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戈恩新年大逃亡:巨大产业暗战背后的小小棋子

正解局 · 2020-01-03
这个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解局”(ID:zhengjieclub),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戈恩新年大逃亡:不是日本的国耻,而是日本的胜利》。

戈恩,从日本跑了!

这两天,很多公号,包括传统媒体在报道一个新闻:国际汽车行业大佬、法国人戈恩,新年前,从日本跑了,而且很不光彩:躲在大提琴盒子里,没有合法通关,偷偷跑掉。

很多媒体就认为,这是日本人的耻辱,日本在全世界面前丢了人。

一个大活人、著名要犯,在眼皮底下溜了,的确说明日本方面监控安保存在漏洞。

但这个事情,可没那么简单。

我在2018年时,就关注过戈恩事件,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我当时的文章《G20上的两国暗战:日法为了这件事儿拼了》(后台回复“日本法国”,就能看到全文)。

站在更高一个层面看,日本人,是赚到了。

因为这涉及到的是日本、法国两个国家对庞大汽车产业的争夺。

今天,我就再专门说说这个问题。

(戈恩逃亡路线图)

1. 放弃15亿,新年大逃亡

卡洛斯·戈恩,65岁,在全世界汽车产业界,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曾执掌世界上最大的汽车联盟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超过丰田、大众、通用)。

这个联盟在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雇佣47万多名员工,一年卖车超过1000万辆,是中国最大汽车集团上汽的1.5倍多。

(戈恩,巴西出生的黎巴嫩裔法国籍汽车界大佬)

可就是这样一个汽车大佬,却很屈辱。

从2018年11月开始,他就被日本检方逮捕,先后交了15亿日元保证金,才走出大牢,在家禁足。

2019年12月30日晚,据说,靠着他老婆策划,藏在一个乐器箱里,躲过日方的监视,又专门从东京跑到大阪关西机场,然后坐上私人飞机逃到土耳其。土耳其一落地,不敢多留,又赶忙上飞机,飞到了黎巴嫩。

(戈恩身高167厘米,据猜测正好能藏在180厘米高的琴盒里)

因为,黎巴嫩和日本没有引渡条约,安全后,戈恩腰板终于硬了,发表声明:

我人就在黎巴嫩,但不是畏罪潜逃,而是要躲避日本政治和司法的迫害。

日本举国哗然,法国也被震惊到不行。

一个汽车大佬,为什么这样下作,连15亿日元(0.96亿人民币)都不要了也要逃离日本?

一向注意国际观感的日本,为什么偏偏要向这样一个汽车大佬下手?

而且,实事求是地说,戈恩是日本的大恩人。

这话还要从1999年说起。

2. 戈恩先救日产

日产(汉语也叫“尼桑”)是日本第一家为汽车为主业的企业,历史可以追溯到1911年(明治44年),和劳斯莱斯、通用等差不多同期。

二战时期,日产曾是日本军方重要的军车供应商,比如,著名的车型Nissan 180。

1973年世界石油危机后,全世界的消费者开始选择小排量汽车,日本汽车开始大量进入欧美市场。

日产更是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商。

日产还在美国、英国建厂。

(Datsun 240Z是日产在1970年代最成功的车型之一)

但辉煌之后,日产走上了下坡路。

因为,日产在美国放弃Datsun品牌,又没能推出有特色的产品,日本汽车海外主导品牌逐渐从日产变成了丰田、本田。

到1999年,日产的业绩已经连续26年下滑,全球市场份额从1991年的6.6%下降至不到5%,背负的债务高达2.4万亿日元(约合233亿美元),接近崩溃。

当时,日产总裁塙义一多次拖着病体,到美国、欧洲寻找拯救者。

但巨大的亏损,连本来想收购的福特和戴姆勒都被吓退了。

最终,法国雷诺愿意抗下这个雷,以54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日产36.8%的股份,组建雷诺-日产联盟。

而当时,雷诺主要参加谈判的,就有戈恩。

(图片来源:《麦肯锡高层管理论丛·未雨绸缪备战金融危机》)

戈恩是雷诺当时的二把手。

简单说下戈恩。他的身世在我们看来有些复杂。

他爷爷那辈,从黎巴嫩移民到巴西(南美在很长时间里一直是动荡世界中的天堂)。他爸爸在巴西出生,妈妈也是黎巴嫩移民。

戈恩6岁时,和妈妈回到了黎巴嫩,因为黎巴嫩曾经是法国殖民地。

尽管国家独立了,但年轻人仍然向往宗主国。

所以,戈恩高中就去了巴黎,后来在法国最顶尖的工科大学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拿到学位,精通英语、法语、拉丁语、阿拉伯语4种语言。

大学毕业后,他在米其林轮胎公司干了18年,一直做到米其林北美公司总裁。

1996年,加入法国汽车公司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

(戈恩与当时的日产总裁塙义一)

雷诺-日产联盟组建后,戈恩被任命为日产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戈恩对日产2000多名员工进行访谈,走访了生产车间、职工食堂、经销商……

最终,他推出了“日产复兴计划”:3年里裁员2.1万人,关闭5家工厂,卖掉非汽车制造部门,将13000多家零部件、原材料供应商压缩到600家,将占日产汽车成本中60%的采购成本降低20%……

但戈恩增加了研发费用,技术人员没有被裁撤。

同时,他革新内部管理,打破日式严密的科层制,提高办事效率。

戈恩发誓,如果复兴计划不能实现,自己就引咎辞职。

结果,一年后,2000年,日产的盈利就高达27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在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非常不容易的。

法国人,救活了的日产。

3. 再救三菱

日产在日本人管理下,日薄西山。

戈恩拯救日产,几乎被看作是全球汽车产业的神话,连哈佛等美国著名高校都将其写入MBA战例。

他也备受日本政府礼遇,日本通商产业省还给他颁发了“企业改革管理奖”。很多日本商人也由衷佩服戈恩,到处打听戈恩的眼镜是在哪里买的,头发是在哪里剪的,西服又是在哪里做的……

在戈恩的推动下,2011年,日产购入雷诺15%股份,同时,雷诺对日产持股增加到43.4%。

雷诺-日产联盟,更加深入。

在2005年,戈恩开始同时担任日产、雷诺董事长,管理着相隔万里的两个大型汽车企业。

步日产后尘的,还有著名的三菱汽车。

三菱也是日本老牌车企,但是泡沫经济破灭后,遭受重创,又不像丰田、本田,海外市场拓展也不算成功。

后来,三菱还曝出故意隐瞒质量问题(在中国就曝出过刹车失灵问题),三菱汽车先后关闭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的工厂。

2000年开始,三菱汽车相继曝出召回隐瞒、油耗造假、胎压数据造假三次丑闻,俗称三菱之耻、三菱二耻、三菱三耻。

三耻之后,三菱汽车几乎就要完蛋了,面对大量索赔,消费者也不再敢买三菱汽车。

(2016年三菱高层承认油耗测试造假)

这次又是戈恩出手。他让日产斥资2373.5亿日元,买下三菱34%股权,并拿到管理层重大决定一票否决权。

至此,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正式成立,成为完完全全的全球汽车产业巨无霸。

而戈恩,则成为全球汽车产业最有权势的人物。

(戈恩是全球最大的汽车联盟掌门人)

4. 同甘,却不能共苦:日本、法国都心怀鬼胎

联盟建立后,因为各方协调合作,像日产技术很过硬,雷诺在欧洲有市场优势,大家发展倒也顺顺利利。

根据介绍,联盟在2018年共卖出汽车1076万辆,全世界每卖出9辆车,里就有1辆来自联盟,联盟在全球有122家工厂。

(联盟的汽车品牌)

但中国有句老话:可以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这放在这个巨大联盟身上也合适不过。

短暂的甜蜜之后,法国、日本开始同床异梦。

大家再简单看下,联盟格局:

1999年,雷诺购入日产36.8%股份,建立雷诺-日产联盟;

2011年,日产购入雷诺15%股份,而雷诺对日产持股增至43.4%;

2016年,日产耗资22.9亿美元收购三菱34%股权;

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正式确立。

(联盟间的持股关系)

虽然戈恩有救命之恩,但是日本人却不满意这个联盟。

当初尽管说这是个联盟,不是并购,但现在雷诺拥有日产44%,有投票权。

日产拥有雷诺的股权只有15%,而且,没有投票权。

所以说,在联盟中,雷诺更像是老大哥,然而,在业务上,日产却更强。

下面是2011-2018年,联盟里各大品牌的销售数据。可以看出,日产销量比雷诺要高出45%。

(来源:Wikipedia,其中,AvtoVAZ是雷诺、日产联合控股的俄罗斯最大汽车制造商伏尔加)

而且,根据统计,从1999年到2018年,日产一共向雷诺分红超过6000亿日元,而计入雷诺日产联盟合并决算的日产利润更是在2.5万亿日元以上。

最近几年来,雷诺5成以上的利润都是日产贡献的。

所以,与其说雷诺车造得好,不如说,它十几年前投资得好。

再加上三菱,所以,日本人不满意维持这种实质不平等的地位。

可法国人不光要赚钱,还想彻底吞并日产。

2018年2月,戈恩又获聘雷诺首席执行官时,就接到法国指令:准备决定性对策,以切断解散(雷诺—日产)联盟的后路。

5. 背后是法国、日本政府的产业之争

给戈恩发出指令的,正是法国政府。

实际上,戈恩逃跑只是更大一个局的小小一角。

对局的正是日本、法国政府,而争夺的则是千亿的汽车产业主导权。

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拥有日产和三菱的股权。

法国政府有雷诺15%的股份,是雷诺的最大股东。

而且,我们知道对于雷诺、日产、三菱这样的巨型企业,本来就有通天的能耐。

作为雷诺的大股东,法国政府一直心心念念要吞并日产。

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尤其最为热心。

在2015年,马克龙还是法国经济部长时,就执意把雷诺的持股比例由15%增加到19.7%,这样就拥有了双倍的投票权。这相当于,法国政府直接对雷诺,间接对日产以及三菱有了更强大的影响力。

日产一下子就不干了,要求把持有的雷诺股权增持至25%或更多。这样一来,雷诺就失去对日产的投票权。

双方大闹一场。

最后,日本政府出面直接交涉,法国政府又把持有雷诺的股权比例从19.7%削减回归到15%,才相安无事。

(路透社几年前关于这场纷争的报道)

但估计,马克龙不死心。

2018年,已经64岁的戈恩继续获聘雷诺首席执行官。要知道这个年纪,大部分法国人早就安享晚年了。

戈恩之所以还受到重用,据说就是带有任务:推动合并日产。

甚至有传言,马克龙多次密会戈恩,要求把日产变为雷诺的全资子公司,再将生产基地迁往法国。

马克龙还允诺一旦事成,就让戈恩出任经济部长。

所以,就在这个首席执行官任期到位一个多月,戈恩就开始放风要推动雷诺、日产合并。

明眼人都知道,在目前的格局中,说是雷诺、日产合并,不如说是雷诺吞并日产。

(戈恩陪同马克龙视察汽车工厂)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次日本痛下杀手,干脆把挑头的戈恩给抓了。

2018年11月19日下午,戈恩万里迢迢,风尘仆仆,降落在东京羽田机场。

但刚一落地,就被东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逮捕。

检方在搜查中,甚至还罕见动用了“司法交换”条款,鼓励日产员工提供戈恩犯罪的信息。

日本方面很快罗列出戈恩的几大罪状:涉嫌少报了8800万美元报酬,挪用日产资金在日本等地为自己购买豪宅,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投资亏损的17亿日元,让日产买单……

3天后,日产临时董事会剥夺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

而戈恩则被关在东京一间约19平方米的牢房里。

在2018年G20峰会上,马克龙专门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问题。

最终,在今年,戈恩交了2次,共计15亿日元保释金后,才走出牢房,回到东京的家中。

但他不能出国,三本护照也全部上交。

其实,日本共同社就曾获得消息,因为得知戈恩最快会在2018年推动两家企业合并,日产方面加紧和日本检方合作,推动针对戈恩不法的内部调查。

戈恩也不断喊冤,比如,对没有如实申报个人薪酬的问题,先前薪酬披露方式,据说“与(日本)金融厅商量后,得到的回答是无需记载”。

(真正的大boss是不太会关心小卒的命运)

说到这里,恐怕大家都明白了。

汽车产业技术含量高,产业链长,带动就业也多。所以,一直是世界各国关注的重点领域。

这次持续一年多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大危机,说到底,是日本、法国对汽车产业主导权的争夺。

但我们从来不应该只看热闹:重点、核心产业,怎么更有效地抓在自己手上?

这值得我们思考。

关于戈恩,再简单说一两句。

其实戈恩只是日本、法国汽车产业大博弈中的一枚小小棋子,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因为日本的对戈恩的雷霆手段,恐怕会断了马克龙吞并日产的想法。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算不上什么丢人、国耻。

脑洞再大一点,斗胆猜测下,搞不好戈恩就是日本有意放跑的。

毕竟对于戈恩这样在全球具有极高影响力的大佬来说,放在手上可是个烫手山芋。再说,戈恩还的的确确有恩于日本汽车业,救活了两家汽车巨头。

这个猜测并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的。

就在戈恩大逃亡前一周,日本外务副大臣铃木馨祐访问黎巴嫩。据说,黎巴嫩总统奥恩当面提出,让戈恩在黎巴嫩受审。

一周之后,戈恩就跑了。

如今,戈恩倦鸟归巢。法国吞并的日产的愿望恐怕要落空。而日本,则把日产牢牢控制在手中。

事实真相,远比故事要复杂、要惊心动魄。

+1
3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廖化都投了敌营,联想还应该留着手机业务吗?

2020-01-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