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脑机接口创业公司 Neuralink 揭秘:马斯克想让人与 AI 共生

boxi · 2018-11-19
该公司的野心无异于最科幻的科幻电影。

编者按:尽管马斯克最近被抨击得很厉害,但这个人绝对是目前对人类前途影响最深远的人之一。他大胆地实施了许多关乎人类前途的项目,比如为了地球可持续发展的电动车与太阳能开发的Tesla,比如为人类寻找备份定居点的SpaceX。此外,还有关乎人类自身进化的脑机接口研发公司Neuralink。Harbind Kharod在题为《Elon Musk wants to give you super human cognitive powers》的文章里交代了相关的背景和知识,让我们对Neuralink所做的事情能够有比较清晰的了解。

就像我们在媒体和网上看到那样,这几个月Elon过得有点难熬。从为了满足Tesla的生产目标而睡在工厂地板,到不断跟监管者与股东闹得不可开交。他居然还有时间去做任何其他事情简直就是个奇迹。

可是一个月前,他却在Joe Rogan的播客上面冒头了。在里面除了东扯西扯倭黑猩猩的交配习惯等事情以外,他还告诉Joe他的神经技术公司Neuralink即将在几个月内宣布一些“有趣”的新闻:

我想几个月内我们将会有一些有趣的东西要宣布一下,这玩意儿要比任何其他东西至少至少好一个量级。我想比任何人能想到的都要好是有可能的。

——埃隆·马斯克

迄今为止我们对Neuralink的了解有多少?

首先,该公司的野心无异于最科幻的科幻电影。

该公司由马斯克与其他8人成立于2016年7月。其短期目标是治愈严重的脑部疾病,如老年痴呆症和帕金森症,并且最终通过“与AI的融合”来增强大脑。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都是一些知名度极高的人,每一个都为创建Neuralink带来了各自独特的跨学科技能。他们的技能涵括了从生物学到神经科学乃至于计算机科学等领域。

以下是公司其他创始人及其专业知识的例子:

  • Ben Rapoport ——Benjamin Rapoport博士毕业于哈佛医学院。他还拿到了MIT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博士。

  • Dongjin Seo——神经技术学家,“为脑机接口创建了超小型无线神经植入物(“Neural Dust”)”。

  • Max Hodak——根据他的LinkedIn档案,此人“在杜克大学研究生物医学工程并且在一个实验室工作,利用恒河猴研究通过多组件电生理学开发脑机接口。”

  • Paul Merolla——曾在超过10个脑机芯片项目中担任首席设计师,其中就包括了IBM的TrueNorth芯片。

  • Philip Sabes——The Sabes Lab研究人员,研究大脑如何利用传感反馈保持精确度并进行自适应运动控制。他的实验室还将这一研究运用到脑机接口(BMI)的研发当中。

  • Tim Gardner——致力于利用脑机接口(BMI)研究黄莺神经活动的生物学家。

  • Tim Hanson——自学了精密加工制造方法和材料科学的神经生物学家,旨在开发Neuralink其中的一些核心技术。

  • Vanessa Tolosa——精密加工制造专家,生物相容性材料研究人员,化学工程博士生。

再加上当CEO的马斯克,这个创始人团队看起来就像一支人脑增强竞赛的梦之队。

NeuraLink想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理解这个问题的最佳方式是先去理解我们是如何进化成这个越来越智能的物种的。

Elon说我们其实已经是电子人(cyborg)了。现代人已经能在几秒钟之内回答你提出的几乎任何问题。我们都随身携带的那个未来主义设备将我们与无限的人类知识库连接起来。如果某人有了什么发现,在互联网上几秒钟之内就内分享给全人类。结合了我们的设备对这一无限知识库的访问可以说基本上我们就是一个庞大的、由人与机器组成的互联的生控体系统。

灵感源自终结者的电子人。

你的手机已经是你的延伸,你已经是个电子人。

——埃隆·马斯克

随着我们的技术不断取得进步,我们的集体知识和智能只会变得越来越丰富。这一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建立了更好的沟通系统来在人际网络中传播这些知识。

在发展沟通方式方面我们相对于祖先已经走过了一段漫长的旅程。人类在沟通方面的进展大概是这样子的:

1、开始学习发出声音。

声波

2、将这些声音与周围的世界关联起来。

3、创建语言,并且将这些声音在大家学习分享的过程中口头传递下去。

部落代际间的知识传播

4、在表面上绘制符号去表示我们的世界。

洞穴人在岩石上刻画

5、创建书面语言。

古埃及象形文字

6、有了书籍但是很稀少,只有少数人能看到。

现存最古老的书本之一。一本犹太祈祷书。时间约为公元前840年。

7、大规模制作书本,可看到的人多了很多。

大型图书馆

8、发明了电话。又建立了一条信息共享的大道。

电信网络

9、发明无线电和电视。利用了更多感官的沟通方式。

早期的电视。

10、创造了无线电话——我们不再受制于物理位置也可以进行远距离沟通了。

早期的消费者手机。

11、互联网——又一种沟通方式,大概也是所有里面最强大的一种。一个庞大的知识网络,涵括了我们这个物种已知的一切。一个共同的大脑。


Opte Project将作为全球大脑的互联网用神经元和突触进行可视化。

作为一个物种我们通过排除万难建立起种种聪明的沟通方式而取得了很多成就。通过创建更多这样的媒介,我们正在提高的互相之间交换知识的速率。在这方面创造机器和互联网是其中最大的飞跃之一。但也是我们的下一个障碍:将我们与机器进行知识交换的能力提高到新的水平。

尽管我们已经是电子人,但我们与机器的沟通速率还不是很高。马斯克说这方面我们面临着带宽问题。

你和自身神经控制延伸(即手机、计算机)之间的沟通率很慢,非常慢。

——埃隆·马斯克

那么如果我们能够把访问机器上的信息所有缓慢的机制都消除掉了呢?

比方说,我们可以不用手来敲东西,而是让机器执行我们的请求,然后解读我们眼睛获取的信息,如果我们只需要脑子里面想马上就能通过机器访问想要的东西呢?

如果我们的脑子可以访问一个数据存储设备并马上通过我们的思考对其进行检索呢?

有了这些能力之后,我们的学习和记忆能力就会比利用这些接口的现有物理沟通方式好上指数级别的层次。不仅如此,这还可以帮助无数受累于老人痴呆症等大脑疾病的人——对于那些人来说,记忆正是第一个消失的东西。

这个带宽问题是NeuraLink希望在远期解决掉的顽疾。他们设计的解决方案之一是利用脑机接口将你的大脑皮质连接到一个共生的AI上,从而极大地增强你的认知能力。思维无限界——不过做法不是吞一颗药丸来提神醒脑,而是在你的身体某处植入一个AI芯片。就像马斯克概括那样,是你的的一个AI延伸。这个无穷思考的例子也许有点牵强附会,但我敢肯定有朝一日我们会活在这样一个未来。

在被问到NeuraLink的远景目标时,马斯克说:

它将会为任何想要拥有超人认知能力的人赋能,任何想要的人。这不是有关赚钱能力的事情,在你做了这件事之后赚钱能力会强得多。理论上任何人只要想都能做。

——埃隆·马斯克

脑机接口是什么?这玩意儿到底干什么的?

我们来快速过一下看看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以及科学家时目前是如何跟它交互的。

大脑一般由1000亿个神经元构成,它们共同组成了一条信息高速公路。

神经元主要包括4个组成部分:神经元胞体(细胞体)、树突、轴突以及轴突末梢。

在下面这张单神经元的图里,包含了树突的神经元胞体是神经元倾听和接受其他神经元信号的地方。每个神经元可以有数百个这样的东西。接收到的信号然后会触发神经元内部所谓的动作电位,就好像电击一样。当我们的神经元被电击时,它就会通过自己的轴突末梢发送更多信号给其他神经元,这些轴突末梢会通过电击联络附近其他神经元的树突。神经元连接之处就叫做突触。

一个标准的椎体神经元。神经元有很多不同的类型。

这套沟通系统的运作类似于计算机二进制语言的0和1。神经元要么被动作电位激活,要么就不激活。区别在于我们的大脑会不断改变其神经连接,从而让一些神经元能比其他一些神经元更好地与网络其他部分连接,反之亦然。这一连接的改变就是我们所谓的学习。当你学会一些新东西时,大脑中的神经网络就会在此前并没有得到多少爱的神经元里建立动作电位,并且在某些情况下生成全新的神经元。

正在经受动作电位的神经元。

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大脑中的神经网络是如何沟通的了,接下来可以去了解如何对其进行记录和解码了。

跟大脑的交互包括两类:

1、记录我们想从大脑获得的信息。

2、输入我们希望的信息给大脑。

目前,科学家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士正在利用EEG(脑电图)和fMRI(功能性核磁共振)来分析大脑活动。这些工具可以为大脑内部发生了什么提供很好的线索,但是在收集的数据细节方面存在局限。人的头骨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它阻碍了很多我们能够记录的电信号。要想真正理解大脑在做什么,科学家需要对这些信号进行更细致的访问。

植入到头骨下面的多电极阵列。

办法之一是将一个多电极阵列植入到头骨下方。这种做法听起来似乎很恐怖,但其实已经实现了。上图中电极的小针记录着大脑生成的信号,然后被发送给机器接口进行解码。

多电极阵列的尺寸对比。

这就是我们目前采用的技术,其表现也相当惊艳,已经展现出改变许多生命的潜能。

知道我们目前的技术进展可以对NeuraLink即将到来的消息发布有更好的猜测。

现在我们把AI加进去,再讨论一下为什么马斯克会在他出席的几乎任何公共场合都在警告“奇点”的到来。

奇点是什么?为什么我们应该对此感到担心?

T-800机器人

根据维基百科:

技术奇点(英语: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又称科技奇点,出自奇点理论,一个根据技术发展史总结出的观点,认为未来将要发生一件不可避免的事件──技术发展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极大而接近于无限的进步。当此转捩点来临的时候,旧的社会模式将一去不复返,新的规则开始主宰这个世界。而后人类时代的智能和技术我们根本无法理解,就像金鱼无法理解人类的文明一样。

以上我们讨论了人类是如何基本上已经变成了电子人的,因为我们已经成为这个庞大的、由人和机器组成的、不断扩张的生控体组织的一部分了。随着时间的转移,我们已经能够不断增加我们的通信带宽,让我们人类整个群体的能力有了指数式的提高。

我们现在已经到达这样一个时刻,得以创建我们自身认知能力的数字复制品,创造出能像我们一样“思考”和执行的机器。

那么作为人我们在创造自身的复制品方面取得了什么样的进展呢?

为了进行比较,以下是我们拿到3个主要部分及其职能情况:

大脑的3个部分


爬虫类脑(Reptilian Brain)——最古老的部分,控制呼吸、心率、体温等生命机能。

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大脑的哺乳类动物部分,用于学习、记忆、情绪和行为响应。

新皮质(Neocortex)——大脑的“思考”部分,涉及有意识思维、推理、语言、运动指令以及感官知觉。

如果我们是要衡量究竟有多接近的话,你可能会说我们处在边缘系统附近,这方面人工神经网络会是一个好的例子。它们的工作就是吸收数据然后从中学习,效果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人类。

事情在这里开始变得可怕。这些AI网络能够即时访问我们赋予的任何信息。在带宽方面,机器正在以几何速度将我们抛得越来越远,能限制它们的只有其处理能力。想象一下,一台机器有了一个发现并且近乎实时地共享给整个网络所有其他机器的情形。在数秒钟之内网络的每一个节点都会变得一样智能。

这会让你不禁要想……如果我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以有限的学习能力走过了这么远的路的话,如果让它访问现存人类知识宝库的话,一个复杂的AI网络究竟又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呢?

这个问题既让我对人类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同时又让我想到了天网。

这就是为什么马斯克会说:

如果你无法征服它,那就融入它吧。

——马斯克

当我开始思考这一点时,我意识到,马斯克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他说一旦我们能够成功地与我们的共生AI融为一体时,

对于人类的结果将是所有人类意志的总和。

——埃隆·马斯克

我喜欢这样的腔调。

原文链接:https://hackernoon.com/elon-musk-wants-to-give-you-super-human-cognitive-powers-e8930b2ab1e9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对于我们个人来说,如何能够在头脑中保持两个对立的观点,而不至于陷入混乱?

2018-11-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