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逝去的2010年代: 过去十年,我们开始为文化付费

神译局 · 2020-01-14
我们不再拥有物质,我们只拥有当下的体验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在过去的201X年代,精神产品的增长是很容易就能够发现的变化,36Kr特此编译Medium上3篇对201X年代精神产品消费的观察文章,以展示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影响。本篇主要讨论的是消费“体验”的前因后果,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狂欢中,我们不再拥有物质,我们只拥有当下的体验,而焦虑同样始终伴随其中。本文作者Kyle Chayka,原文标题The Decade We Paid to Feel Something。

绘图:Brennon Leman

让我们来看看2019年左右物质流行文化的终极产物:冰淇淋博物馆。冰淇淋博物馆于2016年作为临时互动艺术展在曼哈顿的肉库区(Meatpacking District)开幕,此后在洛杉矶、旧金山和迈阿密都举办了展览。这家博物馆确实很容易复制:150多万人参观了它的冰糖洞穴和游泳池——游泳池里满是用不能食用的塑料制成的彩虹糖。冰淇淋博物馆里确实有值得一看的东西,但它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博物馆。你可以在那里买到真正的冰淇淋和其他甜点主题的冰淇淋,但它也不仅仅是一家商店,而是一种体验。

进入2010年代后,体验成为消费主义的典型代表。21世纪头十年,购买无用的东西可不被人接受。而现在,我们测试新技术,订阅数字服务,花钱预订体验,从鲜为人知的度假胜地,到千变百化的地方风味菜单,再到独特的感官感知空间——有点像电影,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些经历就像冰淇淋博物馆一样,通常主要由记录它们的时机来定义。我们发布在Instagram上的数字图像取代了我们对其他纪念品的需求。

在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有很多体验可供选择:在Color Factory,你可以在色彩明亮的背景前自拍;在Meow Wolf,你可以给超现实主义雕塑拍照;在前卫餐厅Vespertine,你可以在那里吃看起来不像食物的食物(然后拍照上传Instagram);通过Airbnb,你可以雇佣当地人带你逛菜市场或者跟他们的狗狗玩耍。

这足以让你不想再经历任何其他事情。我们从消费对象转向消费体验,因为互联网占据了太多构成我们日常生活的互动。Instagram已经变成了一种占有——通过在Instagram上发布照片,你的生活方式、一组引人注目的图片和一组已经成为社交生活、约会和工作中流行的有品位的经历。或者,如果你擅长于此,你的职业道路会对其他人产生影响。既然数字生活优势巨大,那么如果你不参与其中并积极传播,那你还能说它好吗?如果不能坚持发布自己的打卡信息,那何必要长期坚持呢?

所谓的体验经济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千禧年现象。哈里斯民意调查公司(Harris Poll)2016年的一项调查发现,78%的千禧一代“会选择把钱花在令人满意的体验或活动上,而不是买令人满意的东西”。但经验也是年轻人可以轻易消费的少数东西之一。据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的数据,金融危机的影响拉开了这十年的序幕,这意味着那些在那段时间进入就业市场的人的财富水平比没有发生衰退时低了34%。与前几代人相比,千禧一代的学生债务更高,住房拥有率更低(约8%)。

如果你不知道你要把东西放在哪里,你就不能买东西,如果你不确定你要呆在哪里,就很难投资终身财产(碗柜、家具、汽车,等等)——我们可能会因为工作、关系或不可避免的中产阶层化而被迫随时搬家。数码产品不会占用你的壁炉架或厨房工作台上的任何空间,而且它们搬来搬去也很容易。无论如何,你所拥有的只是你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像Zipcar、Rent the Runway和Feather这样的初创公司会我们需要的时候才给我们提供汽车、衣服和家具。这些商品也变成了短暂的体验。

金融危机不仅迫使人们消费更少的物质产品。这种新的消费形式也得到了硅谷企业家的鼓励,他们毫不留情地将以前更自由、更开放的数字空间商品化。如今,我们为电子邮件存储、云驱动和网站托管付费,更不用说设计、应用程序和订阅服务等纯数字产品了。对于高级数字消费者来说,有Fortnite皮肤和投机性加密货币可供选择。即使是最优秀的新消费产品基本上也是无形的——看看Peloton和Mirror吧,它们是安装在墙上的屏幕,播放实时训练画面,这样你就不用去真正的健身房了。这十年见证了数字“奢侈品”的大规模出现,这是文化经济的一个方面,而且未来其广度和深度只会进一步扩展。

社交媒体让我们重视自己的所有物和经历,并非将其视为身份的一部分,而是将其视为市场上的商品,通过社交网络,我们可以让他人也看到自己的经历,然后通过喜好进行分享和衡量。内在价值如今不是以个人情感满足来衡量的,而是以受欢迎程度来衡量的。即使是传统的财产也会因为它们被纳入数字共享经济而变得不稳定:如果你把一套公寓放在Airbnb上供人选择,那么它真的属于你吗?

物质产品的逐渐泛滥与流行的极简主义和受Marie Kondo启发的生活方式有关。但在这种情况下,少即是多。这并不是说我们已经摆脱了物质主义的桎梏,我们购买体验并不比购买商品更快乐。我们只是把同样的焦虑投射到非物质的东西上,这不可避免地会反过来让我们失望,同样会激发欲望、贪婪和嫉妒。

译者:喜汤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公众号生死劫,具体指什么 ?说白了,四个字:流量下滑。

2020-01-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