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调查:为何共享汽车沦为了伪命题

业界风云汇 · 2019-11-05
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业界风云汇”(ID:yejiefengyun),作者 火火,36氪经授权发布。

共享经济的出现是为了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可是当潮水褪去时,只剩下一地鸡毛。

自2017年以来,共享汽车许多玩家接连爆雷,或裁员、或破产、或转型等。共享汽车作为共享经济之一,虽然没有共享单车、网约车那般火爆,用户数量相对较少,但也比较受到关注。

为此,笔者调查北京市场,看看共享汽车的使用情况如何,行业发展究竟怎么样了?又存在哪些问题?

使用频率低,网点数量有待提高

在北京,每天几乎都能够看到许多人,使用摩拜、小蓝、美团等单车出行;也能看到一些人乘坐出租车,或者不少身边的朋友使用滴滴网约车上下班;而马路上的共享汽车非常罕见,出行的频率极低。

笔者在苹果APP store搜索共享汽车应用程序时,发现有的软件已经搜不到了。之前全国知名的togo途歌就是其中之一。

APP还在运营中的共享汽车品牌盼达用车、EVCARD等在北京无车可用,就连首汽集团推出的新能源共享租车品牌GoFun,的分布率也不高。种种迹象表明,共享汽车数量较少,且行业发展略显凄凉。

经过一番搜索后,笔者首先走访了共享汽车分布较为密集的位于朝阳区青年路西里1号海德酒店地面停车场,这里停放着三个品牌的共享汽车,包括:gofun出行、摩范出行(北汽新能源旗下)、greengo(北汽和富士康共建)。其中,gofun的数量相对较多,有3辆停放在新能源充电桩处充电,3辆夹杂在燃烟油车中间的停车位。

据gufun出行运营人员刘毅(化名)介绍:“gofun在全国布局了几十个城市,使用非常方便,在北京四环内基本都有网点,远一点的通州、昌平回龙观地区也有少部分网点分布,基本能够满足用户在城区使用。用户只需要在gufun APP上提前预约用车即可。”

他还表示,目前gufun是共享汽车行业里面做的最大的,光北京就有180万gufun注册用户。不过,这一点外界无法考证。

在里程方面,另一位gufun工作人员贺智扬(化名)说道:“我们的共享汽车一般标的350公里,实际上只能行驶200公里;有的140-180公里,实际上只可以行驶100公里左右。”

收费上,0.59元/分钟,即35.40元/小时,另收基础服务费2元/小时。还可以选择平日4小时、平日6小时套餐,分别为79元和99元;也可以选择夜租或日租。根据用户自己的需求来选择。

对于gofun与摩范出行的区别,摩范运营人员表示,“gofun在租用实际上可择项更多,但是我们的价格会稍微便宜一些。”在摩范出行APP显示,分为即时和长租两种,即时为0.17/分钟+1元/公里+5元驾驶无忧(服务费),长租为5000元/月。

虽然两个品牌计价方式不一样,但是用户在使用的过程中,更看重的是便利性,分布的数量多不多,好供用户取车,到指定点位还车。

一位长期租用共享汽车的司机表示,如果按时段收费,选择gufun划算;如果是晚上使用,摩范更便宜,时段为晚上5点到次日早上9点;如果租用24小时,EVCARD绿狗租车性价比高。

在海德酒店地面停车场观察了一个多小时,并无一个用户来租车,说明使用频率较低。

随后,笔者又走访了金泰大厦停车场(位于朝阳大悦城对面)、三里屯雅秀大厦停车场,这两个北京著名的商圈。在金泰大厦观察了一个多小时,只有一对夫妻准备注册使用共享汽车,由于网约车已经提前到来,而选择了后者。在三里屯雅秀大厦,有年轻人开着gofun准备在这里停车,却因为需要排队,便开走了。

经过观察发现,虽然两地均有几辆共享汽车停放着,也有汽车充电桩,但是极少有人使用共享汽车。

与停车场保安沟通后得知,共享汽车确实使用的人较少。

营收过于单一,盈利问题亟待解决

国内共享汽车市场一片蓝海,但竞争非常激烈。

艾瑞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预测,2025年中国共享汽车需求达到300万辆,2030年需求或将超过1200万量,增长空间巨大。

一边是市场潜力有待挖掘,一边却是共享汽车运营商纷纷“爆雷”。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以来,许多共享汽车被迫退出行业赛道。2017年3月,友友用车宣布公司解散;2017年10月,EZZY宣布公司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同年6月,中冠共享汽车人去楼空;2019年1月,途歌被曝退押金难,如今苹果APP store已经下线途歌应用软件。

随着头部玩家之一途歌的倒下,共享汽车行业正式迎来了“寒冬”。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运营成本高、营收过于单一、盈利难是整个共享汽车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据悉,共享汽车的投入主要包括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而收入却几乎全部来自于车辆的租金。

Gufun出行相关负责人此前对外界表示,共享汽车车损概率和相应产生的金额较大,且用户使用过程中出现违法概率较高。仅过去一年,gufun平台就产生超20万条违法记录,其中用户主动履约率近40%,被动履约率超50%,如不及时干预和处理,会严重影响平台正常运营。

此外,在调查中,主要的租金营收都难以得到保证,因为绝大部分车辆处于空置状态。这无疑给共享汽车企业雪上加霜。

显然,靠车辆的租金,难以维持企业正常运转。近两年许多玩家,接连爆雷、倒闭、退出,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亏损严重,入不敷出。盈利难,从而迎来倒闭潮。

用户被分流,行业马太效应明显

目前,共享汽车用户渗透率在我国仍然较低。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君迪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对共享汽车领域的分时租赁服务处于“尝试期”,品牌忠诚度较低。

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在使用分时租赁服务时,对服务体验的关注度远远高于汽车品牌本身,消费者最看重的前三大因素分别是还取车方便(29%)、价格及服务(27%)、安全及保险(26%),而关注汽车品牌的用户仅占5%。

也就是说,在实际使用过程中用户体验不佳,也可能阻碍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的普及。

前文提到,笔者在金泰大厦调查共享汽车使用情况时,有一对夫妻正准备使用gufun出行时,也同时约了滴滴,最后滴滴提前来了,于是乘坐滴滴放弃gufun.。

他们觉得开车麻烦,价格也不便宜,还要找停车的地方。使用网约车不用担心找停车位、还车、违章等问题。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共享汽车通常要还到指定的位置停车,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方便,几乎随处可停。特别是网点或车辆少的品牌,用户不愿意选择。哪怕是开网约车的司机在租用共享汽车时,也会考虑点位和数量,使用是否方便,然后再对比不同平台的价格差异,从中选择性价比最高的。”

目前来看,近两年来,随着资本趋冷,主要靠融资驱动的互联网共享汽车品牌大多数都呈现衰落之势,有的已经破产。市场上,主流的共享汽车品牌主要是传统汽车企业首汽、北汽等在布局。

同时,通过调查发现,共享汽车行业,很难看到互联网共享汽车品牌,说明互联网玩家已经逐渐退出。

这些实力雄厚的传统车企,以自己生产的新能源汽车为载体,拓展分时租赁业务。一方面政府对新能源汽车有一定的补贴,另一方面传统汽车产能过剩,发展分时租赁业务能够优化资源配置。而互联网品牌本身不生产车、且运营成本高,所以互联网品牌逐渐销声匿迹。

涉足较早的gufun已经成为行业第一梯队的代表,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优势。那些后进入者,由于规模小,且没有行业积累,可能将会越来越落后。

不过,目前gufun还面临着盈利难的问题。而要想早日实现盈利就需要继续扩张模式优势,具备行业话语权与定价权,然后形成飞轮效应,产生巨大的现金流。

但是从整个共享经济的行业来看,滴滴成为毫无争议的网约车霸主已经有3年以上,如今滴滴依然面临盈利难的问题。共享汽车还是处于渗透率不高的阶段,哪怕是gufun这种既有一定的规模优势,又有首汽集团作为实力支撑的品牌,想要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首汽集团

盼达用车

运营网

驾驶无忧

享租车

TOGO...

绿狗租车

车方便

Gofu...

智扬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