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云蹦迪”或随疫情恢复走下坡,“云音趴”前景或可期?

新音乐产业观察 · 2020-02-17
音乐+互联网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音乐产业观察”(ID:takoff),作者 新音乐产业观察,36氪经授权转载。

疫情肆虐,神州大地的人民“封印”已久,要问当下啥最香?“云蹦迪”、“云音趴”了解一下。

857!8585857!2月8日元宵节当晚,上海TAXX酒吧在抖音开启了“线上云蹦迪”,意外获得爆炸性关注,长达4小时的直播中,该内容持续霸占小时榜首位,直播间巅峰在线人数达7.1万,打赏总收入728.5万音浪,折合人民币约超70万。此后,各平台短时内吸引大批DJ、Club加入,还引发了“不刷点礼物感觉自己像个蹭卡”的全网段子。

与此同时,“云音趴”也不甘落后。

快手与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推出“云趴音乐周”呈现为期一周不间断的在线音乐派对,主题包括12点的“假装在现场”Live展播秀、15点的音乐人直播“窝里哼”、19点到次日0点的“太合电”电音、DJ秀。

目前,有着良好数据支撑的两类“云模式”皆被捧上神坛,但冷静分析却不难发现,未来二者很有可能步入昙花一现与改变行业的两极之路。

“云蹦迪”昙花一现?

狂欢需求难持续,70万一晚仍无法堵住商家收入缺口

蹦迪对场景、灯光、现场气氛有着极高要求。灯球闪耀、亦真亦幻,加之酒精的化学催化,给人带来暂时性的释放。遗憾的是,以上几点是“宅”很难满足的。同时,在家自嗨也与蹦迪的强社交属性相悖,用户的新鲜感难以持续。

一位业内人士在采访中曾直白表示:受疫情影响大家都压抑太久了,线上蹦迪这件事听上去很酷,但他第一天玩过了,可能第二天新鲜感就没了。相当于最近大家在朋友圈争相晒美食,等疫情好转了,这股风就过去了。

知乎上一则问答也认证了这种观点:疫情结束后会爆发消费狂潮吗?被广泛认同的答案是:不挣钱的不知道挣钱难,例如学生群体,会疯狂消费;挣钱的意识到钱的重要性,例如上班族,会更加克制。而蹦迪的主力军恰巧是以95后~00后为首的疯狂消费群体。一旦疫情结束,线下蹦迪人数将迎来爆发性增长,使“云蹦迪”受到冲击。

另一面,于供应方而言,似乎也并未打算将“云蹦迪”培养成一种长久模式。网上曝光一条TAXX经营人员的朋友圈,将线上蹦迪看成一种短时的应急之策,甚至无奈之举。毕竟一晚获得几十万的直播打赏,与酒吧线下营业动辄万元的消费单相比杯水车薪。

“云音趴”或颠覆行业,一场业内“自救”凭啥值得追捧?

“时代一粒尘,落到个人头上便是一块砖。”音乐行业的“云模式”同样始于自救。前不久刘德华、陈奕迅等歌手演唱会相继延期, Live House、综艺节目无限期停止,大规模从业者面临失业。

当然,在没有疫情的影响下,音乐行业的纯线下模式也不尽乐观。尽管每年各大音乐节扎堆举办,真正能盈利的仅占两成。大牌音乐节盈利,但更多的是小牌音乐节在赔本赚吆喝。

近些年《中国有嘻哈》、《乐队的夏天》将小众的HIP—HOP、乐队文化带火,但艺人的火爆对这种音乐节的艰难营业的状况却没有太多的促进作用。类似刺猬乐队、新裤子、Click#15,这些艺人在《乐队的夏天》之后商业价值飙升、档期也变得更密集,协调他们的档期也给音乐节主办方带来了新的压力。

近期的线上模式则为行业带来转机。刺猬乐队入驻主打摇滚乐与二次元的B站,并在短时间里吸纳10.9万粉丝;赤瞳音乐旗下的十余个/组音乐人,也在B站连开三天直播,在线9小时直播吸纳平台用户突破10w+。

十万人规模对音乐现场而言是什么水平?在国内,Live House一般容纳人数为100~2000人;礼堂、剧场、音乐厅约容纳2000~8000人;三面台或四面台的演唱会最多容纳30000人;鸟巢等顶级场馆也不过30000~80000人。

不得不承认,音乐VS互联网的碰撞扭转了音乐现场人数限制、跨区域演出等劣势,同时搭载短视频、直播风口,拓宽了受众规模。当音乐现场缩小到手机见方的屏幕上,无形拉近了表演者与受众的距离,线上弹幕、刷礼模式,又将音乐社交路径从熟人To熟人,升级为熟人To陌生人/熟人,更易于形成裂变。

果味VC直播

拥有了广泛的流量入口,音乐直播新鲜模式带来的利好也已初步展现。宋冬野在自制视频里表演了做饭撸猫、红酒杯里倒啤酒,圈粉无数;黑撒乐队主唱曹石在视频中弹唱《蓝调情歌》,毛衣引起网友极度舒适,弹幕中到处都在跪 求淘宝链接,无缝开启带货模式。

各大平台也开始争相抢夺优质内容,加速音乐线上向精细化、商业化迈进。太合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机构之一,也成为情人节当天被四家平台争抢的合作对象。太合为快手输出了“陪你聊情话”、“给你放情歌”的两大活动;为抖音输出了阵容强大的“沙发音乐会”;为芒果TV输宋了MV专区“芒果太合情歌专区”;以及为淘宝推出的“不见面音乐会”输送了近10组歌手。

打开淘宝直播买货却看见一票歌手在唱歌?这不是平台bug,而是音乐线上向公益直播迈进的全新玩法。这场“不见面音乐会”的幕后主角实际是一批因疫情滞销的水果蔬菜,也是“助农”概念首次通过音乐节形式在线上做起来。

有过歌手经验的“直播女王”薇娅带来《梁山伯与祝英台》、《一个人的精彩》,并通过《隐形的翅膀》致敬医护人员。“老舅”宝石Gem撇开“闪耀的灯球”,献唱新曲《出征》致敬一线医护工作者。许飞直播中,时时呼吁大家购买农民伯伯的水果蔬菜。果味VC在家中打开手机闪光灯营造现场感,弹幕瞬间炸飞。盘尼西林主唱告诉观众,乐队键盘手骨科大夫麻昊宁或将支援武汉。

直播领军人物薇娅对行业的革新更为敏感,她笑称难得有机会在直播间唱歌,希望大家别嘲笑她现在的“公鸭嗓”。这场线上直播义卖带来近百万的峰值在线人数,巨额流量平台首先为艺人带来红利,艺人自身粉丝也快速转化为平台直播粉丝,形成良性循环。以音乐为媒介展开公益行动,印证了音乐线上的可持续性,与短视频直播的更多可能。

快手的网红与明星的“连麦音悦会”也即将于今晚举办。与“云蹦迪”的短时战略相比,线上音乐满足供求双方的强烈需求,打开了音乐市场的新局面。有业内人士预估,未来音乐行业将大范围使互联网生态基因纳入宣发渠道,拓展音乐节的传播渠道和触达范围,并拓展广告收入空间,甚至影响未来娱乐行业的收入格局。

但线上音乐模式目前还不易盲目乐观,大型音乐会的场景设置如何更好运用到线上?如何避免粉丝审美疲劳?如何设置更易接受的线上收费门槛?这样看来,音乐+互联网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整个行业来说,“云蹦迪”不只是一时爽

2020-0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