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社交媒体式“新贵”:高收入的贫困人口

腾讯研究院 · 2018-08-08
隐形贫困的说法引起庞大群体的共鸣,证明是现实社会赋予了这个时代该群体特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S-Tech”(ID:S-Tech1014),作者 汤甜。36经授权转载。

彻夜排队买来的AJ,是鞋柜里的不动产;

知道Burberry围巾的100种系法,买一条就要吃土半年;

圣诞节All in当季彩妆限量版,隔天就收到信用卡催还款短信。

朋友圈里的显性富豪,出租屋里的隐形穷人。

透过北漂隐形贫困户大喜的日常,来看新媒体时代下‘新穷人’的“富”与“贫”。

票圈一.“这家限定日料真的惊艳,比XX家的定食还要讲究。”

朋友圈的上一条是被大喜秒删的“一折吃米其林餐厅”推送。

“给服务员看过就要马上删,朋友圈可不能有这种内容,我不要面子的啊!”

大喜朋友圈里各种高端餐厅,五星宾馆的美食图,通行证全靠大喜对本地打折资讯,限时抢购,代金券的完美利用。

商业街走一趟试吃一个不落,美容医院咨询接待处的零食够一顿下午茶。偶尔花个几百块吃顿大餐,一定得发九宫格朋友圈,然后靠泡面救济缓冲。

票圈二.“等Kevin教练来上课。”

选课要挑高端洋气的:搏击,高空瑜伽,游泳都要了解一下。要办就办年卡,实在不行还能挂咸鱼低价出售。在办卡之前,大喜蹭了三次免费体验课直到会籍顾问不让大喜进门。

“去遍了大小健身房后还是这家最划算,虽然来回四块钱公交,但是我省下洗澡钱啦。“

大喜的装备很齐全,legging是双十一的战利品,护膝是积分商城的换购。配合着健身,大喜还买了酵素,吃减肥餐,柜子里却放着过期的代餐粉。

提醒事宜:月底还Prada手包和Burberry卫衣

(谨防弄脏!)

穿的大牌来自租衣软件,嘴巴上的Dior口红来自专柜试色,快时尚每周去一次,30天无理由退换外加断码特价检漏福利。

乐福鞋、贝壳鞋、开口笑、小白鞋、豆豆鞋,款式齐全才好搭衣服。不走嘻哈风,也得有一件,明星同款实在买不起,也要穿件高仿过过瘾。

大喜坚信越贵越有效:“3000的精华分期也得买,但群里3毛的红包也不能不要。”

周末轰趴群

跟闺蜜聚餐首选网红餐厅,要约就约Brunch。露天阳台,小情调私房餐馆,点一杯咖啡可以坐一下午,餐厅桌上一定要铺ins风桌布,点餐一定要有牛油果、培根和鹰嘴豆等典型非中式食物。

日料没吃饱,家里还有上星期的面包。蹦迪等到12点之后入场,不需要卡座和酒精。周末射击,高尔夫,保龄球,跳伞,吵嚷着体验为王,AA付账时心惊肉跳。

花呗发来提醒:去年的IPhoneX分期还没还完

“花明天的钱才是王道。”大喜本月的花呗额度已用光。

“临时额度都用了,花呗可以分期,衣服下架了可就没了。”

分期买了蓝牙音响,但是却不愿意花钱下载音乐,吃土买了运动耳机,但是看电影还要去网上找免费资源,大喜安慰自己:“我买的不是奢侈品,是幸福感。”

XX银行短信:本月余额0.33元

吃饭的空档,大喜给王菊充钱投了票,网购了十双袜子,还买了个貂蝉新皮肤。“我也不知道钱究竟怎么没的,就跟我的时间一样”。没有记账习惯也是大喜20多年为数不多坚持的事情之一,“另一样持之以恒的就是穷了吧。”

每个月发工资了一半清购物车,一半还上月花呗,剩下三位数的余额留着吃饭,偶尔还得转弯抹角跟父母要点红包。“连我密码还是六位数呢。”

知名教授的名片,明星大咖的合影

手机放下拿起来就是微信抖音,常用联系人是爸妈,闺蜜和快递小哥。

门口贴满了通下水道,二手房和保险推销的小广告。

“我是做设计的,除了让我改方案的电话,也就偶尔有几个推销的或者让我帮忙给他孩子找工作的远方亲戚。”

社交留的大牛联系方式都是工作微信和助理电话,讲座和音乐会听得犯困但是合照必须拿到。

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

白富美一样的度假生活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经济省钱”游。

“抢到哪儿的特价机票就去哪,青年旅舍合租公寓经济实惠,不去吃景区的餐馆,转移靠ofo,旅拍什么的自己来...哦对了还要屏蔽亲戚以免要带纪念品,非要带的话就得吃土了,毕竟他们眼里我是个有钱人。”

尽管私密朋友圈和相册里存了十几条小视频和几百张自拍,但只能发几张配一个寡淡的文案,不能让人看出激动之情。

不只是刚毕业月入8000的大喜,还有月薪三万的中年男子,做大学教授的妈妈,儿女在国外的退休老人,听起来的高薪光鲜还伴随着隐形的贫穷,这些隐形贫困人口没有固定资产,靠出卖劳动力赚钱,同时积极用中产的消费习惯和审美趣味要求自己:孩子要去最好的幼儿园,发了工资先还房贷,周杰伦演唱会不能不去,女儿25了还得每月补贴生活……工资很高但不够花,一直在忙也没攒下钱。

隐形贫困的说法引起庞大群体的共鸣,证明是现实社会赋予了这个时代该群体特征。

原因一:媒体对价值观念的导向

活在当下,及时行乐

新媒体与大众传播形成了一个立体交叉的媒介传播网络,人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也烙上了媒介化的烙印,消费主义背后的资本力量与传播网络相互渗透,让“及时行乐”成为消费浪潮中的政治正确。

媒体通过宣扬“漂亮女孩自带烧钱属性”“不能让你的孩子输在起跑线”等流行毒鸡汤来收割流量。跟随着毒鸡汤,“隐形贫困人口”似乎是在追逐更美好的生活,但姿态和方向并不一定正确。

夸大同龄群体的物欲生活

第一批90后已经买房,结婚,环游世界;刚毕业的网红拎着GUCCI包;社交媒体上每张都有过微调的脸…网络大环境下时刻都被‘成功人士’‘高端生活’包围。

媒体将中产阶层的轻奢生活样本包装成“标配人生”,年轻人的消费行为被认为是通向精英的象征,每月不花个小一万,谁好意思说自己是精英呢?

丧文化的流行

穷忙组成了失落的阶层,以消费安慰困难的人生,获取一点虚幻的改变。工作压力大,上升空间小,房子买不起,老家不能回,这些现实状况带来了丧的倾向,努力没有动力,但至少还可以买买买。

在物质消费上放飞自我。据说十点后加完班的出租车上,不少女性白领喜欢打开淘宝,把价值与幸福感寄托在消费上,怒刷几单,以解心头愤懑。

原因二:互联网催发恶性消费

朋友圈分享加剧攀比式消费

在社交网络这个“强连接”中,身为“表演者”的人们会通过各种行为方式控制别人对自己的印象,这种印象往往是富足,体面,优越的,折射了当今社会的消费文化的攀比与从众心理。

分享平台中看到的物质诱惑要求刷新生活模式,但消费能力的真实局限,却让他们既要接受物质的相对匮乏,在得到可分享的消费体验同时也承受着体面和尊严的丧失感。

商家套路推动“淘汰式消费”

起初商家会故意生产容易损坏的商品。后来运用计划式报废模式。最后干脆在消费者心中植入了一个‘主动淘汰旧产品’的概念,通过让消费者忘记什么是重要的,转而去渲染商品的颜色和外观。

商品不再只为了实用,而成为展示时尚的标签。其最大价值不是功能提升,而在于传递我比其他人更 Fashion的信息。这也是即便有了几十根口红还要代购,苹果出了新品就要第一时间去排队的原因。

碎片化时间内的冲动消费

方便的购物方式与广告安利迎合了现代人时间碎片化的趋向。

刷朋友圈看到各种微商的九宫格;淘宝大数据给你推荐了心仪的墨镜和高跟鞋;刷微博也可以图片直接搜同款;玩一把游戏显示新品皮肤限时优惠…这些碎片化的购物过程中没有反复思考与事先计划,带有即时满足与冲动消费的特征。

金融创新带动超前消费

各类信用产品、小额消费贷,金融创新“不动声色”地推动了超前消费。

研究表明付现金时,会感到一种类似疼痛的不适感。而信用卡与线上支付可以将这种痛苦往后推迟。

已经有经济学家已经开始担心,一个高储蓄的中国正慢慢走向个人消费的高负债。

大部分人眼中眼中最幸福的收入群体却成了隐形贫困户,虽然这是中产者的自嘲,但也是真实存在的社会现象。

当账户余额只剩零头,当剁手的快感消逝,当新欢变成累积的旧物,当票圈的光环散去,我们还能保有什么?

其实 S君觉得,真正能定义你的,不是你消费了什么,而是你创造了什么。

+1
2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能否告知,你的势能乘了几倍?

2018-08-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