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票房观察 | 什么阻止了国漫崛起?《风语咒》 1.09 亿元票房背后的突围与困境

茉小莉 · 2018-08-15
虽然寄予厚望,但若森从未想过一部电影就能让国漫崛起。

这个史上最残酷的暑期档,若森数字祭出了筹备 5 年的 3D 国产动画电影《风语咒》。这部影片对若森而言,意义非凡。

《风语咒》脱胎于若森的国漫作品《画江湖之侠岚》,该剧上映于 2012 年,据官方数据,已有 200 多集影视内容沉淀和 8000 多万核心粉丝。

《风语咒》主创团队向36氪表示,点映期间他们预计票房能超过 3 亿,如果超过 5 亿就意味着侠岚 IP 打破次元。电影上映当天,若森发布了手游《画江湖盟主:侠岚篇》,从放大 IP 的角度看,这部电影透露出了若森拓宽泛娱乐版图的野心。

外界对这部影片的讨论,除了票房、影片质量,还有国漫崛起的呼声。

几位文娱领域的从业者向36氪表示,若森第一次拍电影、刘阔第一次执导电影,能做出这样的影片还挺出乎意料的,言语中透露着“国漫崛起在即”之意。

从数据来看,《风语咒》上映 13 天,票房 1.09 亿元,猫眼评分 9.2 分,淘票票评分 8.9 分,豆瓣评分 7.0 分,它终究没能“破圈”,国漫也没有“崛起”。

困境一,经费有限,资方不愿意投“动画电影”

你们要做电影,可以谈谈呀。什么?动画电影?那算了。若森数字创始人、董事长 & CEO 张轶弢说,《风语咒》码盘期间找了不少资方,这是他们得到的最多的回复。

于是整部《风语咒》的制作经费只有《寻梦环游记》5 分钟的成本。据此前爆出的数据,《寻梦》每分钟制作成本为 166 万美元,算下来《风语咒》的制作经费大约在五千多万元。

经费受限的结果是,CG 动画、特效不敢花钱,不用国外成熟的后期团队,而且分镜阶段就把比较烧钱的镜头剪掉了(比如饕餮大战的镜头,大概 1 分钟三四百万元)。宣发经费也有限,票房和排片率基本靠口碑发酵。

困境二,中国动漫产业不成熟

找国内团队做后期,除了经费有限用不起国外团队,刘阔导演也有自己的考虑。他从事影视工作十余年,也是北影的老师,他了解国内动漫企业的困境。他希望能借这部影片,让国内的动漫公司也能练练手,不至于永远只接大片的边角料。

但国内动漫产业不发达,一部《风语咒》有上百家中后期制作公司参与

他们技术水平不一、软件应用情况不一、管理能力不一,如何分配工作,业务交叉时怎么对接,每天上百 TB(1TB=1024GB)的物料传输、运送都成问题。

还有不少公司在 3D 动画、特效、绑定方面技能和经验有限,制作不出指定的表情、动作。刘阔就在办公室按了一个摄像头,整天对着摄像头开会、表演,把理想的面部表情、肢体动作演示给合作方看。

举个例子,此前刘阔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及,同一段镜头里,饕餮的主体、碎石、烟尘、岩浆等是由不同公司制作的,甚至由于烟尘特效体量过于庞大,还得拆给两家公司做,他们应用的制作软件不同,一家是 Houdini,一家是 MAX 插件,两家出的 Z 通道是一样的,但是 D 层不统一。整个制作周期里,类似的问题非常多。

漫长的准备期里,甚至有几家合作方,还没赶完工期就倒闭了,若森只得把这部分镜头再找公司从头做一遍。

困境三,电影圈的外来者

作为外来者,若森,甚至大多数 ACGN 公司对电影行业都是陌生的。

你以为票房全凭作品质量和口碑么?据业内经验,电影的排片率和票房、上座率有很大关系,而后两者,除了和影片质量有关,和票补、票房保底等金融杠杆有很大关系。

比如票补,同样的影片,票价 19 元和 49 元,对观影人数有很大影响。一些票务平台和片方为了争夺用户、抬高票房,单日票补投入能过亿。这些游戏规则,若森此前不了解。但其实吧,即便了解,经费有限若森也烧不起钱。

动画电影,破圈不易

这个年头,但凡一部三走电影(走脑、走心、走眼)都能成为流量焦点,意味着粉丝群从二次元跨向三次元、破圈成功。

走脑、走心,主要看编剧;走眼,则看美术风格。

从剧情上看,如前文提及的,《风语咒》脱胎于若森的国漫作品《画江湖之侠岚》,但铤而走险的是,从影片名字到剧情,侠岚变成了配角,主角朗明是一个没有侠岚印的凡人。故事主线也在于此,脱离形式外壳打出侠岚精神 —— 不是天选之人,也能凭一己之力、守一方净土。

它基于侠岚的世界观,在商业作品的结构里,讲了一个有设计感的故事。

陀螺和父亲构成的隐线,梅姨和罗刹角色转换的出乎意料,从谎言到最终真的练成了五星之外的风语咒,而且最终各条线能在故事的结尾闭合。因此《风语咒》在 PG-8(八岁以上)级别的动画影片中,算是一次不错的尝试。

但也有不少影评吐槽,影片和海报的美术风格相去甚远;人物面部表情僵硬;人物性格不够饱满;剧情节奏失调;以及四次黑屏。

主创团队向36氪表示,人物的面部表情是一种欧美影视风格,但不够写实、带有游戏质感的画面、表情和造型,但“非二次元观众”因此更难形成审美和情感上的共鸣。

至于节奏失调和黑屏,主创团队表示,主要是最终剪辑的时候没有把握好。

为了影片节奏以及抹平音画拼接的问题,他们设置了黑幕,这种效果在终混棚里播放的时候,黑屏无画期间有淡入淡出的次低音。但普通的电影院音响设备不如终混棚,因而变成了纯黑屏的硬伤。

关于缺乏美术风格,主创团队表示,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虽然此前在《画江湖》系列影片制作中,公司一直在加强中国元素、中国文化的研习,甚至翻出了唐朝记载的“不良人”这个概念,北大历史学者蒙曼博士也曾对此表示佩服。

但和《大圣归来》、《大鱼海棠》、《你的名字》等影片一比,《风语咒》的风格的确过于杂糅,大到人物动作表情和街市的游戏质感,小到小妖孽的游戏角色造型、那个村村长的头饰等,总觉得画面有点跳脱。

因此,即便这个故事内核足以破次元,但包裹它的形式却阻碍了更多泛二次元、三次元人群的带入。

从未想过一部电影就能让国漫崛起

若森数字创始人张轶弢向36氪表示,若森从未想过一部电影就能让国漫崛起,他们一直都在考虑商业化,变现是最紧要的,“赚到钱的动漫公司变多,大家都能活下去,有钱投入做更好的内容,国漫才能崛起。”

而推出《风语咒》,只是若森“动漫+”的泛娱乐布局中的一环,不能仅从票房一项来衡量。

如开头提到的,这是一次电影级的影游联动。此前电影放映周期短,没有游戏公司愿意陪 IP 方赌一把。但若森通过整套的打法,做成了「影、漫、游」联动。同期发布的《画江湖盟主:侠岚篇》游戏,公测前 3 日流水破一千万元,综合 iOS 次日留存达 45.1%。

除了手游,算上电影的海外版权、视频平台授权,以及 IP 衍生品开发授权等版权收益,这部影片回本应该不成问题。

此外,偏少年向、热血向的侠岚系列和《风语咒》,又仅仅是《画江湖》世界中的一个 IP,而且侠岚还不是画江湖系列中浏览量最高、粉丝最多的一个 IP。不良人系列,据 2017 年统计数据,点播量超过了 70 亿次,灵主则超过 20 亿次。未来侠岚必定会和不良人、灵主等 IP 形成更密集的互动,构成一个完整的「中国超级武侠世界观」。

再者,若森自主开发的国产 3D 引擎「曼陀罗」得到了升级,以后该引擎做出的番剧画质将是电影级的。经过这次历练,团队素养、以及互联网化、IT化、引擎化的内容制作管理流程,也都得到了提高,下一次的作品会更成熟。

至于国漫何时能真正崛起?在此也给大家提供几点参考。

其一,先富带后富,除了腾讯、网易等平台生态下的 ACGN 项目,能有类似若森这样一批垂直 ACG 赛道的项目有能力制作出高水准的作品,能破圈打开更大的市场,并获得资本认可。比较显性的判定标准是,这个领域有多少家上市公司。

其二,产业层面, ACGN 上下游公司能力基本完备。拿电影产业类比,中国电影诞生百余年了,电影工业化依然年年被提起但尚未立起来,动漫产业比电影产业年轻得多,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其三,市场层面,95 后、00 后核心动漫用户的付费能力提升,他们是国漫的原生用户。

「票房观察」是我们最近推出的新栏目,聚焦最新电影,分析票房趋势,每周一上午8点前上线一篇,其余时间不定期发布。欢迎提出意见和建议,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36氪想为你变得更好。

—————————————————

注:我是36氪茉小莉,关注文娱、消费领域的新鲜事,交流可加微信 Spontaneous-Literary,劳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1
2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长期来看,全应科技未来将逐步开放自己的PaaS平台给其他行业SaaS开发者,作为平台角色组建行业生态。

2018-08-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