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学习就像吃饭,天天吃“垃圾食品”是不行的

chiming · 2018-07-19
学习​有些东西,就相当于每天吃垃圾食品。

编者按:努力学习,并不一定就能有所长进。日前,畅销书作家迈克尔·西蒙斯(Michael Simmons)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我们进行的大多数学习,以及我们通常认为是积极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弊大于利的。他在文章中给出了理由,并给出了5种垃圾的学习来源,帮助我们避开这些“雷”。

作为一个多年来学习、实践和教导学习如何学习的人,我开始相信,有一个能够普遍对我们大脑造成威胁的方面,完全没有被注意到。

当我们想到大脑损伤时,我们通常想到的是脑部受伤,会损害一个人的思考能力。现有的法律法规要求我们戴上头盔,系好安全带,并尽一切可能避免脑部受伤。为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对于过上充实和成功的生活来说,大脑有多么重要。

但是,外力撞击大脑,并不是“损害”我们大脑的唯一方法。如果我们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考虑大脑损伤,那么大脑损伤可能是有物质改变了我们的大脑,使我们变得不那么聪明或不能正常工作。基于这个定义,我可以证明,我们进行的大多数学习,以及我们通常认为是积极的事情,实际上都是弊大于利的。

让我来解释一下。

首先,每当我们学到一些新的东西,我们的大脑就会发生物理层次上的变化。

更具体地说,要么是在大脑的神经元之间建立新的连接,要么就是对现有的神经元连接进行强化。

在一项有趣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完成了详尽训练过程的伦敦出租车司机的大脑的某些部分,明显大于那些从训练项目中退出的司机。 这表明,训练是产生区别的原因。

研究人员詹姆斯·祖尔在《The Art Of The Changing Brain》中详细解释了学习对大脑的影响。

第二,假设所有的学习本质上都是好的,就像假设所有的食物都会使我们更健康一样。

或者说,我们所阅读的大部分新闻都会使我们更了解事实情况一样。事实上,事实恰恰相反。通常情况下,最容易获取的往往是垃圾食品和垃圾媒体消息。

学习也是如此。就像吃垃圾食品不会让我们更健康一样,“垃圾”或“假”学习不会让我们更聪明。事实上,这种学习实际上会让我们变得更笨。

学习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接受信息,用信息进行推理,在现实世界中进行实验,获得反馈,然后接受所学的东西,再经历一个循环。当过程中的一部分出现故障时,它就会使我们的学习过程失去意义。例如,如果我们收集到的是不好的主意,那么我们的推理也会是不好的,这将导致无效的行动等等。

在本文后面的部分,我将分享如何识别和避免垃圾学习的五种策略。

垃圾学习会导致我们大脑的出现物理上的变化,进而损害我们大脑有效运作的能力。

如果在学习中建立的神经元联系强化了错误和有害的概念、信念或想法,那它带来的后果基本上就等同于大脑损伤。

比如,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学到,销售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个观点确实改变了我的想法,让我对如何更好地掌握这一重要业务技能的信息产生了抵触。在我愿意放弃这个想法之前,我经历了很多痛苦。与此对应的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之后,我的业务很快就增长了。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就好像有一只手阻挡在我面前,让我有了巨大的盲点。结果,我的大脑产生了一种虚假的现实感,导致我磕磕绊绊前行。

最后,垃圾学习就像是一种在大脑中蔓延的疾病,导致更多的垃圾学习。

我们都有内在的生理成长倾向。当我们出生的时候,我们经历了一系列可预见的、循序渐进的步骤,这些步骤是相互叠加的。

在我们能坐稳之前,我们的行动基本上处于打滚翻身的状态,然后再是能站稳,之后才是走和跑。

我们的认知发展也是如此。

虽然不如体能上那么明显,但我们大脑中的想法是建立在其他想法的基础上,从简单到复杂,都是可以预见的。

例如,在数学方面,我们都是从认识一位数开始,然后两位数,然后是三位数,然后是加、减、乘、除等等。

我们学到的每一个新东西都像是添加一块新砖,然后把它粘在其他砖上,从而创造出一个知识结构。

随着我们学到的越来越多,我们的建筑物会变得越来越大。

当我们用劣质砖块在一个糟糕的基础上建造我们的建筑时,问题就来了。在这种情况下,与直觉相反,增加新知识会削弱整个建筑。

如果我们不断给不稳定的建筑增加新的知识,它最终就会倒塌。这些建筑倒塌就是我们的生存危机(即四分之一生命危机和中年危机),在重新思考我们最深刻的信念后,我们陷入了谷底。除去这些基本想法,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所有依赖这些想法的想法。

这就是垃圾学习对我们的大脑中做的事情。比如,当我第一次在大学开始写作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有了这样一个想法:做一个好作家的关键是尽可能多地创作内容。所以,三年来,我每天都写一篇新博客。

我希望,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博客能够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成为我进入写作生涯的平台。 相反,几乎没有人阅读我的文章,我最终放弃了,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职业道路,让我能够养活自己。 根据这些经验,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不是一个好的作家,你不能真正通过训练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家。 还有两个错误的想法建立在一个坏的想法之上。

我有7年没有再写作。幸运的是,当我在2013年开始为《福布斯》撰稿时,我刚刚读过哈佛教授安妮塔·艾尔伯瑟(Anita Elberse)的一本书,名为《Blockbusters》。这本书核心的前提是,在图书、电影、电视和音乐等媒体世界中,最好的策略是专注于创作高质量的大片,而不是专注于大量生产。基于多年来对媒体界赢家的研究基础上,艾尔伯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采纳了这个重磅炸弹般的想法,并立即将它运用到了我的工作中。现在,我是一名全职作家和教师。

回想一下,最初的一个错误想法让我走了这么远的弯路,是很痛苦的。

总而言之,垃圾的学习会损害我们的大脑,然后它使我们更倾向于进行更多的垃圾学习,这将会给我们的大脑带来更大的损害。

垃圾学习的五大来源

“21世纪的文盲不是不会读书写字的人,而是不会学习的人。”

——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

好的,我们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些观点:

  • 学习会从物理层次上面改变我们的大脑。

  • 通常情况下,人们接触到的很多学习都是垃圾学习。

  • 垃圾学习实际上相当于脑损伤,会损害我们在世界上处理事情的能力。

  • 垃圾学习就像在大脑中蔓延的一种疾病,会导致更多的垃圾学习。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办?

根据我的经验,首先要知道导致垃圾学习的原因是什么。这样,下次我们再跳进有声读物或者开始学习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避开它们。

以下是我个人反复遇到的五大垃圾学习来源…

垃圾学习来源一:我们知道的“事实”正在慢慢被推翻

在我们建立知识基础的同时,知识的也即将“过期”。让我意识到这一现实的书是《 The Half Life of Facts: Why Everything We Know Has An Expiration Date》,这让我很害怕,因为它指出了,如果你得了肝病,去找一个45年前从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医生给出的信息可能有一半都是错误的:

不仅仅是在医学领域。在计算机科学、设计、营养、心理学领域,基本上也无处不在。就像我们试图从漏水的船上往外舀水,阻止它下沉一样。我们拥有这些知识,但它正在失去价值。更糟糕的是,我们甚至不知道一段知识什么时候会过期。这不像是我们收到一封电子邮件通知我们:“嘿,还记得你三年前学的那个东西吗?已经不是正确的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用错误的观点指导实践,我们就不再能够得到正确的结果。然后,我们必须得排除故障,找出是哪些过时的知识和技能导致了不好的结果。

1966年,一篇名为《The Dollars and Sense of Continuing Education》的精彩论文揭示了知识衰退的含义。假设某一领域的一半事实需要十年时间才能被证明是错误的或需要得到改进,那么:

你每周至少要花5个小时,一年48个星期,才能跟上变化。

40年的职业生涯中需要9600小时的持续学习才能保持相关性。这还不包括学会新知识,也不包括简单地记住我们已经学到的东西所需要的时间。

如果这还不足以让你大吃一惊的话,想想90 %曾经生活过的科学家今天还活着。这些科学家中的每一个都在提高新信息产生的速度,并减缓旧信息衰减的速度会什么样子。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最有趣、最重要的未来领域(例如人工智能和加密货币)变化最快。

那么,面对这些变化,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我从个人理财领域发现了一个有用的模式。

个人理财领域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消费和投资。消费会立即失去价值,而投资有可能增加价值。例如,买一辆车是一种消费行为——一旦你把一辆新车开出了4S店,它就失去了大部分价值。另一方面,房子是一种投资:它有增值的潜力。

学习与这很相似。某些知识的价值肯定会下降。如果你读过《纽约时报》第一批关于商业或最新的时尚饮食的畅销书,很可能在一年后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其他知识有可能变得更有价值:如果你读了一本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的经典书籍,你很可能会获得更普遍和更持久的智慧。

学习就像在跑步机上跑步。随着跑步机速度的提高,你也需要跑得更快,否则你就会被甩下。同样,随着社会的变化越来越快,你需要更快地更新你的技能,否则就有可能被边缘化。依靠过时的知识来让生活变得更好,就像依靠被白蚁吃掉的横梁来支撑一座建筑。

虽然你还需要在一个领域保持领先的突破,但总的来说,许多人低估了在一个不变的稳定知识基础上的学习投资。在我看来,心智模型是每个人能做出的最好的学习投资之一,因为它们适用于不同领域和不同时代,而且还将继续适用于将来的许多情况。

教训:寻找那些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值的信息。涉及到知识的时候,要像投资者一样思考,而不是消费者。

垃圾学习来源二:只知道一点是很危险的

“知识最大的障碍不是无知;这是知识带来的幻觉。”

——历史学家丹尼尔·布斯廷(Daniel Boorstin

1999年,心理学家贾斯汀·克鲁格(Justin Kruger)和戴维·邓宁(David Dunning)撰写了一篇研究论文,向我们介绍了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

这个想法很简单,但是违反直觉:在了解学习任何一个新领域时,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信心是最高的。这是令人惊讶的,因为理性地说,我们知道的越少,我们应该越没有信心。然而,邓宁和克鲁格发现,当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时,我们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或者,正如哲学家伯特兰·罗素( Bertrand Russell )的名言:“世界的麻烦在于,愚蠢的人自信,聪明的人充满怀疑。”

当然,一旦我们的泡沫破裂,认识到了自己的无知,大多数人的信心就会大幅度下降。如果我们坚持下去,它只会慢慢反弹。不幸的是,许多人在下降阶段放弃了。

我亲身经历过邓宁-克鲁格效应。当我16岁的时候,卡尔·纽波特(Cal Newport)和我在互联网泡沫鼎盛时期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几乎没有广告,我们很快就让客户愿意每小时付给我们100多美元。当时,我能解释这一点的唯一方法是,我们很聪明,而其他比我们大几十年、挣得少很多的人并不聪明。然后,在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企业倒闭。我了解到,我的自信心极度膨胀,我缺少关键的商业技能,而技术和经济周期是真实的。

我花了好几年时间才承认自己的无知,因为我的自我形象太高大了。然后,又过了几年才恢复了信心。

教训:不管我们知道多少,我们知道的只是整体知识的一小部分。我们必须假设自己是无知的。谨慎的态度,可以帮助我们避免产生那些可能导致非理性决策的错误信念。

垃圾学习来源三:我们的确认偏误使我们变得越来越笨

哥白尼在1543年发表了他关于地球绕太阳旋转的论文。90年后,伽利略因赞同哥白尼的观点而被捕。这个观点人们花了一百多年才被接受——天主教会花了三百五十年才正式接受。

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是指,我们倾向于只寻找和相信支持我们已经想到或认可的信息,而忽略相反的证据。这个例子让我们明白了它有多强大。

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另一个重要的教训。极少量不确定的证据可以推翻大量的确凿证据。想想看,相信太阳绕着地球转是多么容易——几千年来,所有人都能看到太阳每天都在我们周围穿过天空。每一个递增的证据似乎都证明了我们最初的想法是正确的。

在日常生活中,最大的确认偏误的例子是社交媒体泡沫:我们阅读相同的网站,倾听相同的朋友(他们同意我们的观点!)的观点,一遍又一遍地看同样的新闻,这只能证实我们已经相信的东西。当我们接触到不符合我们的认知的东西时,我们会无意识地忽略它,最小化它,或者攻击它。

当我们只接受证实我们信念的观点时,我们的学习只能是渐进的。 我们通过证明自己是错误的,而不是通过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来学习。  许多20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都独立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之一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解释说,推动科学向前发展的实际上是发现不确定的证据。

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约瑟夫·熊彼特( Joseph Schumpeter )指出,思想不仅仅是线性前进的。它们是通过创造性破坏的过程成长起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旧思想被破坏,为新范式让路。

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之一让·皮亚杰(Jean Piaget)表示,当我们转变思维以适应起初不适合的外部知识时,我们的知识增长得最快。在他的模型中,当我们接触到新的信息时,我们会通过以下两种方式之一来适应它:

同化——我们利用现有的知识基础来理解新的对象或情况。

适应——我们意识到,我们现有的知识基础不起作用,需要改变,以便有效地处理新的对象或情况。

下面的例子显示了同化和适应的区别。想象一下,一个三岁的男孩第一次看到一只猫,就问他妈妈:“妈妈?那四条腿的生物是什么?”她微笑着回答,“这是一只猫,亲爱的。”

第二天,这个男孩和他的妈妈在附近散步,他看到另一只四条腿的动物,一只狗。他兴奋地转向妈妈说:“妈妈……妈妈……哦。另一只猫!”他妈妈纠正他说,“不,亲爱的,这是一只狗。”男孩深深地皱起眉头。他指着狗,半问半答地说:“狗狗?!?!”他妈妈自豪地回答,“没错!干得好。”他们继续散步。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男孩首先试图通过将新知识融入他现有的模式来吸收新知识。猫有四条腿。狗也是。所以它们是一样的。

当他妈妈纠正他时,他陷入了沉思,因为他需要更新关于猫的认识,以便理解狗是什么。

波普尔、熊彼特和皮亚杰表明,当我们忽视不确定的证据或歪曲证据,使之与我们现有的知识同化时,我们就会阻碍了自己的成长。专注于学习我们已经相信的东西,就像建造一堵非常薄的墙,随着它变得越来越高,它会倒塌。

另一方面,当我们积极寻找不确定的证据并允许适应发生时,我们就会经历一个快速的成长过程。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通常情况下都讨厌承认自己错了。 对抗确认偏误需要难以置信的精神能量。这就相当于做剧烈的体育锻炼,虽然很困难,但是值得。

南加州大学的一项引人入胜的研究显示,违背我们的确认偏见是多么令人不安。在这项研究中,参与者接受了大脑扫描。

令人惊讶的是,这项研究发现,大脑中对身体威胁做出反应的相同部位(例如杏仁核)也会对思想上的威胁做出反应。换句话说,阅读一些我们不同意的事实,会激起我们被狮子追赶时的反应。

《The Oatmeal》的创造者马修·英曼(Matthew Inman)完美地总结了我们大多数人是如何保护自己的确认偏误的: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在被护城河环绕的摇摇晃晃的“知识大厦”里走来走去;不过,如果我们让新的、不符合之前认知的信息进来,我们可以加固建筑。

教训:我们需要识别出我们对现实本质的最基本信念,并对其进行压力测试——并学习如何处理它产生的强烈情绪。

垃圾学习来源四:我们信任错误的想法和错误的人

人类是社会学习者。我们会看着某人做某事,然后模仿它。如果你是父母,你会亲眼看到你的孩子这样做。你说些什么或者做个表情,你的小家伙会模仿你的。

我们常常认为,模仿他人的能力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如果我们模仿错误的人所做的错误的事情,就会出错。不幸的是,由于光环效应,我们一直这样做。这是一种认知偏误,它使我们相信一个领域中的专家。研究员菲尔·罗森茨威格(Phil Rosenzweig)在他的著作《光环效应》( Halo Effect ) (我一直最喜欢的商业书籍之一)中进一步阐述了这一点:

…根据一般印象对特定特征作出推论的倾向。大多数人很难独立测量单独的特征;有一个共同的趋势是把它们融合在一起。

在职业生涯中,当我们买书或寻找导师的时候,我们会受到光环效应的影响。当我们成功的时候,我们同样也会受到光环效应的影响,并且有夸大的倾向,就像我在职业生涯早期,把我们的成功归因于个人的天赋,而不是经济周期一样。

教训:阅读了《光环效应》后,我开始对任何一个领域的名人专家的言论保持更多的怀疑。而且,现在我去寻找要效仿的人,我会特别寻找那些一次又一次成功的人,不是因为运气或名声,而是因为技能。以我的经验,这些人中有许多不是名人。然后,我仔细地去学习,吸收他们的建议,看看它是否会转移到我遇到的问题中。

垃圾学习来源五:过度专业化限制了我们跨学科学习的能力

在其他文章中,我写过关于学习迁移的文章。 这是在一个领域学习一个概念然后将其应用到另一个领域的能力。

在学习科学的过程中,正迁移是在学习某些东西的时候,使我们更有可能迁移学到的知识。 例如,学习加法和减法,可以帮助孩子学习乘法和除法。 学习打网球可以帮助其他人学习打羽毛球和乒乓球等运动。

另一方面,负迁移是指,学习某样东西阻碍了学习迁移。如果你曾经从开自动变速器切换到手动变速器,你必须改掉简单地踩油门的习惯,习惯于在加速前接合离合器和换档。如果你的第一语言是像西班牙语、法语或德语这样的欧洲语言,你必须克服英语名词不分性别的事实。或者想象设定密码的场景,当你记住一个密码的时候,你通常被要求创建一个新的。这样做几次,你会很难记住要输入哪一个密码。

可怕的是,研究表明,这些负迁移效应可能:

“……随着专业水平的提高,获得的知识越来越专业化,情况会变得更糟。

教训:过于专业会影响未来的学习,需要通过花更多的时间学习不变的基础知识来补充。

采取行动: 强化大脑而不是破坏它

知识不会天生使我们变得更聪明。 事实上,正如我们在这篇文章中所了解到的,当人们花费更多的学习时间时,他们可能会变得更笨。为了让知识积极快速地复合增长,我们需要学会如何学习。你学得越好,脑子里的知识就越增长越快。其次,我们需要从战略上学习,更快地学习,更多地记住,以确保我们在头脑中建立起强大的“知识库”。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the-mission/most-people-think-this-is-a-smart-habit-but-its-actually-brain-damaging-9a6f3d6bccc9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复盘小米的上市传播,有很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我们来从这三个现象级的传播案例中,逐一分析其背后的道理。

2018-07-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