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前线 | 还没等到你再去一次KTV,金曲歌单就已经下线了

Turbo2018-11-06
今后的K歌,不仅是为娱乐买单,也是为喜爱的歌手花钱了。

嘿,你得学点新歌了。

下次再去KTV唱歌,你坐下来就按照热门榜单点的那些怀旧金曲,很可能都找不到了,起码英皇版本的《K歌之王》和《十年》,在一段时间里是唱不了了。

11月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音集协”)发布公告称,KTV经营者应该合法使用曲库,使用他人作品必须依法取得授权,否则要承担侵权责任。此前,音集协于10月22日发布“关于停止使用部分涉诉歌曲的公告”,公布了6609首非音集协会员的音乐电视作品,通知各KTV设备和系统服务商及各KTV经营者将这6000多首歌曲删除。

6609不是个小数字。其中包括了一部分年代十分久远、点击率较低的老歌,也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毛宁、杨钰莹演唱的金曲,如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版本的《一片艳阳天》《晚秋》《弯弯的月亮》。但是,陈奕迅、张惠妹、邓紫棋这些“KTV黄金选手”的热门歌曲也在名单之中。

是谁在做这样一件事情?在国内音乐版权事件闹得沸沸腾腾的今天,大部分人对于音集协可能仍然不是很熟悉。音集协是经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于2008年成立的我国唯一音像集体管理组织,同时也接受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委托,代表音乐电视及音乐作品权利人向KTV行业收取著作权使用费。音集协代表的是音乐作品制作者的利益,音著协代表的是作词者和作曲者的利益,两者都是版权保护道路的“管家”。

6609首歌曲下架,其实是音集协对KTV版权一系列管理的最终结果。在此之前,音集协已经采取了一系列动作。

2018年7月3日,山西省运城市中级法院就音集协与山西万利卡地亚著作权侵权一案做出了审判,音集协获得了侵权赔偿,原因是万利卡地亚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经营场所内以卡拉OK形式放映音集协享有著作权的音乐电视作品。除此之外,11月5日,音集协还发布公告宣布:解除与天合集团十年的合作关系,终止天合集团的代收费资格。在这之前,音集协一直委托天合集团向KTV经营者收取音乐版权使用费。

可以说,音集协在KTV版权规范的行动中陆续打出了一张张牌。而这次公布下架金曲的数量之庞大、范围之广泛,更是将这场战役推向高潮。

K歌爱好者们毫无疑问要因此沮丧一会儿,对于创作者来说,这次事件却是为版权保护扫除障碍。唱了这么多年的歌,消费者们交给KTV的钱很多时候并没有分给自己喜爱的歌手。想必你也在KTV里遇到的这样的情形:歌词倒是对的上,屏幕上的MTV却完全不匹配,拿着话筒的麦霸们深情入戏,一旁的朋友看着屏幕上的自然风景和沙滩美女笑出了声——在版权管理越来越正规之后,这样的情景会慢慢消失。

在版权费用的分配上,音集协官网显示,“向使用者收取使用费后,协会提取一定比例作为管理费以维持日常运作,剩余部分将全部分配给会员。”

事实上,就算没有音集协对版权费的管控,KTV经营者们面临的危机也不小。想想你上次去KTV都是多久之前了?

早在2015年,KTV鼻祖钱柜先后在国内关闭13个门店,万达旗下大歌星KTV全国范围内80多家门店也在2015年7月集体谢幕,传统KTV行业的萎缩已是不争的事实。随着互联网拥抱一切的浪潮掀起,各大在线K歌平台纷纷出现并迅速流行。“孤独患者”在家里一个人也能唱歌、免费练歌、和明星合唱——这些优势使得KTV不再是人们K歌的唯一选择。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为例,在这家公司新近递交的招股说明书里,全民K歌的MAU已经达到1.7亿,含全民K歌在内的业务带来的社交娱乐业务更是整家公司撑起了主要盈利来源。

更重要的是,像全民K歌这样的K歌软件背后有大公司做支撑,没有版权的烦恼,这无疑又给传统KTV重重一击。

KTV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当然不会消亡。上世纪80年代末期,中国开始出现歌舞厅。在随后到来的90年代,“卡拉OK”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90后也更是习惯了“聚会唱k”这样的欢乐模式。KTV或许会减少但未必会消失,消费者的麦克风也是抢不走的,区别在于,今后的K歌,不仅是为娱乐买单,也是为喜爱的歌手花钱了。

+1
6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AI正在中国蓬勃发展!在中国教授AI时学到的五件事。

2018-11-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