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6氪首发 | 「晓羊教育」完成新东方、华创领投近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披露教育信息化“亚马逊”战略

施安 · 2019-03-28
从“系统交付”到“生态交付”,“智慧校园”巨头争夺战开始。

36氪获悉,教育信息化公司「晓羊教育」近日完成近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华创资本联合领投,老股东云启资本、阿米巴资本跟投,致远资本担任本轮财务顾问。

晓羊教育创始人兼CEO周林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支撑公司技术研发投入和优质人才的进一步引进。战略规划上,伴随新一轮融资的完成,晓羊教育将开始整合各种资源类、管理类、教学类数据及应用,从一家新高考系统供应商,逐步升级为一个开放的数据互通共享平台,进而打造基础教育的技术新生态。

关于本轮投资逻辑,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表示,人工智能的发展,在教育上拥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晓羊教育的发展模式清晰,针对区域和学校都有非常好的产品服务,与新东方的业务有很好的契合度,本次投资是新东方在教育信息化领域的重要战略布局。

作为本轮的领投方之一,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表示,随着新高考改革的逐步试点、推进,全国公立中学对于以智能排选课系统为核心的校园信息化、智能化需求与日俱增。晓羊教育由一群教育行业加IT行业老兵创立,在对学校需求的理解、产品研发、深度服务上都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

“教育现代化2035”拉开千亿级市场机遇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教育智能化、教育信息化,将逐步由硬件、基础架构的建设过渡到智慧校园以及应用的建设。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也提出“三全、两高、一大”的八年行动方案计划:信息化教育应用覆盖全体老师、全体学生,智慧校园覆盖全体学校,全面提高老师和学生的信息化素养,包括开设大量的教育信息化课程和培训,建立一个互联网+教育的大平台。

为此,国家每年拨出几千亿的资金投入,且比重逐步增长。

作为整个教育信息化改革的第一把尖刀,2014年,新高考改革启动,伴随新高改的“走班排课系统”成为布局“智慧校园”的一个最重要入口,以往由渠道主导的市场逐步转向由产品主导的市场。

按照国家战略规划,2020年底之前,新高考改革将在全国实现全覆盖,两年内,全国各地的学校将会陆续跨入新高考。在这一大背景下,一批新高考排班选课系统的教育信息化公司纷纷涌现。

“一人一课表”作底层入口,确立新高考赛道头部地位

新高考的本质是推动教育的“因材施教”,促进行业的效率提升。晓羊教育创始人周林认为,新高考的核心关键词是“选择”,把选择权交还给学生。因此,晓羊自2016年起推出“一人一课表”、 AI BOX以及智慧校园2.0等系列产品,帮助区域教育局、学校和教师应对新高考,提升教育管理和教学水平。

目前,晓羊教育业务已覆盖北京、天津、四川、山东等全国1600余所高中,其中包括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潞河中学,成都七中,福建师大附中,天津第二南开学校,深圳实验学校等全国知名学校。

晓羊认为,一开始就从智慧校园入手很难确立品牌,特别是国内已经有讯飞、天喻等大厂商的前提下。因此从战略上,晓羊选择先从新高考走班排课这一技术壁垒足够高的垂直赛道切入,通过快速跑马圈地、样板校建立来打造头部品牌。

之所以从课表切入,周林表示,排选课系统不止是应用系统,更是整个学校运营的底层支撑数据平台,决定了学校的教学计划和运营计划。考勤、评价、学情分析等上层系统,都需要基于课表数据之上。因此,新一代智慧校园应该是以课表数据来驱动的。

从“系统交付”到“生态交付”,解决教育信息化的“三大孤岛”问题

抢占新高考赛道的市场只是第一步,周林表示,在晓羊教育一开始的战略规划中,就不只是做一家排选课系统供应商,而是一家真正的教育信息化生态公司。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要跳出单一垂直赛道,尝试去解决整个教育信息化的难题。

一直以来,教育信息化面临“三大孤岛”问题:数据孤岛、应用孤岛、硬件孤岛。概括来说就是,学校采用的各类教育信息化系统,各自拥有自己的技术逻辑,在数据、应用、硬件三大层面无法完全打通,这也成为一直以来困扰学校提升应用效率的最大障碍。

晓羊的解决方案是“牧羊人生态”合作伙伴计划:寻找与晓羊的底层生态能够紧密互补的各类教育信息化合作伙伴,包括学生的生涯规划、精准教学,大数据BI分析、物联网应用、适配小学、初中的特色应用这六大领域。

希望达到的效果是:2019年底,牧羊人生态能够覆盖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学段,形成一个包含300-400应用模块、在底层数据和用户体验上完全打通的整体生态。将打通后的整体生态交付给学校和教育相关部门,对目前还比较散乱的教育信息化赛道重新做梳理和整合,在数据、用户体验层面真正实现互联互通

“亚马逊”战略:toB业务是第一步,最终瞄准的是toG生意

用“一人一课表”确立新高改赛道头部地位,在将课表铺设学校信息系统的过程中,也同时建立起了一个底层数据支撑平台。在这一底层平台上,再继续接入晓羊自己、或者合作伙伴的上层应用模块,将一个学校整体的教育信息化系统打磨完善,最终将从底层到上层的一整套校园信息化方案,打包输出到更多中小学,继而拓展到教育相关部门、政府机构等。

周林将这一整套战略规划,定位成教育信息化领域的“亚马逊”模式。

周林介绍,亚马逊从一个重度垂直的在线书店扩展成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当前,亚马逊第一大营收来自其AWS云服务生态,这和晓羊从“垂直-平台-生态服务”的战略规划一致。和亚马逊的相似之处还在于,晓羊源于全球最大的教育软件公司Blackboard,在美国一万五千所中小学学区中,Blackboard为其中七千多个学区搭建了底层平台及其线上信息、教学、内容管理系统。

所以,从新高考走班排课系统、到教育信息化toB公司、再到智慧校园toG服务,晓羊希望未来整合足够多的底层数据,为国家提供决策性的BI(Business Intelligence)工具,参与到国家教育发展规划的决策服务中。

“智慧校园”巨头争夺战

从“新高改”赛道跨入“智慧校园”这一教育信息化的更大赛道中,晓羊需要面对的是更强劲的巨头对手:科大讯飞、全通、天喻以及BAT。晓羊和这些互联网巨头在战略思路上最大的不同在于:晓羊将课表作为底层“插排”,在此之上插入应用模块。而这些公司是将排选课作为上层的其中一个应用模块,思路相反。

以腾讯为例,腾讯智慧校园的底层切入点是基于微信生态的社交——家校互动,从教育局切入做家校沟通、从家长端切入做校园安防,走班排课只是上层的其中一个模块。

周林表示,在教育的大生态中,没有一家公司可以通吃,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战略思路和核心产品。在市场竞争中,晓羊的护城河可以总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产品+技术壁垒:前期通过拳头产品“一人一课表”打下了比较好的底层平台基础。技术上采用软件微服务、硬件微模块的架构开发,在隐私保护、数据安全、系统稳定、高并发支持等方面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战略壁垒:一开始在战略设计上就将“课表”作为底层架构,切入了一个学校最核心的教学运营计划,积累了相对完整的底层数据。

品牌壁垒:从新高考到教育信息化领域积累起的品牌先发优势。

教育信息化2.0的浪潮刚刚开始,整个市场也还属于早期。但即使是这样的一个早期市场,也已经巨头林立,接下来,教育信息化的市场竞争格局将会非常激烈。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巨头的相互赛马,智慧校园的未来场景,以及更加智能化的校园生态会是什么样子,令人充满期待。


关联阅读

创投观察 | “新高改”红利只是入口,底层是教育信息化升级和教育消费升级

氪记2018 | 教育,黄金赛道巨变

36氪首发 | 晓羊教育完成A+轮融资,从排选课延伸向中小学综合服务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机构

深扎行业 洞察趋势 系统布局 价值投资
专注于早期及成长期TMT行业的风险投资

文章提及的项目

做家

互联互通

下一篇

字节跳动投资泰洋川禾,目的也许不是短视频。

2019-03-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