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巨火的“熊宝宝爬雪山”视频,背后问题很大

Jane · 2018-11-14
在我们眼里看来的励志视频,实际上是一个关于无人机和野生动物的警示故事。

编者按:使用无人机能够拍摄出自然界一些珍稀的画面,然而从被拍摄的动物角度来看,这可能是一种经历生死的体验。本文译自Theatlantic原标题为" The Problem Behind a Viral Video of a Persistent Baby Bear"的文章。

对很多人来说,一段2分半钟的视频:一只棕熊宝宝试图爬上白雪覆盖的山峰,证明了坚持不懈的力量。在视频刚开始的时候,棕熊幼崽和棕熊妈妈一起站在一个险峻的山脊上。棕熊妈妈开始向着山顶走过去,尽管在松软的雪地上滑了几次,但她很快就爬到了山顶。棕熊宝宝试探性地跟着,但就没那么幸运了。它失足向下滑了几英尺。它爬起来重新尝试,然后再次滑到了。

最后,幼崽终于靠近了山顶。但当镜头拉近,聚焦在这团聚的时刻时,棕熊妈妈莫名其妙地用她的爪子朝宝宝猛扑过去,把它又甩了下来。幼崽向下滑了很长一段路,它一直试图抓住什么,最后碰到了一块光秃秃的岩石后停了下来。再一次,它开始向上爬,在经过漫长而艰辛的努力之后,它终于到达了它母亲那里。然后熊妈妈和熊宝宝一起走开了。

这段视频上周五被上传到ViralHog YouTube channel 上,在推特上被分享后迅速走红。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它已经被观看了1700万次。这个故事包含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的所有元素:最可爱的主角,跌宕起伏的剧情,和一个幸福的结局。这是一个在逆境中不屈不挠,战胜困难的故事。

但是当生物学家看这个视频时,他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我们都可以从这只熊宝宝身上学到的是:永远向上,不要放弃。然而生物学家们说,这段视频显然是由一架无人机拍摄的。在影片中,他们看到这是一名不负责任的无人机操作员的行为,他在拍摄这些熊时,将它们逼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而这几乎让幼熊失去了生命。“我发现很难观察,”爱达荷大学(University of Idaho)的生态学家苏菲•吉尔伯特(Sophie Gilbert)说,她研究的对象包括无人机对野生动物的影响。“这表明,这位无人机操作员对他的行为对棕熊造成的影响缺乏理解。”(不仅仅是科学家,一些无人机飞行员也对这段视频感到失望。)

视频中唯一的信息显示,视频拍摄于2018年6月19日,地点是俄罗斯马加丹地区。没有人知道是谁在操作它,是哪架无人机,更没有人知道它飞得有多近。但“不管距离有多远,我都能从熊的行为中看出它们离得太近了,”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克莱顿•兰姆(Clayton Lamb)说。

兰姆说,视频中的情形很可疑。带着如此小而脆弱的幼崽,熊妈妈不太可能会选择穿越如此陡峭的斜坡。它没有理由冒这种风险,除非是被迫的。”他指出,在整个视频中,棕熊妈妈一直在抬头看着无人机,显然对它的出现感到不安。在某种些时间点,镜头被放大了,这可能是因为无人机本身正在飞近。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熊妈妈会出其不意地猛击幼崽,导致幼崽坠落。

一些生物学家所指出,熊妈妈可能把无人机的接近理解为一种攻击,并试图把她的幼崽推开(事实上,视频中也可以看到猛禽的影子)。但兰姆的担心更直截了当:一个从未见过、发着很大声音的物体的靠近吓到了它们。他说:“很多人认为无人机是无声的,就像飞翔的小鸟或纸飞机。但是在近距离范围内,无人机的声音非常大”

专业的野生动物电影人也开始使用无人机进行拍摄。利用无人机拍摄到了《Planet Earth II》里嬉戏的海豚和《Blue Planet II》中加拉帕戈斯海狮猎杀黄鳍金枪鱼的照片。但纪录片摄制组通常有对拍摄对象行为敏感的自然学家来指导。兰姆说:“当我们有了让普通人也拍摄这些照片的技术后,那些非专业人士就会滥用这种技术来自制Planet Earth视频。”

无人机的使用还是一项新生事物,所以管制无人机使用的法规是不成体系的。在美国,国家公园系统已经禁止无人机在园内活动。一些州也禁止猎人使用无人机来侦查目标。在国家层面,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对无人机的操作有相关规定,但这些规定是为了保护人类和飞机,而非动物。

通过不断骚扰动物,无人机可以把它们逼到危险的位置,就像视频中那样。无人机可以给动物造成高度的压力,长距离追逐动物,并把它们从食物来源或它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上赶走。YouTube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吉尔伯特(Gilbert)制作了一个很长的播放列表。她说:“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对发布无人机滥用的视频引以为傲,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危害。”“现在对大众没有相关的教育,甚至没有人试着和大家谈论相关知识。

她说,这很遗憾,因为对于那些想要研究那些很难接近的生物的生物学家来说,无人机也是天赐之物。无人机比地面调查更方便,而且比飞机更便宜、更安全、更安静。研究人员利用它们来计算在难以接近的悬崖边缘筑巢的鸟类数量,监测南极的豹海豹和哥斯达黎加的海龟数量,通过寻找树梢巢穴来调查猩猩,通过穿越鲸鱼从气孔呼出的气体来收集鲸鱼的DNA。基于无人机的计数可能比地面调查更准确,而且通常不那么打扰动物的生活。吉尔伯特说:“为了研究筑巢的鸟类,我们必须爬上树来数这些幼崽,这是一项烦人的工作。但如果你有一台非常好的相机,你就可以从远处放大镜头来观察。”

她的一名学生正在使用配有红外线设备的无人机监控鹿的夜间活动,以观察旨在阻止它们进入农田的措施是否奏效。另一名研究类似兔子的鼠兔的小组成员在无人机上安装了激光雷达系统,以绘制出这些动物生活区域的厘米级地图。与此同时,在肯尼亚和马拉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已经在无人机上安装了热摄像机,以防止盗猎者在夜间活动。

但在这些令人兴奋的用途中,只有几十项研究评估了动物对无人机的反应。这些反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讨论的物种、无人机的飞行速度和飞行路径,以及无人机的形状是否像捕食者,等等。而且,即使动物们没有明显地表现出被打扰到,它们仍然会感到苦恼:在一项研究中,当无人机从上空飞过时,心脏监测器显示黑熊的心率大幅提高了。

考虑到这些不确定性,两组研究人员编制了使用无人机的指南。这两种方法都强调了预防措施,以防止一些物种的不确定反应。贾罗德•霍奇森(Jarrod Hodgson)和连平•高(Lian Pin Koh)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最重要的是,不要伤害它们。”

与此同时,吉尔伯特希望研究人员更深入地研究无人机如何影响不同物种。“我们可以从战略上考虑哪些动物会受到无人机的影响最大,并将研究重点放在那里,”她说。这包括“引人好奇的珍稀动物,因为人们可能会把它们当作娱乐,以及在食物链中有空中掠食者的动物,或者利用声音来探测掠食者的动物。”这些研究不仅可以作为科学家的指导方针,也可以作为无人机使用法规制定的基础。

与此同时,吉尔伯特说:“希望人们有一定的常识并对动物的遭遇怀有一种同理心。当你看到有一只正在挣扎的幼崽时,我认为负责任的做法是让你的无人机退到远处。”

编译组出品。译者:刘麦麦 Jane,编辑:郝鹏程。


+1
4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十二年长跑后,人人网从此不再和陈一舟有羁绊。

2018-11-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