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波台湾乐队在大陆“突然走红”,他们当中会有下一个五月天么?

娱乐资本论 · 2019-07-18
台湾乐团正在"攻占"大陆的一二线城市。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作者 Crystal。36氪经授权转载。

根据"湾湾独立音乐速报"报道,仅2018一年,就有80组台湾独立音乐人来到大陆演出,最勤的艺人一年演出可以超过40场。

从北上广到武汉,成都,西安,重庆,台湾乐团的身影无处不在。

草东没有派对,落日飞车,老王乐队,Deca Joins…这些来自海峡对岸的乐队成为了大陆音乐节的熟悉面孔,只要有台湾乐队的地方,就永远不愁票价。

(草东没有派对——《山海》现场)

北京麦田音乐节上,台湾乐团草东没有派对出场时,主舞台对面的山坡上,瞬间涌入四面八方而来的年轻人,他们挥舞着黑色大旗,跟随着音乐有节奏的挥手,当《山海》的副歌响起时,万人大合唱的场景,足以令人震撼。

mta天漠音乐节上,落日飞车的演出时间,正值下午最热的时候,夕阳照射在每个人的脸上像在炙烤,但是依然没有阻挡住歌迷们的热情。当《Burgundy Red》的歌声响起,轻松慵懒的氛围,弥漫在每一个到场的人心上。

落日飞车乐队

在过去提到台湾乐队,很多人第一印象中就是五月天,的确,历经644天,55大城市,415万人次入场观看,五月天"人生无限公司"演唱会创下的记录是无可匹敌的。

然而,纵观近两年,新一批台湾新生乐团在大陆的迅猛势头,究竟下一个五月天,会是谁来接力这一棒?

01.台团重新抢滩大陆市场

“是时候写写台湾乐队在大陆如沐春风般的奇迹了!”国内一位知名音乐节制作人跟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分享了这样的经历——

“茄子蛋的走红就让我挺意外的,唱闽南语,却能大合唱。很早之前别人给我推荐过他们,当时还问我要不要做他的演出,我一听都是闽南语,就没接。没过一个月他们拿了金曲奖,然后巡演排上了日程,紧接着是每场都是Sold out。”

事实上,这一波台团的大规模“登陆”,是从2017年开始的。但台湾独立乐队的这一波新浪潮,从2007年就已开始萌芽。

2007年成立的台湾乐团"那我懂你的意思了",凭借叛逆,忧郁的曲风,迅速捕获了一批喜爱"丧"文化的听众,被称为"暗黑系苏打绿"。但后来随着乐队的内部矛盾,最终走向了解散。

也是2007年开始,台湾文化部门开始每年出钱出力支持独立音乐发展,出台了"硬地"音乐推广补助案,还设置了金音奖,用来鼓励年轻音乐人创作。

在过去,台湾乐团的受众只有"圈内"的一小波。像草东没有派对,茄子蛋,原子邦妮都是在2012年成立的,但是直到2017—2018年,草东才逐渐被大陆观众熟知。当时有两个事件,一是28届金曲奖草东力压五月天夺得三项大奖,二是华晨宇在《歌手》上翻唱了草东的代表作《山海》。

经由华晨宇的翻唱,《山海》火了,草东没有派对的音乐逐渐在大陆年轻人之中流传。草东刚刚出来的时候,知乎上甚至有许多人讨论,称呼他们为"摇滚版宋冬野",深沉,颓废,丧,草东歌词中讨论的迷茫与愤怒,正好对应了大陆年轻人迷惘的内心状态,草东在许多大陆年轻人心目中被封神。

但是从什么时候有一种感觉,台湾乐团开始大面积进军大陆的呢?有知乎博主曾经整理了一份名单,大概从2018年,台湾的乐队就在纷纷北上进入大陆市场了。

音乐节和livehouse是他们主要的演出场所,除了落日飞车,茄子蛋,Deca Joins,老王乐队这些老面孔外,2018年声名鹊起的乐队还有厌世少年等新乐队。

大陆的年轻乐迷,对于台湾乐团的痴迷也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草东没有派对的巡演票火速抢空,只能加钱购买溢价票,茄子蛋的歌成为了抖音神曲,最高点击率破百万,还有比如豆瓣微博上关于台湾乐队歌词深度的讨论,每每都能引发共鸣,而在网易云头部台湾乐队的代表作下面,几乎都有大概10万+的评论量。

街声的联合创始人张培仁谈及这个话题时,他表示,台湾年轻人想走出去意愿的是非常强烈的,但是他同时也表示,并不只限于大陆。

像落日飞车,根据台湾媒体报道,2018年在全世界共举办了100多场巡演,其范围辐射了大陆,亚洲,美洲,欧洲的多个地区。

02.谁带火了谁?大陆强势的娱乐工业,如何"捧红"台湾艺人?

抖音上曾经火过这样一段视频,一群中年老友酒过三巡后,用闽南语唱着"烟一支一支点,酒一杯一杯干",十分有生活气息,这类题材的翻唱,最高点击率已经超过了187万,其中的BGM,正是来自台湾独立乐团茄子蛋的歌曲《浪子回头》。

(茄子蛋《浪子回头》现场版)

因为抖音,茄子蛋的名字逐渐被许多普通人所熟知,在许多音乐节现场,甚至有人会专门因为这首歌而去看茄子蛋的演出。

从茄子蛋的成名路径可以看出,大陆的娱乐工业体系,已经在逐渐改变着一些台湾乐团的"生存"方式。

傻子与白痴的第一张demo《你终究不爱这世界》,一开始上传在张培仁的街声网站,在他回忆中,最初只是一个简单粗糙的小样。

从左至右:贝斯手李沂邦、主唱蔡维泽、吉他手郑光良、鼓手徐维均、键盘手叶少菲

后来,腾讯综艺《明日之子》导演组,通过街声发现了蔡维泽,他就抱着包吃包住试一试也无妨的心态,却没想到在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就凭借高级脸和独特的唱腔风格,在网络上一炮而红,最终获得了当季冠军。

但是当问及傻子与白痴乐团在学生时代听什么歌时,他们很兴奋的回答说有草东,也有马頔,万能青年旅店等艺人。

2012年大陆所诞生的一批民谣音乐人,马頔,万能青年旅店,宋冬野,对于台湾新一代独立音乐人的影响深远。

就像之前一提到台湾乐团,人们心里首先浮现的就是五月天,苏打绿,无论是咬字,曲风,还是歌词,都是温柔细腻的闽南风格。但是如今像草东,老王乐队,咬字中却有着浓重的"京腔",歌词曲风也是如同北国之雪一般,厚重而爽利。

蔡维泽回忆起马頔的一些歌,仍然觉得非常有画面感。问及马頔的音乐会不会对他的创作产生影响,他也承认说在创作上会产生一些灵感,但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工作,甚至整个人生都有一些新想法。

蔡维泽词曲作品《视线所及只剩生活》

台湾乐迷大头则是直接认为,大陆的新民谣音乐人的作品,直接影响到了一批台湾乐队的曲风和唱腔。"就像老王乐队,你听他的咬字根本听不出是台湾人,就像听大陆的乐队一样"。

对此台湾文化的平稳,近几年大陆娱乐产业日新月异,呈爆炸的飞速发展。

优爱腾等视频平台崛起,音乐综艺的增多,给了音乐人更多的露出机会;线下的音乐节,livehouse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给了音乐人以生存土壤;各类新型经纪公司的诞生,让造星的产业链更加完整。

就像华晨宇翻唱一首《山海》能让不听独立音乐的路人发掘到草东这支乐队,抖音短视频可以带火茄子蛋一样,大陆"强势"的娱乐工业体系,使得进入大陆的台湾乐团也开始逐渐适应规则。

在接受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采访时,傻子与白痴乐团正刚落地重庆,为演出前做最后的彩排准备,据他们所说,这样音乐节他们近期已经参加了5.6场,曾经他们把自己的状态形容为"北漂",一年时间一半在台湾,另外一半都在大陆各个城市奔忙。

谈及成名之后最大的变化,傻子与白痴乐团说,他们更多明白了音乐如果想要赚钱,并不仅仅只考虑音乐的部分,还有视觉,宣发,品牌的部分。如果说着原来在台湾做独立音乐的时候,他们只是那些父母零用钱做音乐的学生,那么现在来到大陆后,他们已经明白了整个音乐产业链的上中下游。

就像有时候他们也会拍摄平面杂志,赶通告一样,积极的融入到大陆的娱乐工业体系,正是他们目前正在努力适应的事情。

03.来自台湾乐坛的"清新活水"

“单纯说台湾乐队的走红,在我看来可能有些偏颇。”国内某一线音乐公司高层对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这样表示。

“并不是台湾的,就容易在大陆走红,无论台湾还是大陆,都是华语独立音乐,只有优秀的独特的才会获得乐迷青睐,大多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偶然性,才能走红。

当下的台湾乐队中,草东、落日飞车、茄子蛋走红比较明显,像旺福、先知玛莉、四分卫、皇后皮箱这些都是台湾很资深的了,但在大陆依然有很大的空间,又比如孔雀眼、雾虹、脆弱少女等一大批比较新的,其实也没走起来……”

在他看来,2000年~2010年以前,确实台湾独立音乐更多元、更容易流行,那还是台湾唱片工业扎实成熟所成就的最后辉煌,但2010~2016期间,反而大陆如井喷一般,且反过来影响了台湾,而2016年至今大家更融合且齐头并进。

“当下年轻人的迷惘的状态这倒是明显的圈层共性,准确的讲是内心迷惘、外表无所谓,这种圈层就会追万青、草东。而另一些欣赏浪漫、迷幻风格音乐的年轻人,可能又是落日飞车的拥趸。”

为了解读这一轮“台团登陆热潮“,娱乐资本论还特意拜访了华语音乐圈的一位传奇人物——张培仁。

在今年的金曲奖入围名单中,张培仁旗下版权机构派歌代理的音乐人共入围了30项之多。如此优异的成绩,源自于张培仁在原创音乐领域已经深耕了十余年。

当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河豚文旅(id:hetunwenlv)见到张培仁时,是在望京的一家咖啡馆内,第一印象,他蓄着胡须,高大,严肃,谈话中喜欢犀利直视别人的眼睛,身体语言却又是松弛的状态。

上世纪90年代,张培仁缔造了"魔岩三杰"之后,之后他的身份,更像是一个原创音乐人与各大平台之间的"中间人"。

首先,他搭建了街声这样一个音乐平台,让外界能够听见台湾音乐人的声音,而后,他再通过Packer派歌版权服务,帮助音乐人把作品上架到全球的音乐平台。

现在许多耳熟能详的音乐人,徐佳莹,岑宁儿,蛋堡,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的乐团傻子与白痴,甜约翰等等,最初都是在街声这个平台上传demo才逐渐被平台和听众知道的。

正在热播的《明日之子—水晶时代》的创作黑马叶禹含,最开始也是先将作品上传到街声。

可以说街声从06年创始到今,见证了原创音乐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而张培仁作为音乐行业上游的操盘手,他所看到的,亲身参与的事,都能为原创音乐行业提供一些宝贵经验。

张培仁认为,音乐行业的本质是"让新人成功,让新的流行发声"。

因为在过去,唱片行业解构的直接影响是歌手价值无法用唱片销量来衡量,互联网的发展又让音乐渠道垄断被打破,当每一个消费者在互联网上选择的文化信息不同,但创作成本又降低,"工业力"下降到每个音乐人身上,二者合力的结果是,绝对的主流音乐并不存在了。

也就是说,当每一类音乐人都有发声机会后,那么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圈层,就像如今的民谣,摇滚,嘻哈,电音,圈层之间并不存在竞争关系,这也是独立音乐会崛起的原因。

最好的例子,就是千禧年台湾唱片工业全方位瓦解后,唱片业正值迷茫和萧条期,台湾乐坛就迎来了一次转变,迎来了独立音乐时代。

简单生活节上的陈绮贞

而如今,无论是台湾乐团"进击"大陆也好,台湾音乐想走向全世界也好,还是独立乐团的唱腔风格转变也好,其实都预示着台湾音乐又进阶到了新的时代。

面对圈层化的当下,如何保证好音乐质量?张培仁觉得首先不能用流量思维去对待音乐,不能操之过急,第二是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想在音乐中寻求的是一种自我表达,而每个年轻人都需要同时代的声音。

就像草东这种"丧系"音乐人,为何会如此受到大陆年轻人的喜爱,就是因为它歌曲里的内容契合了当下年轻人对于未来的迷茫不确定的状态。

反观大陆目前的独立音乐发展,《乐队的夏天》之后,新裤子,刺猬,痛仰,盘尼西林等乐队,也开始逐渐进入到主流观众的视野,年轻人也会去到音乐节现场,跟随他们的音乐躁动,来寻求自己的声音。

《乐队的夏天》中被大家熟知的刺猬乐队

从另一个层面讲,从流行歌手到独立乐团,台湾音乐人输出类型的变化,也像一面镜子一样,反映出了中国音乐市场需求的变化,分众会成为未来的关键词。

文化只有相互交流才能共融,在这个层面上,音乐就是最好的语言。

+1
1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今天我们围绕“to B运营的典型工作流程及岗位”、“如何从to C运营直接转向to B运营?”、“从事to B运营工作的3个建议”这三个话题,来为大家做进一步的分享!

2019-07-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