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TPG-软银韩国成立合资VC,资本寒冬里的又一剂国际强心剂?| 36氪独家

施安 · 2018-09-25
“天时地利人和”不仅是陆奇加入YC的原因,不只是软银韩国携手TPG的原因,它更像是整个中国在新经济拐点之下,技术产业创新全面开启的背景。

文 / 施安 孟小白

36氪独家获悉,今日,软银韩国(Softbank Ventures Korea)、TPG(德太投资)宣布共同创立3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基金(TPG-SV ,下简称基金),目标瞄准中国初创公司。

以企业大型并购、专业私募投资著称的投资界巨头软银和TPG,分别扶持过雅虎、阿里巴巴、滴滴、优步(Uber)、爱彼迎(Airbnb)、Spotify、McAfee、CAA 等众多知名公司。

谈及基金的成立,TPG 中国区管理合伙人孙强提到一个词:天时地利人和。就在一个月前,YC中国创始人陆奇在接受36氪专访时,也同样选择了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创立YC中国的初衷。

然而,此时国内VC的客观环境是:寒冬侵袭,资金收窄,裁员潮的消息不断从风投机构传来;资管新规和监管戒严,经济持续下行,企业现金流吃紧。

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天时地利人和”?

故事还要从孙强刚刚接手的TPG中国说起。

重振 TPG

基金宣告成立的时间节点,距离孙强上任 TPG 中国,整整一年。

作为曾经的华平(Warburg Pincus)大中华区掌门人,孙强在执掌华平中国的 20 年里,投中亚信集团、富力地产、红星美凯龙银泰、国美、中国生物、58同城、优信拍、七天酒店、易商等知名上市公司,帮助这家管理规模 440 亿美元的国际巨头奠定了在中国 PE 界领先的地位。

TPG中国区管理合伙人孙强

2015 年,孙强离开华平创业,投身黑土地项目,希望通过土地流转、规模化和科学化种植推动农业生产变革。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黑土地”接连遭遇融资难、规模小、与本地合作伙伴磨合等问题。

在此背景下,孙强跟 TPG 的结缘,更像是“各取所需”。

孙强深感黑土地项目的举步维艰,是由于个人力量无法调动和整合庞大的资金、资源去完成一项“有益的事业”,他需要一个宽广有力的平台,能够支撑起他想要变革和创新的志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不是“回归”投资界;他只不过是借一个大平台继续“创业”,只是这一次,他的盘子更大,资源更丰富。TPG 能让他借力打力,走的更高、更远。 

而“创新”、“变革”,正是入华二十多年的 TPG,亟待注入的一剂强心针。

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TPG 在零售、医药、消费品及金融领域曾投资过多家国内知名公司,包括深交所第一股“深发展银行”、IT制造商“联想集团”、汽车销售连锁公司“广信汽车”、零售企业“物美”、医疗机构“和睦家”等等。

但渐渐,由于大中华区高管的流失,TPG 中国始终缺乏一位统筹中国业务的负责人。战略方面,TPG增长基金试水的人民币基金收效甚微,投资达芙妮、李宁、新源地产、凤凰卫视等项目上接连失手,客观上造成了 TPG 中国影响力的减弱。TPG 中国在投资判断力上出现的偏差,或多或少被外界解读为中国团队在宏观战略上的定位不清、创新乏力,以及团队分散作战。

TPG 中国需要一个好的指挥官。

2017 年 9 月,TPG 正式任命孙强为中国区管理合伙人,负责公司在中国的投资业务。TPG 旗下亚洲基金、增长基金及社会效益基金在中国的投资全部由孙强领导。

自此,孙强围绕“创新”战略,开始了在 TPG 的改革:

  •  平台结构创新

把 TPG 在全球平台上的社会影响力基金、TSSP 特殊机遇基金、房地产基金、信贷投资基金等都引入中国落地,结合已有增长性基金和并购基金,搭建能够覆盖企业各种融资需求的平台结构。为了延展投资范围,与软银合作成立风投基金,帮助TPG早期发掘和介入独角兽公司。

  •  投资理念创新

将全球网络、视野和本土运营方式结合,一方面将投资业务由成熟期拓宽到初创期,另一方面利用在中国多年的关系和经验的积累,将TPG海外的管理经验、优势行业的投资经验集中输入到早期基金的管理运作上。

  • 组织架构创新

将TPG原有分开管理的并购基金和增长基金两个团队重新整合,按照行业划分,集中最优资源,聚焦到每个项目的投资中,包括优质的早期项目。以TPG中国对度小满十亿美金这一项投资,就集合了TPG内部社会影响力基金、增长基金和并购基金三方面的资源。

可以看出,在孙强的创新战略中,每一环都需要有早期培育打基础。

伴随创新战略在TPG内部执行开展,基金之于整个TPG中国的战略定位也变得清晰:

  1. 承上启下,做宽TPG中国业务,完善新的平台建设。

  2. 继续推进TPG中国的行业化战略,在新经济各个领域深耕。

  3. 发掘培育创新模式,重塑TPG新的品牌活力。

用孙强的话说,与软银合作的基金就像是接力棒的第一棒,它要扶持早期企业初创成长,再把接力棒交给增长型基金,直到成熟上市。而这第一棒,必须联手强有力的队友,要跑出距离,跑出水平。

 软银加码“AI中国”

相比TPG的重整旗鼓,软银韩国的逻辑显得更加简单——顺势而为。

互联网时代伊始,投资巨头软银投下雅虎;移动互联网来临,软银投中阿里巴巴,在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软银紧紧抓住AI的心脏——芯片,以320亿美元全资收购全球第一大芯片公司ARM,耗资40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二大芯片公司NVIDIA(英伟达)的第四大股东,同时还从Google手中买下知名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被业界称为“买下整个未来”。

基于对中国市场潜力的确信,软银在2000年就来到中国。和TPG不同,软银在中国的战略布局一开始就覆盖了早期、成长期和后期的全阶段投资项目。

但真正落到中国的AI领域投资,软银的成绩单似乎表现平平,甚至错失了一些绝好机会。2018年7月20日,软银愿景基金虽向商汤科技投资近10亿美元,打破国内AI企业最高投资记录,但对于付出如此巨大的交易成本是否能匹配增量的权益回报,部分业界观点仍持观望态度。无论如何,如果在商汤科技开始起步时就抓住时机进入,无疑会是一笔更好的生意。

此时携手TPG成立基金的软银韩国,主要在亚洲、美国、以色列和欧盟投资人工智能、物联网和智能机器人领域的初创企业。中国的新技术尤其是AI人工智能、大数据的迅猛发展,让软银韩国开始将目光瞄准中国市场。

借助TPG的力量成立专项VC,软银韩国的目标明确:在中国再投出一个AI领域的“阿里”。

据软银韩国首席执行官兼管理合伙人 JP Lee 介绍,在基金的一年筹备期内,软银韩国对于中国市场的考察有两点结论:

1、中国的创业质量很高,创业者素质、创新的“点子”整体水准较高。

2、中国数字化的效率很高,受众对于新技术运用的接受速度极快。

这对于投资者的意义在于,中国未来会有更多创新产品被更新迭代,转化也会很快,投资回报周期将会不断缩短,回报效率也会更高。

天时地利人和

TPG和软银韩国很清楚在中国市场想要什么,强强联合能得到什么。

至于基金如何从想做、要做到最后落成,孙强说,一切都是“天时地利人和”。就在一个月前,陆奇谈及离开百度正式加入YC中国的初衷,也提到了这个词。

陆奇说,当自己步入57岁的年纪,正好中国处在大规模技术驱动创新的前夜,即将依靠新技术进入新生态,这令他兴奋。至于人和,是他与YC创始人Paul Graham此前的渊源,以及熟稔后彼此理念、情怀的高度一致。

而孙强所认为的“天时地利”,除了新技术,还包括中国经济转型之下的新机遇。

拐点之下,原有的“泡沫”会被快速、大量吹灭。

此前拿钱过于容易的创业者,对于资本开始重塑理性认知、产生更多尊重;原本估值虚高的创业公司也能回归正常水平。

对于投资人来说,一方面,经济下行中还能保持良好增长的企业,一定是优秀、值得投资的企业;另一方面,整个环境自然也会倒逼投资人“打铁还需自身硬”,制定多样化的投资策略,包括重新开启特殊机遇投资,以在下行经济中找到新的机遇。有眼光的投资人,不只是会搭顺风车,而是在任何经济周期都能“烈火见真金”,投资扶持经得起考验的企业。

除了经济,政策方面的新规和变化,也正在经历一个从无序到有序的调整阶段。在这一过程中,对于政策动态变化的研究,以及政策趋向的信号评估,对机构制定长远发展战略一定是一件好事。机构当下要做的,是“灵活”配合。

而谈及“人和”,孙强表现出兴奋。他说,自己来到TPG时未从华平带来一兵一卒,既然是奔着创新和改变而来,就要完全信任高层和新的团队。

TPG上下从战略目标到执行方向上的一致,也带来了更大的“人和”——软银的信任和确立合作。 

天时、地利、人和,似乎不仅是陆奇加入YC的原因,不只是软银韩国携手TPG的原因,它更像是整个中国在新经济拐点之下,技术产业创新全面开启的背景。

寻找新经济之王

基金正式成立后,软银韩国和TPG团队的工作方向变得明确:找到在商业模式上真正具有创新力的中国本土初创公司。

用孙强的话说,这个基金要投的是“新经济”。

对于新经济的具体定义,孙强没有赘述,只是抛出了新经济项目的三个关键词:“模式创新”、“年轻化”、“流量经济”。

“模式创新”指的是变革力,包括今日头条所代表的新兴数字化媒体,拼多多所代表的拼团模式,共享单车所代表的共享经济等等。

在回顾以往投资案例时,孙强说,自己以往投的好的项目都属于模式上有创新的新经济项目,包括在华平投出的58同城、猎聘、优信二手车,来到TPG后投出的摩天轮、度小满、杭州兑吧等等。

“年轻化”指的是80、90后关注、喜欢和尊崇的新产品、新工具,特别是微信、抖音、陌陌等一系列超越Facebook、充满了新玩法的社交软件。

而关于“流量经济”,孙强认为这是新经济的王道。孙强说,新经济投资的其实是“人流”,看重的是日活月活,每天吸引的人流就是就是旧经济时代的“广告”、“大厂房”。当流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开始爆发,新经济公司一旦挣钱,就会挣很多很多的钱。

这些关键词,构成了基金接下来的投资重点。

具体到投资领域,主要侧重三方面:

  • 面向C端的产品,创新的消费者服务。孙强强调,经济转型期阶段,就是要做服务性投资和消费类投资。这些新经济的项目,需要依靠80/90后的团队发现,分析周围人关注什么,喜欢什么,用什么,进而找到扎根于此的企业。

  • AI方面主投三块,感知层(测量和收集数据,激光雷达,智能摄像机等),判断层(理解和解释数据,如人脸分析系统、语音识别系统、自然语言处理系统等),执行层(执行数据,如机械臂等)。

  • 教育,重点看普惠教育,幼儿园、大学及科技驱动型教育,用AI的方法去降低教育行业的获客成本,提高教育的效率。

最后,关于该基金的核心优势,孙强认为,是整合了软银与TPG最优势的资源。

软银韩国一直做早期,TPG做中晚期,两家结合后承上启下,在投资方向、理念和市场定位方面能够展开诸多合作。

另一方面,软银韩国在高科技方面的投资经验丰富,拥有全球网络和技术专家团队,目前在全球已经投资了一百多家初创企业,了解如何帮助企业成长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

但软银韩国目前在中国没有落地团队,TPG中国的团队植根于北京,对于国内市场的嗅觉更加敏锐。

目前,基金已经进入全面执行阶段。这支瞄准中国新经济领域TMT的基金究竟会交出怎样的成绩单,仍需假以时日。

但至少,又一支国际基金在中国的成立,以及它所释放出的“乐观”心态,也为国内创业企业打了一剂强心针。


+1
3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微信的这些变革,在尝试产品功能之间的互联互通,同时或许也在为商业化做着准备。

2018-09-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