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团体节目“堵车”, 下一个蔡徐坤还会出现吗?

毒眸 · 2019-01-24
国内团体偶像产业还并不成熟,相关业务若想持续爆红、需要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支撑。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 龙承菲。36氪经授权转载。

“这个市场太浮躁了。”刚刚开播的《青春有你》第一期中,担任制作人代表的张艺兴感叹道。

乍看之下,2019年的偶像团体市场于近日迎来了新的风口,规模甚至远胜去年——《青春有你》共217家经纪公司报名,参与的经纪公司增加不少,最终筛选至47家,比去年多出16家,人才市场明显得到扩张。

参赛选手的人气也比去年更高了。去年,只有蔡徐坤、范丞丞、参加完《Produce 202》归国的Justin和朱正廷(后三人当时没开微博)稍有知名度,今年则有了更多自带热度的选手。

《青春有你》主题曲C位李汶翰和《以团之名》人气选手杨桐,微博粉丝均高达500万,远高于节目播出前仅有160万微博粉丝的蔡徐坤。

《以团之名》人气选手杨桐微博粉丝高达500万

就连追星进度也在加快,有选手在节目录制前就已经拥有了40多个站子。经历过去年的打投,熟悉整套链路的粉丝迅速形成了完整的体系。

这样的变化背后,是优爱腾三家平台的同时加码,共同加快了这场团体偶像的“竞速”,谁都想第一时间抢占话语权——1月17日,优酷的《以团之名》忽然宣布晚8点准时播出,抢下了2019年选秀网综竞速的第一棒。

原定1月18日播出的爱奇艺的《青春有你》在停播4天后,同样于21日忽然上线;腾讯视频的《创造101》第二季虽没有抢占1月的先机,但也在第二天发布海报刷存在感,并宣布正式更名《创造营2019》。三家平台对团体偶像的争分夺秒,正式打响了视频平台的开年第一战。

三档偶像选秀节目

但在这几档偶像选秀获得高度关注的同时,质疑也随之而来——选手实力不足、水平参差不齐、赛事同质化严重。

在毒眸看来,从业者的集体追逐,在一定程度上提前透支了行业储备,团体偶像市场并没有完整的人才储备和成熟的运营机制。

去年,两档团体选秀节目大热后,节目结束后的运营饱受诟病。今年两档节目先后开播,偶像市场会借此继续扶摇直上,还是演变成行业的消耗呢?

01.产业基石不稳

虽都仅播出一期,但两档节目已经收获了追星女孩们的密切关注。

云合数据显示,《以团之名》在播出次日便登顶综艺霸屏榜,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达到10.89%;截至1月22日,《青春有你》在48小时内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达到31.16%,并直接挂上了12个微博热搜。

《创造营2019》未播便流出网 传选手名单,其中《明日之子》第四名周震南、X玖少年团成员赵磊等也引起广泛讨论。

《青春有你》的开播成绩

但是,看似火爆的节目表现背后,却存在大量隐忧。据艺恩数据统计,去年新出道的偶像团体共有10个,其中7个都是依托于两档头部偶像选秀节目。

而作为此类节目的基石,团体偶像的表现不佳、行业缺乏可持续的人才供给和运营之道,节目便很难处于一个有序的市场环境中,难以维持热度、从而长久的发展变现。

节目的后续运营不足,导致团体偶像发展坎坷,节目也因此被诟病。

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九人男团Nine Percent,因为运营、合约等多方因素,组合多以个人活动为主,第一张团体专辑在出道后7个月才姗姗来迟,团综更是再无后续。

据粉丝统计,截止1月22日,九人合体的时间只有55天,还多数是全国各地的巡演,连在广告里聚齐的机会也很少。

而《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101,虽合约、演出不断,但也曾因原生经纪公司和腾讯的矛盾,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退团15天,引发了业界对于团体偶像节目并行经纪约的讨论。

粉丝对Nine Percent合体时间的吐槽

而未在节目中出道的选手,目前似乎已逐渐耗尽了节目带来的红利,老粉丝逐渐流失,又很难再吸引新粉丝。

一位粉丝向毒眸透露,去年下半年她偶然路过某个包含《偶像练习生》前20名成员的男团站台活动现场时,现场人气并没有她想象得那么高,甚至能轻而易举地站到第一排围观。

而就在半年前,节目30名以外的选手都会引发机场拥堵。短短半年时间,选手就已“无人问津”。

为什么偶像团体持续保持热度这么难?究其根本,是国内缺乏偶像养成的土壤。一位偶像厂牌负责人曾告诉毒眸:“中国目前来说,我们只是韩国偶像工业化基础的60%,刚及格、甚至可能不及格。”

而在毒眸往期文章《综艺造星,蔡徐坤杨超越出道 | 2018年盘点④》中提到,相比韩国练习生平均4-8年的训练时间,国内很多偶像厂牌似乎都只是为了赶上选秀红利,培养旗下艺人一年左右就草草上阵。

今年,在《青春有你》第一期中,在去年成功占据了两个出道位的香蕉娱乐,此次输送的三位练习生训练时长只有一个月,训练、经验不足。

而这并不是个例,新微笑娱乐的石锌训练不到一个月,波利文化的李炼只有一两个月,嘉尚传媒的谢俊泽只训练了十天。

《以团之名》第一期中,也出现了不少跑调、舞蹈不齐、动作失误的情况,杨桐组翻唱韩国男团IKON《LOVE SCENARIO》的视频片段被网友评价为“车祸现场”,引发热议。

就算在节目中快速成长、最终出道,偶像团体在面向市场后,可持续曝光的机会也并不多。

打歌平台是唱跳偶像展示自己的重要阵地。此前,国内的打歌市场几乎一片空白,去年,虽出现了两档打歌网综,但也各有各的问题——

《中国音乐公告牌》的榜单规则中视听传播指数占据60%,自带流量的偶像艺人占据明显的优势。

《由你音乐榜》的统计算法中只包含腾讯系音乐平台的数据,榜单缺乏权威性;《音乐至上MUSIC ON》在去年9月的优酷秋集上亮相,但至今仍未与观众见面……

打歌榜单不权威、打歌综艺做不出圈,国内唱跳偶像走红的方式似乎只剩下综艺和影视。而单人会更容易接到优质的综艺和影视资源,这给动辄四人以上的偶像团体带来了很大限制。

同时,在韩国,团体出道后持续维持热度的团综,到了国内更是深受质疑。团综要么迟迟不推出,要么只局限在小规模的粉丝范围内,内容更是与综艺相去甚远,有的甚至像是网红日常。

目前,除了《横冲直撞20岁》以外,少有大制作、出圈的团综推出,偶像团体们在节目结束后就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

Nine Percent至今未推出全员团综

此外,相比个人偶像,团体偶像中容易出现人气的不平衡。组合成员纷纷各自发展,成员单人的热度远远高于团体——这种现象是国内偶像团体的常态。粉丝小梨告诉毒眸:“国内偶像红其实基本没有靠舞台和作品的,主要靠人设和剧情,这样的话单人比团体容易红,那团体反而是种拖累。”

以Nine Percent为例,成员微博粉丝数最高相差3倍以上,而Nine Percent组合官博的粉丝数只有294万,远低于任何一位成员单人的粉丝数量。

团内成员人气不均,会导致“唯粉”(只喜欢组合中一位成员的粉丝)对组合的抗拒,一位蔡徐坤粉丝就向毒眸表示:“组合只会捆绑拖累他。”

除此以外,经纪公司的整体业务规划和偶像产业的理解,也会对团体的发展产生影响。一位偶像厂牌负责人曾告诉毒眸,在公司的战略里偶像厂牌只是一个阶段,之后会陆续向网剧等方向发展,然后围绕内容和偶像来打通产业链的上下游。

厂牌仅仅将偶像规划为一个跳板,最终发力点在行业,面对2C的粉丝经济,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偶像业务无法得到深耕。

如此看来,国内团体偶像产业还并不成熟,相关业务若想持续爆红、需要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支撑。而去年留下的“一地鸡毛”,选手培训机制、后续运营体系均不健全,偶像团体的行业基石并不稳固。

02.为什么一定要做团体偶像?

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中获益的香蕉娱乐、1CM领誉等“熟面孔”们,今年继续发力、派出选手参与今年的节目;错过去年风口的匠星娱乐、丝芭传媒等也派出了旗下艺人。

嘉行传媒旗下子公司嘉行新悦于去年6月启动培养唱跳偶像的“A+计划”,并于12月公布了14名A嘉新生,网 传其将要参加《创造营2019》。

在《青春有你》训练生名单中,也不乏华策影视、索尼音乐娱乐等原先专注于影视、音乐领域的行业老兵……而乐华娱乐更是同时向两个节目输送了选手,积极参与、“押宝”的意图明显。

为什么国内团体偶像市场难做、行业不完善,但仍有这么多从业者选择发力?这或许是商业、用户需求和流量爆发下的必然选择。

从节目收入来看,选秀节目的打投是掘金的重要渠道。据《今日头条2018娱乐白皮书》显示,《创造101》粉丝公开应援总额TOP5均过百万,而集资金额的主要用途是购买腾讯视频定制会员卡,这为腾讯视频带来了颇为可观的收益和增长。

不过,因政策限制,今年明面上的集资成为禁忌,各大平台也在投票方式上有所限制,节目能给视频平台带来什么样的红利,还有待观望。

《创造101》播出期间粉丝公开应援总额TOP5的练习生

而节目能带来人气暴涨,团体偶像将会释放巨大的商业价值——

乐华七子NEXT首张EP《THE FIRST I》预售达126万,是网易云音乐上半年销量最高的华语EP;火箭少女101首张EP《撞》和Nine Percent首张数字专辑《TO THE NINES》分别位列QQ音乐2018年数字专辑畅销榜第2、3名,后者甚至只上线了不到两个月。

坤音四子ONER首张实体专辑过敏(单价168元),目前已经售出6万张以上,达成国际唱片协会认证的双白金唱片……

代言方面,有Nine Percent的悦诗风吟、乐华七子NEXT的卡姿兰特步等,除团体代言以外,成员的个人代言同样纷至沓来,而这些代言费也都要与经纪公司有所分成,带来不小的收入。

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他们都已成为当下最具商业价值的艺人代表。Nine Percent队长蔡徐坤在艾漫数据2018上半年商业价值排行榜的20名之外,11月就已经跃居到第5名,上升速度极快。

蔡徐坤在11月就已经跃居至艾漫数据2018商业价值排行榜第5名

从粉丝需求出发,国内多以个人偶像为主,缺少团体偶像,而团体偶像能满足粉丝更多元化的审美需求。

一位偶像厂牌负责人告诉毒眸:“组合中有不同角色的扮演和不同形象的搭配,他/她们一起来呈现一个更大、更好的舞台表现形式,这是组合存在的一个重要意义。”

组合内各具特色的成员分别吸引对应的粉丝,再汇聚成团,将粉丝数量和组合的商业价值整体扩大。粉丝Lee告诉毒眸,吸引她的正是偶像团体之间彼此的差异化和凝聚力。

种种因素作用之下,团体偶像这块蛋糕,仍有新入局者和圈外人想要分得一羹。而在两档节目已然播出、另一档节目蓄势待发的当下,行业红利已经来临,但从业者要怎么持续运作团体偶像成了入局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青春有你》总制片人姜滨在看片会采访中提到了Nine Percent的遗憾,并表示这次会“目标非常明确的往成团方向发展”,坚持9人同进同出。

而优酷方面,《以团之名》总监制宋秉华透露:“目前我们没有明确地说签多少年,因为目标、原本的思考方式就不是说把这个节目做出来捧红人,然后收割他们18、24个月。”他明确提出最终的团体会“背靠大阿里、背靠大文娱”,会有更大的舞台。

《以团之名》

谈及行业未来发展,宋秉华表现得很乐观:“韩国人口大概只有我们的1/30,但每年仍有很多新的团体出现,国内将近14亿人口这么大的市场,我们其实是处于演艺团体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天花板我还看不到。”

但就像一位偶像厂牌负责人曾对毒眸评价的那样:“这行业缺的不是节目,缺的是匠人精神。”节目提供了将偶像团体向外推出的平台,想要真正催动整个团体偶像产业进一步发展,行业的方方面面都应该被打磨,从而实现偶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姜滨也告诉毒眸:“需要大家一块的正向的去看待这个行业,不能拔苗助长,只关注到能不能给自己带来红利这一件事情。不管是训练生还是训练生的公司,都得对内关注,关注自己是否符合市场的需求。”

《青春有你》

偶像团体的竞速已经开启,对于行业来讲,“风”又一次刮起来了。不过,对于众多的入局者来说,谁能借力这股好风“上青云”,突出重围,还要看节目走向和成团后的运营。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毒眸特邀作者

看透娱乐,死磕真相。

文章提及的项目

微博

爱奇艺

乐华娱乐

网易云音...

云合数据

特步

卡姿兰

优爱

匠星

嘉尚传媒

练了

艾漫数据

下一篇

以恰当的力度拥抱冲突,你就会克服它!

2019-01-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