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谷创新资本叶春燕:投资女侠的自我修行 | 了不起的投资人

陈之琰 · 2018-01-16
“但我超热爱这个”

文 | 陈之琰

编辑 | 洪鹄

在叶春燕(2017年度36位36岁以下了不起的投资人)的内心,她一直希望成为从容优雅的鹿,而现实是,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头总在闷头干活的牛。

作为“女性投资人”,作为“非科班出身”者,作为“非典型好学生”,身处“没有谁比谁更聪明”的投资圈,她只能,比别人更拼,更多思考。

「了不起的投资人」是36氪的新栏目。我们对它的定位是:找到中国新一代投资人中最出色的,以最大的诚实还原他们对投资、时代、人性以及自我的理解。

我们相信:他们具有远超同辈的卓越,他们正在定义未来。

这是“了不起的投资人”系列纪录片之一,本期是正心谷创新资本叶春燕的故事。

在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5年多看了800多家公司,经常“朝九晚九、每周工作六天”的叶春燕,是文化基金唯一一个每年都升职的投资人。

“每看一个文化的细分领域,都会去思考底层的变化,同时尽量把行业主要公司都拜访一遍,这样更容易形成更全面客观的行业拼图,也更容易感知行业变化。”

30岁时,叶春燕已在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工作3年,从最底层的投资经理做起,做到了副总裁(VP)的职位。在几次国有案子的投资后,又作为主要团队成员和现场负责人,参与了基金最早的两个民营企业投资——一个是2015年被富春通信收购的骏梦游戏,另一个则是在日后扬名的开心麻花。

然而,从2013年到2014年,叶春燕连续推上投委会的多个案子因内部原因都没投成。看似只是简单的几个立项,背后却是她大量的拜访和系统的行业研究。那是她最挫败的一年,而这些项目中的几个,都被证明在日后带来了数十倍的回报。

2014年年中起,“想做事而不成”的苦闷郁结在叶春燕的心头。她开始不断寻求一个答案:在文化领域,到底什么才是相对安全、前景向好,同时又是自家机构能理解和出手的行业?怎样才能抓到大行业中的大机会?什么样的公司才能成长为改变行业的公司?这过程中她又根据基金对互联网公司的接受度,投资了精品游戏公司心动网络(控股taptap精品游戏分发平台)、海外游戏发行公司绿洲网络等公司,但总觉得没找到让人激动的公司。

就在那时,她遇到了罗辑思维。

那已经是自媒体勃兴的时代,微信公众号取代传统媒体,成为众多内容创作者全新的舞台。每次底层新平台的涌现或改变,往往带起一波头部内容甚至垂直平台的机会,她觉得内容创业者迎来了一波新媒体创业的春天,也是基金能理解和抓住的机会。

与此同时,叶春燕又从好几个不同的朋友和创业者那儿“被安利”了罗辑思维。“话题度很高,有人说里头的干货不错,也有人说内容洗脑。”听了几期内容后,她发现这个公司有点“与众不同”。

于是,叶春燕第一时间约罗振宇见面,并见到了此前她所不知道的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李天田(注:脱不花妹妹)。

“投资文化类的公司最担心的就是创始人能把内容和产品做好,却没有商业化逻辑。但是,罗胖和脱不花是个很神奇的存在,两人都会变着法儿想如何去赚钱。”用他们的话说,“是认认真真地在做生意”。

叶春燕告诉36氪,当然最打动她的是罗辑思维的愿景——“去改变传统的出版、媒体和教育行业”。当时罗辑思维卖书的数据表明,其业务至少已经开始“改变传统出版的陈旧方式”,“一些书短短几天就能卖到当当网一年的销量”,她开始觉得这个公司很值得一投。

回去后,她找来罗辑思维所有音视频,连续几天听到深夜睡着。在圈内普遍对罗辑思维的观望和质疑中,叶春燕却坚定了投资的想法。她发现,罗辑思维“在‘内容’这块至少打造了根据地,是不一样的‘内容存在’,团队打造精品内容的能力尤其突出。有调性的内容能够深耕人群,抓住一群粘性很高且付费能力和意愿很强的用户,至少以内容电商方式初步打破了媒体广告变现的天花板,也克服了传统电商获客成本高、同质化、转化率复购率低的问题;同时,走中产生活精选电商平台这条路似乎也大有可能。”

当时,公司其实已经有几十人的团队开始开发独立的app,但还在纠结是走中产阶级品质电商平台还是精选知识音频方向。叶春燕“也不知道它最终会变成怎样”,但每次见团队,她都感觉到团队在快速演变创新,战略越来越清晰。

“我觉得他们一定能折腾出来,他们绝不是一家单纯的内容或媒体公司。”

叶春燕以“守正出奇”和“使命之人”定义罗辑思维,“教育、出版和传媒确实太过传统,需要互联网深度改造,一旦做成就是千亿机会。罗辑思维团队的学习和进化能力惊人,要做成这件事,罗胖和脱不花在我那时看来可能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经过一番艰苦谈判,最终2015年中旬,罗辑思维以13.2亿人民币估值完成B轮关健轮融资,中国文化产业基金领投10%。

“作为一个投资人,叶春燕的钱和别人的钱是一样的。但是她对文化产业的洞察是不可替代的。”罗振宇也以此说明选择叶春燕的原因。

这个案子也成为31岁叶春燕的一座“立”得起来的里程碑。

叶春燕第二次来到罗辑思维办公室时,CEO李天田带着些期待。她知道,那不是个首次见面就“让人舒服的投资人”。“没有天花乱坠地吹一通,而是很直接地问问题,不理解的方面就说不理解。”如此“目标感如此强”的投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一次见面,叶春燕好像完全想通了很多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互相说服的东西,转而问起了她有关罗辑思维在电商业务方面的“犀利问题”。

“那之前也就聊过一个小时,我当时没觉得她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也没有我说服她的过程。没想到下一次见面时,她对于行业和公司的认知却有非常大的飞跃,能感受到,她拼命做了很多幕后的研究。”

投资罗辑思维后,李天田和叶春燕成了私下的好朋友,“她是一个天生有研究能力的人,好奇心极强,‘扫行业、抓龙头’的方式让她几乎没有可能慢下来。”她说,“别看她工作时相当聪明,生活里却有点‘小白痴’,感情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

“她很拼”几乎是所有熟悉叶春燕的受访者都会提到的印象。

在专注文娱的投资人中,叶春燕是公认的勤奋而命中率高的那一个,已投资的明星项目包括开心麻花、罗辑思维、哔哩哔哩等,其他十几个投资项目估值也都涨了数倍。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评价叶春燕“有前瞻性眼光、不但善于发现优秀企业、也善于和经营者沟通,因此投资上总能领先一步”。几年下来,如李天田所说,叶春燕已然在文娱投资上占据了一席“江湖地位”。

然而,总有一种紧迫感横亘在叶春燕内心:一方面,2011年才正式转做文化投资的她需要好的案子奠定自己在行业中的基础。另一方面,文娱投资的特性,也使她不得不拼。“我总觉得到40岁是一个门槛。文化、互联网的确要对新生代的东西特别敏感,到一定岁数天然地就会和用户脱节。”

2016年,叶春燕离开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加入正心谷创新资本后出任合伙人。身份的转变并未改变她一贯的行事方式。2017年9月,新三板上市公司高思教育发布董事会公告,宣布已完成5.5亿元人民币融资,其中正心谷创新资本能出现在融资名单中正是叶春燕主导的。

这不是个简单的案子。

高思教育先后拿了18家机构的TS,刚成立没多久的正心谷创新资本最开始在公司的“意向机构”中只排倒数第二位。叶春燕和团队先后去了高思教育办公室5次,把整个教育培训行业的研究凝结成上百页的PPT、5个研究报告,最终在投资方里排到前三位,投进1个多亿,并又在最新交易中增加了8千万投资。

高思教育董事长须佶成告诉36氪,选择正心谷创新资本一方面因为其常青基金的特性,另一方面也看到作为投资方,“对于行业内竞争对手的分析异常透彻”。

 “春燕在投资每个项目时,对项目的前世今生、竞品、行业纵横都有深邃的研究,所以投出的项目往往能胜人一筹。”徐小平说,“比如她大手笔投资了郑渊洁的童话大王,就是在帮助项目在梳理了企业发展历史困局后,出奇制胜的一次出手。”

同样专注于文娱投资的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高晓虎是叶春燕的好朋友,最近看了电影《天才枪手》后,他老是会把叶春燕和电影女主角小琳联系在一起。“无论是长相还是那股聪明劲,都特别像。”

他记忆最深的是有一次和叶春燕聊天时,后者提起自己看过的一个做签约网红做短视频广告的项目。“那个平台一共有16个网红,春燕能记得排在前5名网红的具体粉丝数量。”不仅于此,叶春燕对于整个短视频行业主要平台的数据、发展方向、市场份额“都是脱口而出”。

“那只是一个还在看的、很小的A轮案子,她却对整个短视频行业做了大量的功课。”高晓虎说。

“拼”甚至是叶春燕进入投资圈的入场券。

2011年中旬,在英国工作了四年回国的叶春燕在中银国际又做了一年分析师,但内心越来越想把自己此前金融和传媒的工作经验结合起来。当时,正好有专注做文娱投资的基金成立邀请她加入,她向当时负责中银国际TMT投资的投行部董事总经理陈杭咨询。陈杭提出,恰好他正在组建中国文化产业基金。

叶春燕一听,提出想试一试,陈杭心里有些担心,“海归出身的她是否能接地气”,嘴上却说“和我打一场羽毛球吧”。

那是一场“不平等”的羽毛球对决。技术精湛的陈杭把球吊得满场乱飞,可叶春燕的反应让他有些惊讶——戴着高度数的眼镜,不擅羽毛球、身材纤瘦的她却跟着飞舞的球满场乱跑。“不论球到多刁钻的位置,她都要把球给接回来”,陈杭向36氪回忆,“当时觉得,作为女生她真的很拼。”

由此开始,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在正式成立前的第9天,有了它的第5号员工。

“进入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后,她一方面腿很勤,愿意跑行业、跑项目,另一方面脑子很勤,经常看到她买书研究。她不是傻拼,而是在战术上和战略上都很勤奋的投资人。”陈杭说。

“拼”之于叶春燕,可以理解为一种认真、一种想做点事的决心,也源自骨子里的倔强。

她说自己是“非典型的好学生”,上学时常常因维护被欺负的女同学,或因为很小就戴厚厚的眼镜被男同学取笑,进而和他们打起架来。但也因为这种正义感和倔强,结交了一群不论成绩的好朋友。

小学五年级时,叶春燕在外婆家的一本《笑傲江湖》里第一次找到了自己。“从那时开始,我把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都看了,向往成为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一剑走天涯的女侠。”但读着读着,叶春燕就不怎么喜欢古龙笔下带着些依附性或作为“花瓶”的女性角色了,“我希望依靠自己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在更大的世界里实现自我。”

中学时代,叶春燕希望把这种自我实现付诸于政治,成为外交官,“叱咤世界舞台”。进了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外交后,她发现外交官“反而很难有自我意志”,便开始辅修经济学,并在本科毕业后到英国剑桥大学读社会经济学,毕业后进入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伦敦总部。

她发现,原来金融和政治一样,也能够很有影响力,“独到的观点能影响上市公司、影响行业,甚至影响社会”。

然而,2008年9月16日,刚在雷曼兄弟工作了一年的她,失业了。前一天,她还和几个同样来自中国的同事中秋聚餐,猜测雷曼会被哪家金融大鳄收购。转眼,这家有着158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就宣布破产。

她没给自己彷徨无助的时间,用Excel画了一张大表,填满了88家公司的笔试面试进度。

“一开始只是看金融机构,后来就发现这是不对的。当一个行业都在走下坡路的时候,或许别的行业才是机会。”

她开始思考自己真正喜欢又能施加影响力的行业,她回想此前自己闲暇时光都用在看小说、写小说上,“很多人的改变就是从一个想法和认知上改变的,所以除了政治和金融,这个世界还存在另一种能真正能影响人的东西——文化”。

于是,才有了她此后在英国一家上市传媒公司做项目经理的经历,也才有了回国之后,“一场羽毛球打进”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成为专注文娱领域投资人的开始。

2017年4月29日,叶春燕发了一页书的截图到朋友圈,上面写着来自作家雅各布·科沙朗的一段话:“如果悲伤来袭,所爱的一切不再真实,那就去工作;如果健康受到威胁,就去工作……不论什么事情让你感到痛苦,你就去工作。信心十足地去工作,工作是应对身心痛苦的最佳良方。”

这是她最痛苦的时候勉励自己的一段话,也是她这几年生活的写照。2016年,她累积了66次飞行,总里程达到119450公里,差不多能绕地球3圈。

变为正心谷创新资本合伙人的一年多里,叶春燕又投资了14个案子,包括开心麻花、罗辑思维、哔哩哔哩、小糖人、动漫堂、新世相、日食记皮皮鲁、乐逗、嗨学、高思、凯叔等。其中,有她曾经被投公司的新一轮融资,也有新近看好的网生内容、短视频和二次元公司。她觉得,这段时间的“猛投”为年轻的正心谷创新资本,初步打下了文化领域的“根据地”。

少有人知道,这也是叶春燕经历痛苦的一年,这一年她的健康和感情都出现了问题。她没想到自己在打击下“会那么挫”, “像房子倒塌了,要在一片废墟里重新建立起对未来的信心”。

在叶春燕的内心,她并非一个只要事业不要感情的女性。甚至于她而言,最浪漫的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幸福的莫过于和一群有情有义的小伙伴一起做点有趣有意义的事。只是做事比较认真、期待自我实现的念头太深,有时难免失去平衡。

叶春燕觉得自己不是典型的女投资人。“大多数女投资人还是会平衡家庭和生活。尤其是到了一定层级后,她们还是会给自己主动设限,会把重心放在家庭上。投资顶多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我是超级热爱这个,投资于我是可以称之为事业的。”她曾经期待的、释放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化为一个个生长起来的创业企业,她觉得,这种一起成长的感觉是实实在在的。

挚信资本张津剑和叶春燕经常聊些工作之外的“形而上的”,他用“有爱的”形容叶春燕。

张、叶二人曾前后两轮投资了“凯叔讲故事”。在张津剑投资的那一轮,叶春燕也曾拜访过这个公司,但最终她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下手。

“一般来说,很多投资人看过就不会再看了,但春燕一直关注着,发现自己的判断有偏差后,她有纠正的勇气和果敢。”张津剑告诉36氪,“作为文化领域的投资人,她看项目是站在时代变化和团队理想在看,她那种不舍好项目的心情和执着其实是对人性本身的爱。”

这一年令叶春燕“重新审视人生”,她曾推荐创巴仁波切的《突破修道上的唯物》给张津剑。“这大半年,我能感受到她在和身体做斗争、找平衡。她变得更圆融了,也慢慢开始去接受自己,更好地和身体相处。这对她而言,也是一个修行。”张津剑说。

现在的叶春燕会在周末留一天给自己,“回到读书、音乐和思考的状态”。她最近喜爱的一本书是黑塞的《悉达多》,那是个讲述古印度贵族青年悉达多求道之旅、最终将自我融入永恒的故事。

“过去一段痛苦最重要的收获是要尽可能地活在当下。”她说,“全情投入,才是真正活着的状态。”

如果说叶春燕一直是比别人“更拼”的投资人,现在的她希望自己能做“更聪明”、“更有洞察”的投资人。

“未来,我也想像巴菲特打20个孔一样来规划自己的投资。过去,我埋头打了一些孔,成功率还不错,但还是错过了一些平台机会。未来,我希望自己更珍惜出手的机会,更多结构化的思考,更多洞察,而非盲目勤奋;希望投资新生代更多有章法有格局的企业家,投出更多有品质、有温度、有内核的文化公司。

当然,在她更为“节制”的未来里,仍有足够大的野心。

“在有限的生命和精力里,我希望能真的投到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记忆,投到那些能给大家带来温暖和力量的东西,希望成为文娱领域最好的投资人。”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骏梦游戏

生活里

皮皮鲁

当当网

凯叔讲故...

食记

年生活

动漫堂

TapT...

绿洲网络

闲暇时光

一页书

生活精选

头部内容

下一篇

未来小程序会变成整个微信生态的一个主轴,所有的东西都是围绕它转起来的。

2018-01-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