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让你苦恼?都怪大脑前额叶还没进化到位

Cado2018-10-11
拖延症从哪里来?我们为什么拖延?如何打败拖延症?

编者按:拖延症是我们最不愿意往自己贴的标签。但人人都有拖延的时候。通过了解其产生的根源,我们虽不能彻底战胜拖延症,但至少能增加点胜算。有时候,我们明知道什么事情符合自己的长期利益,却迟迟无法行动起来;也可能我们完全无法控制工作中自己想吃东西、想睡觉、想玩手机的冲动。这不能全怪自己,我们的大脑中的前额叶与拖延症的形成也脱不了干系。本文编译自medium的原题为“The Tyranny of Procrastination”的文章。

在理想的世界里,我们做什么事都不拖拉。我们会生活在一个人人都把责任当作第一要务,个人的欲望都属次要的世界里。所有的任务都在期限之前不紧不慢地圆满完成。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生活的世界与之大相径庭。

很多人都苦于自己爱拖延的“习惯”:不管是欠着钱不还,还是烂着牙不看医生,或者旅行回来行李还没归位。生活中有些例行公事本来是必须要做的,但是我们总是把琐碎、烦人的任务丢给未来的自己,但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的自己肯定也不想做这些事情。

想要克服坏习惯,首先要找到其根源。拖延症的根源深埋在我们的进化史中。进化本是客观的,没有好坏,但我们进化的程度还不够,所以无法逃脱其诅咒。虽说事实令人扼腕,但增加对拖延症的了解,还是有利于我们最终战胜它的。我们首先从了解“冲动”开始。


冲动是魔鬼


在哺乳动物取代爬行动物成为陆地上主导的体型较大的动物之前,大部分生物没有“明天”的概念。大部分时候,他们如果有了冲动,就会即刻有所行动。这些动物性的冲动,正是拖延症的根源。

冲动是在大脑中的一系列生理机制之下产生的,而这些生理机制大部分又是受到多巴胺的刺激产生的。多巴胺在人体中有许多功能。在产生冲动的方面,多巴胺是在人脑中的运动和快感系统中起作用, “迫使”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这些事在过去通常是对生存有益的。

多巴胺反应对于冲动主要有两方面影响。首先,多巴胺会刺激我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们想吃巧克力,是因为多巴胺的作用。再者,多巴胺会让我们喜欢做某些事情,每次吃巧克力,身体都分泌多巴胺,产生快感。这两者共同形成了冲动,让我们往让自己开心的事物方向走。

动物的生命在几亿年来都是受到冲动的驱使,不断前进的。当动物体内有了冲动的时候,动物并不知道冲动和他们未来可能想要的事物有什么关联。也就是说,他们在星巴克买咖啡的时候,是不会想到现在不喝咖啡,将来就有更多的钱买房子。这种能力与进化史上某个全新的发展息息相关。


远见


后来,我们有了“未来”的概念,才开始学会抑制一时的冲动:因为我们知道未来的目标能否实现,和眼前的目标大有关系。这种想象未来的能力主要是伴随前额叶的发展得来的:前额叶越发达,我们就越能为了未来的成功,抑制当下的冲动。

前额叶之所以能给我们“未来”的概念,是因为它与大脑中多巴胺相关的区域“有來有往”,它像一个信息枢纽,与大脑其他部分互联互通。如果大脑中同时产生了多个与多巴胺相关的信号,这些信号都先来到前额叶,大脑会在此决定是否执行。如果前额叶“想象”一下未来,觉得眼前这个冲动不利于美好的未来,决定不执行,那这个冲动就会受到抑制。

前额叶的在控制冲动方面的功能显著,实则很容易证明。如果你的前额叶皮质受损,你就会失去联系“光明未来”和当下冲动之间的能力,结果就是你没有办法为了长远利益,抑制对眼前欲望的渴求。

前额叶是大脑“执行力”的负责区域,较高的认知功能,比如解决问题、临场反应、记忆力、语言能力、动力、判断力、冲动控制以及社交和性表现都是由前额叶部分完成的。


虽然我不觉得拖延症可以完全被打败,但是它的破坏力还是可以控制的。

很多案例研究都得出了同样的结果。举个例子,盖奇(Phineas Gage)是神经科学上的一个很有名的创伤案例,他的大脑前额叶在事故中被三英尺长的铁条贯穿。在事故之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一个体面的年轻人变成了暴躁的浪荡子:把自己的钱全部花光,工作丢了一份又一份,对待朋友也都很恶劣。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他是自己某些劣等“冲动”的受害者。

人类前额叶的抑制功能在恐龙灭绝前是根本没有的,恐龙的灭绝让哺乳动物的发展有了更多的空间。在此之后,人类才终于有机会进化出前额叶,为自己谋求更好的未来。人类对未来的这种轻微的“洞察力”将我们从跟随无意识的冲动行事中解脱出来,为了将来,抑制眼前的冲动。


时时刻刻 硝烟四起

前额叶 VS 冲动带来的即时满足感

而拖延症就是这两个系统之间的斗争导致的结果。一方面,我们有来自多巴胺相关活动的冲动, 另一方面,又有前额叶负责抑制其中一些冲动。如果任何一方面出现问题,我们的冲动可能会很强劲,迫使我们满足自己的欲望。

与多巴胺相关的活动如果太活跃,就会导致控制系统长期占下风,人也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很多帕金森症患者或者不宁腿综合症患者需要采用多巴胺药物治疗,但是这些多巴胺让他们很难控制自己的冲动,他们可能发展出赌博成瘾、变成购物狂等等。这是因为他们的冲动十分强烈,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

不宁腿综合征(Restless legs syndrome, RLS),又称睡眠肢动症,是一种强烈想要让腿部移动的障碍。平常患者腿部有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这种感觉会随着腿部移动而有所改善,不适感可能是疼痛、刺痛或是虫爬感,双臂偶尔也可能受到影响。

前额叶也可能导致冲动控制出现问题。比方说,很多人的前额叶上多巴胺的受体基因变异,导致受体对于冲动信号的理解能力较弱。存在该基因变异的人也容易出现ADHD(多动症)或者强迫症,两者都与冲动控制有关。

前额叶与多巴胺相关活动之间的交流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出现拖延的倾向。我们想做的是会在短时间内就得到回报,得到奖赏的事情,比如看社交媒体、弹吉他、写写日志,但是如果前额叶抑制冲动的能力不够强,那么我们继续专心做事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于是做起事来就容易拖拉,最后造成拖延。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


虽说我觉得要完全战胜拖延症是不可能的,但是将它的破坏力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还是很可行的。最有效、最有前途的方法就是通过知识,通过对拖延症的了解:如果你知道哪些因素造成了自己的拖延症,要戒掉恶习就会比较简单。至少希望还是可以有的。、拖延症最强大的两个诱因是:1. 你的目标有多遥远2. 你做某件事情的意愿有多强一般来说,如果目标越遥远,你拖延的可能性就越大。同样,如果某件事你越不想做,你就越有可能拖着不做,这样以来,其他冲动就会占上风,优先执行。不管你用什么策略来克服拖延症,它会一直如影随形。

我们的前额叶还不够发达,有时无法理解某件事情在未来能带来的丰厚回报,因为未来实在很遥远。这也是在长远规划面前,一时冲动容易占上风,能够优先实现的原因。

知道这一点之后,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对未来有益的事情“提高价值”,列出实现这些任务之后的好处。或者,我们可以建立某种惩罚机制,让短时间内就能得到回报的活动不那么吸引人。

你对任务的喜好程度,自然会影响你是执行还是拖延。如果某项任务是你特别反感的,那你在做的过程中,抵抗其他冲动的诱惑就很难。应对方法和上一段相同, 详细地列出该任务完成后的好处,让它在诱惑面前更有竞争力。

不管你采取什么策略,拖延症会一直如影随形。我们会把看医生、洗碗等任务一推再推,都是因为我们更愿意做别的事情。而这种不幸的状况,都是因为前额叶和多巴胺相关冲动之间交流不力导致的。但是也别太悲观,至少我们比蜥蜴强嘛。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即刻

互联互通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