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关头,Facebook 是否应该限制扎克伯格的权力?

木木子 · 2018-08-03
在Facebook内部,限制扎克伯格权力的想法听起来像是一派胡言。

编者按:近半年来,Facebook发生的动荡有目共睹。本文作者Sarah Frier和Max Chafkin在“Is It Time for Facebook to Consider Hard Limits to Zuckerberg’s Power?”一文中分析了大众对于扎克伯格管理Facebook的不信任情绪。

大众总是健忘,但是就在三个月之前,Facebook总部的气氛可一点也不轻松。在四月中旬为期两天的国会听证会上,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成功回避了来自议员们的责难。他被要求为未经用户同意就允许剑桥分析公司访问用户数据的行为道歉。那时,他也略微受到了些侮辱:听证会笔记内容得到曝光;在听证会期间坐在垫子上的行为被大众所嘲笑。现如今,这一切的确已经被他所化解。

公司员工希望这场政治风暴已经如过眼云烟,并且用户和广告商也会再次回到Facebook的怀抱。几名员工回忆道,当扎克伯格于4月13日走进面向全体员工的问答房间时,房间里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但是目前来看,庆祝活动仍为时尚早。7月26日,Facebook股价打破了华尔街历史上单日跌幅最大记录,该公司五分之一市值蒸发不见,损失约达1200亿美元。而在此前,该公司称在未来几年利润率会下滑,收入增长也会放缓。7月31日,Facebook表示平台发现了在美国中期选举举行前传播煽动性政治观点的企图,这也勾起了人们关于俄罗斯利用该平台干扰2016年总统大选时的不安回忆。这发生的一切使得部分投资者开始认真质疑硅谷公认教条:马克·扎克伯格是管理Facebook的最佳人选。

6月下旬,延龄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Trillium Asset Management LLC)提交了一份提案,要求剥夺扎克伯格的董事长职位。该公司指责最近的丑闻是由于董事会无力核查扎克伯格而造成。其所表达的担忧情绪与匹维托研究集团(Pivotal Research Group)分析师布莱恩·维泽在4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所阐述的观点相一致:“很难不得出这样的结论:Facebook的管理方式存在系统性漏洞,”维泽这样写道,并认为“将会有越来越大的压力促使公司管理结构发生变化。”

在Facebook内部,限制扎克伯格权力的想法听起来则像是一派胡言。他是公司的创始人、最大的股东、主要的发言人、而考虑到股票的构成因素其也是唯一的公司决策者。那些合作者,尤其是从加入Facebook以来变得非常富有的人们往往会选择忽略扎克伯格的失败。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在扎克伯格结束了为期两天的关于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的听证会之后为他欢呼的原因,要知道大规模数据泄露被绝大多数公司视为严重的公司危机。

自Facebook创立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里,这种内部光环效应和独裁结构为Facebook的良好运转提供支持。扎克伯格的大赌注在今天看来完全具有先见之明,尤其是其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的交易。只要Facebook的用户数据和股价能够保持稳步上涨,不成功的收购(比如Oculus)和媒体机构的批评则很容易受到忽视,而这一切在公司想明白如何售卖移动广告之后就已经基本成型。

而Facebook似乎已经达到了另一个拐点时刻。其用户达到22亿,占全球联网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此外,能够带来高回报的广告市场成为一个逐渐成熟的行业。到目前为止,扎克伯格几乎没有为让投资者做好准备接受屡屡碰壁的现实而做出多少努力。

他还在向公众努力解释Facebook的政策和改进计划。在称得上是糟糕的季度报道发布的前一周,扎克伯格接受了新闻网站Recode的采访,与卡拉·威舍进行了一次友好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扎克伯格并没有将重点放在展示亮点以及阐明自己的愿景上面,其反复强调在Facebook中允许像否认大屠杀这样极端观点存在的价值。“我不认为我们的平台应该对这些话题降权,因为在我看来有些事情的确是某些人错了。”他谈及那些声称谋杀了600万犹太人的大屠杀是无中生有之事的帖子时如此说道。“我只是认为,像这些可恶的例子一样,现实应该同样包括我在公开发表东西时所犯的错误。我觉得每个人都会犯这种错。”

高德温法则认为任何长时间的互联网辩论最终会导致有人拿某人与希特勒进行比较,这是一种对于网络话语的半戏谑之言。那么其带来的必然结果是一位CEO将发现自己需要被迫澄清自己与希特勒的哲学分歧,正如扎克伯格在之后的声明中谈到,“我认为否认大屠杀的言论非常冒犯”。“这意味着他要么是个傻子,要么是为了做好公关。”纽约大学教授,《科技四雄:亚马逊、苹果、脸书和谷歌的内在基因》(The Four: The Hidden DNA of 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Google)一书作者斯科特·加洛韦说道。“唯一的希望是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经营Facebook的合适人选。”

加洛韦的观点与其他Facebook观察者的看法相似,这一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小。祈求扎克伯格将CEO的职位交给首席运行官雪梨·桑德伯格或者是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可斯就“如同希望穆加贝认为自己是领导津巴布韦的错误人选一样,”加洛韦说道。

在Facebook这一创历史性的市场动荡之后的周五员工问答中,扎克伯格没有详细说明自己对于这1200亿美元的损失有哪些想法。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认为公司的战略应该不受季度基准的影响,并认为目前的计划没有问题。据这些人说,公司员工认同这一说法。当然,就目前而言,一切看起来仍然运转良好。

原文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8-02/is-it-time-for-facebook-to-consider-hard-limits-to-zuckerberg-s-power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虽然互联网已经这么发达,但是谷歌入华好像还是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2018-08-0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