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巨头林立,印度社交媒体在方言市场如何突围?| 对话ShareChat创始人Ankush Sachdeva

泰合资本 · 2019-09-03
对印度本土市场的理解是核心壁垒。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泰合资本”(ID:taihecap),36氪经授权发布。

印度的创业环境开放而残酷,在社交领域,Facebook、Instagram 等欧美巨头在市场上盘踞多年,根基颇深,牢牢把握着一批说英语的精英阶层用户。与此同时,包括中国公司在内的大量非欧美企业也加紧吹响了进军印度的号角,印度本土的创业公司从一出生,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

尽管如此,成立于2014年的 ShareChat 却异军突起,一跃成为了印度方言社交领域的头部公司,并获得了来自国际战投包括中国投资机构在内的多轮投资。8月16日,ShareChat 宣布完成1亿美金 D 轮融资,由 Twitter 和挚信资本共同投资,老股东顺为资本、美国光速创投、印度赛富投资基金、India Quotient 、晨兴资本继续追加投资,泰合资本担任本轮独家财务顾问。

机会来自于本地化。印度本土有着多样的宗教文化、独特的种姓制度、20种以上的语言、超过1000种方言。在印度市场,国外巨头所服务的英语使用者来自精英阶层,商业价值高但数量在一亿左右,而超过十亿方言用户的需求则被隐藏在冰山之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方言用户正在不断“触网”,差异化的使用习惯和方言内容的巨大缺口,给了本土创业公司突围的良机和天然壁垒。

近日,泰合资本副总裁陈仁川邀请 ShareChat 创始人兼 CEO Ankush Sachdeva ,一起聊了聊其突破重围、进入细分行业头部梯队的精彩故事和对印度市场的深度思考。以下为对话内容的中文整理。

抓住印度本土社交的结构性机会: “触网”用户红利下,方言内容缺口极大

Q:欧美巨头诸如 Facebook ,Instagram 风靡印度市场多年,ShareChat怎么发现的方言市场空白?

Ankush:当时是2014年,我在 Facebook 上突然看到一条为 Sachin Tendulkar (印度著名板球选手) 建WhatsApp群组的留言,为了加入 WhatsApp 群组,竟然有50000个用户公开分享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这太震撼了。

于是我也加了100个人到 WhatsApp 群里,通常人们被拉入陌生群组都有抵触心理,然而再次让我惊讶的是,这些人刚被拉群,就直接开始用方言聊天了,特别自然,后来我还单独加了很多方言用户,第一时间了解他们的想法和反馈,刷新了我原本的认知。我意识到,这部分方言用户根本不在意自己的隐私,需求还没被现存的渠道满足。然后我们就开始做了聊天室,又迭代聊天机器人,再到后来迭代为信息流内容分发模式。

总结来说,Facebook , Instagram 的主要受众是英语用户,而 ShareChat 是以 UGC 内容为主,服务印度方言用户的社交社区。

Q: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Ankush:因为互联网对他们来说太新了, 虽然他们年龄在25到30岁之间,但是他们网上的种种行为就像十几岁的青少年一样,和我中学时用 HiFive , Orkut 这些社交软件的行为没有任何区别。

尤其2016年 Jio(一家印度电信运营商)在印度快速普及4G网络后,资费更便宜,网速更快,一大批用户突然之间“触网”了,他们还完全不清楚互联网线上的规矩和文化,也不清楚如何在网络社区互动,所以他们的行为非常线下导向,能随意加入 WhatsApp 群组,随意地找群组的人聊天、交朋友,这和他们原本在线下会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Q:ShareChat 也正好抓住了这一波新触网用户的红利,方言用户相比英语用户,他们的行为还有什么不一样?

Ankush:太不一样了。大部分方言用户的头像都特别逗,比如有的会把自己的大头照和印度总理的照片PS到一起,然后昵称夹杂大小写、各种不同的字体、emoji 表情等等。孟买、德里这些一线城市的英语用户会觉得,昵称中充满 emoji 表情包、心形图案也太奇怪了,但是二三线城市的用户打从心底里觉得这真的很酷。

Q:哈哈,这两个用户群体有很多的不同,是因为他们网龄不同,而不是生理年龄的不同。从内容供给端来看,很多印度本土 KOL 只在 ShareChat 上开账户发布独家内容,你觉得除了用户受众的不同,还有什么其他原因?

Ankush:因为 ShareChat, Instagram , Facebook 这几个平台的特性不一样。Facebook 连接了精英阶层和下沉用户,但它的定位更像微信,即分享你的个人生活,所以一个典型的 Facebook 信息流,要么会看到很多你朋友的动态,要么看到来自认证账户的 PGC 视频,并不会看到大量的 UGC 内容。因为 Facebook 战略上没打算发力 UGC 内容社区,所以我们从来没把它当做竞争对手,KOL 们也不会把 Facebook 当做大量吸粉的阵地;Instagram 有种天然的精英调性,对内容生产者来说门槛高,基因上它的影响力无法触达更广泛的下沉市场。Youtube 是个例外,由于是短视频的形态,有一部分非英文受众。

Q:ShareChat 有差异化定位,又抓住了互联网用户的红利,增长非常迅猛,现在的 MAU 已经超过6000万,这种增长可持续吗? 

Ankush:在印度市场,尽管头条、Youtube 都正快速增长,但方言内容依然非常匮乏。特别当我看到中国的内容经济发展得轰轰烈烈,而这些内容在印度却完全看不到时,我更深切地感受到印度市场的内容有巨大的缺口。比如,按理说南印度的马拉雅拉姆语地区已经触网5年,想必怎么也至少会有10000个女性 KOL 来谈论美甲之类的话题,而事实上根本没有。现状是,印度方言用户对内容的需求实在太大了,人们会愿意“谷歌” Instagram 上模特的照片,然后用自己的方言去讨论模特的长相、身材。市场上有极大的方言内容供给缺口,等着我们进一步去解决,这也是 ShareChat 未来的增长机会。

Q:ShareChat上的内容丰富吗?

Ankush:过去一年,我们平台上涌现了很多新的内容生产者,他们可能自己都还没觉察,就已经在做内容生产了。举个例子,镇子里有个小男孩,没事爱玩自行车特技,时不时做出很多酷炫的动作,有一天把线下特技画面传上网,就“噌”的一下爆红了。对于那些线下本来就性格有趣的人,一旦他们开始把内容发到网上,都能成为特别优秀的内容生产者,过段时间,还能拥有大量的关注和粉丝。

我们欣喜地看到,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需求端更多新生互联网用户正不断“触网”,供给端越来越多新的内容生产者正从十几亿普通群众中脱颖而出。

严格的系统配合政策和监管 曾因消除仇恨言论被政府褒奖

Q: 世界上这么多公司,哪一家最接近你想成为的样子?

Ankush:在组织管理和各个方面,我很欣赏亚马逊,它一直特别重视创新和实验,勇于去尝试,有多样的业务板块,电商、云、内容、渠道等,最终水到渠成。

Q: 中国公司在内容上跑得更快,面对来自中国的竞争者,ShareChat 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Ankush:我们一直面临竞争,西方的竞争者来印度的时间更长。我们的壁垒在于:印度的方言市场非常多样,非常不同。我们起家于对印度本土市场的理解能力,也会持续更好地理解社区,继续发挥对本土市场的洞察优势。

Q: 对本土市场的理解也包括了对政策和监管的把握。

Ankush:对,印度对内容平台有相应的法律和社会责任要求。因此,我们有严格的系统来消除色情内容和仇恨言论。相较于其他国家,印度不同宗教和种姓之间的仇恨言论会更加凸显。于是我们设立了专项团队一直和印度政府密切地合作,虽然是创业公司,我们还因为在消除仇恨言论方面积极的动作,被政府表扬过。

我认为,内容一旦被居心叵测的人利用,会非常危险。有的模糊地带,就算法律不明令禁止,我们也坚决不碰,因为如果在灰色地带游走,就算现在没被监管,三年后也会有被诉诸法庭的风险。所以现在我们会和政府定期主动对话,甚至前瞻性地去探讨法律的监管趋势,去了解为了杜绝印度的这些不良内容,应当如何立法。

Q: 那对于那些不够熟悉印度当地监管政策的外国公司,你觉得监管会是一个障碍吗?

Ankush:坦白说,考虑内容行业的特殊性,会有潜在的风险。


已覆盖15种本土语言 将精进算法做更优质的内容分发

Q: 你们的管理团队怎么样?

Ankush:我和另外两个联合创始人 Farid、Bhanu 是 IITKanpur 的校友,2012年就认识,大学期间我们一起做过好几个不同的产品,经历过不少起起伏伏,但不管怎样一直都是一个团队。七年的共同的经历就像是凝合剂,我发自内心觉得我们会一直是一个团队,真的。现在的分工是,Bhanu 是 CTO ,负责技术和基础设施;Farid 是 CO,O负责产品、用户社区、内容推荐、商业合作等。

Q: 关于技术和基础设施,我知道你们花了很多精力一直精进AI、深度学习等技术。

Ankush:因为本质上我们做的是内容分发,为了完成内容和用户两端更优的匹配,算法至关重要。这个过程中,怎样让内容最有效率地顺畅流动,让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开心,探索这个问题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耐心,但我们会坚持下去。

Q: 你们要处理多种方言数据库,这更增加了算法的复杂程度。

Ankush:是的,处理多样化的印度方言是我们最大的挑战。我们有一支机器学习的团队专门做内容推荐。印度有20种以上的语言,超过1000种方言,连印度传统媒体至今都无法覆盖所有的方言,如果我们能提供足够丰富的方言内容,用户一定会特别喜欢。还有一个难点,大多数印度人都会两到三种语言,我们要从中辨别用户最惯用的语言,推送对应的内容给他。所以,印度市场的多样性对我们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会。

Q: 平台现在已经能覆盖多少语言?

Ankush:15种语言,这已经足够多了。未来一到两年,平台会通过算法识别更多的方言。

Q:全球化趋势的背景下,有计划将ShareChat扩张到其他国家和语言地区吗?

Ankush:尽管我们在其他国家确实也有一些用户基数,比如和孟加拉、中东,但在未来几年,我们没有计划扩张到印度外的市场。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大的用户规模,不想过度关注外部竞争或者急于扩张,而想向内求索,不断优化用户体验,让我们内容社区上的用户更加快乐。


中国投资人见过高质量内容公司 总能问到正确的问题

Q: 刚才回顾了创业的一些转折点和里程碑,基于你这些年的个人体会,印度的创业者和中国创业者有什么区别?

Ankush:大部分的印度创业者深受美国创业文化的影响,我们的偶像是马克·扎克伯格,备受Y-combinator的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演讲的鼓舞。美国文化非常理想化,专注于创新、痴迷于对“伟大事业”的追求。

而美国创业者理想化的基础在于,他们绝大多数消费者能带来很高的ARPU,一旦“吸引眼球”获客成功,就大概率能赚到钱,这也是美国的社交公司商业模式都依赖广告的原因。相反,中国创业者非常务实、重视细节。在中国早期创业时会发现赚钱并不容易,首先你得找到更多的人来你的平台,然后才有可能赚钱。

第一批印度创业者非常理想化,全都借鉴的是美国的创业生态,他们着眼大处,解决大问题,畅想怎么蓬勃壮大。但现实是惨痛的,一个又一个公司倒下了,特别是2016年印度“资本寒冬”,很多奉行美国创业文化的头部公司都死了。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经过血淋淋的现实洗礼,后来的印度创业者们已经从美国文化的理想主义,转变为中国风的务实主义。

Q: 你创业以来获得不少知名中国机构加注,分享一下中印投资人的区别?你会更偏好哪类投资人?

Ankush:融资的角度,印度内容赛道的投资不够成熟,很多当地投资人在这个领域没赚过钱,所以面对市场上形形色色的内容平台,难以具备中国投资人的视角,而中国投资人见过高质量的内容公司,在这个赛道上获得过丰厚的回报,于是他们总能问正确的问题,给到正确的对标公司。 比如像我们这样的内容平台,中国投资人听完能立刻对标到微博快手,而印度投资人想到的却是WhatsApp、Facebook,我们和后者完全不一样。

我们更倾向于选择对印度市场有强信心、对我们的商业模式有长期信心的投资人。简单来说,我们更倾向寻找长期价值投资者。比如,我们真的很开心看到像顺为这样的中国机构,很早进入印度市场并投资了我们。

Q: 确实,像顺为、小米、晨兴都是你们的老股东,除了资本,中国投资人还给过你怎样的帮助?

Ankush:中国投资人给过我们很多来自中国的宝贵经验,印度的一线城市更像美国市场,而二线及以下市场的内容生态非常像中国。所以通过对标分析中国的公司,我们也能看到未来进化的方向。

编辑:云晞@36氪出海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以及,Flipkart为吸引下一个“2亿印地语用户”,推出印地语平台Flipkart Hindi;拉美按需跑腿独角兽Rappi计划年底前将业务拓展到100个城市;印尼OTA独角兽Traveloka推出保险科技服务

2019-09-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