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权健认罪,但中国保健品乱象的根源还没斩断

八点健闻 · 2019-12-17
保健品从直销走向传销,更多是源于制度性漏洞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八点健闻”(ID:HealthInsight),作者谭卓曌 吴晔婷,36氪经授权发布。

导读

  • 束昱辉一直都宣称权健是有许可证的直销公司,这次他认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 今年13部委在全国开展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截至4月18日,共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亿元。

  • 总局先后公布100个典型案例。有虚假宣传,也有传销。裁判文书网中,传销的极端状态是非法监禁、致死。

  • 2020年1月1日起,保健品包装上需要警示:“保健食品不是药物,不能代替药物治疗疾病”。

  • 这对遏制虚假宣传有帮助,但对于传销,还需要弥补制度性漏洞。

被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51岁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创始人束昱辉认罪了。

12月16日,在“权健事件”即将一周年之际,已被刑拘快一年的束昱辉走上法庭。

△ 束昱辉,资料图。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权健公司以高额奖励为诱饵,引诱他人高价购买产品,以发展会员的人数作为返利依据,诱使会员继续发展他人参加,收取传销资金,情节严重。检方认为,权健公司及束昱辉等12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前,对于社会上贴在权健身上的“传销”标签,束昱辉做出辩解。他在接受一家网站视频采访认为,讲这句话的人一定是外行,他们不懂直销和传销的区别,权健是一家合法的直销企业。

权健公司的确是在商务部拿到直销经营许可证的92家直销企业之一。但允许直销的产品只包括一系列以“DNA”为开头名称的化妆品、卫生巾/卫生护垫等三大种类,不包括任何药品。而权健,不仅产品品类远远超出这个范畴,在宣传中成了几乎“包治百病”的民间神医,而且,经营方式上也跨向了多层级发展下线、“拉人头收费”的传销。

过去体系内出现涉及传销的司法案件时,权健把责任推给经销商,表示不知情。

这次一审,束昱辉不再狡辩,当庭认罪。

一年前,权健还风光无限。2018年12月26日,权健召开经销商大会,现场两千个座位被坐满,走廊里还加了座。

但形势很快就变了,2019年1月7日,束煜辉等人被天津警方刑事拘留。

第二天,一场蔓延全国的大整顿开始了。1月8日,13个部委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截至4月18日,全国共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亿元。

1月11日,另外一家拥有许可证的直销企业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被查封,主要负责人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被警方控制。

而与权健同处于天津武清区的天狮,于1月和2月分别发布公告撤销了地处上海和浙江的46个直销网点,一向高调的天狮创始人李金元,在2018年12月后再也没有公开露面的消息。

△ 天狮集团官网截图。

2019年10月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上,从2003年开始连续16年雄踞TOP100榜单的李金元第一次掉榜,财富值从2014年的峰值405亿元跌至150亿元。李金元被媒体称为“直销教父”,是束昱辉进入保健品业的老师。

权健倒下,全行业整顿,中国保健品市场会变好吗?

权健在不经意的危机中被一击而溃

“这些经济威猛强劲的现象就像肺病患者两颊的潮红一样,是一种假象,这些产业内部已经开始腐朽。他们并非缓慢地趋向停滞或衰退,相反,它们往往是在一个最不经意的危机中被一击而溃的。”

这是俄国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蒂耶夫写过的一段话,吴晓波曾用它来描述中国保健品产业的命运。

击溃权健的,是一篇文章。

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在公号上发表了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

文章讲述一个4岁的患癌女孩周洋的故事。2012年,为了给周洋寻找更好的治疗方案,她的父亲周二力通过一个经销商与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建立了联系,并先后花费2万元从该公司拿到“抗癌特效药”。

但服药2个月后,周洋病情恶化,靠着成人剂量10倍的止痛药维持生命。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连里面肠子都能看见。

然而,周洋的故事,在权健的宣传中却是另一个版本:内蒙 4 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

△ 来源:丁香医生公号

2015年12月12日,周洋带着病痛离开人世。

自丁香医生举起照妖镜,各大媒体纷纷深扒,权健骗局本色原形毕露——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在虚假宣传、传销模式下,构建起一个年销售额接近200亿的保健帝国。

 “诽谤!”26日凌晨,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连夜发声,且措辞强硬,称文章不实,对权健进行诽谤中伤,严重侵犯权健合法权益,还要求撤稿并道歉。

估计束昱辉自己也没想到,这篇文章引起了舆论的大型声讨。事件持续发酵,联合调查组经调查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于2019年1月1日对权健公司立案侦查。

1月7日,包括束煜辉在内的权健集团18名犯罪嫌疑人被天津警方刑事拘留。六天之后,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对上述16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依法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随后,束昱辉的全国政协委员资格被追认撤销。到了11月,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人束昱辉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案,由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全国整顿,揭开保健品市场的虚假面纱

“权健事件”引爆舆论之后,保健品市场迎来全面整顿。

2019年1月8日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13部委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截至4月18日,全国共立案21152件,案值130.02亿元,已结案9505件,罚没6.64亿元,移送司法机关案件446件,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1.24亿元。

“百日行动”期间,各部门领了各自的“任务卡”。工信部门从网络入手,建立健全24小时机制,及时处置网络违法活动,严查利用骚扰电话进行保健品推销;民政部门将重点对养老服务场所和设施进行排查,严禁假借养老服务场所进行保健品推销;商务部门将严格直销行业市场准入,整治直销市场秩序;旅游部门将重点查处利用低价旅游推销保健品的行为。卫生部门将严厉查处各种假借健康讲座进行免费体检、以中医预防保健名义进行非法诊疗、无证行医等行为。

市场监管总局先后分5批次向社会公布100个典型案例。

最普遍的,是虚假宣传。

比如,江苏无锡市一个案例,在一家酒店三楼的会销场所,现场集聚了100多名老年人。当事人无法提供营业执照。当事人正在向老年人推销“石墨烯保健枕”“红景天苷藏族被”。现场播放的宣传视频,宣称“石墨烯养生枕助眠安眠、活血化瘀”,宣传“红景天苷藏族被能够增强血管壁的弹性”等内容。但当事人无法提供相应的佐证材料。

比如吉林长春一个案例。

当事人在企业宣传视频中以消费者讲述亲身经历等方式明示和暗示某胶囊具有治疗心脏病、结肠炎、胃病功效,并在PPT课件和传单模版中宣称其生产的白酒是提高保健能力的加速器”“对由前列腺炎症引发的性功能障碍:阳痿、早泄、性生活质量低下有显著功效”等内容,而上述宣传内容对应产品为某胶囊(保健食品)、某类白酒(食品)、AWA抑菌凝胶(消毒用品)核定的功能、用途或适用范围中并不具备疾病的治疗功能。

有的产品不仅无益,而且有毒。

比如浙江海盐一个案例。当事人通过微信推销一款售价高达298元/盒的“固体饮料”食品并暗示该食品具有壮阳功能,经送检测机构检测,该批“南黔本草® 人参牡蛎固体饮料”食品均含有西地那非、他达拉非药物成分,被认定为有毒有害食品。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信息,对这一类虚假宣传的处罚,是数万元到上百万的罚款。

极端案例:传销、非法监禁致死

公布的案例中,也有传销。

例如河北石家庄一个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经营活动中建立网络架构图,利用高回报的奖励制度,引诱会员再度发展其他人员加入,会员再层层发展会员,层层提成,形成金字塔式的网络化布局。 这一案例的处罚如下:吊销当事人营业执照;没收违法所得1704万元;对组织策划传销行为罚款160万元。

对于传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看到更极端的形态:非法拘禁致死。

就在上个月,2019年11月26日,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故意伤害、抢劫、非法拘禁、窝藏、包庇案。

根据判决书,2018年7月底,被害人李某(已死亡)被骗入位于南昌县一个“天津天狮”传销窝点,为逼迫被害人交钱购买产品并加入其传销组织,该窝点主任庄坤友及其他传销人员对被害人进行逼问密码、殴打、体罚,直至2018年8月7日凌晨被折磨至死。被害人死后,另一窝点主任柴泽满将被害人微信内的人民币5253元转到自己微信上。

这不是一个孤例,在裁判文书网,还可以看到很多传销、非法拘禁致死的案例。其中有很多传销组织,都是以“天狮”或者“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为名字活动。搜索“天狮”,可以检索到4307篇文书,其中涉及传销的1635篇,涉及人身损害赔偿的93篇。

天狮,和刚才提到的“直销教父”李金元所创立的公司同名。

根据此前众多媒体报道,李金元于1995年创立天狮集团,销售一种叫高钙素的保健品,在蛮荒时代迅速扩张到34个分公司和1700多个代办处。199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禁止一切直销和非法传销,天狮转向国际市场。

2005年,《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颁布实施。2006年,商务部发出第一张直销牌照,到今天,一共发出92张,其中包括天狮、权健,还有1月11日被查封的河北华林。

天狮集团否认这些涉案的传销组织跟自己有关,2019年8月13日发布公告:长期以来,总有不法分子假冒天狮公司名义进行传销及其它犯罪活动,以至于一些不明真相的媒体将“假天狮”事件予以断章取义式的报道,同时很多受众也因事件报道对真正的天狮集团产生很深的误解。

这些案件确实没有把天狮集团列为被告。不过,天狮集团有一项“超越计划”,已经被一些地方的公安机关列为涉嫌传销而立案侦查。

据《财经》报道, “超越计划”是2013年天狮推出的一项活动,消费者购买3.6万至150万元不等的套餐,便可以参与金蛋抽奖。购买3.6万元套餐,即可获得天狮集团主任经销商资格、次月获得奖金约2000元、得到1.8万元保健品与易感基因检测、拥有1个可中12万元大奖的大礼包等。

报道中一位消费者用30万元得到10个金蛋,四个月后,“上线”告诉她活动规则改变,需要找到足够的“下线”参与才能把她投的钱“挤”出来。“这不是变成传销了吗?我报了10个点位,到哪里去找那么多‘下线’?”

一份江苏南通法院2019年6月3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中说:“天狮超越计划”涉嫌非法传销活动,如皋市公安局已于2018年9月18日决定进行立案侦查。

直销走向传销,制度性漏洞还需弥补

2020年1月1日开始,中国的保健品会发生一个变化。

2019年8月2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发布《标注警示用语指南》和《原料目录与保健功能目录管理办法》,涉及保健品的市场准入、上市后监管,算得上为保健品建立长效监管机制的标志性事件。

《指南》提出,在标签上标注“保健食品不是药物,不能代替药物治疗疾病”警示语,将保健食品与药物进行明确区分,提示消费者慎重选用。并且要求警示区面积不少于其所在版面的20%,警示用语使用黑体字,让消费者特别是老年人看得更加清楚。

相关规定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到时候,保健品的包装警示就会像香烟盒上的“吸烟有害健康”一样明显。

这对遏制虚假宣传会有帮助,但对于传销,还需要更有效的监管机制。

权健、天狮、河北华林,都是拿到许可证的直销公司,为什么都走入了传销的阴影中?

传销和直销,商务部的区分是:直销是合法经营行为,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以“单层次”为主要特征。传销是非法经营行为,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以“拉人头”、“入门费”、“多层次”、“团队计酬”为主要特征。

△ 来源:澎湃新闻

长期关注保健品监管的媒体人宋金波认为,形成目前传销帝国盘踞现状的,并不只是企业和个人的趋利心理,更多的是制度性漏洞产生的必然结果。

宋金波说,目前市面上的保健品企业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既有直销业务又要传销业务的混杂模式,另一类是开始是做单纯的直销业务,而在发展过程中,由于灰色空间的诱惑,企业有可能会出现传销业务。以权健为例,企业总部拿到了直销牌照,而各个省的分公司以传销模式经营。

直销和传销要分清楚,需要非常到位的执法能力。就像有执法部门总结的,“传销属于典型的涉众型经济犯罪,执法人员在查办传销案件中主要遇到立案难、人员控制难、取证难、违法资金追缴难和处置难等问题”。

“直销和传销界限模糊,取证困难,如果不是出事儿了,管理部门通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宋金波这样描述行业的监管现状。

而实际的监管困难还源于顶层设计上的问题。2005年分别出台了直销与传销管理条例,具体来看,直销管理与国际接轨,由商务部门主管并发放直销牌照;传销管理仍然按照老办法,主要由工商部门管理。而由于两个部门本身的主要职责不同,前者主要是促进直销发展,没有动力吊销直销牌照,后者主要负责监管,没有足够的建议权来吊销合法的直销牌照,最终形成了市场监管的相对缺位。从2005年条例实施以来,仅吊销了蚁力神和珍奥两家企业的牌照,自此之后,整个行业并未再有吊销直销牌照的事情发生。

今年8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联合商务部相关司局在宁波举行直销行业形势分析与直销监管座谈会,研讨《禁止传销条例》《直销管理条例》的修订工作。这是权健事件以来,市场监管涉及范围最大的一次会议。但修订内容,至今没有出台。

而在4月28日百日行动通报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场监管总局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不正当竞争局局长燕军说:“保健市场乱象虽然得到有效遏制,但没有完全消除,引发乱象的隐患仍然存在,开展源头治理工作刻不容缓。”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权健集团

科技发展

胡润百富

华林酸碱...

下一篇

录音师对于音乐品质的把控和要求从他90年代刚入行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变过。

2019-12-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