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新兴职业,叫做人工智能的老师(中篇)

神译局2019-09-05
对印度的“老师们”而言,这份既辛苦又单调的工作,却是改善生活的最佳方案。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毋庸置疑的是,人工智能领域每天都在上演着日新月异的发展和进步。然而,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其中包括中国),都存在一种你可能不知道的新兴职业。他们负责教授人工智能系统学习,他们是一群最可爱的人,有人也称他们为数字富士康“一线工人”。这篇翻译自《纽约时报》的文章,原标题是A.I. Is Learning From Humans. Many Humans,作者Cade Metz在文章中介绍了这一行业的相关故事。这是本系列文章的中篇,主要介绍了印度当地有关这个新兴职业的故事,而在本系列的下篇,将介绍北美洲当地有关这个新兴职业的故事。

员工离开iMerit公司布巴内斯瓦尔分公司所在地。图片来源:Rebecca Conwa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庙宇之城

奥里萨邦的首府布巴内斯瓦尔,被称作“庙宇之城”。在这座城市西南边的路边市场,路旁到处林立着巨型石塔堆砌而成的古印度庙宇。这些庙宇最早可以追溯至公元1000年左右。城市的主要干道上,许多路面都没有铺砌石砖。道路的中央,除了摩托车、小汽车以及货车之外,还有来去自如的奶牛和野狗。

布巴内斯瓦尔有大约83万人口,也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数字劳动力中心。从寺庙出发,开车约15分钟后,可以抵达靠近市中心的完整铺砌的路面。在这条路上,一座四层楼高的白色建筑坐落在一堵墙的背后。在这栋建筑里,有三个堆满长排桌台的房间,每个房间的桌上,都放置着整齐又紧密排放的电脑显示屏。这就是普拉旦日常工作的地方。

今年24岁的普拉旦,在城外的郊区长大。她在本地的一所职业学院修读了生物和其它一些学科,毕业后就来到了iMerit公司上班。她的这份工作,是已经在iMerit上班的哥哥推荐给她的。在平常工作日的时候,普拉旦住在公司附近的一间青年旅社。每到周末的时候,她就会搭乘巴士回家。

我是今年一月份去到普拉旦所在的办公室的,当时气候还比较温和。大部分现场的女性员工,都身穿着印度传统服饰——亮红色的莎丽,以及长长的金耳环。当天,普拉旦穿着一件绿色的长袖衫,搭配着黑色裤子和白色系带鞋。当时,她正在为美国某位客户标注视频信息。

在日复一日的八小时工作时间中,这位24岁的羞怯女子会一直观看十多个肠镜检查视频,并且不停地回放,仔细观察每一帧的内容。

每隔一段时间,普拉旦都能够找到她想找的内容,然后她会用数字“边界框”将它们标注出来。她画了上百个这样的边界框,同时标注出息肉以及其它疾病特征等信息,比如血栓及炎症等。

纳米塔·普拉旦(Namita Pradhan,右二)和同事一起工作的场景。图片来源:Rebecca Conwa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普拉旦当时正在服务的客户,是美国的一家公司。iMerit要求她不得透露客户姓名。根据普拉旦教给人工智能系统学习的内容,客户最终可以结合这套系统识别各种医疗状况。而视频中接受肠镜检查的病人,可能并不一定知道这个视频的存在。普拉旦也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当然,iMerit也不知道。

在为期七天的在线视频电话期间,普拉旦跟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一位不常执业的医生学会了这项任务。这位医生也参与了对iMerits各分公司众多员工的培训。但有些人却质疑称,这种标注工作是否应该由经验丰富的医生和医学生自己去做?

美国康奈尔大学下属的威尔康奈尔医学院(Weill Connell Medicine)以及纽约长老会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的放射科医生乔治·施(George Shih)博士说,这项工作,需要“有医学背景,同时具备解剖学和病理学相关知识的人”来完成。施博士也是创业公司MD.ai.的联合创始人,MD.ai.公司的创立初衷是帮助组织机构建立医疗关爱人工智能系统。

图片来源:iMerit

在跟普拉旦聊起她的工作时,普拉旦称这份工作“很有趣”,但同时也很累。至于视频中的内容,“最开始我觉得很恶心,但后来就慢慢习惯了。”普拉旦说。

她曾标注过的图片非常可怕,但其可怕程度还比不上iMerit其他员工处理的图片。他们的客户也在构建自己的人工智能系统,用来识别并删除社交网络和其它在线服务过程中不想看见的图片,比如与色情、暴力和其它有害成分有关的图片。

对iMerit的员工而言,这份工作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极度不适。因此,iMerit公司也在尝试限制他们要浏览的各种信息。

人工智能创业公司Clarifai是iMerit的深度合作伙伴。其负责数据标注的利兹·奥沙利文(Liz O’Sullivan)表示,色情和暴力内容经常都与许多更加有害的图片混在一起。在标注这类图片的时候,员工都会在单独的房间中完成相关工作,以免引起其他员工的不适。

奥沙利文还说,也有一些数据标注公司,会限制员工标注这类图片的数量。

“长时间做这样的工作过后,如果因此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DSD)或者遭遇更严重情况的话,我不会觉得一丝意外。”奥沙利文说,“你必须要给员工交叉安排其它类型的工作,否则他们从头到尾都可能在处理色情和斩首有关的内容。”

在一份官方声明中,iMerit表示称,他们不会强求员工处理色情及暴力有关的材料,只会在有助于改善监控系统的情况下才会承担这方面的工作。

据iMerit公司某位高官透露,普拉旦和她的同事们每月每人可以为公司带来800美元至1000美元的营收,而她们个人只能从中获得150美元至200美元的收入回报。

按照美国的收入标准,普拉旦的收入是非常低的。但对她以及身边同事而言,这份收入基本和数据录入所获得的回报持平。

单调无聊的工作,但足以能让她支付房费

iMerit公司员工普拉森吉特·白迪亚(Prasenjit Baidya)以及其妻子巴娜莉·派克(Barnali Paik)在白迪亚儿时的家中。图片来源:Rebecca Conwa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普拉森吉特·白迪亚(Prasenjit Baidya)从小就在一个农场长大。这个农场距离印度东海岸西孟加拉邦最大城市加尔各答约30英里(合约48公里)。白迪亚的父母以及其大家庭仍然居住在他儿时的家中,这个砖块堆砌的房子建于19世纪初。在房子周边的田地里,他们种植了水稻和向日葵,同时在屋顶铺着的地毯上晒干收获的种子。

白迪亚是家里第一个接受职业学院教育的人。在校期间,他也上过电脑课,但他并没有从这节课上学到更多有用的知识和技能,而且当时平均25个学生轮流使用着一台电脑。毕业以后,白迪亚参加了非营利组织Anudip提供的培训课程。通过这些课程,他又进一步补习了电脑技能。他的一位朋友给他推荐了这个课程,而他每个月也需要支付5美金的费用。

在印度境内,Anudip开设了英语和电脑培训课程,每年可以培训大约2.2万人。2013年,Anudip与iMerit开启了姊妹业务运营。从Anudip参加培训过后,可以直接进入iMerit上班。通过Anudip,白迪亚成功地在iMerit公司位于加尔各答的办公室获得了一份工作。他的妻子巴娜莉·派克(Barnali Paik)在他的隔壁村庄长大,她也和他一起进入了iMerit公司。

过去六年以来,iMerit总计雇佣了超过1600名在Anudip接受培训的员工。目前,该公司一共有约2500名员工。其中,80%的员工都来自于月收入低于150美元的家庭。

iMerit公司成立于2012年,目前仍然是一家私营企业。入职iMerit公司的员工,主要从事抄录音频文件内容或识别图片中的物体等数字工作。全球各地的企业,只要向iMerit公司支付相应服务款项,就可以获得其员工的服务支持。如今,他们的员工越来越多地在协助客户搭建人工智能系统。

“我们希望把低收入背景的人带进科技领域,并且从事和科技相关的工作。”Anudip和iMerit公司的创始人拉达·巴苏(Radha Basu)说。

在创立这两家公司之前,巴苏曾长期就职于硅谷。她之前在科技巨头思科和惠普等公司任职。离开硅谷后,巴苏和她的丈夫迪帕克(Dipak)在印度联合创立了这两家公司。

在iMerit上班的这些员工,平均年龄为24岁。和白迪亚一样,大多数员工都来自农村地区。iMerit公司最近又在加尔各答西边的穆斯林聚居区Metiabruz新设了一间办公室。在这个办公室里,公司雇佣的基本上都是穆斯林妇女。在她们所居住的熙熙攘攘的街区,对于女性外出上班赚钱的现象,大多数家庭都反映出并不情愿的态度。她们的日常工作中,并不会涉及色情和暴力有关的材料。

位于加尔各答Metiabruz穆斯林聚居区的iMerit办公室,员工正在接受上岗前培训。图片来源:Rebecca Conwa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初,iMerit只是专注于简单的任务,比如整理归类在线零售网站的产品清单,以及审查社交媒体上的帖子。但如今,她们也开始转移到了教人工智能系统学习等工作中。

对于像iMerit这类型的公司而言,他们的成长发展,反映了从像亚马逊AMT平台等众包服务中逐渐脱离出来的变化趋势。因此,对于员工的培训方式及有关工作的完成方式,iMerit以及其客户有更大的话语权。

如今,白迪亚已经晋升成为了一名经理。他负责监管为美国一家大客户提供用于后期无人驾驶汽车培训的实景街道数据标注服务。他所带领的团队,主要负责分析并标注数字照片以及通过激光测距技术捕捉的3D图像。日常的工作中,团队成员日复一日地围绕汽车、行人、交通标志以及电线等内容周围画“边界框”。


图片来源:iMerit

白迪亚说,这份工作可能会变得单调乏味,但它同时也为他提供了一种本来可能无法享有的生活。他和它的妻子最近在加尔各答购买了一套公寓。妻子每天步行都可以达到她上班的办公室。

“个人生活的改变,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在这场‘梦’里,我的财务状况得到了改善,同时还提升了个人经历和英语水平。”白迪亚说,“这就是我获得的机会。”

译者:井岛俊一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人工智能不是自学成才。它们的背后,有一群辛劳付出的老师。

2019-09-0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