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秘史:大师野口勇与他的“和风纸灯”

常润曦 · 2018-03-08
宜家批量生产的落地纸灯,其实只是对大师产品的仿制。

编者按:野口勇(Isamu Noguchi)的代表作Akari(日语音同“あかり”,意为“灯光”、“光亮”)系列灯饰已有60多年的生产历史,期间不同款式和用途的灯具走进了人们的生活当中,深受家家户户的喜爱,堪称最悠久、最畅销、最经典的和风纸灯了。本文编译自Katharine Schwab在Co.Design媒体上发表的题为“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Paper Lantern Lamp”的文章。

1951年,日裔美籍雕塑家野口勇途径日本岐阜市(Gifu City),该市市长希望他能用高超的技艺,让有着上百年历史的“手工纸灯”重获新生。手工纸灯长久以来都是该镇的支柱产业,其外层多以竹制骨架,蒙以桑皮纸,内燃灯烛。然而,这一传统手工艺品却在日渐衰落。

野口勇接受了这项挑战,将20世纪的时代特色­——电的发明——融入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 “暮生朝死”的和风纸灯便拥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光源。他的作品 “Akari灯光雕塑”(Akari Light Sculptures)虽然在当时被比作“异端邪说”,但却成为了20世纪中叶最具标志性的现代艺术品。他设计出了200多种不同的款式,宣告了该产业在日本的正式启动。直至今日,涨势依旧有增无减。同时,抄袭成风,仿冒制品充斥市场——其中就包括宜家(Ikea)批量生产的落地纸灯。野口勇博物馆(Noguchi Museum)坐和其它几家供应商也会出售货真价实的Akari系列灯饰,台灯的售价在100-500美元之间,落地灯的售价则在800美元之上。

野口勇博物馆坐落于纽约市皇后区(Queens),该馆将为新展“Sculpture by Other Means”拉开帷幕,向灯光艺术大师野口勇致敬,他总共拥有5项美国专利和31项日本专利。Akari照明系列作为典型的模块化结构,其灯座和灯罩都是可拆卸、可替换的,颇具现代气息。

机械世界之外的一盏明灯

每一盏纸灯都是由岐阜市的匠人手工制作的,这意味着每一件成品都是独一无二的。策展人Dakin Hart认为:“Akari纸灯绝非完美无缺,却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人性的关怀。野口勇将其视为保持万物平衡的一股力量,而天平的另一端则是高度机械化、工业化的人类社会。这也是为什么Akari纸灯能给人带来一种家的感觉。”

Hart将Akari系列灯具视作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与批量生产的仿冒制品形成鲜明的对照。在展厅的一角,他将圆形Akari灯饰布置成了一片浮动的云彩的形态,游人能够身临其境,仿佛在和水母群畅游一般。

什么是雕塑?

Akari系列吊灯美得让人爱不释手,是点缀朋友圈必备佳选,吸引旁人赞叹和羡慕的目光。它同时也彰显了野口勇的设计理念:雕塑是一种创造空间的动态方式。Hart表示:“如果你保持静止不动,周遭的事物则处于永恒的运动中,这便是野口勇雕塑理念的精髓和灵魂所在。”

野口勇通过Akari照明系列的不断尝试,探索雕塑的可能性。1986年,他为威尼斯双年展(Venice Biennale)打造了一盏巨型纸灯,整个艺术界却为此而颇感不快,因为当时一致认为Akari系列灯具不是纯粹的艺术品,而是用以谋利的商品。野口勇为该展专门设计了全新系列的Akari灯具,并将自己的板块命名为“什么是雕塑?”。

革命性的模块化设计

野口勇也将Akari系列的原理运用于其它领域。他独创了一种折纸结构,由若干个小椎体堆叠而成,搭建更大的结构形态。这一方法——由较小部件组成而来的更大结构——为雕塑领域带来了变革,因为它是解决所有难题的一把万能钥匙:这种设计具备重量较轻的先天优势,能够折叠成较小的形状,运输、储藏和安装的成本较低,同时易于操作。在博物馆的展厅内,Hart成功再现了这一创意,将类似的角锥体堆叠成了“神殿”的形状,正中央则供奉着野口勇设计的第一款Akari灯饰,邀您驻足而观。

一盏温馨如家的纸灯

除了艺术效果,Akari系列灯具拥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温馨感,是点缀居所的不二良选。野口勇曾说过这么一句著名的话:“只要一间屋子、一张榻榻米和一盏Akari,这便有了家的样子。”也许正是因为这一无形的特质,才能让世界著名家具设计师查尔斯·埃姆斯(Charles Eames)和蕾·埃姆斯(Ray Eames)用Akari灯具装饰他们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宝马山花园(Pacific Palisades)的埃姆斯住宅(Case Study House No.8)——20世纪中叶现代设计的代表作品。然而,随着原装灯罩日渐老旧,这也是纸灯的缺陷,哪怕是夫妻档设计师埃姆斯夫妇也会在原有的灯座上,装上仿冒的灯罩,换下自带的灯罩。

模仿者

早在Akari诞生之前,和风纸灯一直以来都是他人争相仿制的对象,这也是该行业艰难维持生计的直接原因。然而,野口勇再有影响力,也难以阻止仿冒制品的批量生产。仿制Akari的做法屡禁不止,愈演愈烈——其中当属宜家最为“知名”。Hart说道:“野口勇尝试获取圆形Akari纸灯的专利权,但它们难以和传统日式纸灯区别开来,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也是为什么他将更多的创意倾注于灯座,并转而制作落地纸灯和台灯,因为它们的专利权更加容易获取。创新的源泉在于永远位居前列,让冒牌货难以企及。”如今,许多设计师为互联网上泛滥成灾的仿冒品头疼不已,换作是野口勇,他总会去探索新的方法,让Akari与众不同。

灵感的源泉

虽然现在随处可见纸灯的痕迹,野口勇和他的Akari一直以来都是许多人灵感的源泉,例如时装设计师三宅一生(Issey Miyake.)。野口勇博物馆邀请法国设计工作室Ymer&Malta参展,该工作室受Akari照明系列的启发,与6名独立设计师合作,创作出了26盏全新的灯饰,全部都采用了Akari系列的独有曲线形状和三角灯座,并以树脂覆盖的亚麻布为特色,其中不乏一眼看上去好似墓碑的落地灯。此次展出的许多灯饰都让人眼前一亮:日本设计工作室Nendo将切割后的白色亚克力碎片折叠放入亚克力立方体中,并以内置LED作为光源;法国设计师本杰明·格兰多戈(Benjamin Graindorge)制作的灯具则像极了一块绿色环保的电路板。

坐拥悠久的历史,加以与时俱进的改动,Akari照明系列永远都是设计界的经典之作——无论你买不买得起。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design.com/90162330/the-secret-history-of-the-paper-lantern-lamp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源泉

买不买

身临其境

查尔斯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