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影视传媒业,有哪些绕不开的话题?

动漫经济学 · 2019-03-01
一根大阳线,千军万马来相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漫经济学”(ID:dmjjx666),作者 都叫兽,36氪经授权发布。

农历春节刚过,一波节后上涨的新年红包便已发放到位,关于A股市场的讨论又热闹起来。尤其是在2月25日,一根大阳线把上证指数重新拉回2900点上方之后,各大自媒体适时地发问道,“为什么说现在真的很像2014年的牛市前夜?”

不过,对于正在和即将公布2018年财报的影视传媒个股而言,这波红利实在来的太晚了一些。除了少数互联网平台保持高速扩张外,大多数A股影视公司大都徘徊陷入了降利和亏损的负面漩涡,原大股东丧失控股权的也不在少数,伴随着国进民退和出清产能的同步进行,上述动作正在信托市场引发新的动荡。

站在2019年的开年,平台扩张、国进民退和出清产能,是影视传媒版块绕不开的话题。

哔哩哔哩和爱奇艺:互联网平台一枝独秀 

互联网企业在这一波浪潮中,炫了一波漂亮的用亏损换市场的财技。

北京时间2月28日早间,哔哩哔哩发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数据显示,哔哩哔哩2018年总净营收41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增长67%,其中四季度营收为1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7%,超市场预期;净亏损为人民币5.650亿元(约合822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1.838亿元的数值有所扩大。

不过,营收指标和用户数据的高速增长的利好抵消了亏损增加的利空。财报显示,哔哩哔哩第四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9280万人,移动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7950万人,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29%和37%;平均月付费用户为440万人,较上年同期暴增298%,移动平均月付费用户为90万人,较上年同期增长36%。

此外,困扰B站已久的营收结构单一化问题也有所缓解,在第四季度,来自移动游戏的营收为7.1亿元,营收占比62%,非游戏业务收入4.4亿元,营收占比38%。相较于之前游戏营收占比近八成的局面,哔哩哔哩的确在向陈睿所期待的游戏业务和非游戏业务收入1:1的模型迈进。

2月22日发布的爱奇艺财报,同样给我们惊喜。财报显示,2018财年爱奇艺总营收达250亿元,同比增长52%,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70亿元,同比增长55%,净亏损35亿元(约合5.057亿美元),2017年同期亏损为6.124亿元。

在第四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8740万,付费会员占比达到98.5%。爱奇艺全年净增订阅会员3660万,订阅会员规模同比增长72%。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爱奇艺全年会员收入106亿,中国视频行业付费会员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大关,创历史新高。

营收、付费会员数据的高增长等利好对冲了净亏损放大的利空,财报发布之后,爱奇艺盘后股价上涨近5%。

对于哔哩哔哩和爱奇艺这类视频平台而言,只要流量保持增长,一定程度上的亏损完全是可以被容忍的成本。同时,由于A股此前的震荡风波,大量内容生产型公司长期股价低迷,现金流紧张,平台型公司反倒可以趁机圈一波优质产能。

1月30日,慈文传媒发布公告,宣布与爱奇艺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协议显示,慈文传媒同意与爱奇艺在在网络媒体播映权方面进行分发合作。

2019 年,双方计划合作剧集有《紫川》、《弹痕》等 100 集左右;双方同意,在 2019~2020 年期间,计划将有《脱骨香》、《不完美的缪斯》等剧集以定制剧方式进行合作。同时拟成立合资公司,对特定项目进行联合运营。

考虑到战略协议发布之时慈文传媒正深陷股权高质押风险之中,马中骏仅仅半个月后就确认出让控股权,爱奇艺获得四部电视剧的价格想必有不小折扣。

慈文、华策、ST中南:背靠国资好乘凉 

对于那些跟互联网不怎么搭边的纯内容型公司,既无法吃到互联网影视人群大涨的红利,又深受“范冰冰风波”的打击,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夹心饼干。2018年,一些公司深受流动性危机难以自拔,终于在年关之交接受了国资的注资。接盘、接手控股权和政府引导基金买入小比例股权,是国资入局常用的三种手段。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接盘实属无奈之举。2018年11月15日晚,ST中南发布公告,控股股东中南集团和江阴滨江扬子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滨江扬子”)签署了《关于表决权等股东权利授权委托协议》。

中南集团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将持有的公司3.89亿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的27.59%)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滨江扬子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

2014年之前,ST中南是一家主营金属管生产的制造业公司,之后依靠外延式并购向文化企业转型。疯狂并购的确给ST中南带来了营收和净利润的高速增长,在2016年至2017年,仅公司影视业务实现的营收就分别达到5.08亿元、4.77亿元,占当期总营收比重分为38%、31.25%,但也埋下了商誉暴增82倍的隐患。

同时,ST中南的财务方面也出现了漏洞,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1.15亿元,对外担保9.81亿元,陈少忠占用资金3.16亿元。

纸包不住火,但地方政府存在着维护地方上市公司资本市场秩序的需求。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作为江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下属事业单位,对ST中南违规问题解决非常重视,通过全资子公司江阴滨江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设立江阴高新区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由该企业担任滨江扬子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公告公布当日,ST中南股价一字板涨停。

相比较而言,江西省出版集团旗下的华章投资获得慈文传媒的控股权,则多少有些捡漏的味道。

2月19日晚,慈文传媒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宣布控股股东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与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章投资”)商谈股权转让及相关事宜。

公告显示,华章投资拟通过协议受让马中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女士(马中骏妻子)、叶碧云女士、马中骅先生所持股份等方式成为慈文传媒的控股股东……预计本次转让所涉及的股权为公司总股本的15.05%,该等转让事项将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政府引导基金买入小比例股权的方法曾被用于华策影视降杠杆。2018年12月,华策影视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大策投资已与杭金投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向杭金投指定的主体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转让大策投资持有的公司不超过3549万股股票,即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转让价格以签署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前20个交易日均价为基础,交易对价总额不超过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杭金投成立于2012年2月,由杭州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杭州财开投资集团公司合并组建,是杭州市政府直属的国有独资企业。考虑到华策影视股权质押比例为50%左右,这种方式较为适合资本杠杆不高、与地方政府关系不错的影视公司。

在高杠杆下挣扎的影视公司们 

对于那些未接纳国资入股,或者国资不愿入股的企业,大都被民营资本接了盘。华录百纳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美的创始人何享健之子何剑锋,骅威文化实际控制人变为鼎龙集团董事长龙庆棠之子龙学勤。

雪球股评人A我心飞翔曾一针见血地点评道,新上任的大股东,在“财务大洗澡”方面有很强的动机,一次性计提大额商誉等减值准备,以后就可以年年盈利了,何乐而不为呢?

例如骅威文化一口气计提了超过12亿元的商誉,ST中南也于1月29日晚间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8年度预计净利润由-1.5亿至-8000万元下修为-18亿至-27亿元。公告披露,ST中南自2011年以来商誉累计约23.87亿元,因相关并购子公司业绩远低于预期,公司拟计提约15亿-17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金。

如此看来,民资和国资大股东在资本运作手段上并无显著差异。

对于那些预计2018年大幅亏损,又不愿出让股权换取流动性的企业,则面临咬牙消化、战略调整出清不匹配产能的痛苦过程。2017年大赚8.28亿的华谊兄弟,2018年预估亏损近10亿。公告显示,2018年电视剧、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三大版块业绩均不及预期,同时也在进行商誉减值的准备。

雪上加霜的是,华谊兄弟短期之内还有大量债券亟待兑现,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发布公告显示,“16华谊兄弟MTN001”的22亿元债券将于今年1月29日到期,“18华谊兄弟CP001”的7亿元债券也将于今年4月11日到期。两项债务规模合计达29亿元。

为解决两项巨额的债款压力,华谊兄弟在1月8日连发9条公告,分别向民生银行、招商银行、浙商银行平安银行等6家机构申请了共计25-33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及贷款。

同时,1月23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公告,通过出让冯小刚公司股权和10部院线电影优先投资权等核心利益,获得股东阿里影业驰援的7亿人民币借款。

作为引发风暴的唐德影视,在这一波寒潮中同样受伤颇深。此前唐德影视对外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18年度亏损5.6亿元-5.65亿元。这主要是由于唐德影视出品的《巴清传》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仍未收到上海文广、江苏广电、浙江天猫等购片方的排播计划,最终积压为存货导致的。

相比较而言,把手牌打烂的奥飞娱乐,则不得不为自己的错误付出真金白银的代价。根据1月30日晚间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公司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28.48亿元,同比下降21.81%;净利润为亏损16.13亿元,上年同期净利9013.00万。利润下降主要因公司玩具业务“陀螺”等项目销售不达预期,以及商誉等资产计提14.8亿资产减值损失所致。

同时,奥飞娱乐还将进行大规模战略调整,新战略将重新聚焦K12领域,同步出清此前布局的青年向产能,包括为旗下漫画平台有妖气寻找新的买家,延后《星迹》、《妖闻录》、《端脑第二季》3 部 K12 以上项目的资金投入。

奥飞娱乐认为,调整完毕后,喜羊羊与灰太狼、巴啦啦小魔仙、超级飞侠、萌鸡小队等k12优质 IP 已具备一定的市场号召力,将成为公司的核心战略资源。

连锁反应:躺枪的信托

影视上市公司们作为资本流通环节上的一个链条,纷纷暴雷之后,也让背后的信托们很受伤。

根据经济导报此前报道,截至2月初60余家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2018年近6成机构出现净利下降,最高降幅超90%。其中,上市公司安信信托(600816)日前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18年公司业绩将亏损13亿到17亿元。

安信信托是一家老牌信托公司,Wind数据显示,安信信托2015年到2017年3个年度净利润分别为17.22亿元、30.34亿元、36.68亿元。官网显示,“2017年,公司业务收入52.8亿元,全行业排名第一;净利润全行业排名第二;自2014年连续3年ROE(净资产收益率)全行业排名第一。”

那么,这么一位行业老手,是如何失手的呢?

只能怪印纪传媒的雷埋得太好。事实上,安信信托之所以出现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便是计提了大额的资产减值损失。

据了解,去年前3季度,安信信托计提资产减值损失10.51亿元,主要是由于公司对投资的“印纪传媒”股票计提减值准备所致。2018年9月末,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显示,公司在2018年初通过协议方式受让印纪传媒股份1.067亿股,占印纪传媒总股本比例6.03%,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初始投资成本为13.61亿元。

根据相关规定,经公司核算,该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99139.91万元,考虑所得税影响后,将减少安信信托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4354.93万元。

(右1为肖文革)

印纪传媒的大股东在2018年秀了一波操作。当年,熬过了限售期的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开始了一波密集的减持操作:2月9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印纪传媒1.07亿股股份转让给了安信信托,获利13.6亿元,每股转让单价12.75元;6月7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8,14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60%)和印纪华城持有的70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40%)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了自然人于晓非,每股转让单价11.8元,再次套现10.44亿元。

1月30日,印纪传媒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后,预计亏损21.40亿元-32亿元。本次业绩预告修正系公司业务发展低于预期,公司经营业绩下降,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预计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

而此时,印纪传媒的净资产已经不足20亿。

印纪传媒仅仅是深陷财务漩涡的诸多影视传媒公司一家,随着时间的推进,自身无力消化又无足够流动性注入的公司将会成为一块烫手的山芋。未来会有更多公司丧失控股权吗?国进民退的格局将会继续演进吗?还会有第二个引发连锁反应的印纪传媒吗?

对于上述企业而言,全身而退的概率已经随着时间流逝殆尽,以什么方式,向谁出让股权,成为下一阶段的看点。在方法论已被探索完毕的当下,人物本身成为了唯一的悬念。至于平台方们,趁机抓住一批优质产能也不失为明智之举。

毕竟,日子还要过,人民还需要消费文化产品,这是刚需。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爱奇艺

慈文传媒

唐德影视

影视传媒

民生银行

浙商银行

雪球

有妖气

华录百纳

平安银行

牌信

下一篇

B 站财报亮眼,二次元的一次胜利

2019-03-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