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下场带货、李湘卖貂翻车,艺人靠“电商直播”度过冬眠期?

话娱 · 2019-10-31
不少艺人们不仅无戏可拍,而且也没有多少广告代言可接,在这种局面之下,直播卖货就为他们提供另外一个途径。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victor,36氪经授权发布。

短短几分钟,面膜秒空11万件,库存全部售空自动下架,销售额轻松破1000万。在与王思聪前女友雪梨的一次同框直播里,范冰冰再次向大众展示了她强大的粉丝号召力。

但也因为这一次直播卖货,范冰冰背负6亿代言违约金的传言同时不胫而走。在经历了税务风波之后,近一年以来,这位曾经的“国际范”处境可谓一落千丈。

男友分手、主演电视剧替换6000万替换镜头,加上这一次直播卖货,人们不得不相信,那个不久前还气场十足、叱咤娱乐圈的范爷,也沦落到无戏可拍的境地了。

屏幕上的暂时性“失业”,大概就是范爷也不得不下场直播的缘由之一了。

这其实并非个案。几乎也是在差不多的时间节点上,李湘直播卖貂翻车的新闻莫名其妙就上了热搜。

过去曾是芒果台主持一姐的她,据说5分钟直播报价就高达80万,可令人尴尬的是,直到直播结束,店里的貂一件也没卖出去。

传闻“月均生活费65万”,让很多人开始怀疑李湘缺钱了。而从主持李湘到主播李湘的转变,更让她一度陷入到巨大的争议当中。

就连知名乐评人邓柯也不禁在微博上吐槽:“我媳妇终于不跟着李佳琦买东西了……改跟李湘了。”

01 影视寒冬下,艺人们陷“失业”危机

在范冰冰和李湘之前,林志颖、柳岩、郭富城、赵薇等明星也都曾因直播卖货而登上微博热搜。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艺人走上了这条路。明星跨界直播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趋势,然而让大众感到疑惑的是,这些明星们为什么要“自降身价”跑到直播平台上卖货呢?

最直接的因素显然与经济利益有关。仅看李湘“5分钟报价80万”的案例即可得知,明星下沉至直播平台,其获利空间极大。

影视行业的寒冬让艺人们的作品产量直线下降,而代表作品的减少、曝光量的降低直接影响到了艺人们的商业代言。

不少艺人们不仅无戏可拍,而且也没有多少广告代言可接,在这种局面之下,直播卖货就为他们提供另外一个途径。

不仅能通过直播卖货获取丰厚收入,同时还能够通过这种形式获取更多的曝光量,以赢得更多的关注度。

但对于更多的二三线明星而言,行业的现实发展困境才是导致其选择直播卖货的根本因素。

从两年前就开始的一轮行业整顿洗牌过后,许多影视公司的诸多影视项目或被搁置,或被取消。新剧开机率骤降,资本开始从影视市场撤退。整个市场大环境趋冷,影视作品不断减产,原本活跃于大小屏幕的演员们则首当其冲遭受波及。几乎人人都面临着“无戏可演”的现实难题。

所以在今年7月下旬的FIRST青年闭幕典上,才会出现海清、姚晨几个女演员组团“卖惨”的一幕,她们集团喊话导演和制片人们:中生代女演员们也需要优秀的团队和作品关注。

这种现实困境不仅仅存在于中生代女演员们当中,对于不少入行不久或者刚入行的青年演员来说,同样如此。

许多新人往往在前几年影视行业最风光、娱乐业消费高涨的时候进入,恰逢行业风口,结果尚未熬出头就突遇寒潮,只能去一些三流剧组接一些未经打磨的剧本角色,聊以维持演艺生涯。

而成名的老演员们滋味同样不好过,虽然拥有非常大的收视流量和票房号召力,但是遇不到好的新项目,活跃的剧组寥寥无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光阴飞逝,在家干熬苦等,还没走向演艺生涯的巅峰就已经开始品尝“下岗”的滋味。

于是无戏可演的艺人们就开始频频在各种综艺节目中露面。

十几天前在腾讯视频开播的一档表演类综艺《演员请就位》里,从戏龄零年到十七八年的演员们一一站上了舞台,尽管人人遭遇各异,但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愿望,就是希望有更多的戏找上门。这几乎就是影视寒冬下绝大多数艺人们的现实缩影。

资本的陆续撤退所导致就是行业资源的降级。

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就陆续传出宁浩、徐峥等名导与相关影视公司在网剧领域达成合作,甚至包括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周星驰等在内一线大导演,都陆续公布了自己的网剧计划。原本只专注电影的这些大导演们,现在也开始涉足网络影视剧了。

与导演们步伐一致的是一些演员界的“电影咖”,周迅拍了部被人们吐槽不断的抄袭剧《如懿传》,陈坤接了部《天盛长歌》,汤唯拍了部古装剧《大明皇妃》,甚至连章子怡、张震这些原本只涉足电影拍摄的影星也纷纷开始拍起了电视剧。这甚至激起了不少影迷们的不满。

电影演员下沉到电视剧市场,造成的结果就是对一些原本处于一线的电视剧演员资源的挤压,原本以主角身份登场的电视剧演员们,开始沦为曾经的那些影星们的配角。在综艺节目《会做家务的男人》里,张歆艺一边向袁弘抱怨着自己的“失业”,一边却发现袁弘正在看男三号的剧本。对于类似张歆艺、袁弘这样有实力却并非不可替代的演员而言,同样的尴尬情形似乎变得越来越多。

“无戏可演”成了这些一线演员们的普遍焦虑,有媒体统计经常出演电视剧39位女演员的现状后发现,目前“失业赋闲”的多达29位。

然而更多处于行业底层的年轻演员,则面临着更加艰难的处境。一个机构针对青年演员现状进行调查后发现,其中超半数演员甚至都“无法依靠表演维持自己的生活”。

资源的层层降级恐怕正是不少艺人们开始直播卖货的原因之一。

拍电影的跑去拍电视剧了,拍电视剧的跑去拍糖水片了。而那些要么无戏可拍,要么还在等待观望的艺人们,只好跑到直播平台卖货去了。

02 艺人靠“电商直播”度过冬眠期?

“李佳琦直播不沾锅翻车”的新闻一发酵,电商直播就再次占领了热搜榜单。

网红直播卖货早已成了电商直播行业的一个惯例,对于商家而言,那些拥有巨大流量的KOL显然能为商家带来更多订单。

与网红不同的是,明星们在进入直播平台之前,就已经携带着巨大的流量,和素人主播相比,他们拥有天然的优势,轻而易举就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关注。而相比网红,他们还拥有着另一个优势——更好的品牌公信力。

相比较而言,明星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那么在普通网友心目中,其一言一行相对而言更经得起考验。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在李湘首次进行淘宝直播时,就取得涨粉7.5万,单场总订单超1万,单场总交额直逼100万的惊人战绩,和在直播平台混迹多年的网红主播相比,数据毫不逊色。

而在当下影视寒冬肆虐之际,陷入“失业”危机的艺人们,也就慢慢把目光转向了电商直播市场。某种程度上,电商直播或许正是这些艺人们在影视寒冬尚未过去之时的避风港。

另一方面,从大的文娱市场来看,明星艺人转型KOL,也将是未来的一大趋势。明星KOL的诞生从明星美妆人设走红开始,走到现在,又转向了电商直播的道路之中。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改变了大众过往的娱乐方式。电影、电视剧、电视综艺已经可以被视频平台上的网络电影、网剧、网综所取代,电视台已经不再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媒介,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视频平台。

相对应,人们不仅仅通过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获取内容,同样也沉浸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当中。而随着各类视频平台的喷涌而出,手机直播又开始成为沟通网友和KOL的主要方式。

所以,当电商直播带货慢慢演变成为年轻群体当中的一种主流的销售方式时,身处大众娱乐消费市场之中的明星,也必须紧跟潮流,转变思维,拓展自己的娱乐消费圈。成为KOL,转向电商直播,是最简单也最直接一种方式。

回顾这两年的电商直播行业,我们会发现,从深层次来观察,明星直播带货对其自身来说,利大于弊。对于一些过气艺人和暂时无戏可接的演员来说,更是如此。

毕竟对他们而言,如果长期没有作品,不仅中断了收入来源,更加减少了自己的曝光度,没有流量和粉丝的支持,长此以往,很可能会降低自己在大众心中的关注度,对自身在影视方面的号召力也将深受影响。

而直播带货,则为他们带来了双重收获,不仅在经济上实现了商业变现,同时在粉丝流量和曝光度方面,也能得到进一步提升。

这点从明星王祖蓝的直播中就能看出。数据显示,其快手直播结后,粉丝从原本的1571.7w迅速涨至1822.9w,一下子就涨了240多万。

除此之外,如能在直播中建立起“三高”数据,在点赞量、观看人数、带货销售量上能创造新高,也将进一步证明艺人自身的商业价值,那么无论是在商业代言还是电商直播的商业合作上,艺人将拥有更多的主动权。

根据近日国家邮政局制定的《2019年快递业务旺季服务保障工作方案》,今年“双11”期间将出现旺季峰值,行业日最高处理量和业务总量将再创历史新高。

对于电商直播行业来说,这显然是一个积极信号。而另一个爆料则称,今年双十一,还在内测的腾讯直播将会有不少明星入驻。对于艺人们来说,这恐怕是一个更大的积极信号。

原本靠电商直播度过影视寒冬的艺人们,说不定也会在平台之中重新崭露头角。

+1
3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我们并不是要和网吧抢生意,而是以场馆为依托,打造自己的电竞生态。

2019-10-3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