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参与开发暴力游戏《真人快打》,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神译局 · 2019-05-24
不少参与开发《真人快打11》的程序员都患上了PTSD。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真人快打》系列游戏一直以来都以血腥和暴力著称,然而这样的暴力内容显然并不适合所有人。在这款游戏开发团队内部,甚至有的游戏开发者都因此患上了心理疾病。这篇文章原标题是'I'd Have These Extremely Graphic Dreams': What It's Like To Work On Ultra-Violent Games Like Mortal Kombat 11,作者Joshua Rivera在采访《真人快打11》开发人员过后,发现大多数人都因此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图片来源:Chelsea Beck

《真人快打11》是一款名副其实的暴力游戏。

很多人也是慕名而去。上手这款游戏,你可以体验到一种身临其境的暴力氛围,而这些极具创意的无谓暴力氛围,你却很难在其它游戏中体验。

在游戏细节设计方面,它可能会让你很震惊,但在具体上手方面,却又非常有趣。但无论怎样,这款游戏都会让你欲罢不能。

这款游戏的故事模式并不是很长,很快便能通关。各种各种伤亡画面、暴力血腥画面以及身体奇形怪状的各种角色,却只在游戏中一些关键时刻才会出现,每次出现也就几分钟。

相比于普通玩家而言,参与开发《真人快打》系列游戏的程序员与极端暴力游戏相处的日子就更多了。

整个游戏开发进程既缓慢又单调乏味。就单单设计出一个角色脸部被撕掉的逼真细节画面,也许都要用几天甚至数周的时间去完成相关调研和具体工作。

这种程度的工作,也许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为了打造一款风靡游戏界的游戏,这样的投入也是值得的。

图片来源:GamesRadar

这篇文章就讲述了游戏网站Kotaku记者采访参与开发《真人快打11》的程序员的故事。不过,为了保护其相关权益,文章中并不会公开他们的真实个人信息。

据他们透露,在整个2018年期间,他们都在开发这款游戏。

其日常工作主要是浏览和检查暴力动画,并和团队负责人讨论,然后再把相关信息反馈给动画制作团队。总之,在日常工作中,涉及到的工作都离不开血腥暴力主题。

他们还说,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就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变化。其中一位程序员在电话中告诉本报记者:

我经常会梦到极度血腥暴力的场景,而且我曾经甚至有不想睡觉的想法。有一次,我连续几天都不敢睡觉,就是怕做噩梦。

最后,这位程序员说他去见了一名心理医生。心理医生告诉他,他这种情况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而导致PTSD的原因,主要则在于他参与开发的《真人快打11》这款游戏。具体而言,除了直接接触游戏内容,同时还要逐一画面地处理并讨论有关具体的暴力动画之外,身边也到处都是各种暴力主题的背景材料。

图片来源:DFTG

“如果你在办公室里走动的话,你可能会看到有的同事在Youtube上观看绞死的视频,有的同事在看谋杀画面的图片,而有的则在看奶牛被屠杀的视频。”他们表示,“更可怕的是,如果团队中来了新成员的话,他们必须习惯这些恐怖的场景和画面。而我个人而言,是非常讨厌这些场景的。”

在Kotaku请求采访后,《真人快打11》的发行商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开发商NetherRealm都拒绝予以评论。

不过在今年一月,其艺术总监史蒂夫·伯尔曼(Steve Beran)针对我们的采访,回答了有关游戏死伤画面设计和其对开发人员影响的有关问题。

一方面,他的回答似乎非常冷漠无情,这令人觉得些许不安。

“我们做了很多测试,比如液体该怎样掉落在地毯上?掉落在脏东西上面又会发生什么反应?”伯尔曼说,“在各项测试过程中,我们也会讨论类似‘你认为这个特效画面是自然画面吗?’等问题……如果我的衣服上沾上了血,那它应该会变暗,所以要适当地处理相应画面。我们的技术美术人员会深挖这些问题,并尽可能地把相关画面做得非常逼真。”

而另一方面,他的回答中也透露出一定程度的差距。“我很讨厌总是这么说,但我认为这不仅仅涉及到游戏中的打打杀杀画面,”他说,“更重要的是动画的设计和处理。”

这两方面的分歧,正是如今逼真游戏时代的暴力元素和不匹配的处理能力之间的真实写照。

随着开发人员成功地找到正确制作符合解剖学的肢解细节的相关工具,旁观者对这些电子游戏内容只能双手交叉,表示无能为力。

“从力学角度而言,它基本上很完美。”亚历克斯·哈钦森(Alex Hutchinson)谈及电子游戏中的暴力时说。

哈钦森是一名游戏总监,他参与过多款暴力游戏的开发,其中包括《孢子》(Spore)、《刺客信条3》(Assassin’s Creed III)以及《孤岛惊魂4》(Far Cry 4)。他对我们说:

打游戏时你的目标很清晰。因为有奖赏的同时也有风险,所以你会觉得非常刺激。如果你赢了,对方就‘死’了;如果你输了,那你就‘死’了。所以,你会非常害怕自己会输。此外,如果是开枪射击或拔剑挥舞的话,场面会更加壮观,而且体验也会更加逼真。

图片来源:NetherRealm Studios

哈钦森还表示,他也经常思考,那些不玩游戏的人可能会怎么看待暴力游戏。

他说,在游戏中所得到的感官体会,比如获胜的刺激以及对败阵的恐惧,实际上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让游戏中的暴力变得更加抽象。对此,不玩游戏的人可能并没有亲身体验,所以当他们看到画面上的血腥暴力内容时就觉得厌恶。

不过,对于日常工作中无法避免暴力因素而可能导致的职业危害,哈钦森则并没有选择回避。

“我认为,如果现实感越强,可能带来的危害就越大。”哈钦森说。

如果你长期从事这个行业,多年的工作经历会让你对自己的作品更加认可,但你同时也有可能面临更大的危害。我有几个朋友他们在开发《逃生》(Outlast)这款游戏,我并不了解其中一个朋友是否会因此沮丧,但他们的角色造型师曾跟我开玩笑,说他花了大量时间做婴儿尸体模型,但他并不喜欢做这个,你懂吗?

“你会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居然会去想参与制作暴力游戏会给自己造成什么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暴力游戏程序员说,“而其他同事却表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你就开始责怪自己,觉得自己太逊色、太弱,而且没有骨气。”

这位程序员认为,在管理层的眼中,相比于暴力动画制作者而言,他们程序员并没有涉及过多的暴力细节。

如果暴力场景制作得非常出色的话,管理层还会半开玩笑地表扬其精心设计。从员工角度而言,这是大家都所期待的结果。然而,如果这些暴力元素已经开始影响你的时候,就会让整个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图片来源:Kotaku

他说,“与上级讨论工作时,有时候会自然而然地讨论到游戏画面中玩家从身体中拔出脊柱时,如何保证玩家感受到爆裂的感觉。”

此外,这位程序员还称,针对那些可能需要远离暴力内容,或者觉得其从事的工作开始对其他产生负面影响的人而言,公司内部也并没有正规的处理方式、标准的办事流程或指导。

唯一相关的提示,可能就是在面试过程中招聘者的口头提醒,并告诉他们《真人快打》这款游戏可能会“有点暴力”。

最终,这名程序员发现身边遭遇类似问题的同事也都纷纷离开了公司。

其中一位同事表示,参与制作《真人快打11》这款游戏,会让他们产生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恐怖画面的幻觉。他说:

当他见到自己的狗时,他仿佛看到了其体内的内脏。而且更夸张的是,只要一看到自己的狗,他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些让人恶心的内脏。

提到整个游戏行业对暴力游戏的接受程度时,这些程序员表示,“我们也经常在讨论,到底该怎样制作暴力游戏,才能给人们带来一种并没有那么血腥暴力的感觉。”

但是,我认为探索这个问题答案的过程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它会让我们精疲力竭,有时候甚至会失去自我。在我看来,程序员至少可以做的是,和身边的同事开放地交流这些问题。如果我们无法解决问题,至少可以互相支持对方。而这种做法,我认为是至关重要的。

译者:井岛俊一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快打

身临其境

下一篇

如何拯救我的玻璃心和脆弱的灵魂。

2019-05-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