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在线教育平台可以采用iTunes的商业模式吗?

鲸媒体 · 2018-04-19
很多在线教育平台,如LinkedIn Learning和MasterClass,都在向基于订阅的流媒体服务商Pandora、Spotify或者Netflix的商业模式转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鲸Media”(ID:jmedia360),36经氪授权发布。

2017年,密歇根大学罗斯商学院的院长Stephen DeRue在其撰写的一篇福布斯专栏文章中指出,为了让学生更能负担得起高等教育,我们需要转向“iTunes模式”教育。

他写道:“我构想的未来教育有三层,看起来和今天的音乐产业很类似。第一层,类似于在Pandora和Spotify上的流媒体音乐,基础知识可以被广泛传授,以免费或大量补贴的形式。第二层,将有市场的学历证书与整个学位相分离,就像在iTunes上,我们能够购买单曲,而不是整张专辑。第三层,提高学生的学习体验。”

DeRue为什么要提出这些主张?在线教育平台的商业模式怎样转变?对教育工作者有哪些挑战?

在线教育平台商业模式转变对从业者有哪些挑战?

DeRue是有先见之明的,但他的这些主张对教育者来说是有问题的,如果以iTunes类比,那么教育工作者就是iTunes中的歌手。很多在线教育平台,如LinkedIn Learning和MasterClass,都在向基于订阅的流媒体服务商Pandora、Spotify或者Netflix的商业模式转变。用户现在可以以月付的形式进入学习库。

然而,正如iTunes的商业模式对艺术家非常不利,现在的在线教育平台给导师的分成越来越少,这些平台将商业模式向流媒体方向转变。数据记者David McCandless算了一下,一位独立歌手的音乐在Spotify上面的播放量为100万时,所赚得的收益才能达到美国每月最低工资标准。我们有可能将在线讲师也推向了这个方向。

在在线教育平台Skillshare上,讲师每分钟赚5-10美分。同样,Lynda.com也根据不同的视频播放量,为讲师支付报酬。Ed2Go的版税为收益的30%。这意味着,那些花费时间来设计课程栏目、构建课程的教育工作者所获得的收益,与承载课程的硅谷平台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在其他行业,例如娱乐行业,这种薪酬体系是很常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公平的)。但在教育领域,学习体验通常具有挑战性,不太容易被消费。与在Netflix上看电影不同,一个好的学习体验会产生一定程度的摩擦和困难,因为学生要应对新的概念。

因此,当学生们在接受线上教育过程中挣扎甚至放弃的时候,课程研发者是否应该接受财务上的损失,或者平台是否应该设计干预措施来帮助学生坚持下去,或者应用更好的过滤机制,让学生及时找到合适的课程?最合适的情况,就是这些挑战成本被分担,但我们看到的却是教育工作者在不断付出代价。

这很容易让人觉得教育工作再一次被贬值,就像几个世纪以来的情况一样。即使我们重新设计了教育平台和模式,模式中心的教师还是处于失利的状态。

从“免费”的深渊中爬出来

我们是怎样跌入深渊的?在线学习行业已经把自己逼到了一个难以摆脱的困境,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最初提供大量免费的数字内容。从2012年到2015年间,随着慕课(MOOC)的普及,大学、非盈利组织、学校以及企业都纷纷加入在线课程的研发中,这些在线课程通常带有免费提供给全世界的承诺。

看到高质量的学习材料面向全世界的学生传播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大学、投资人或慈善家们想要测试慕课模式是否可以作为一种新的品牌建设或教育研究形式,他们大力资助在线产品的研发,正因如此,才有了免费在线课程诞生的可能。

如今,很少有高等教育机构能够维持与生产和运行慕课相关的持续成本。它们的重心已经转向了付费的证书项目和微证书上面,这些证书可以为机构带来持续的收入。但市场已做好准备,希望用户可以免费访问高质量的在线课程。当我们放弃了这些优秀的在线教学和学习材料的时候,我们也降低了幕后教学设计的价值。

如今,在线学习产品的价格也有了很大浮动。我最近对周期为4周的在线课程进行了研究,发现这些课程的价格从199美元到3500美元不等。市场仍然处于激烈的波动之中。在线教育平台已经试验了很多次,他们想知道什么样的价格和购买模式能为他们带来持续的收入增长,并实现公开募股。但是这些试验似乎越来越多地落在利润主体归于平台而不是内容创造者的模式中。

关于在线平台模式的几个正面且持续的问题

尽管如此,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教师来说,平台的商业模式是有优势的。这些在线平台让全世界的人们第一次进入“教师”的角色,并将自己内在的技能和经验带给了学习者。他们允许教育者专注于课程设计,而不是创建和维护自己的数字基础设施。

平台也可以聚集需求,让那些来寻找一种课程的学生有机会发现其他相关的产品。这些平台还会投放广告,吸引新的用户来学习课程。

公平地说,这些平台应该得到补偿,用于支持这些公司的工程、设计、营销和社区建设。然而,就像在音乐产业一样,天平已经倾斜,偏离了教学设计者、讲师以及其他的内容创作者。

为了将这一趋势考虑在内,我们必须注意到,从历史上看,教学一直是女性主导的行业,其薪资水平相对较低,地位也较低。根据盖茨基金2016年的报告显示,67%的教学设计者都是女性。当我们考虑女性在不同行业的待遇和补偿时,我们有必要看看相对于这些平台中男性主导的工程学和商业领导力,女性主导的教学设计和课程发展的职业是如何被重视的。

随着在线教育平台把教学商业化,变成可下载、可视的模块,我们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到底愿意为那些精心设计学习体验和课程的工作者提供多少补偿。在线教育仍然是一个风头正盛的产业,因此,随着在线教育平台规范和商业模式的建立,我们需要不断围绕那些工作得到价值的人提出问题并找到背后的原因。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Amy Ahearn
编译:鲸媒体思遥

关于来源:鲸媒体(www.jingmeiti.com)是一家面向教育产业的专业媒体,由行业、资本、媒体等各领域资深人士创办。(蓝色部分加官网的主页链接)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鲸媒体

益才

来设计

下一篇

在各种求职APP之中,兼职招聘跳出来了。

2018-04-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