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胜利

王颖@36氪重庆2019-11-06
城市不是问题,城市是答案。

人们相信,娱乐至死,欲望使我们堕落。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城市里。

那些愿意过“断舍离”生活的人,有他们的先哲。1845年,一个叫梭罗的哲学家到美国马萨诸塞州康科德镇的瓦尔登湖畔隐居,自耕自食,自建房屋,在生活不断做减法以回到基本需求的同时,他的思想不断深入,最终他总结说“不必给我爱,不必给我钱,不必给我名誉,给我真理吧!”

但是100多年后,他书中与世隔绝的瓦尔登湖,却因为他的追随者纷纷“回归自然”,而面目全非。这里原本清澈的湖水变得浑浊,湖水中的藻类大量生长,据说这是因为游泳者的尿液导致了湖水中磷的增长。不仅是湖水被污染,“追随者们”还砍伐森林,来体验梭罗式的木工生活……

工业、科技的发展,带来了繁忙、拥挤,甚至是肮脏的城市。于是,很多人持有跟梭罗一样的看法,认为城市的问题,应该去乡村、去大自然寻找答案。但经济学家爱德华·格莱泽却旗帜鲜明地反对这样的观点,他不仅把梭罗看做是罪恶昭彰的环境破坏者,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如果你热爱大自然,就到拥挤的城市中心去居住”。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什么事物能拥有单纯的完美。城市在给我们提供更丰富、更多元的生活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也在生产过剩的垃圾和欲望,但是这些问题,不是“去别处”能解决的,这些问题的答案还在城市里。

或者,可以这样说,城市不是问题,城市是答案。

 01 城市为你而生 

“物欲横流的都市”,这是最常见的关于城市的描述。在很多人看来,人口集中的都市,更容易刺激人们的物质需求,人们在相互攀比和追赶中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消费风潮。但他们忽略了,人口集中的都市,更容易产生多元化的需求,当这些需求得到满足时,城市将呈现更加繁荣的状态。

如果要证明社会需求在城市里不断丰富,女性需求的演进或许是个有力的佐证。相较而言,男性的需求并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无非是从“抽烟、喝酒”变成“抽烟、喝酒、烫头”而已。

女性却随着经济、身份和意识的不断独立,而拥有了更多的渴望。这些渴望正在被商家“看见”。

日本新宿的NeWoman是一个女性主题的购物商场,它以新时代女性的需求为指引,来组合购物中心的业态。因为新女性追求的独特性和高品质,这里很少见到奢侈品牌,甚至没有每个商场都有的化妆品层,而是聚集了颇具“格调”与“品味”的小众品牌及新锐买手店。这里80%的店铺都是某品牌在日本或新宿的首店。这种“稀缺性”,使其获得了日本新女性的钟爱。

跟宗族繁衍形成的村庄不同,城市因为汇聚了不同地域、种族、阶层的人,而天然地拥有了某种丰富性。这种丰富性的交流和碰撞,使得主流文化在生长的同时,亚文化也拥有了自己的空间。于是,城市里不止一个声音,不同的需求都有被满足的可能。

在人们最寻常的衣食住行的上,也在演化出不同的需求。比如,对于房屋,人们不仅仅关注它的舒适性、安全性,还希望它能提供一些别的功能。现在的都市人,对住宅的需求已经不仅停留在“家”这个层面,而是延伸到更广阔的社会中。他们需要会友,需要更轻易就能获得生活所需,需要更便捷的交通,而不是将一天中最精神和最疲惫的时光消耗在通勤上……

这些需求在重庆来福士的住宅项目里,都能得到充分的满足。这里有位于250米高空的中国首座横向摩天大楼——水晶连廊,它将成为这种城市最具风格的社交场所;这里配套了购物中心,其中品牌首店、旗舰店、概念店的数量占据40%;这里坐落于长江和嘉陵江交汇的朝天门,集合轨道交通、公交、轮渡为一体的多维立体交通网络,能无缝对接城市三大CBD(解放碑、江北嘴、弹子石)及周边商圈。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的欲望超载,并不是因为需求越来越丰富,而是很多的需求没有被发现和重视,以至于满足需求的方式太过单一。城市的不断发展和升级,正是一个新需求被看见和满足的过程。

02 有触角的生物体 

城市不是孤岛,通过与外界的交流互通,城市完成了自己的迭代和生长。

被称为世界的尽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曾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城市之一,特别是在二十世纪初,这里是移民者趋之若鹜的目的地。但是到了20世纪末,阿根廷政府关闭了它的边境,布宜诺斯艾利斯因此成为一座经济上的孤岛,日渐萧条。

而印度的班加罗尔却是从一个小城市,成长为“印度的硅谷”。这里聚集着英特尔、通用、微软、IBM、SAP、甲骨文等全球最优秀的软件公司。有人总结说,班加罗尔的崛起首先得益于语言上的优势,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使得印度能够跟英美等发达国家无障碍交流;其次是当地的人才计划。上世纪50-60年代班加罗尔就被中央政府设为发展航空航天事业的基地。一批具备科技能力的劳动力也被大量吸引到了班加罗尔。后来,这里又成为政府规划的电子工业中心,印度国内的IT人才涌入班加罗尔。此外,政府还在这里建立高校,其中成立于1964年的班加罗尔大学是印度五星级高校之一,它的软件工程专业居世界前列。

但仅这两点不足以让班加罗尔成为“印度的硅谷”。当人才的优势建立起来之后,人才的流通成为关键。印度IT工程师低廉的薪资,使得他们成为美国科技公司的首选。2001年之后美国的 IT劳动力短缺量为85万人,印度工程师帮助美国堵上了这个人才漏洞。这些服务美国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后来又在班加罗尔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Infosys是印度历史上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它的创始人纳拉亚纳·穆尔迪就曾在一家美国公司位于印度的办公室工作。在这里他学会了如何在印度和美国之间建立联系,来获得增长。

贸易、人才、文化,这些都可以成为城市之间交流的媒介。今天,这种城市间的国际交流越来越频繁。位于沿海地区的广州前不久刚刚召开了纪念广州开展国际友好城市工作40周年大会,其已与世界6大洲56个国家的81个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

而处于内陆的重庆,也在不断拓展自己的国际化朋友圈。开展国际合作34年来,已经与包括美国西雅图市、法国图卢兹市、英国莱斯特市、加拿大多伦多市、日本广岛市在内的37个城市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

其中,致力于打造共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名片的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已启动实施近4年。截至2019年8月底,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框架下已累计签约182个合作项目,总金额逾264亿美元。除了原先设计的金融服务、交通物流、航空产业、信息通信四大领域全面开花外,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还逐步拓展到医疗、教育、旅游等其他领域,并辐射到我国西部其他城市,乃至“一带一路”其他国家和地区。

上个月15号,位于重庆来福士山城花园的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展厅正式揭幕。同一天,来福士还举行了亮灯仪式,为美丽的山城夜景又增加了一抹色彩,也成为中新交流的一个象征。

03 城市是流动的 

想象一下,城市如果是一条河流,你站在河岸的任何一处,都能看到这条河的上游(过去)和下游(未来)。

我们总是容易在一座古老的城市里,看到历史和现在交融的盛况。你走在高楼林立的大街上,可能会猝不及防地遇到一座民国时期的建筑。在历史更加悠久的西方城市,你还能路过中世纪的教堂和充满现代感的购物中心。

城市是流动的。它蜿蜒向前,能把现在变成历史,也能把风格迥异的事物,变成浑然一体的存在。

哈尔滨被称为“东方的莫斯科”,这里有大量的欧式建筑,特别是莫斯科风格的建筑。一百多年前,因为修建中东铁路,大批欧洲移民来到中国东北,其中最多的是俄国人。一开始来的是铁路员工和家属,后来商人也纷纷来这里开设店铺。1917年,俄国移民占了哈尔滨全城人口的四成。而十月革命后,更多的白俄来到哈尔滨,他们当中有地主、富商、旧军官和贵族。当然,俄罗斯人也带来他们的建筑。这才让哈尔滨有了异国的风情。

试想一下,当时的哈尔滨人应该也不太喜欢这里外国的建筑。但现在,这些建筑夹杂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中间,已经成为哈尔滨的特色。

这或许就是时间的魔力。城市是一个时间的容器,时间是流淌的,城市也是流淌的,正因为此这当中包含着无数的批判和接纳。

上世纪80年代,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提出改造卢浮宫的计划,并委任贝聿铭进行设计。贝聿铭提出的玻璃金字塔方案当时在法国社会引发很大争议。当时的《法兰西晚报》声明,这对于神圣的卢浮宫来说,简直是个“残酷的暴行”。1984年1月23日,法国历史古迹最高委员会上,贝聿铭受到了参会委员们各种充满羞辱的抨击。玻璃金字塔的设计在会上被称为是“一个巨大又不可理喻的破玩意”。

那时的巴黎人无法想象一个拥有玻璃金字塔的卢浮宫,但现在的巴黎人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玻璃金字塔的卢浮宫。它有效缓解了参观人流,合理利用了闲置空间,使得卢浮宫拥有重要的人流枢纽和浑然天成的花园及采光设施,被评价为“卢浮宫的一颗心和一个肺”。

但有一点必须强调,站在“河岸”的人,能看到的过去和未来很有限。这也是城市建设者的困境。我们很难得知,现在关于城市建设的重大决策是对是错。但城市是流动的这一点,让我们相信它本身有一定的容错率。

更何况,任何物理的载体都有消失的一天,唯有融入当地生活的印记留在城市的肌理里。就像此时的朝天门华灯初上,两江沿岸的建筑闪烁的灯光,共同诉说着这座城市的奋斗与憧憬。

包括,那座新建的“风帆”。

重庆来福士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互联互通

布宜诺

莱斯特

合购

泳者

下一篇

没有方向的人,去哪里都是逃离;有方向的人,走向哪里都是追寻。

2019-11-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