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达时代:非洲,全球最被低估的市场丨2019 WISE新经济之王大会

36氪出海 · 2019-11-29
被忽视的三组大机会。

11月26-27日,36氪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了2019 WISE 新经济之王大会,大会下设13大会场,邀请超百位新经济社群的代表,共同关注新技术、新场景对传统产业的颠覆与融合,连接初创公司、互联网巨头、投资机构、地方政府、传统企业等市场参与主体,聚焦那些脚踏实地、以梦为马的未来产业之王的成长和成熟。

在一级市场资本收紧、流量红利见顶的当下,海外市场开始吸引各方目光,出海业务正在为企业带来新的增量市场。随着“两印”市场逐渐拥挤,寻找下一个出海大机会的投资人、企业很可能会看向更远的地方。出海陌生而又遥远的非洲的确是个体力活儿,然而,当地的人口红利和经济建设正在驱动泛非区域成为一个“十亿+”级别的蓝海市场。

在大会27日的全球化分会场中,36氪出海(ID:wow36krchuhai)邀请到了自2002年就“出海“到非洲市场的传媒行业领军者四达时代的董事、副总裁庞一,为我们拆解潜藏在泛非市场中的巨大机遇。

以下为嘉宾演讲实录,36氪出海编辑整理。

我们一般说非洲,指的是泛非——撒哈拉沙漠以南,除去南非,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黑非洲。全球现在最被低估的市场就是泛非市场。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泛非地区人口总数、人均GDP其实和印度差不多:整个非洲人口大概是13亿,泛非地区是10亿多,平均人均GDP大概是1000-2000美金的样子;印度有10亿多的人口,人均GDP也在这个水平。

第二,10多年来,我们的体会是泛非地区国家概念较弱,语言相对统一。非洲人类活动历史悠久,但国家存在感不强,只有短暂的些许王朝,直到近现代帝国主义殖民者跑去非洲,在会议桌上画线分割,然后到上世纪后期大家各自独立才建立国家,因此非洲国家的边界不是因为文化、国家概念而自然产生的。整个大洲的文化类似,都有部落、酋长这些元素,并且大洲认同感很强。我曾经问过尼日利亚同事,奥运会上如果要是肯尼亚人得了金牌会有什么心情?他说:“如果这项目没有尼日利亚人,非洲兄弟得金牌会很开心啊。”

与此同时,非洲各阶层领袖也有一个共识,就是非洲要强大,必须联合,形成统一大市场,因此非洲内部也有很多联盟,比如今年又签署成立了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有50多个国家签署了这个协议,自贸区内关税全免。再比如,我们在肯尼亚的厨师是乌干达人,他来肯尼亚工作是不需要签证的,他就在这工作,然后回乌干达花钱就可以了。因为殖民历史,英语区内20多个国家说英语,法语区内20多个国家说法语,差不多就覆盖整个地区了,社会制度等也有类似性。所以我们觉得非洲是相对统一的市场。

第三,刚才有嘉宾提到东南亚很年轻,其实非洲才是最年轻的大陆,平均年龄不到20岁。据联合国预测,未来30年,全世界新增人口的一半都来自于非洲。30年之后,中国最多的人群比例是60岁以上的老头老太太,美国跟我们差不多,欧洲再老一点,日本是80岁以上。年轻人在什么地方,劳动力在什么地方创造价值,消费力就什么地方,未来,非洲是不应该被忽视的一个市场。

第四点,非洲战乱已经平息,经济建设是目前的主旋律。修桥、通路、通电、通电话、通电视、通网……各种基础设施都在齐头并进, 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各种现代化基础设施都是在最近10多年同时建设起来的。

所以简而言之,泛非其实是一个统一的、年轻的、进入现代化生活工业开端的大市场。

中非彼此之间都非常特别:对于非洲来讲,中国是最大的贸易伙伴,非洲人从头到脚所有的生活用品,绝大多数都是中国出口的;中国3年投600亿美金过去,也是非常大的投资来源。对于中国来说,现在国力强盛,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国际影响力,非洲就有点像中国在国际环境中的“井冈山根据地”——中非之间的关系源远流长,当年回联合国就是非洲兄弟一票一票投过去的。早年咱们没钱的时候就出力,有钱了之后又出钱,有技术出技术,到现在我们做文化和技术的输出支持。每一个时代都有代表的企业,刚才提到的传音就是技术产品输出的代表,而我们做文化输出。

所以,今天我也想重点拿文化领域举个例子,给大家拆解一下这十多年在非洲怎么捕捉机会。

先说说传媒行业。在中国,其实投资界有一个不太成文的潜规则或者意向——中国的传媒企业最好不要投。虽然我是做传媒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判断很有道理。在中国,传媒行业被人为地按照地域和技术体系划分了,很大的市场切碎了,行业内做得好的公司,市值也就是几十、上百亿美金,通常不会很高。因为制度和宣传的需要,我觉得这个策略是对的,也是必要的,但是对行业的确有损伤。中国以外是不太一样的,比如美国,把传媒行业内的任何一个环节做到好,上千亿美金的估值就很常见。非洲的环境更像美国,比较市场化。它的文化也很有统一性,我们用统一的技术产品、内容服务和战略策略,就可以在非洲30多个国家做运营商。这样在泛非的传媒领域,不说千亿美金,至少百亿美金的机会是存在的。

从to B卖技术到to C卖内容,四达时代其实已经成立31年了。前15年,我们在国内像是“广电运营商版华为”,解决中国老百姓看电视的问题。第2个15年我们就去非洲了,转变成了to C的付费电视运营商,去解决非洲老百姓看电视的问题。

2002年,我们就去了非洲,摸索了五年,07年拿到了牌照,08年终于在卢旺达开业,找到了在非洲的商业模式——做数字地面付费电视运营服务。去非洲之后发现,当地是一大片蓝海市场。当时在非洲看电视是什么价钱?200美金的初装费,给你安上锅,100美金的月收视费。而我们能提供的是50美金的初装费,几美金一个月的收视费。那老百姓就抢着买,有多少买多少。建网很快,用户发展也很快,从一开始到百万级付费家庭用户,就用了短短的2、3年时间。

2011年,在用户量的基础之上,我们就开始打造自己的内容。现在,我们平台上有600多个电视频道,40多个四达自办频道。2017年,我们也推出了自己的视频APP,有点像爱奇艺。2018年,我们帮助习主席送给非洲人民一份礼物——“万村通”,1万个非洲村落能看上数字电视,涉及到23个国家,1万多个非洲农村。它证明了我们的网络覆盖能力、运营能力、收视费支付能力以及覆盖农村的渠道能力。

传媒行业的发展其实有很类似的路径。第一步,在人均GDP约为一两千美金时,大家都去建电视网络。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吃饱穿暖,老百姓开始有一点点余钱去做娱乐活动了。而看电视是所有娱乐活动里面性价比最高的——建网相对便宜,用户花钱少,但是内容又非常专业。因此,可以快速地获取很多用户。第二步,在用户基础上,大家就不约而同地都去构建自己的内容平台。我们熟知的HBO,早年也是先从做电视开始地,然后才能做内容。然后是第三步,发展多元化的经济,比如建主题公园、做OTT、电视购物等等。

我们也是沿着这条路径去发展的。泛非现在就是人均GDP1000-2000美金左右的水平,我们在泛非地区构建了天地一体的基础设施,直播卫星网络覆盖9.7亿非洲人口,地面数字电视网络覆盖4.5亿的城市人口,我们自建CDN的体系也覆盖了4亿多的移动客户,而且拿到了非常稀缺的频点资源,有70多个牌照,600多频点。快速的发展了千万级付费家庭用户,获得了将近一半的市场占有率。然后2011年开始打造自己的内容平台,包括自制节目、译制配音的节目、国际频道、本地频道等等。同时打造了线上线下的渠道流量。线上有600多个频道;线下有三万多个代理商,100多家自有营业厅,发布了自己的app。形成了“三位一体”的传媒集团模式。现在,我们是整个泛非地区网络覆盖最广的,唯一在英语区、法语区、葡语区都做运营的电视运营商。此外,我们用户最多,花了10年时间,超赶了竞争对手30年的发展。我们的经营理念就是大众化的,不是走垄断、高暴利的,因此,用户自然是多的。最后是品牌,其实非洲百强品牌就三个中国品牌,华为、传音还有我们,都是差不多2000年去的非洲。

我们现在也升级为了全媒体运营,就是“电视+手机APP”。从用户行为数据来看,看电视的时间还是比较长,工作日的晚上、周末在家看电视,每天全家要看六七个小时;上班早晚高峰、工作日的白天在外面看手机,一天看个三四十分钟。我们的内容、品牌,两边用户是共用的,所以发展APP用户不用打广告。

从内容生态上来看,我们的特点是本土内容很丰富。非洲语言统一又不统一:殖民语言很简单,英语法语差不多就覆盖了;但当地语言其实有几千种,当地人对本地内容也有很强烈的自豪感、喜爱感。我们有400多个本土内容频道,第二,我们内容有中国特色,在北京有全国最大的译制配音中心,每年能译制配音1万多小时。我们主要就是翻译中国优秀影视剧,翻译成12种语言。第三,国际化嫁接,像BBC、迪斯尼这些知名的国际频道也有100多个。所以整体体系比较庞大,涉及新闻、体育、影视、儿童、宗教、家庭、音乐、纪录片等等所有品类。

当然,作为运营商,除了网络、内容之外,很重要的一个点就是要有自己的商业体系。第一,你得让用户知道你,品牌宣传体系。第二,你得让用户找得到你。成为我们的用户有个前提,你得买机顶盒、电视机,所以要去营业厅、代理商面对面、买回去。第三,安装好之后还要持续交收视费。收视费是我们最主要的收入,我们对接了160多家非洲支付商,没有支付商的地方我们就自己发充值卡。总之,就是要确保收视费能随时随地收上来。第四,你如果用的不好,打售后电话,要提供上门服务,看看信号有没有问题,后面还有物流配送等等。我们10多年前到非洲时,商业环境是很原始的——没有这么多第三方合作伙伴。呼叫中心售后体系就是我们引入非洲的,所有东西都得自己建。当然,现在想想,这些资源只给电视运营用有点浪费,所以我们也想把这些资源共享出来,和其他业态一起分享。

所以我们也梳理了一下,在这么新兴、被低估的一个市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机会。按与主营业务的相关性的强弱,我们把这些机会分为三组:第1组以内容和基础服务价值为核心,以传媒集团的主体来运营,比如延展一些教育、游戏这方面的周边业务。第2组,渠道、流量价值等核心资源的复用合作。我们拥有很稀缺的当地资源,比如物流、金融、销售体系等等。拿来做零售、支付、金融都很好,但是我们又不专业,所以希望能拿出资源、和非洲的经验,和专业的团队一起合作。第3组就是生态延伸价值。非洲正处于贸易零售向品牌零售升级的阶段,以消费品为例,稍微有点钱之后,年轻人就不爱喝白开水了,喜欢喝点有味的;热的就不爱喝了,需要喝点冰的。你想想,非洲有那么多的年轻人。这部分我们可能通过战略投资、扶植的方式来做。

最后就是政府关系。像我们出海已经一二十年的企业,能感觉到政商环境是特别重要的。当时选择非洲而不是东南亚、印度,也跟传媒行业需要一个特别友好的环境关系很大。不仅中国政府很支持我们的工作,非洲的一些领导也非常支持,他也需要这样的宣传途径,非洲人印象里,中国还是很好的朋友。

总而言之,泛非是统一、年轻、充满活力以及严重被低估的市场。非洲真的是非常大,欢迎大家来看看。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奇艺

会议桌

以梦为马

万村通

除了吃

下一篇

“癌症早期治疗和晚期治疗对于人类的健康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我们希望通过miRNA检测技术,帮助大家更好地预测健康,管理健康趋势。”

2019-11-2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