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一场收入200万,一晚120万人,“云蹦迪”一周就凉了?

电商在线 · 2020-02-17
对整个行业来说,“云蹦迪”不只是一时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 (ID:dianshangmj),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朱婷

编辑 | 斯问

“云蹦迪”,正成为年轻人社交和娱乐的新方式。

通过直播打碟,“云蹦迪”这种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的娱乐方式,在本次疫情期间突然大行其道。

炫酷的灯光和躁动的电音节拍,即使带着口罩,依旧无法阻挡DJ和MC打碟的热情,炫目的灯光、强劲的音乐,让人有种亲临酒吧的感觉。而在手机屏幕的左上角,代表着打赏金额的“音浪”不断上涨,一路飙升至数百万、数千万。

战疫期间,上海TAXX酒吧首日直播最高在线人数7.1万,4小时内打赏音浪728.5万,折合人民币超过70万元。杭州OT抖音直播首日累计在线人数121.3万,5小时内打赏折合人民币近200万。

既为隔离在家的网友提供了宣泄渠道,也给酒吧、夜店行业带来了营收流水。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多方共赢的风口。

全球百大俱乐部CLUB SOS的品牌总监告诉「电商在线」,“这次的‘云蹦迪’,对行业来说是一个新的启示,互联网化让酒吧触达的人群超越了地域,也让大家做起了线下不会尝试的东西。”

但对于“靠直播自救”的说法,酒吧方面明确表示,直播收入将全部捐赠武汉疫区。“更多只是一种尝试。”

2月16日,杭州OT酒吧已经停止在抖音上的直播,头部玩家的渐退,让这阵从元宵骤起的风口,并没有外界想象中的这么简单。

云蹦迪,年轻人的社交

“谁不梦想着能天天底气十足地喊妹子轮场蹦迪?”

没想到这个春节,97年夜场咖李一的梦想就实现了。

元宵节当晚,网红们还在自己的直播间里,和粉丝连麦互动时,抖音小时榜的排名已经被上海TAXX攻陷。相比直播间里欢声笑语的粉丝们,酒吧的蹦迪选手们,显得生猛了些。

“我朋友圈里有人说:‘一想到很长时间没法去蹦迪,就忍不住在直播间里刷了瓶黑桃A。’”酒吧的黑桃A香槟一般在6888到10888元之间,疫情期间,这些打赏的礼物全部以口罩的形式赠出,“相当于一口都没喝着呗。”

李一对「电商在线」(公众号id:dianshangmj)坦言,平时很多人去酒吧,点上一瓶黑桃A,图的是排面。“一个漂亮的灯架子摆在桌上,来来往往谁路过了都看得到。”

不泡夜店的人或许不太理解,通过打赏、刷礼物得以在平台上曝光,在陌生人社交场所,具有奇效。

“其实酒吧直播间能受到大家欢迎,也是因为它和线下环境,有着相似的作用。”在和「电商在线」交流的过程中,CLUB SOS的品牌总监冬瓜认为,参与云蹦迪的粉丝们,除了跟着节奏摇摆,同样也在进行社交。

李一就会先和平时蹦迪的朋友们开启群组视频,各自拿出饮料和冰块,对好野格之后在镜头前摇两把骰子,喝到微醺。“一般喝晕点再蹦比较不尴尬。”而这个时候开大酒吧直播的音量,“气氛刚刚好。”

相比之下,线上的陌生人社交,则更多是在直播间的评论区疯狂发布消息。

比较常见的是发布地域。北京的,上海的,杭州的,各自打上地标,同地区的好友会进行后台私信,疫情过去后,或许能结伴冲向夜场。

平台礼物榜上也经常能看到头像是家庭合照的用户。“人们对于社交的需求,不止是认识异性。”SOS的冬瓜表示,就像在线下开位置好的卡座、参与竞拍一样,也是用户展示自己、结交陌生人的方式之一。

酒吧不靠直播挣钱

对于酒吧来说,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元宵节当晚TAXX酒吧的直播战绩,各家都看在眼里。其实早在短视频直播之前,酒吧行业的音乐共享,就已经在其他平台开展起来了。

“我们最早是在虾米音乐上做音乐共享的。”SOS的冬瓜告诉「电商在线」,虾米音乐上的功能,可以让电子音乐爱好者聚集在线上房间开party。One Third的杭州区负责人邵斌杰也向「电商在线」表示,OT的线上分享是从网易云开始的。

直到2月的元宵节当天,酒吧行业的云分享、云蹦迪,才真正开始视频化。

“酒吧行业要做线上直播,平台非常重要。”邵斌杰体会到,音乐平台虽然有着更多的歌曲、音源,但是没有画面。

更重要的是,DJ需要进行混歌,让音乐能够更自然的过渡,而非一首一首的顺序播放。“有些平台上有种功能:赠送一定礼物可以点歌。这就违背了CLUB在音乐上的灌输性,限制了专业度。”冬瓜表示。

因此宁愿回归品牌旗下的酒吧场地,也要把云蹦迪的气氛打造到位。

“线下酒吧里的氛围,非常适合陌生人社交。酒精,音乐,加上蹦迪,当人群聚集在一起,大家的能量会更好的爆发,现场版音乐节的火爆,也是一样的原因。”冬瓜发现,当疫情原因大家不能聚集和见面之后,评论区最多的信息就是“cpdd”( 处“情侣”滴滴我)。

这既是组团一起玩的邀请,也有着暧昧的成分。

而还有一部分客人,长期在家无聊,又有消费的冲动,如何能快速曝光自己、认识更多的人?刷礼物上榜,就成了实现内心乐趣的途径。

为了尽力还原这样的气氛,“我们一场下来会有6、7位DJ上台表演,会整合旗下多家酒吧的资源。”冬瓜介绍,除了让现场的工作人员、包括出境的DJ都戴好口罩,定时测量体温,酒吧还会派保安用商务车接送表演者,确保防疫安全。

(OT的设备调试现场)

这样算下来,酒吧除了疫情期间线下关停带来的损失,还涉及直播投入的人力物力。直播的收入,能挽回营收上的缺口吗?

“酒吧其实并没有在靠线上直播赚钱。”邵斌杰提到,OT的每场直播中,喊麦歌手都会公开表示:酒吧将把直播所得捐赠给疫区。不少酒吧在直播中,大屏幕上也从之前的潮流画面,换成了“武汉加油”。

酒吧行业从业者向「电商在线」介绍,酒吧的利润非常高。

平时在线下,单店单日的现钱流水,就能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中营收主要来自酒水、果盘和开卡的费用。有些夜场还会在特殊时段举行一些相关产品的竞拍。偶尔有全球知名的DJ演出时,会收取门票。

但直播带来的收入,在跟平台进行分成后,其实品牌只能拿到40%-50%,“这还是在加入了一些工会的情况下,单纯独立直播,分成可能会再低10个点。”

至于另一种营收方式,“礼物刷的频繁了,会有人过来私聊,提出刷够多少金额,将来线下可以赠送一些酒水。”李一遇到的线上酒吧营销,让他有种线上充卡的感觉。

但SOS的冬瓜明确表示,这样的拉客行为并不成立,“因为很难确保客户的地域,以及最后的礼物到底是来源于哪个营销人员的客户。”

因此短视频直播带来的收入,其实并不被大型酒吧和厂牌看中,只是大家在疫情期间,支援疫区的参与方式之一。

“云蹦迪”,蹦不起来

如今距离元宵节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酒吧直播间里的在线人数,也逐渐开始下降。

就连每晚仍旧保持有5万左右在线人数的One Third也表示,会逐渐停下直播。“这种形式太商业化了,而且参与的厂牌越来越多,良莠不齐会把行业变得滥俗。”

“其实真正的夜店,想要分享的是比潮流群体的潮流,再向前一步的东西。”SOS的冬瓜觉得,酒吧直播开启后,整个行业其实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前两天行业里流传着一个笑话:今年的喊麦MC都学会了说谢谢老板。”冬瓜观察到,这让原本MC的职能,从烘托现场气氛、点燃爆发,走向了直播主持人。

对于很多人认为的,疫情下“云蹦迪”成了一个风口,业内人士有着不同意见。

冬瓜觉得,酒吧上线直播的主要目的,在于跟客户保持交集,同时维护自己的品牌效应。但一些规模较小的酒吧,疫情期间参与直播,就算收入不用做捐出,也很难维系营收。“包括很多品牌在内,其实这一阶段都并没有一个成熟的想法,只是单纯看到了别家都在做,所以自己也要有。”

一名行业从业者告诉「电商在线」,大酒吧直播间里的数据,之所以望尘莫及,和品牌的运营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酒吧品牌后面的集团,会集中资源,只开启一到两个账号的直播。同时礼物榜上,也并不只有纯粹的粉丝。”他透露,不少工会在打榜的时候,背后都是夜店集团作为支撑,纯靠客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个数字的,更别说强势占据每个小时榜的前三名。

所以酒吧靠直播收礼物,基本只是一场人人都想凑的热闹。

只不过热闹,在当下人人宅在家需要宣泄的当下,带来了一些影响。

“最近抖音号的粉丝增长量,每天都在五、六万人左右。”One Third的杭州区负责人邵斌杰告诉「电商在线」,这些线上的用户来自天南海北,疫情过去之后,也不一定真的能够全部转化到线下。但这当中80%的看客,又的确是酒吧行业的准客户。

如何能够在接下来,服务和调动好这部分客户,是这场疫情给酒吧行业留下的真正思考。

而这次的全行业的一场互联网化,不仅让大家“拉下脸”喊麦、打榜,在线上放低了姿态,迎合各类消费者。“以后也许酒吧真的会在演出的同时,架上一台设备,满足一些线上的需求。”上述行业参与者都表示,这完全会成为行业里新的可能。

“这就要求我们转变思维、不能只是聚焦线下。线上不能到场的客人,同样展现出了他们旺盛的需求。”在冬瓜的印象里,中国进入全球百大俱乐部当中的CLUB中,过去是没有直播概念的,“这下整个行业都会记住2020,因为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情。”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虾米音乐

乐共享

一起玩

首一

开PA

左上角

下一篇

中国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吃野味的?

2020-0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