爆发的当下也无法重返工作岗位。

作为一家toB企业,易点租日常的放假时间比其他公司更早,而今年春节的放假日期则早于武汉宣布“封城”的1月23日。在仓储中心工作的七名员工都已经离开了武汉,而在政策管控背景下的归程又遥遥无期,这让易点租在武汉的物流节点面临可能瘫痪的境地。

这时,姚经松成为了支撑业务顺利开展的希望。他原本在春节期间被安排负责整修中心的巡视,疫情的蔓延让他成为了独自支撑仓储中心运转的支柱。

这是个陌生且艰巨的工作。姚经松每天七点多起床,九点左右从附近的家中出发到达仓库。机缘巧合下成为“物流新兵”的他需要从零开始学习复杂的物流流程,即便快递枪这类物流人员常规工具的使用也要通过远程视频的方式向同事学习。

从接收需求、根据管理软件提示的库位找到对应商品、打包设备,以及在五点半等待顺丰到仓库交接货物,这个疫情期间的特殊仓库,每一步工作流程都需要姚经松谨慎以对。在十几天的紧张工作之后,北京设备管理部负责商品出库物流的经理陈学全甚至提到姚经松已经变得比物流专职人员还要专业。

“事情没人干,公司总要运营下来”,姚经松说道。

疫情下的库房

运营下来,也是当前众多创业公司面对疫情时的首要任务。疫情在今年猝不及防的爆发,让大多数行业丢掉了春节这个重要的市场机遇窗口。虽然专家们普遍预期在疫情结束之后会出现需求压抑后的报复性增长,但能不能捱到那个时候,却成为公司领导者们眼下需要面对的严峻考验。

对于创业公司同样如此,平静的创业节奏被疫情生生打破。本就创业维艰,现在,它们还需要主动抗疫。

疫情来了

武汉宣布在1月23日封城的消息一出,纪鹏程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业务可能受到影响。

虽然此前陆续听到过“不明原因肺炎”的传言,但没有多少创业者在当时能想到这种后来被命名为“COVID-19”的肺炎,会对自己节后开展业务产生如此规模的影响。

在“封城”的消息爆出后,纪鹏程立马想到了十七年前。2003年,纪鹏程正在北京的一所大学就读。因为非典的突然爆发,学校封闭了整整三个月时间。相较于封校,封城在和平时期的中国几乎算是孤例,这让他立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况且,疫情的“风暴眼”武汉还是易点租的第二总部。

由于预判到疫情可能对公司业务开展造成影响已是公司全员放假之后,这让核心管理层在最初思考应急方案时显得极为被动。大年初一,几个公司高层就开始打电话沟通疫情进展,尽早谋划疫情应急方案是高管们的共识。

在对各种细节进行盘点之后,他们发现员工节后缓到、配送体系受影响、湖北复工时间难以预估是必然需要应对的问题。在武汉,易点租的整修中心和电销中心团队共有300人。电销中心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通过远程办公基本能维持正常运转;但无法远程作业的整修工厂,在此刻就成为了“烫手山芋”。

将产能调往其他地区,纪鹏程和他的团队在短暂的商讨之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因为放假较早,不少原本在武汉工作的员工已经离开湖北回到老家,春节复工的时间点也意味着这些员工经过自我隔离已经基本排除了疫情潜伏的可能。因此,将这些健康无虞的员工在复工后调往位于北京、上海等地的工厂,就成为眼下最为理性的选择。

易点租CEO纪鹏程和团队紧急讨论实施方案

但是要让员工们提前做好返程准备,就需要更快地告知下去。初一开会决定后,整修中心的员工们在初二和初三就陆续接到了通知。但复工绝不仅仅只是人员到齐那么简单,从配件供应到人员安置,大大小小的问题都需要在短短几天内迅速解决。

因为更快认知到了疫情可能给业务带来的巨大冲击,易点租提早将武汉整修中心的部分配件运送到了其他地区的整修工厂。这批预先运出的配件能够支撑两个月时间,在纪鹏程看来,这让易点租的整修中心足以撑到前端供应链工厂们产能恢复的时点。

为了安置从外地到京的整修工人,易点租也立马着手寻找房源,他们租用了一栋楼安置二三十位员工。因为在疫情期间房屋租赁市场也处于不景气的状态,找寻合适的房源也不算是一件太难的事情。

除此之外,复工必需的防护物资也在几天内基本敲定,再加上请了一位厨师负责员工每日的集体用餐。在意识到疫情严峻的几天时间内,复工的各种大小条件就已经迅速备齐。“虽然环境不会特别好,但至少业务能够正常运转了”,纪鹏程向36氪说道。

放假期间并不在湖北境内驻留的整修中心员工们,将尽快前往北京、上海和深圳,隔离14天之后开始复工。产能被快速调转到其他地区,整修中心得以继续运营,预知风险并快速响应,让易点租躲过了一场原本必然出现的梦魇。

使命还管用吗?

让企业IT更轻松,是易点租此前确定的企业使命。

易点租推出的设备租赁业务,期望解决企业资产配置过重的问题。在纪鹏程看来,过于重资产的运营方式将让企业负担很多不必要的成本。如果可以租用设备,那么何必去买呢?这是提供企业IT租赁服务的基本逻辑。

因此,“让企业IT更轻松”的使命意味着易点租需要帮助客户在办公设备上提供更便利的解决方案,而疫情恰好成为了这一使命的大考。换句话说,易点租的使命在疫情期间还管用吗?这已经成为公司在应对疫情之外维持企业级客户们合作信心的另一张考卷。

对于疫情对公司业务可能造成的影响,纪鹏程坦言“非常复杂”。从短期来看,疫情将快速推升客户的短期办公需求,一个月内保守估计将增加一万台设备的租赁需求;从中期来看,疫情会影响客户公司的扩张节奏,另外包括IT和行政人员离职或缓到的情况将抑制设备租赁需求的增长;但从长远来看,这场疫情又将迫使更多公司的核心管理层改变公司资产的配置方式,对轻资产和灵活性的追求将对易点租这样的公司产生一些正面的影响。

但眼下,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在这段艰难的特殊时间满足短期快速推升的设备租赁需求。

初四和初五,还没正式开工的时候,在北京的物流经理陈学全就接到了6000单设备的物流任务。这让他“非常震惊”,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的行业在疫情期间开始认可设备租赁的模式。

需求的发起方是某大型互联网公司,他们也受到疫情导致员工无法返回办公室的影响。然而,很多员工原本在办公室配置的是台式电脑,这使得他们无法将办公设备带回家中,面临着难以实现远程办公的窘境。这时,这家互联网公司向易点租发出了设备租赁支援的需求。

为了顺利让客户准时复工,陈学全和他的团队需要快速从北京发出2400台设备,在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的库房也要同步完成剩下3000多台设备的物流任务。

在日常情况下,企业集中办公的特点让设备的运输只需要向有限的几个地点统一输送;而现在,需要将不同的设备运往不同的员工家中,几千台设备就意味着不同的物件对应着几千个不同的地址,这考验着整个物流团队的实力。

在与本地政府沟通获得同意后,陈学全和团队在初六就回到库房,并于2月3日开始对外发货。与顺丰的长期合作确保了大多数设备准确运抵目的地,即便在湖北疫区,除了恩施等地无法运送外,其他地区也都能顺利到达。

北京库房某员工正在扫描核对设备

在湖北的姚经松已经学会从物流系统中,通过白色和黄色的不同标注,准确识别哪些物流地址能够正常发货,哪些不能。“情况每天都在变,所以每单都需要跟紧一点”,他说。

物流体系开始正常发货,并且能够应对突然出现的新增需求,这一点能让纪鹏程松一口气了。在特殊时期依然确保公司使命的达成,对于面对大客户的toB类公司来说意义重大。

90%运气+10%准备

2月11日,纪鹏程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转发了一条消息。

在这一天,易点租宣布向所有企业免费提供远程IT服务,并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等八座城市提供免费上门IT服务,纪鹏程转发的这条朋友圈消息收到了不少的好评和客户的正面反馈。

易点租CEO纪鹏程的朋友圈截图

在疫情发生时,不少中小企业的IT部门都难以应对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同事们遇到的各种问题,这成为了易点租决定向全部企业免费提供服务的“催化剂”。尤其是在八个城市提供免费上门IT服务的决定,虽然意味着公司每一次需要承担数百元的成本,但在纪鹏程看来这样的成本“虽然有成本的增加,在疫情期间能帮助企业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还是挺重要的”。

负责工程师上门等现场服务的运营中心现场交付经理杨理想提到,目前易点租的上门工程师团队人数约100人,如果算上各种供应商与合作团队的工程师,公司能够调配的队伍规模可以达到1500人。

针对疫情期间提供全行业免费服务,运营总监吴雅文此前进行过承载能力的估算。在去年12月份,公司的上门单量是8000单,那么提供免费服务后即使单量翻倍,也依然在上门工程师团队的承载能力以内。由于才刚刚宣布提供全行业免费IT服务,目前吴雅文的团队已经顺利处理了49单上门业务,并帮助300多位客户远程解决了IT问题。

当然,疫情期间部分小区和办公场所的严格准入制度成为了上门服务的难题。除了公司要为上门工程师配备消毒纸巾、口罩、免洗洗手液、零食和面包之外,工程师们也要处理各种日常不会遇到的问题。例如当工程师无法顺利进入小区上门服务时,社区外面的麦当劳就成为了新的设备维修点。

工程师们讨论电脑维修方案

在纪鹏程脑中,眼下的另一个希望完成的任务是能够真正支援疫区。此前,火神山医院曾发布过招募IT支持志愿者的需求,两位易点租的员工报名但因为人不在武汉被排除。现在,纪鹏程开始希望从公司层面能为疫区提供帮助,在一系列紧密沟通后,纪鹏程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易点租开始协助武汉新建设的一家方舱医院进行固定资产管理和分发系统的搭建。

从向全行业客户免费提供IT服务到积极支援疫区,正被疫情袭扰的易点租还是承担起了社会责任。“公司不讲钱是不对的,完全讲钱也是不对的”,纪鹏程说道。在他看来,越是特殊的阶段,就越考验着一家创业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至少就目前来看,易点租算是成功从疫情的爆发中避险。相较于大而不倒的巨头企业,创业公司在疫情面前无疑都是脆弱的,但纪鹏程认为“90%的运气+10%的预先准备”让易点租躲过了这场危机可能导致的更大损失。

“一个公司领导者如果在疫情发生前的一个月,刚好将账上的资金投资出去了,那么就很难从这场疫情中全身而退。可谁又能估计到疫情会在一个月后爆发呢”,这就是纪鹏程口中的“运气”,公司现金流是否健康、配件储备是否充裕等因素都或多或少带有偶然性。

但另外的10%也至关重要。

巴菲特曾经说过“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在裸泳”。当面对疫情这个严峻的外部挑战时,创业公司虽然无法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敏锐的风险识别能力、果断的应急能力、对问题的处理与执行能力、对社会责任的履行能力等都是“预先准备”的考查范畴。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些能力也成为他们在后疫情时代重新思考的全新课题。

+1
4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不管是新造车公司还是传统车企,都面临电动车的安全挑战。

2020-02-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