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顶级风投A16Z合伙人:金融科技蚕食世界

神译局 · 2019-12-06
做穷人的代价高昂。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当今的金融业似乎已经积重难返:银行每年都需要高额的维护和运营成本,而且准入门槛又很高,导致这个行业的低效运行根深蒂固。这造成了一种讽刺性的局面——最需要钱的人往往拿不到钱,做穷人的代价非常高昂。如何才能打破这种局面?A16Z提出了用金融科技颠覆该行业的设想。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接入更好的金融服务进入当经济当中,我们应该能够创造出多赢的局面。本文作者Angela Strange,原文发表在A16Z上,标题为:Banking on the Future: Why our most hated institutions will become our most beloved

做穷人的代价高昂。

当今世界有两种银行系统:一种是给有钱(或信誉良好)人准备的,另一种是给没钱人准备的。只是这两套系统的表现都不好。有钱人已经习惯了笨拙的用户体验和不高的期望。而对于其他所有人(大多数美国人和全球的几十亿人)来说,银行没有伺候好他们,或者有时候根本就不伺候。不仅如此,目前的系统实际上还从最需要金融服务的人身上榨取。你越穷,选择就越少,要付的钱就越多。

这样的系统显然已经崩坏。尽管进行过很多尝试,但没有人能够修复它。大型金融机构每年仅在维护现有系统和遵守规章的花费就达数十亿美元,几乎没有给新产品开发留出任何的空间。与此同时,合规性要求以及基础设施的复杂性使得新公司甚至都负担不起进入市场的代价。但是,如果软件可以解决这些困难的、结构性的问题,让甚至不是金融科技公司的企业也能提供金融服务给客户呢?作为结果,如果大家再也受不了那些银行了会怎样?尽管现在大家还经常使用金融服务,但很少有人会把银行列为日常产品当中的心爱品牌。

但是下一家银行未必就是银行起家的。我相信下一个金融服务时代会出自似乎意想不到的地方。就像Amazon Web Services极大降低了推出软件企业的成本和复杂性,释放出成千上万的新公司一样,“金融科技的AWS”阶段已经抵达银行。在AWS之前,企业每月要把15万美元花在计算和存储上面。现在,他们每月大概只需出1500美元。类似地,我们正在接近任何公司都可以建立或启用金融服务的地步。跨类别的消费类app(固定在主屏幕的被用户高度重视的app)正在成为银行。这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疯狂:实际上已经有很多司机把Lyft 和Uber看成是他们的实际银行。而十年前这些共享乘车公司甚至都还不存在。

多来年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一旦发生改变时,会非常突然。

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为什么这一切不能通过对当前系统进行增量式改进来做到呢?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初创企业实现规模化呢?要想完全理解为什么我们会开始目睹如此巨大的变化,首先就需要了解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流行的说法是“做穷人的代价高昂”,原因是大型银行应该为高额费用和缺乏产品创新负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对的。但是,传统的金融服务机构还因为遗留技术和物理足迹的负担而面临结构性问题。

银行承受压力已有一段时间,尤其是随着消费者开始在网上购物之后。这些银行机构大都已经开张了几十年,有些甚至有几百年的历史。它们一般都是通过在实体分支机构来获取客户。然后,银行控制了客户的整个金融生命周期:从第一个支票账户到第一张信用卡,从第一个经纪账户到第一次按揭,等等。但是,在电子商务时代,银行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不再像过去那样了。取而代之的是,消费者可以从若干不同的在线提供商那里选择他们的金融服务。

然后金融危机爆发了。类似德宾修正案(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一部分)之类的监管措施用意是好的,旨在限制了借记卡刷卡的交易费用,其理论是,如果商人在交易的时候付的钱少一点的话,会以降低价格的形式把省下来的钱馈赠给消费者。这些措施旨在帮助商家,刺激经济活动,但却大大减少了大型银行的收入。有人估计,银行每年减少的收入超过了60亿美元——这可不是什么容易吸收的小数字!为了弥补这些损失,许多银行取消了开支票不额外收费的政策,提高了最低余额限度,还上涨了透支费。所以,旨在帮助消费者的德宾修正案最终反而对消费者产生了不利影响,这实在是太过讽刺。由于大多数美国人都是靠薪水度日的月光族,因此银行上涨的这些看似不多的手续费也会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活。

对于银行来说,开源(涨价)比节流(降低实体分支机构和相关员工的固定费用)要容易多、快多了。最重要的是,现有的软件基础设施似乎是个花钱不见底的大坑:银行不断在陈旧、很难修改的系统之上慢慢地增加和修补针对新的合规性规则的修复程序,导致软件出现类似意大利面条一样的混乱局面。在一些大型银行里面,IT预算的75%都用在维护上面。除了软件之外,还有大量的劳动力。大银行的劳动力当中有10%至15%是专门用于满足合规性要求上。去年,仅花旗集团(Citigroup)的204000名员工当中就有30000名从事合规性工作,其任务主要是人工检查由反洗钱(AML)系统触发的警报,提交可疑活动报告等等。

这些维护和合规性方面的成本很多都会以费用涨价的形式转嫁给客户。这些成本把留给创新的预算空间挤压到毫无余地的地步。在其他行业,初创公司通常可以靠新方法和更好的技术闯入。但是在金融服务,要想让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在目前的条件下能维持运营,却需要达成多个合作伙伴关系,牢靠的金融行业内部知识,以及可靠的关系和资本。

假设你(在美国)要开一家新“银行”,而且只提供两项基本金融服务产品,也就是活期存款和借记卡,需要做的事情如下:

  • 新银行显然需要遵守相关法规。在美国,这通常是通过找到一家赞助银行合作伙伴来实现的。(这种策略比申请许可证要快得多,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一家受监管的银行同意“出借”许可证给那家新银行,以换取新银行提供的任何金融优惠。通常,这意味着赞助银行不用付费墙去获取那些客户就能拿到更多的存款。

  •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想找到合适的赞助银行合作伙伴是很难的:并没有一本银行黄页供识别潜在的合作伙伴和联系人。

  • 虽然赞助银行确实因为拿到更多生意而受益了(比方说,拿到了更多的存款),但这样也会带来额外风险。它必须确保该初创企业恰当地遵从了KYC(了解你的客户)、AML(反洗钱)等规定。面对着这种风险,潜在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去接洽时,银行怎么才能周全而有效地评估初创企业合作伙伴呢?

  • 在一家初创公司决定合作之后,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开发产品的剩余部分。这些工作包括要有一个借记卡处理商(要进行更多的协商,支付更多的费用);要有发卡机构或者跟发卡网络建立关系(比如Visa或MasterCard);还得找印卡商(更多的反复);要想办法挂接到其他银行帐户来获取数据;提供消费者付款的手段;要找供应商帮助实现合规性等等。

在这套体系下,现有的银行很难改善,推出新银行也很难,哪怕大家的激励措施一致,它们之间也很难合作。

必须要找到更好的方法

现如今,技术让创办创新性公司成为可能,这些公司已经能够让现有银行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具体而言,包括(1)提供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新的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公司;(2)新的分销渠道,促进更好的差异化产品更便利地传播,并以较低的客户获取成本进行推广;(3)更好的数据,使公司可以更准确地评估和分配风险。

第一个,基础设施:我们正处在一个蓬勃发展的银行基础设施公司生态体系(“API经济”)的开端,这是初创企业和既有企业都可以借力的生态。这些乐高式的公司专门从事银行业特定构建块(例如,遵守KYC / AML)的构建工作和服务提供。通过给它们的服务提供API,这些公司可以让他们的专业知识大众化。这意味着,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必去了解复杂法规的方方面面。一家公司可以专门研究一个领域然后创建API供其他公司使用。这也意味着建立各种规模和类型的新金融服务公司会变得更加容易。他们不必自己开发或维护合规性系统,而只需“接入”该领域的专业服务即可。

不仅新进入者利用这些软件基础设施能够更快上手成本更低,而且既有者也可以用来增强或甚至取代部分遗留系统。API经济的美丽之处在于,它可以让每个人都参与其中,发挥自己的优势,专注于自己的核心产品,而不是像其他实体零售商那样只能倒闭(其中许多实体要么倒闭,要么成为电子商务光荣的陈列室)。对更好、更具包容性的金融服务的需求很大,大到市场上可以有很多参与者都能够像大型独立公司一样获得成功。所有这些的结果是以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更好的产品,服务于更多的消费者。

这也意味着几乎任何公司都可以提供银行服务。现有的消费者服务过去只有两种货币化的选项(要么对产品收费或,要么卖广告),而公司现在可以金融产品上面叠加了。如果你的共享乘车app变成你的银行,当你跳上车的时候就可以在毫无阻力的情况下付费购买产品如何?如果借助于技术,你最喜欢的游戏公司、流媒体服务公司或消费产品变成最受欢迎的金融服务公司会怎样?或者,见鬼,如果你的牙刷公司可以为你提供……牙齿保险又如何?

这些情形听起来似乎很牵强?不是的。这个未来最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它可以为本来就来自于未享受到银行服务的那帮人的创业者(这个既有地理上的意义,也有个人经历上的意义),解锁为那帮人提供银行服务的新服务。了解所在社区问题的人,有可能开发出能更好地为他们服务的产品:相对于那些靠食品券发展起来的企业家,他们能更好地为那些使用食品券的人开发出银行服务。

关键在于,现如今,得益于新的分销渠道(比方说聊天应用和社交媒体),以及通过已经在使用的非金融科技品牌,更好的产品可以更方便地传播出去而且成本更低,从而降低了客户获取成本(CAC)。一个比目前的产品好指数级别的产品可以通过推荐传播出去,为公司创造出有机增长的成本优势。如果在构成上公司的固定成本不高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必通过收高价去弥补成本,从而扩大了可以服务的客户范围。幸运的是,限制遗留系统提供更好服务的那个漏洞(刺激银行通过收取高价来回收客户获取方面的投资的漏洞),已经成为新公司的一个特征,那就是有着低成本结构,以及有效的分销渠道策略。

重大的技术变革不仅跟解决现有问题有关,而且也与扩大覆盖面,让更多人受益关系密切。在这方面数据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块拼图:通过复杂的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我们现在可以解锁更多的数据源,从而更好地对那些缺乏足够数据的人或者在当前系统中“信用不可见”的人评估风险。今天,有7900万美国人的信用评分低于680(低于这个数利率会急剧上升),还有5300万美国人甚至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生成FICO评分。大多数银行都会假定这些人属于高风险人士,默认情况下会向他们收取更高的利息(或根本不为他们服务)。但是,跟这些信用评估系统被发明出来时候时相比,现在我们能获得的数据已经多得多,质量要高得多了(不仅仅只有5个要素了!)。

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还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确定一个人的支付意愿和支付能力的最佳信号是什么。评估信誉的新实验(比方说监控租金、手机支付以及现金流承销)的前景一直都很可观。在全球范围内,一些公司正在利用更多具有创造性的数据类型来有效地预测还贷金额,比方说你的手机操作系统的最新状态,跟你定期联系的朋友数量,甚至你晚上会不会对手机充满电也是考察事项。

以前难以评估的人现在变成了新客户。当更多的人拿到公平的信用时,收入的不平等就会减少,从而刺激机会和经济增长。

这样的数据转变影响到的不仅是金钱围绕着债务的流动方式,而且也影响着围绕着收入的流动方式。如果大家可以更快地拿到报酬,而不必等待两个星期会怎样?在发薪日前就等钱用的靠得住的员工(无论是领月薪的还是小时工)应该能够拿到自己已干完部分工作的报酬。有了数据知乎,我们就能够知道你什么时候干活了,已经拿到了多少钱,以及能不能干好。当前的模式对穷人的惩罚太严厉了。发薪日之前缺钱意味着他们不得不跟更多有时候会比较阴险的老板打交道。有些州试图通过使用放贷限额来抑制发薪日贷款的高利率,但因此引发的意外结果是,那些最需要这笔钱的人到头来一无所获。这是又一个好心办坏事的例子。但是软件就可以绕开旧有模式存在的硬性限制,从而更好地符合意图,得到预期结果。

金融科技蚕食世界

10年前的第一波金融科技创新已经证明了,地理位置并不是开展银行业务的必要条件。现在,下一波浪潮正在解锁建立更好的金融服务所需的基础设施的其余部分,比方说银行业执照、刷卡服务提供商、法规遵从等等。此前的公司不得不煞费苦心地去地收购或进行合作(又慢又贵!),或者自己从头开始搭建(也是又贵又慢!),然后设法搞定合规性和IT(仍然又慢又贵!)。但新兴的金融服务公司则可以利用最好的基础设施,开发出有助于降低客户获取成本的差异化产品,并利用更好的数据源为更多的人服务。

软件不仅让我们避开了棘手的结构性问题,而且还让我们能够建立全新的公司和服务。所有这一切都表明:金融科技正在蚕食世界。

当今的银行体系偏向特权人士,而大量剩余群体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技术让各种金融服务参与者能够以超越现有系统限制的方式进行创新,从而更好地反映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我们可以利用其结构性限制重新建立起新型的公司,而不用去想办法化解根深蒂固的低效率问题。。我们可以做得比原来的两层架构做得更好。做穷人不应该代价高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接入更好的金融服务进入当经济当中,我们能够创造出多赢的局面。

译者:boxi。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在刘韵洁看来,5G激素的作用定位十分明确:万物互联。

2019-12-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