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真正阻挡谷歌,但至少 DuckDuckGo 在尝试

井岛俊一 · 2019-03-08
2019年,也许你的搜索引擎真的不会再追踪你了。

编者按: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对用户隐私信息的关注却微乎其微。2018年,我们经历了众多互联网行业巨头涉嫌信息泄漏的事故。这些事故,也让我们进一步反思用户数据信息的安全问题。这篇翻译自Drew Millard原创的题为Nothing Can Stop Google. DuckDuckGo Is Trying Anyway的文章,作者采访了DuckDuckGo浏览器的创始人Gabriel Weinberg,并介绍了DuckDuckGo是如何从保护用户隐私角度出发,从而参与到这场与互联网巨头竞争的事业当中。

去年11月,国际酒店巨头万豪官方发布消息称,有大约5亿曾在该酒店预定的客户信息或被泄漏。就在万豪发布官方消息的前一天,著名快餐连锁品牌唐恩都乐公司(Dunkin’)的客户积分奖励计划也出现了黑客入侵事件。而在这不久的两周前,也有消息爆料称,著名的两步验证服务供应商也遭受了信息泄漏事故,有上百万客户的临时账户密码和重置到谷歌、亚马逊、雅虎以及微软等网站的链接信息都被黑客攻击。

这些事故只是2018年各种信息泄漏事故中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阿迪达斯、梅西百货(Macy’s)、安德玛(Under Armour)、Forever 21、在线票务网站Ticketfly、达美航空(Delta)、著名面包连锁店Panera Bread以及百思买(Best Buy)等公司都牵涉到信息泄漏事故。

人们也逐渐意识到,大型科技巨头都开始与用户“反目为仇”。亚马逊控制了在线购物行业的诸多领域,以至于立法者不得不考虑重新修改反垄断法来更好地管控。谷歌也草率地打起了“不作恶”这张牌,在向中国政府推出审查版搜索引擎的同时,又向五角大楼提供无人机人工智能技术服务,但却遭到了不少谷歌员工的抗议。

此外,我们也知道,Facebook在未经用户同意的前提下收集了大量个人隐私信息,并据称通过第三方协议,让Spotify和Netflix这类公司能够查看用户的私人聊天记录;并通过各种假消息帮助特朗普得以成功当选总统。

在过去的2018年中,民众对这些公司的强烈反对声音几乎暂居了各大头条新闻。欧盟也在采取相应的打击措施,应对亚马逊谷歌的反垄断经营。Facebook和Twitter也轮流被请进国会听证会,正面少许困惑又极度愤怒的立法者,并回答数据信息的披露和管理等方面的问题。

出于对信息泄漏的担忧,无论是纽约时报等媒体,还是普通用户,就连Facebook旗下的聊天软件WhatsApp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都开始呼吁人们把Facebook账号删除。而通过Facebook的用户增长数据显示,普通用户的确是在行动。

对专注隐私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的创始人及CEO 加布里埃尔·魏堡(Gabriel Weinberg)而言,人们对科技的这种怀疑态度可以追溯到1900年。当时,在美国著名现实主义小说家厄普顿·辛克莱尔(Upton Sinclair)的小说《屠宰场》(The Jungle)中,厄普顿揭露了肉类加工行业的可怕事件。在他的小说中,

从历史角度来看,工业产业都经历过因未曾被揭露而带来的欢喜,但人们最终还是认识到了这些香肠到底是怎么生产出来的。

从这个角度,就有了DuckDuckGo的创业主张:“大型科技公司都在利用你的个人数据,而我们坚决不会这样。”事实上,这算是一种反推销的推销口号。在为数不多的增长快速又志向远大的小公司当中,DuckDuckGo算是最实力的一家公司。

不像之前的专注用户隐私的产品(比如洋葱浏览器Tor或匿名爆料平台SecureDrop),DuckDuckGo操作非常简单,用户类型也不拘一格,不仅有政治活跃分子,还有网络安全研究员,甚至还有偏执狂等等。

在我采访加布里埃尔的当天,DuckDuckGo搜索引擎的词条数量打破了以往的数据,增至33,626,258条。据加布里诶尔称,通过其对外开放的流量数据信息显示,自2014年以来,DuckDuckGo的用户流量基本上以年增长率50%的速度在增长。

加布里诶尔说,“没有监视的商业模式,就像我们的产品一样,照样也能带来盈利。”如果他的说法能够被证实的话,在当前普通用户对大型科技企业的强烈反对声音下,DuckDuckGo在融资方面会有很大的优势,并且很快就可以在数据隐私领域鹤立鸡群。但如果他的说法站不住脚的话,那他的公司就更像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到来之前的最后一批还在拼命喘气的公司罢了。

DuckDuckGo的创始人及CEO加布里埃尔·魏堡(Gabriel Weinberg)

DuckDuckGo的总部设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城市佩奥利(Paoli)。其创始人及CEO加布里埃尔·魏堡今年39岁,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有活力,和蔼可亲,也并不像传统意义上的科技型CEO。

加布里埃尔2001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大学毕业后,他尝试了一系列创业,但都没有做出大的成绩。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一个教育软件项目,他把这个软件取名为Learnection。在那之后,他还作为联合创始人创立了一家名叫Opobox的社交媒体公司,公司名下没有其他员工,所有的代码都是他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可以说,Facebook完完全全地战胜了Opobox,”加布里埃尔如是说。不过,他最后成功地以1000万美元成交价将Opobox转让给了社交网站Classmates.com的母公司。

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布里埃尔萌生了DuckDuckGo这个项目。那个时候,谷歌还没有完全占领互联网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而加布里埃尔认为,他应该可以通过创建一个浏览器插件,来帮助过滤甚至消除掉其它搜索引擎中的垃圾信息。

加布里埃尔首次推出DuckDuckGo是在2008年。产品名称的创意来自一款叫作Duck Duck Goose的游戏,在游戏里,游戏者为了命中目标完成任务,必须要跳过错误的选项。DuckDuckGo浏览器,和当时市面上其它浏览器的不同点主要在于:对于一些基础性的问题可以立即搜索出答案,同时还可以过滤掉垃圾信息,此外还可以根据用户偏好设置自定义搜索结果。“这些功能,都是早期用户非常青睐的部分。”加布里埃尔如是说。

在那个时候,用户隐私问题还并没有受到广泛关注。2009年时,他决定不再收集用户的搜索信息。相比于之前存储每个用户的海量搜索信息并以此有针对性地向用户推广,DuckDuckGo只想通过搜索关键词来增加广告收入。后来,产品的大部分收入都是从这方面来获得的。系统并不是通过目标广告来变现,但据加布里埃尔说,“我觉得,在尽可能获取更多的利润和在不牺牲社会利益的前提下做出道德选择之间,肯定有一个中间方案。”

知道2011年,加布里埃尔都是单打独斗,他是公司里唯一的员工。那一年,他想进一步扩大公司的业务。他在谷歌的后院旧金山租了一块广告牌,并且高调地宣传,“谷歌会追踪你的上网记录,但我们不会。”这样的做法见效非常快,DuckDuckGo的日均流量迅速倍增。

加布里埃尔开始寻求风险投资,最后把公司的一小部分股份转让给了投资过音频平台SoundCloud、比特币公司Coinbase、众筹平台Kickstarter以及在线支付服务商Stripe的合广投资(Union Square Ventures)。同年秋,加布里埃尔就开始招聘了公司里的第一个全职员工。也正是从那个时候,DuckDuckGo的办公地址就从加布里埃尔的家中正式搬到了其现在的所在地。

2013年,数字隐私话题迅速上了各大头条新闻。那一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外包技术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向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解密了一系列文件,公开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PRISM)监听项目,使得公众了解到,他们可以通过秘密通道可以从谷歌、雅虎、Facebook、苹果以及主流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服务器上“直接”获取上百万美国民众的个人信息。

虽然谷歌表示对此并不知情,但其名誉仍然受损严重。DuckDuckGo则正好迅速抢占了各大媒体报道,借此机会向惊恐愤怒的用户介绍了其专注数据隐私保护的产品方案。

“昼夜之间,我们就出名了。”加布里埃尔说。第二年,DuckDuckGo就开始盈利了。没过多久,加布里埃尔也真正地开始给自己发工资了。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Monique Jaques

如今,DuckDuckGo一共有55名全职员工,大部分员工来自世界各地,他们都可以做到在家办公(在我去他们公司采访的当天,我最多只看到5个员工,再加一只狗)。今年,他们开启了第二轮风险投资,从加拿大养老金公司OMERS获得了一笔1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加布里埃尔坚信,合广投资和OMERS都对用户隐私非常感兴趣,并致力于非垄断行业的投资服务。在随后的往来邮件中,加布里埃尔拒绝透露现有的收入情况,但DuckDuckGo在2018年的总收入超过了2500万美元。他们之所以选择公布了这个数字,是为了符合当年刚刚通过的《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California Consumer Privacy Act)的相关规定。

根据新通过的《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用户有权知道为其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公司是如何处理他们的个人信息的,包括到底什么信息被收集了,以及这些信息是如何传播的。

借助于从OMERS获得的风险投资,DuckDuckGo在2018年1月推了一款全新的浏览器App。这款小容量浏览器主要基于DuckDuckGo原有的搜索引擎来开发,适用于iOS和Andriod客户端,同时也可以在谷歌Chrome插件中找到。

在你使用这款浏览器浏览网页时,它将会根据该网站的隐私政策为你显示其隐私等级评分(A - F),并且会告诉你它拦截了哪些隐形跟踪器(通常都是来自于谷歌、Facebook或Comscore等站点),显示一直跟踪你的主要网络,一边让你追踪跟踪方。在结束浏览后,你还可以通过灭火按钮一键清除所有的标签和浏览数据。

风投资金除了大部分用于产品开发,剩下的都花在了“向用户解释DuckDuckGo的使命”,加布里埃尔补充说,“这是我们所关注的,毕竟大部分用户都不知道,还有DuckDuckGo这样的简单产品来帮他们解决在线浏览数据。”

基于此,DuckDuckGo也一直在更新一个名叫传播隐私(Spread Privacy)的科普博客,向用户介绍如何在网络上更好地保护自己的隐私,同时也会分享一些关于网络监视的一些评论和分析。

对加布里埃尔而言,目前DuckDuckGo最大的挑战,仍然是品牌辨识度不高。品牌辨识度对所有提供专注数字隐私服务的创业公司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毕竟,这场挑战中,有许多像谷歌、苹果和Facebook这样的强劲竞争对手。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是市场中的一块新领域。

“从传统角度来谈,隐私并不是一种产品,它更像是一种最佳实践,” DuckDuckGo的首席产品官大卫·泰姆金(David Temkin)说,“你可以想象一下把这种最佳实践当作一种产品来经营,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对大卫来说,他更致力于让人们的意识回归到个人计算机时代初期的那种本着良心的态度。“我认为,要做到对普通用户来说,隐私对他们而言就不再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事物,也不必再让他们感到恐慌。”大卫说。

去年11月,我觉得把个人搜索引擎换成DuckDuckGo,看看它是否可以用作我的日常搜索工具。

但试验初期,我很容易迷失方向。在那之前,我每天都使用谷歌搜索引擎,是因为它用起来简单方便。当我想要在网络上找某个东西时,它知道我想要什么。此外,我还可以使用免费邮箱,并且和我使用的免费文字编辑器进行关联,还可以和其它编辑同时在线实时编辑同一篇文章。它非常了解我。

只有当我想到我可能把我个人的数字信息托付给了一家大型公司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数字监视所带来的可怕后果。除此之外的话,它都是很好的。而这个原因,正是DuckDuckGo奋力说服其用户使用其产品的原因。

使用DuckDuckGo的产品,就好比你学会跑步过后再回过头重新去学走路的感觉。通过谷歌搜索引擎搜索Vape电子烟商店,你会搜索出你所在区域附近的Vape电子烟商店信息,并且附有地图信息。然而,通过DuckDuckGo搜索的话,你只会搜索出一系列供应商的列表信息。而两种结果的主要对比,则体现在数据:

谷歌知道我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城市杜海姆(Durham),而对DuckDuckGo而言,我甚至可以说我在月球,但它并不知道我在哪里。

当我问加布里埃尔他是否会把超越谷歌当作发展目标的时候,他说,“对比我并不会反对,但这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也不期待会有这么一天。”在他看来,他觉得DuckDuckGo是除谷歌浏览器以外的首要替代选项。

虽然DuckDuckGo和谷歌的市场方向并不一致,其也并没有打算挑战谷歌浏览器的市场地位,但从长期发展来看,谷歌浏览器仍然是DuckDuckGo的最大竞争对手。过去十多年来,只要人们一提到搜索引擎,基本上都会想到谷歌。而要想让人们改变这种观点,一点都不简单。

此外,这两个公司也在狠狠较劲。2010年,谷歌在收购Duck Co公司的时候,同时也获得了duck.com这个域名的所有权。多年以来,这个域名一直都被跳转至谷歌搜索的主页,而在浏览器地址栏种输入DuckDuckGo的时候,会有部分用户因输入提示而进入duck.com而被跳转至谷歌搜索主页的情况。因此,DuckDuckGo在过去十年中也一直在申诉。

在去年11月,谷歌终于将duck.com的域名所有权转让到了DuckDuckGo的名下。这次域名转让,对DuckDuckGo而言,是品牌推广上的一个小胜利。

虽然谷歌最终同意转让域名所有权,但并不意味着这两家公司的关系就变得更为友好。作为行业巨头,谷歌可以快速削弱DuckDuckGo的整体商业布局。

在过去的几年里,不少的主流公司也都在尝试通过某些措施缓解用户对隐私的顾虑。电信运营商Verizon向用户提供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Facebook在纽约市中心某个一年一度的活动现场,摆了一个摊位,就用户关心的隐私问题进行现场回答;而微软则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在法庭上就国家监视问题进行起诉

对谷歌而言,只需要一些技术处理,就可以轻松地抄袭DuckDuckGo的运营模式,并以此打造一个其自有的专注用户隐私的搜索引擎。然而,由于谷歌在互联网上快速成长,并作为互联网基础建设的核心部分却参与到用户数据泄露事件,即便谷歌决心改变,并致力于数据隐私的保护,用户是否还会选择相信谷歌,这个问题仍然有待观察。

当我们提及互联网的时候,信任很容易丢失,而重获信任却异常艰难。在某种程度上,只要互联网出现了行业巨头涉嫌泄漏用户数据信息的情况,随之而来的混乱就算是DuckDuckGo进行免费推广的时机。“整个世界并没有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所以人们就会‘也许我该逃离出来,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身。’这种想法,”加布里埃尔说,“而这个时候,就是我们发挥价值的时候。”

编译组出品。

+1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目标广告

下一篇

对500强的CEO来说,不论男女,拿到一个传统的荣誉徽章,乃至收集一堆,对他们的职业发展也许有帮助,但绝非决定性因素。

2019-03-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