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减少对手机的沉迷?外国互联网从业者有这么一些解决办法

孟小白 · 2018-02-19
他们戒掉了什么?还有,如何戒掉的?

美国媒体同行 Recode 近日举办了一场行业交流会 Code Media,会上主办方和多位创业者、投资人和媒体人讨论了“减少科技上瘾的责任在于科技公司还是个人消费者”这一话题。本文编译了部分来自参与者的回答。

数字营销公司 Deep Focus 的创始人和前 CEO Ian Schafer表示:“我倾向于把手机放在离床比较远的地方。这样,我睡觉前最后做的一件事情绝不会是玩手机、早起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也不会是玩手机。我珍惜这两段不使用手机的时间。当然,我离开广告工作之后,也能更加远离科技;因为当你在服务行业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紧急事件。”

视频制作平台 Wipster 的 CEO Rollo Wenlock 表示:我以前在乡下有一个房子,他离城太远了以至于那儿都没有网络;但是我觉得这很棒。我以前经常带着朋友们去哪那里玩,大家都把手机放在车里,并且把车停在停车场。我们会自己生火、跳进河里玩,然后忘却生活中各种各种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平时的生活像非常短的‘循环’,就是去不断地查看-查看-查看;但是在乡下,短循环变成长循环——和人们长时间地交谈,并且思考更深层的东西。长循环对我来说非常有帮助。但是后来,我卖掉了那个房子,我的短循环又开始了。”

视频对话社交 Convoz 的创始人 Chamillionaire 表示:我并不觉得我对科技很上瘾——尽管这听起来正像上瘾的人会说的话。但实际上,我确实经常挑战我自己。有次,我挑战自己不吃红肉;然后,我大概有10年都没有吃红肉。我挑战自己不喝咖啡因——我过去可是总是在喝红牛的——但是,我之后就再也没喝过咖啡因。所以当我决定自己不要太依赖科技的时候,我总是能自我节制,然后在一段时间内不看手机。“

科技媒体 Recode 的资深出行领域记者 Johana Bhuiyan 表示:我这么做已经很多年了……我设置了每晚10点钟之后的自动勿扰模式。这并不总是最好的做法,尤其是当老板找我的时候;但是如果真的是她找我,我尝试尽早回复她。我的勿扰时段是晚10点到早7点,而且我把手机放在离床、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努力不去碰触它。”

女性服饰销售网站 Nasty Gal 的创始人 Sophia Amoruso 表示:我下载了一些记录手机使用时间的App。但是,没有一个有用,它们完全没有改变我的习惯。我几乎永远都在使用手机。我醒来,躺着玩手机,然后手机会掉在我脸上。我去厨房都要带着手机,它就像我的安全毯子一样。“

本文参考:How can I be less addicted to tech? Code Media attendees have some solutions.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