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相助战新冠” 系列课程四:逆向思维,创业者要用不一样的角度看疫情

源码资本 · 2020-02-09
分享嘉宾:周亚辉 OPay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源码资本”(ID:sourcecodecapital),作者创造持久真实价值,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疫情的深入发展,整个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迎来巨大压力,一方面医疗系统运转、物流供应链亟待扩能,另一方面线上教育与远程办公则成为刚需,市场需求和商业模式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危机之下孕育着新的生机。为应对疫情之下的新形势,源码资本投后服务团队策划了「码脑」“守望相助战新冠”系列课程。2月3日至11日,我们将邀请相关领域的专家大咖就员工休假复工、创业公司融资、远程协同办公、财务现金管控、政策解析借力等主题进行线上分享,希望从各个侧面为码会成员提供智力支持,解惑释压,共同面对挑战。

带着这些问题,周亚辉分析了具体行业、融资环境等方面发生的变化,创业者如何更好的应对。还分享了他本人自己三次经历重大“灾难”的个人经历,从1996的丽江地震,2003年北京SARS,再到2020的新冠疫情。

作为出色的企业家和投资家,周亚辉在清华毕业后连续创业,并于2008年创立了昆仑万维集团。昆仑万维聚焦于“打造海外领先的社交媒体和内容平台”,并于 2015年在深交所成功IPO;旗下收购的浏览器公司Opera于2018年7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2018年创立一站式电子金融服务平台OPay,致力于科技改变非洲。

● 创业者应该学会用逆向思维,用不一样的角度来看待本次疫情。

● 对于所有创业者来说,宏观对我们的影响永远没有微观对我们来得大。微观是每天需要工作的内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对于我们更重要。

● 该干嘛干嘛,创业者只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外界这些东西给你带来的影响,有时候你是感知不到的。

● 融资方面,我觉得倒不用那么紧张,融资难是肯定的,至少上半年融资比较困难。公司要储备12个月的现金这是常识,最好还能够自己造血。

● 从未来长期来讲,大家还是看中国的基本盘,我自己最大的担心其实是这次会不会导致国际资本对中国的投资减少。

疫情对宏观经济、行业和融资等方面的影响

谈到这次宏观环境受疫情的影响肯定是比SARS要严重的。下周北京50%以上的公司还是不会上班的,也都还是网络办公,接下来至少还有两周时间才会恢复正常。

从未来长期来讲,大家还是看中国的基本盘。大家在网上也看过任泽平团队对当前宏观经济增速的预测。我觉得疫情在三月份应该能结束,包括政府在内绝大部分公司在2月17日应该上班,相反下周上班的公司可能不太多。现在来看应该属于防控得力,疫情持续时间较短,受一定影响中国GDP全年增速可能从6%降到5%左右。

疫情之下,肯定对有些行业影响特别不好,同时对有些行业特别利好。比如我的游戏业务,基本所有游戏的在线数据都翻一倍。在线教育、在线音频视频,还有在线生鲜都会比较利好。而其他需要跑销售的,或者是依靠线下销售的,会受较大影响。我自己是投资人,也是创业者,目前90%时间都在做OPay。很多的建议说公司应该现金为王,在过去两周时间里投资人找我,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疫情对我有没有影响,然后发一些资料过来说一定要看好现金,打折融资。

现在对ToC企业影响比较重,但不管ToB还是ToC都应该关注获客成本、转化率和ROI,尽量把大量业务线上化。在这个期间,中国的供应链会受到影响,现在很多货都发不出去,深圳、浙江都不能发货。很多员工这时候都比较紧张,如果不强制要求来公司上班的话,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来。这个时候怎么样进行协调,相对这方面大家都比较有经验,我就不赘述了。

融资方面,我觉得倒不用那么紧张,因为肯定融资比较难,至少上半年融资比较困难。公司要储备12个月的现金这是常识,最好还能够自己造血。其实我自己最大的担心是这次会不会导致国际资本对中国的投资减少。2019年下半年,我自己已经明显感觉到国际资本对中国的投资减少,这一趋势2020年会不会加速,转而把钱投到东南亚和南亚去,这点是我自己没有想的特别明白,也是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还有一些其他层面的东西,比如说提前预测、随机应变,抓政府政策,抓住发展规律等。下面这张图反映从2019年开始融资就急剧的下降。

图片来源:Crunchbase

创业者应该以逆向思维看疫情

我先讲三个小故事。算上这一次,其实我经历过三次特别大的“灾难”。

第一次是1996年,我上大学的第一年,春节寒假的时候回云南丽江老家,刚好丽江遭遇7.0级大地震。第一次经历地震还是挺恐慌的,整个城市的人都住在外面搭的账篷里。我觉得整天在帐篷里挺无聊的,血气方刚的想为社会做点事情。第三天我就把在省外上学的大学生全部组织起来,到农村去抗震救灾前线去了。之后两周时间都在农村里各种修路、各种排路障和各种救人。两周后回到帐篷,你看到所有人其实每天没有事干的,就是各种恐慌或者是担心,或者不知所措。如果这个时候你去找点事情做,其实很快时间就过去了,都来不及想这个事情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对企业有什么影响,你压根不会考虑这个事情。

第二次就是SARS。SARS爆发的时候,我创业在做一家叫火神互动的公司,是基于动漫的社交网络公司。我印象特别的清楚,当时我也不知道SARS有这么严重,那个时候还老跑出去见客户。那时候北京的地铁和公交车是没有停的,北京地铁2号线那时整个车厢一个人也没有,自己转一圈又回来了,也就这样过来了。

这是第三次。估计年纪大了,我这次反而感觉还挺紧张的,觉得疫情好像很严重。现在我不一定敢出去坐地铁、坐火车。后来想想为什么?一方面年纪大了,更谨慎了;另一方面跟舆论有关系,舆论比以前更发达了。

总结一下,我讲这三个故事想说明什么呢?我觉得要逆向思维,要用积极的角度看待疫情。这次疫情是我跟我父母这20年来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我还挺享受这个过程的。我父母70多岁了,每天还给我做饭,自己难得有足够多的时间去陪伴他们,这也挺好的。最近舆论的很多新闻,我都不清楚前因后果。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自己太忙了,我哪有时间去看这些东西,刷新闻等等。我觉得要用不一样的角度看待疫情,我觉得该干嘛干嘛,创业者只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外界这些东西给你带来的影响,有时候你是感知不到的。我每天都要忙着工作,每天都是各种会议,有点时间就陪父母,跟父母聊一聊、吃吃饭。人其实就是这么几件事情,每天吃饭、睡觉、工作,这就是生活。

对于创业者来说,因为工作占的比重时间太大了,我觉得这些宏观的东西很难顾及。从不一样的角度看疫情,尽量发现这个东西跟你以前的生活和工作节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尽量感受它美好的一面。对于所有创业者来说,宏观对我们的影响永远没有微观对我们来得大。微观是每天需要工作的内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对于我们更重要。宏观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没有那么重要,有时候尝试“该干嘛干嘛”。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工作工作,该生活生活,其他的就顺其自然。

提问1:疫情对创业企业国际化有什么样影响,比如说电商出海行业?

周亚辉:如果是跨境的企业,这次疫情是会有比较大的影响。很多好的公司有很强的预判性,我们在1月29日讨论时,有同事分享YY的一个政策,所有外派的员工2月1日之前必须全部出国到岗上班。因为他们判断,各个国家可能会很快限制中国人员的出入境。我们当时了解以后,马上通知所有外派员工必须2月1日之前出发到所在国。大家可以看到,2月2日开始,各个国家开始对中国人员出入境进行限制,这就是一个预判性的问题。

未来整个电商行业,我觉得本土电商要远远大于跨境电商的。因为国际贸易越来越受关税影响,基本所有大国都希望用税收、财政和货币政策鼓励本国制造业的份额增长,所以本土电商会越来越大。对于个体商户来讲,主要看怎么样解决物流问题。长期来讲,我觉得跨境电商高速成长会受到一定影响,这些企业要更多想怎么样打造品牌,而不是纯粹去做贸易。

提问2:远程办公时代如何进行组织管理,提升组织效率呢?

周亚辉:我创业20年,有时候觉得管理搞得太复杂,反而很难学到好的管理。我个人觉得管理就要用一句话能够讲明白。我认为远程办公就是做到让你所有的工作都围绕着视频会议来进行。只要解决好这个问题,学会更好使用视频会议系统,那么其他的远程办公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提问3:疫情时代创业者最需要关注的几个问题,需要防范哪几个风险呢?

周亚辉:创业者应该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群体,我没法回答你需要注意什么问题。我想给创业者说一句,创业者在这个时候应该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怎么样应对疫情,怎么样感受疫情给自己公司带来的影响,怎么样想到创新的方法去解决这些问题,怎么样去调整战略、执行战术。

提问4:疫情会加速行业的分化和整合,对资金充裕的企业是否现在考虑进行行业整合呢?

周亚辉:我个人认为公司市值在10亿美金以下的,不用考虑整合这个问题的。首先还是要考虑怎么样增长,怎么样控制成本。

提问5:请教ToB业务销售上可以做什么样的调整?是收两年合约的款项,还是提前收款的周期,新销售有什么好的方针?

周亚辉:我没有做过ToB的企业,目前正在做第一个。从细的层面讲,我觉得能收两年钱比收一个月的钱要好得多,但是客户为什么要一下子给你两年合约的钱呢?这又变成另外一个难解的题,客户当然愿意少付钱。我觉得中国ToB一直发展比较慢,很重要一点ToB企业到底有没有切入到刚需。如果切入到刚需市场,成长还是会比较快的。过去一年成长最快的是电商ERP市场,因为对于所有电商企业来讲它是不得不买的一个SaaS服务。做ToB创业的,这个时候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你的产品和服务跟用户需求的匹配程度。

提问6:没法见面的时候,如何管理销售团队?

周亚辉:销售团队你就每天打电话催他,问他今天多少的业绩,每天给他视频,施加压力。销售是非常考验执行力和野蛮性的一个工作。每天盯住几个人问进展,一起分析讨论,提出改进建议。然后让他们把压力传导到下一层,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提问7:如何节约人力成本呢?

周亚辉:如果目前薪资压力过大,可以协商能不能先调整,明年调整回来,也可以尝试分配股票或者是优化人员结构。其实大家都知道就这么几种方法,只不过是你有没有这个判断力和决心去执行而已。又想节约成本,又不愿意采取措施,是不可能的。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机构

创造持久真实价值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2020-02-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