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青少年面对网络暴力,各大平台如何“出手相救”?

全媒派 · 2018-11-12
作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青少年在使用电子产品的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各种问题,网络欺凌便是家长的心腹大患。为了营造健康积极的网络环境,各大平台纷纷出招,为青少年保驾护航。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 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转载。原标题:《为了让青少年愉快地网上冲浪,平台们出招为数字原住民保驾护航》。

01.漫延的网络欺凌

59%的美国青少年经历过网络欺凌。与此同时,青少年认为老师、媒体与政客在这个问题上付出的努力不够。

长期以来,谩骂与谣言一直是青少年生活中潜在的问题。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兴起改变了欺凌的地点、时间和方式。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最新调查发现,59%的美国青少年至少经历过六种网络暴力中的一种。

最常见的网络欺凌是谩骂。42%的青少年表示曾在网络上遭受谩骂。32%的青少年经历过谣言的苦恼。21%的人表示有父母以外的人过分关注他的动态,16%的人在网上遭受过肢体恐吓。

短信和网络是青少年建立和维系关系的主要方式,然而此种联系也有着潜在的麻烦。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有四分之一的青少年收到过别人的露骨照片,7%的人被暴露过露骨照片。这也正是父母的忧虑所在。根据另一项针对父母的调查,57%的青少年家长表示担心孩子受到性骚扰。

90%的青少年都表示网络骚扰是同龄人中存在的普遍问题,63%的人认为是主要问题。大多数年轻人认为,教师、媒体与政府在这一问题上不够努力;相比之下,父母的应对措施显得更为积极。

皮尤研究中心于2018年3月7日至4月10日对743名美国青少年和1058名美国父母进行了调查。其中,“青少年”指的是13到17岁的孩子,“父母”指的是此年龄段的孩子的父母或监护人。

调查显示,男孩与女孩受到网络欺凌的比例是相似的,但女孩更容易成为网络谣言与性骚扰的受害者。

提及网络欺凌,遭受此罪的男女比例相似。然而,在具体类别上,性别差异依然存在。

总体而言,60%的女孩与59%的男孩遭受过网络欺凌。谩骂与暴力恐吓的性别差异不大,其他形式的网络欺凌在女生群体中都更为严重。有39%的女生遭受过流言蜚语,而男生只有26%。女生还更容易成为露骨图片的目标(29%比20%)。并且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差异越发明显。有35%的15至17岁的女生收到过露骨照片,同龄男生只有20%有此困扰。

网络欺凌不一定只以一种形式出现。40%的青少年同时经历过两种以上的欺凌。女孩比男孩更有可能经历多重网络欺凌(15%比6%)。

除了性别差异,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更易受到网络欺凌。在家庭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青少年中,24%的人称自己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家庭年收入高于7.5万美元的则只有12%。

青少年在此类问题上的经历并不会因为种族、民族或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产生差异。

青少年遭受网络欺凌的几率也取决于他们上网的频率。经常上网的人更容易遭受网络骚扰。67%经常上网的青少年遭受过网络欺凌,上网次数较少的比例仅为53%。特定的欺凌行为也受上网频率影响。比如,经常使用互联网的青少年有一半遭受过谩骂,相比之下,使用网络频率较低的青少年被谩骂的概率约为三分之一。

大多数青年认为父母应对网络欺凌措施得当,但其他团体得到的认可很少。

如今,学校领导、科技公司、议员们都在寻求对策。一些学校已经开始了对施暴者的惩罚,即使欺凌发生在校外。社交媒体公司正在推出反欺凌的工具,一些州已颁布相关法律。然而,青少年认为他们的努力还不够。

口碑最差的是政客。79%的青少年认为官员表现糟糕。

青少年对于这些群体处理问题的看法,与个人是否遭受过网络欺凌无关。也就是说,受欺负过的青少年并不会更为挑剔。且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往往评价相似。

六成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遭受网络欺凌,但绝大多数父母相信他们可以教会孩子如何在网络上表现。

父母们相信自己可以为孩子提供适当的建议,让他们在网上做出正确的决定。九成父母对教育自己的孩子如何正确上网有信心,45%非常自信。

不过,这种自信并不代表不担心孩子遭受网络欺凌。六成父母有着这样的担心,四分之一的表示非常担心。

父母的态度往往因种族、民族和孩子的性别而异。白人和西班牙裔的父母比黑人更担心孩子;女孩的父母比男孩的父母更担心孩子遭受网络欺凌。

平台积极应对

在网络欺凌如此猖獗之时,各大平台自然投入研究,为建设健康安全的网络环境出谋划策。

谷歌:推出儿童互联网教育项目

谷歌近日公布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以便为儿童营造安全又积极的网络环境。公布的合作伙伴为全美家长教师协会以及倡导企业向公立学校捐款的非盈利组织DonorsChoose.org,三者一起致力于推进“优良网络环境”项目。在越来越多的通信、娱乐、教育转移到数据网络平台之时,谷歌想教育新网民对抗互联网的负面影响。

项目的发起者、谷歌的员工Julianne Yi称,“研究表明,父母们想教孩子如何在网上保持安全,却往往束手无策。我们开发的小工具可以使家长们互相探讨,以提升数据安全。”此项目被纳入10月份全国网络安全意识和反欺凌计划。

参与此计划的学校将为家长和孩子提供免费的谷歌Pixelbook笔记本电脑,以及英语和西班牙语的展示资料,以教授学生网络安全知识,提供积极的数字体验,并根据不同的家庭需要调整网络使用模式。谷歌还向参与该计划的美国各州的家长教师联谊会提供1000美元资金,感兴趣的人可以通过国家家长教师联谊会网站申请。

Instagram:发布家长指南

我们知道,作为一名家长,你可能很难理解不断变化的数字世界以及你的孩子在网上做什么。因此,我们发布了家长指南,让你了解Instagram的所有内容,为你开启与孩子的交流,并且提供一些保障孩童安全的工具。

你可以向孩子们分享一些小工具,以便他们更好地掌控自己的网络身份和数据足迹。需要提及的第一件事是网络账户到底是公开的还是私密的。让孩子们明白,他们可以控制发布内容的可见对象与互动对象,以在Ins上更为自在。

1、隐私管理

(1)隐私管理

在“账号隐私”里设置账号是否公开。

家长与孩子商议决定的第一件事是孩子们的账号是否公开。如果账号是孩子私人的,就应该由他们自己决定自己的粉丝群体。如果是公开的,要让孩子们知道任何人都可以关注他们,并看到他们发布的内容。

如果孩子已有一个公开账户,他们可以随时将其调整为私人模式;同样,私人账户也可以转变为公开模式。他们可以移除粉丝,选择拥有评论互动权限的对象。孩子们还可以关闭“活动状态展示”,以隐藏自己是否在线。

(2)屏蔽不想要的交流

在账户主页点击“屏蔽”。

孩子们可以屏蔽不想沟通的账号,被屏蔽的人将看不到发布的动态,也不能评论。

当你屏蔽一个账户时,被屏蔽的人将不会被提醒。因此你可以随时屏蔽别人,不必瞻前顾虑。

2、评论管理

孩子们可以控制自己帖子的评论对象。在应用程序设置里的“评论管理”部分,他们可以选择:允许所有人评论、允许关注者评论、允许粉丝评论。也可以在帖子中彻底删除评论。

(1)评论管理

在设置里,选择“评论管理”,点击“允许的评论来源”,以管理发布内容下方的评论。

(2)屏蔽评论

在评论管理区域选择“屏蔽评论”。

孩子可以屏蔽不想互动的账户,被屏蔽的账户不能再对其进行评论。

(3)举报评论及账户

Ins不能容忍网络暴力。为欺凌或骚扰他人而建立的账户、发布的照片或评论,是违反我们的政策的。如果孩子们发现此类信息,可以点击动态右上角的“…”符号举报。举报是完全匿名的,我们不会向被举报者提供举报人的信息。

(4)评论过滤

点击“手动过滤”,输入想要屏蔽的单词、短语或者表情符号。

我们已经建立了过滤系统,可以自动移除带有攻击性的语句。同时,孩子们也可以创建自己的“手动过滤”系统。

3、时间管理

提及耗费在Instagram上的时间,并没有明确的评价标准。

(1)时间管理

我们提供了一些小工具来帮助用户管理时间。家长和孩子可以商议一个合理的使用时间。

(2)使用时长记录

你的活动指示板可以显示在Ins上花费的时间,包括过去一天、过去一周,以及在软件上花费的平均时间。孩子可以点击并按住蓝色柱形图,查看使用时间。

(3)设置每日提醒

每日提醒的设置可以随时关闭或者更改。

孩子们可以在固定时长设置每日提醒,提醒他们到时下线。

(4)静音推送通知

在“通知设置”中使推送静音。

孩子可以使用“静音推送通知”让Ins保持安静。当预设时间结束之后,通知将回归正常。

(5)“浏览到达底部”

青少年往往有着了解朋友动态并保持交流的压力,当他们看完自上次浏览以来所有更新的动态后,Ins将自动提醒“浏览到达底部”,这样能告知孩子已经看完所有的最新动态了。

Poynter:青少年事实核查项目

在过去的四周里,高中生们花时间回答了许多辨别真假的问题,这是一个名为MediaWise的项目的一部分,旨在帮助中学生理智上网。这是Poynter, Google.org和斯坦福历史教育集团携手发起的。

在四周内,六名十几岁的实习生在社交媒体上发现了虚假信息,撰写了揭露假新闻的文章,并在短视频内担任主角——这一切都是为了教育更年轻的受众。

尽管项目时间很短,我们还是学到了关于媒介素养的一些知识。

青少年也不能回避虚假网络信息的问题。

作为“数据时代的原住民”,你可能认为青少年更擅长使用互联网。

然而,屏幕后长大的青少年也并不会免受虚假新闻的影响,他们依然缺乏理解媒介环境的能力。

不少进行媒体研究的机构都赞同此观点。根据斯坦福历史教育集团的说法,尽管在网上花费很多时间,绝大多数的青少年都无法正确评估在线新闻和信息的可信度。

在项目的第三周,一个高中实习生问道,“《芝加哥论坛报》是可靠的消息来源吗?”

答案是很显然的。但他的提问反映了一个更大、更重要的问题:学生们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Gallup和KnightFoundation的两份报告显示,“美国电视、报纸或广播里出现的新闻中有44%是不准确的。64%的真实消息是无法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

换句话说,重建公众对网络信息的信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青少年们会在Instagram上发布虚假信息。

实习的高中生告诉我们,脸书是为“中年人”而非年轻人准备的。在现实中,青少年会在Ins上花费更多的时间。

皮尤研究中心于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13岁至17岁的美国青少年中,有51%使用脸书,72%使用Ins。

通过关注Ins,我们发现了媒介环境的新风暴。无论是名人、编造的引语、不准确的消息还是病毒式传播的视频,在平台上的传播范围都很广,并且常常是未经核实的。

青少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会受到错误信息的影响,参与到纠正错误信息的工作中显得尤为重要。

Facebook:青少年门户网

对于青少年和儿童而言,脸书和其他社交网络可能是相当有害的——它们会加深年轻人的不平衡、不满足感。如今,脸书推出青少年门户网,称其为青少年“在脸书上体验美好提供了指南”。它涵盖了所有脸书用户需要了解的基本知识,包括保护隐私的措施,如使用双重密码和强密码,以及识别骗局的技巧。同时,它也告知青少年网站将会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

在“指导原则”中,脸书建议年轻用户在公开发布信息前先思考5秒。“在你的学校里,总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过度分享生活。(其实成年人也会如此)”抵制这种冲动,只将有趣的细节留给最亲密的朋友分享。

Perle建议,如果朋友发布了让人感觉不适的内容,一定要提出来。对于恃强凌弱的人,她建议“不要做一个混蛋”——“恶有恶报”。

该门户网站还有一个隐私专区,简单地解释了脸书如何使用人们的数据来改进服务,以及投放广告。它解释了脸书如何与研究人员、供应商、广告商、执法部门共享数据,并符合法律要求。“我们不会出售你的隐私数据,我们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

脸书表示,它与英国、美国、意大利和巴西的青少年进行了交流,希望建立此门户网站,并将于未来举行更多会谈,听取年轻用户的意见。目前,此网站已有60种语言可供使用,方便世界各地的青少年用户。

YouTube:儿童教育节目

YouTube为儿童提供的娱乐远比成年人想像得更奇怪,也更全球化。

YouTube上有一档火爆的学龄前儿童视频节目,制作公司名为Chuchu TV。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VinothChandar为女儿“楚楚”制作了此档节目。他制作了一个小视频,让女孩跟着流行的印度摇篮曲跳舞。女儿的喜欢激发了Chandar的灵感,他和朋友们成立了楚楚公司,开始产业性地制作系列视频。

五年后,楚楚的快速成长已经威胁到了传统的视频制作者,从芝麻街到迪士尼。《芝麻街》是个连载了数十年的老品牌,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超过50亿。然而,楚楚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190亿。

以美国和印度为主,楚楚在全世界不断扩张市场,已然成为一个非常大的公司。“我们想成为下一个迪士尼”,Chandar称。

然而,新兴的儿童媒体与大人的想象不同,它们更为怪异、更为多元。

楚楚的视频制作者并没有想制作一档教育节目,他们起初只是享受拍摄影片的乐趣。随着视频的火爆与公司的壮大,楚楚开始转向教育方向。但总体而言,制作目的依然是有益健康与提供娱乐。

YouTube上的儿童节目质量参差不齐。一些是疯狂而病态的,其他的则是关键词的堆砌:童谣、奇趣蛋、拇指儿歌、颜色学习……

在20世纪50年代,国会就电视对儿童(和成人)可能产生的有害影响举行了听证会,但并没有使行业现状得到实质性的改善。

在监管机构缺乏实质性监督的情况下,上世纪60年代末,改革的呼声促使电视节目迈入新阶段。一个自称“儿童电视行动”的组织开始倡导对儿童节目呢进行具体改革。公共广播公司于1968年成立。与此同时,儿童电视工作室开始制作《芝麻街》,这些节目在创造真正的电视教育方面非常成功。当儿童节目被电视吸收,电视频道已经从公共模式中学习到了许多,并将其融入到类似《爱探险的朵拉》这样的节目中。

通过儿童电视改革者的持续努力,情况终于得到改善。儿童对于电视节目已经从关注和理解转变为学习与研究。这又反过来促进了一系列电视教育节目的设计与制作,许多专家认为这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教育创新之一。

研究发现,儿童电视节目能提高儿童的词汇量,正常的成人节目则会阻碍发展。

那么,如今在YouTube上最受欢迎的视频,又给年幼的孩子们提供了什么信息?这类视频对孩子的成长有何影响?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我咨询了在UCLA从事儿童媒体研究的Colleen Russo Johnson。

她说,在视频中,她看到了明亮的灯光、无关的元素,以及快节奏。一个小男孩在舞台上的两头奶牛的陪伴下跳舞,一群人在挥手。灯光闪烁,星星在背景中旋转。这很可能会分散孩子们的注意力,使他们无法获得视频中蕴含的教育信息。

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从视频中学习,Johnson称视频中的故事必须慢慢展开,“更安静、节奏更慢、没有太多分散注意力的视频效果会更好,这能将孩子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视觉效果上,从而有助于理解。”

需要明确的是,制作幼儿可以学习的视频是很有难度的。2岁以下的孩子很难将屏幕世界转换为看到的世界,因为复杂性和三维性与视频内容脱离。对2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与实际环境的丰富互动。大一点的孩子才能从视频中得到真正的教育,而不仅仅是获得娱乐和消磨时间。

但即使在有限的情况下,这些视频依然会影响幼儿的发育。如果孩子们看惯了快节奏的视频,他们就会期待这样的生活方式,会让其他教育视频变得失去吸引力。

楚楚随着时间发生着变化——它放慢了视频的节奏,专注于场景的关键元素,变得更有教育意义。但在YouTube的领域里,视频的点击量决定一切,重要的是点击量而非教育意义。因此,尽管楚楚推出了新视频,却不如老视频得到的关注多。

在去年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中,James Bridle强调YouTube上存在很多不健康的视频。一些是疯狂而病态的,其他的则是关键词的堆砌:童谣、奇趣蛋、拇指儿歌、颜色学习……尽管传播规模不如楚楚,也依然有被儿童接触到的风险。

YouTube的世界与广播电视的世界截然不同。尽管美国和海外的广播公司都受到相关规定的约束以及违反约束可能收到惩罚的威胁,适用于YouTube内容创作者的规定却少很多。YouTube的默认立场是,网站视频受众为13岁以上的观众。

除了其主要网站外,该公司还开发了一款名为YouTube Kids的应用,所播放的视频是专为父母和孩子设计的。这很好。它充分利用了成熟的儿童媒体公司的专业知识。家长也可以对孩子观看的内容进行实时监管。然而问题在于,在YouTube19亿的月活用户中,只有一小部分人使用它。

孩子们要接受YouTube上数十亿的观点,这种做法是不负责的。到目前为止,YouTube隐藏在服务条款的保护之下,似乎没有行之有效的监管解决方案。总的来说,YouTube是自我约束的,它可以在任何时候宣称为儿童所做的努力已经足够。

但该公司可以采取措施改善这种状况。为什么不尝试让更多的家庭使用YouTube Kids呢?YouTube负责家庭和学习的全球主管Malik Ducard在一份声明中说,YouTube“通过大力推广,努力提高人们对YouTube Kids的使用。”如今,YouTube Kids每周的浏览量超过700亿。

如果流媒体视频遵循广播电视模式,与政府进行合作,YouTube也许可以出资与专业制作教育视频的媒体合作,以便向儿童提供更多优质内容。YouTube可以推进算法研究,向儿童投放教育类节目。也可以资助新的教育节目,就像广播电视公司一样。

其他更严厉的措施也可能有所帮助。例如,将适宜学龄前儿童观看的视频仅在Kids上投放。事实上,主平台上禁止播放学龄前视频。如果想要Kids软件真正起效,就应该明确区分主平台与Kids平台上投放的内容。

当然,也许存在更好或者更完善的解决方案。市场本身不利于孩子们的成长,政府也不太可能大刀阔斧地改革,因此英雄们不得不站出来推动YouTube的变革。英雄应该来自世界各地。

总之,网络平台乱象丛生,平台们仍要不断求索,庇护青少年们健康上网。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教你如何提高解决问题的能力。

2018-11-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