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服务2.0时代的新特征和新思维 | 2019 WISE新经济之王大会

谭文琦 · 2019-11-29
1.0和2.0差的是什么?

11月26-27日,36氪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2019 WISE 新经济之王大会,大会下设13大会场,邀请超百位新经济社群的代表,共同关注新技术、新场景对传统产业的颠覆与融合,连接初创公司、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地方政府、传统企业等市场参与主体,聚焦那些脚踏实地、以梦为马的未来产业之王的成长和成熟。

根据最近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第四次经济普查结果,到2018年末,全国共有企业法人单位1857.0万个,比2013年末增加1036.2万个,增长126.2%。这正是企业服务蓬勃发展的土壤。但是,相比消费互联网,这一市场还十分落后。企业服务是今年重燃的一个创投主题,如果说过去是企业服务1.0,那么现在的企业服务2.0核心特征是什么?一直以来,决定企业服务生死兴盛的决定因素是什么?它的难点是难标准化,该如何应对?

针对以上问题,兴旺投资创始合伙人熊明旺、小望科技CEO-李彬夷、畅捷通总裁-杨雨春、旋极百旺总经理-周铂展开对谈。

以下为速记全文,经过36氪整理编辑。

熊明旺:我是兴旺投资的创始合伙人,我们主要投互联网,包括产业互联网,科技、教育、文化,目前人民币管理规模40多亿,美元3亿美金,主要投资阶段是成长期。

因为今天的题目是企业服务2.0时代的商业新思维,2019年整个经济环境大家也能够感受到寒冷,其实以前很热的,高速增长的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慢慢没有了,很多的投资机构把目光转到更加实在的企业服务。正好我们今天的三位嘉宾也都是企业服务细分领域的非常好的企业家,我们先请三位企业家分别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和主要的产品服务。

熊明旺

李彬夷:大家好,我是浙江小望科技的CEO李彬夷。小望主要做企业智能服务平台,目前已打造“3+1+N”服务体系,票税法服务体系+金融服务体系+其他企业服务产品体系。

发票的综合管理服务及开放能力;财务服务包括小望财税答疑、小望听税;税务支持及咨询服务。金融服务主要是做线上中小企业的金融服务,所以小望致力于打造企业智能服务平台。台上的周总也是我们的投资方。

杨雨春:大家好,我是杨雨春,来自畅捷通,畅捷通是用友网络旗下一家子公司,我们是2014年从A股拆分到港股独立挂牌上市。畅捷通2010年成立的,我们一直专注于小微企业的财务和管理服务。

目前我们累计服务了小微企业客户接近160万家左右。产品还是以SaaS为主,包括软件包,SaaS包括我们的好会计、好生意,同时我们也在发展基于SaaS的数据服务,我们有针对小微企业融资贷款的数据助贷服务,另外我们也在开始布局针对小微企业,我们叫BaaS服务,就是业务运营服务。

周铂:大家好,我是旋极百旺的周铂,旋极百旺是创业板旋极信息的控股子公司,我们主要做的是税控方面的,包括企业你开发票用到的相关的设备,税控服务器,相关的系统,然后做落地的税控服务工作。

目前我们在全国服务的量为800万,旋极百旺我们在14个省建立了分支机构和服务网点,大概全国有超过500个服务网点,我们有几千人的这样一个服务团队。我们主要做什么事情呢?主要就是做企业发票系统的安装、运维、服务,然后以及它原生的相关的这些东西。

小望科技也是我们旋极百旺投资的一家公司,我们跟畅捷通的杨总那边有很多合作,因为大家都是在所谓的财税领域。那么我们通过服务数百万的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其实我们也发现了大量企业增值的需求,可能不只在财税方面,还有其他领域也有企业服务的需求。

熊明旺:旋极百旺和畅捷通其实都服务了超过百万的企业。相比美国,中国企业服务上市公司的市值未来有挺大增长空间,咱们三位都是属于上市公司旗下,或者是参股,或者控股。模式各不相同,我也想请三位都能具体讲讲自己业务的模式,包括未来的一个发展的趋势。

李彬夷

李彬夷:小望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企业,我们是从旋极百旺的生态里成长起来的一个互联网公司,致力于以票、税、法+金融服务于中小企业全生命周期的企业智能服务平台。我们不光是做天上的大数据落地的系统,我们还做线下的服务,打造企业私人管家——小望之家,11月首家旗舰店落户浙江杭州,实现线上和线下结合企业智能服务平台。

杨雨春:企业服务大家终极目标就是做平台,从平台到生态,畅捷通也是这样。但是今天畅捷通专注于把SaaS做好,因为我觉得本身中国的企业能成就一家巨大的企业服务公司,甚至几家。我想中国这个市场,我觉得足够成就这样级别的SaaS公司,所以目前我们可能是专注于企业的SaaS,也会从几个纵深的领域率先做突破。

任何一个SaaS都不会是单独生长的模式,长的过程中,自然会考虑到可以提供给用户其他服务,考虑到生态的合作伙伴可以你一起做,所以自然就会走向生态化,最终奔着平台的目标,这个可能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目标。

杨雨春

周铂:税控这个领域,其实从互联网化的角度来讲,相对来讲还是比较落后的,在过去几年我们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呢?配合国家从2012年开始营业税改增值税的工程,这个应该从上一届温家宝总理到这一届克强总理政府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点。通过这样的税制改革,能让我们国家整个产业结构变得更加合理,整个产业分工更加细分。因为增值税这个链条是有抵扣环节的,我们可以把行业变得更加细分。

除了做这一块,我们更多做的通过科技的方式去堵住税收漏洞,过去几年我们政府比较重要的一个工作内容就是减费降税,怎么在国家各方面支出不断提升的情况下做到降税,一定要堵住税收漏洞,扩大税基。所以我们国家的增值税从17%降到16%,到13%,我相信以后可能税率会继续下降。

因为我们用科技的手段,通过金税三期,通过电子抵账的方式,往后税控这一块更好的跟互联网结合,从堵住税收漏洞,到怎么提升防伪效果,到怎么方便纳税人使用,怎么线上化、云化,云化之后怎么跟财相结合,跟其他企业服务的各个领域相结合,这是我们后续要做的工作。

周铂

熊明旺:刚刚三位企业家都提到了现在市场的一些变化,从大企业到中小企业,对企业服务的需求持续增长。咱们企业服务里面,从1.0到2.0,随着经济放慢,企业需求是增强了,但是也面临着阿里、华为等等巨头来到了我们深耕多年的战场。面临从1.0到2.0的升级中,我们三位企业家在实际的业务发展中有些什么样的洞见能够给大家分享?

李彬夷:在10年前,我去美国,在美国旧金山开一家公司,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说我只要给出我一个护照,所有的事情,包括法律文书、记账、报税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不用我参与了。每个季度会给我一份报表,说我们公司为了你做了哪些操作,为了你做了哪些增值的服务,或者给你拿到了多少的补贴。

从很多的宏观数据上看,对于全世界来说,中国的经济还是最好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中国经济后面怎么样快速跟上西方的节奏,企业服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以前我们的创业者都很累,既要是法律专家,又要是财税专家,还要解决房租的问题,还要解决装修的问题,所有的问题我都要解决。以后,基于现在互联网变化,或者说这些巨头们的进入,或者以前我们在行业的扎根,应该让我们的企业家做他擅长的东西,把这些公用的跟企业相关的部分交给有经验的服务方去解决。这才是我们企业服务从1.0到2.0的一个进步,我觉得这是我们共同要去达成的一个目标,不管是IT化,还是你服务的全程化,这才是重中之重。

熊明旺:李总,我们也知道您在杭州开了线下店,应该是在不同的省份会有不同的布局,这块您能介绍一下什么叫做有温度的企业服务?

李彬夷:我说的有温度,就是前面说2.0是怎么样的方式,大家以前都会把所有的企业服务都线上化,效率最高,这样就是最好的。但是我后来发现,企业家是需要跟你沟通的。如果说一家企业跟你不熟,或者没有充分的沟通,或者没有信任感,他是不会把关键痛点,或者真正能够帮助他的问题提出来的,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

比如你,企业主突然之间收到了一个订单传单,应该找谁呢?第一反应是看看朋友有没有资源,但是一个人的生活圈、朋友圈都是有限的,朋友不能提供最专业的服务,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小望提出来,企业有问题找小望,小望给出一个有温度的,并且实实在在朋友般的服务,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企业需要的2.0企业服务,而不是说把所有线下部分全部线上化。

杨雨春:企业服务1.0和2.0,我觉得这个概念区分的也蛮好的,因为大概在2014年底、2015年初在资本的推动下说企业服务的元年,现在看,2.0最大的特征是整个企业服务进入了深水区,原来是野蛮增长,现在2.0一定是精耕细作的阶段,未来所有的企业服务核心无外乎就是客户成功,就是客户的满意。因为决定所有企业服务最根本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客户的续约率,所以我们讲企业服务在2.0阶段还是回到客户本身,一切从客户出发,只有实现客户成功,续约率才会实现。

熊明旺:因为在座的更多的是一些创业者,从1.0到2.0,2.0往后,大家对创业者在未来更加不确定,同时也有非常多机会的2020年,或者2021年,有什么样的建议?

杨雨春:在企业服务整个大趋势下,虽然今天中国经济有些不确定性,但是整个企业服务市场在中国还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因为中国的企业客户基数是全球第一的。按照最新今年10月份的数据,我们国家现在注册的企业法人的主体是3726万,同比按照12%左右的增速在增长。我有三个建议。:

第一点,敬畏技术。一定要紧跟技术的发展趋势和潮流,因为我们所有看到的经济的新变化和新现象,其实都是技术发展在商业领域的变现。所有的技术都已经在做变现了,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把新技术和客户的需求融合在一起,。

第二点,倾听用户。一定要更加贴近用户,最终的目标是满足客户的需求,同时让客户可以续费。

第三点,融于生态。今天做企业服务,对于初创公司来讲,必须学会和生态融合,和大流量的平台去融合。

周铂:因为我们有数百万的企业用户,我们有几千人的团队接触他们,我们看到,中国整个企业服务还非常落后,如果跟消费市场比,实际上非常落后。而且服务有一个难点就是不太容易标准化,不像买一个电脑。

1.0阶段,就跟20年前到中关村买电脑其实是一样的,要么到海龙,到鼎好,要么问朋友哪柜台卖电脑是可以的,不像现在买电脑或者做任何的采购,可以找到非常标准的平台去做这个工作。在企业服务领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平台出现。

2.0阶段我认为是把服务建立起标准化,能树立起企业服务领域的品牌,而且不能是纯线上的,一定是线上线下的方式。总的来说企业服务这个市场还是蓝海市场。

企业服务的创业者岁数可以大一点,我认为35岁以上的比较合适,因为我看到太多C端创业者都非常年轻,20多岁,但是企业服务的创业者太年轻的话,没有在一家企业,或者多家企业长时间工作过,你没有管理过企业的话,你根本没法了解企业需求是什么样子的。

李彬夷:我跟周总有一点不同的看法,为什么25岁不能做企业服务?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些经验,包括政府运作等等,我们都把它平台化和标准化,去缩短别人25到35岁中间那些经验差距,让以前做C端的或者非常年轻的创业者能够有机会切入这个蓝海,创造出一片新的天地。

反正C端就这样了,B端的才刚开始,我鼓励大家来加盟,不光是小望平台,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在各种平台,谁给你足够的赋能,谁给你足够的方向,谁给你足够的资源,就去加盟它,并且在你的周围形成你的生态,这是大家的一个创业的机会。

熊明旺:我们作为基金投资人,有两个观察:

第一,资本市场,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国家从2019年开始在供给端和需求端做了很大的放开,未来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在供给端,未来有更多的企业更容易走向资本市场。同时,在需求端,鼓励企业的资金以机构的方式进入资本市场,但是,今年能明显看到,因为对外开放,国际资本对国内一些好的企业的定价会占据更大的话语权。

第二,我们观察到周围的同行,哪怕是我们自己——基金最近刚超募,大家普遍对于明年的经济形势的判断比今年更审慎一些,所以在座的创业者们如果有拿钱的机会,手上多一点子弹不是坏事。同时在竞争更激烈,有更多巨头关注的企业服务市场里,一定还是要真正做到有差异化的、满足客户真正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不断提升自己的运营、管理能力。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有充

旋极百旺

小望科技

以梦为马

用友网络

望财

下一篇

本期报告主要研究腾讯新闻用户对教育领域图文及短视频内容的消费喜好、评论情绪表现和热词分析等,便于内容合作伙伴更有针对性地生产教育领域内容、商业合作伙伴更精准地进行广告投放。

2019-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