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Uber 司机的人际网络:零工经济时代,员工寻求保护自己的新方式

宋宋 · 2018-01-17
社区里面,Uber、Lyft和其他叫车服务的司机可以分享建议、警告,回答问题,甚至有种惺惺相惜之情。

编者按:Alex Rosenblat写了一篇文章,名为The Network Uber Drivers Built,介绍了国外Uber司机建立的线上交流论坛的现状及影响。

Cole是亚特兰大的一名兼职Uber司机,开始兼职的第一周,他接到一位醉酒的乘客。这位乘客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想知道能去哪,能做点什么。所以Cole臼告诉了他几个游客常去的地方。

Cole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开始大喊大叫,用手使劲砸我的仪表盘,大喊‘兄弟,你**给我闭嘴。真的,你赶紧**闭嘴,小心我打你。’”

Cole十分吃惊,他把手从方向盘上松了松,以做好反击这位乘客的准备。车里十分安静,过了一会,乘客询问Cole能不能在车里抽烟。为了安抚乘客,Cole靠边停车,不让烟味留在车里,车里的烟味可能会让之后的乘客不满。他俩站在车两边,各自默默地抽完了烟。

到达目的地之后,乘客邀请Cole进屋抽大麻,Cole拒绝后,乘客又想跟他抽根烟。在刚开始兼职的阶段,Cole也不想惹事,他就只能照办。

“我当时不知道Uber的准则,”Cole说。Uber规则指出乘客若行为不当,将不能再使用Uber平台。但是即使知道公司准则,也不能够解决所有叫车服务中的紧急事件。“如果我之前知道这些,他一下车我就会开走,我不知道有这种反馈机制,我当时才做了一个礼拜。”

这件事发生快一年之后,Cole还在兼职开Uber。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一个论坛的管理者,和其他管理者一样,他花费了很多时间来管理非官方的在线社区,社区里面,Uber、Lyft和其他叫车服务的司机可以分享建议、警告,回答问题,甚至有种惺惺相惜之情。

在路易斯安那州州,同样为Uber和Lyft司机论坛管理者的Uber司机Doberman说道:“我创建这个社群不是为了从别人身上学到什么,只是想把这群人聚集起来。”我采访他的时候,他强调了他想创造一个环境,让司机能够互相指导。“我希望在有人遇到问题时,能够得到更多的关心和分享,而不是一笑而过。”

Uber叫车服务的司机没办法通过App来与彼此交流。所以这些论坛、新闻、社交媒体和线下交流为这些新型劳动者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来源。这些以司机为主导的论坛里,他们在叫车软件的算法之外构建了自己的非正式信息网络。

针对Uber司机的早期调查中,我和同事Luke Stark发现算法会规定司机应该怎样做、什么时候工作,并利用了影响司机收入的奖惩机制。自动反馈会对几十万的司机造成影响,但是却涵盖不了这份工作中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从安全威胁到收入不平等。纽约的Uber司机Ricardo说:“你头顶上没有老板,而是一部手机。”

三年多来,我一直从叫车服务司机的角度来观察这个行业。作为一个技术学者、作家和研究人员,我加入了司机论坛,采访了100多位司机,观察了美国和加拿大25个城市的400多位司机。对很多司机来说,Uber基本驾驶准则只是论坛上信息的一小部分。司机们利用这些线上讨论组来交换新定价机制的信息,来仔细研究Uber公司的政策、同情接到“坏”乘客的司机、比较各自的收入和排名等等。

2017年初发生过一件事,Uber司机在论坛上猜测讨论公司测试了几个月的一条新政策。乘客交的钱比司机拿到的多,Uber把这种有争议的定价机制叫做“预支付”:Uber会在乘客叫车时收取一次行程可能的预测费用,但给司机的费用是按实际里程和时间来的。这意味着当司机只收到30美元时,乘客有可能支付了90美元。

司机们通过比较乘客应用内收据的截图和自己收入,得知了这一事实,这种比较很快传遍了很多论坛和公共博客。即使很多人指责这个政策对乘客和司机都不公平,Uber还是在5月正式推出了这项政策。之后,Lyft也推出了相似的政策,现在Lyft因欺骗性定价被起诉。

司机工作的应用内截图在很多论坛越来越多,不同城市、不同领域司机之间的比较让很多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从个人角度来讲,我采访的很多Uber和Lyft司机对收益之间的差距不屑一顾;其他人则觉得不满。但是建立线上论坛社群的动力就是在一个共识上建立的:影响所有司机的不平等待遇。

这种不公平可能离我们很近。Cole的未婚妻不在学校或不在家看孩子的时候会兼职做Uber司机。我采访Cole时,他说他未婚妻加薪制度比他的要好,因为未婚妻开车时间更零散。即使他更可靠,他说Uber公司好像更想留住他的未婚妻,他觉得很不公平。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司机参与到了论坛中去,但他们称全世界有几十万成员聚到了一起(但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多有的成员是Uber司机)。很多论坛设置了会员要求和加入门槛,所以论坛并不是完全向大众开放的。

我接触过的司机大部分都对线上论坛很熟悉,尽管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在里面很活跃,很多人只是阅读者。其实不知道论坛的司机也会被影响到:在线司机论坛会影响媒体对他们的报道,给司机更多的可视性和透明度。

这些论坛会把司机对叫车服务工作的担心暴露给大众,但是论坛还是交流平时工作心得的地方。而且他们讨论的不仅是难题,还有很多积极的东西:对高等级的欣赏、对乘客反馈的表扬、工作中的一些笑话等等。

我接触的论坛之外的司机也跟我说了一些论坛里讨论的问题。Amadi是华盛顿的Uber和Lyft司机,给我看了之前以为乘客把大麻在他车里扶手熄灭时留下的烟灰印,后面的乘客则向Uber投诉他吸了大麻开车,他被禁开一段时间,接受调查。Uber和Lyft司机会在网上分享被误解后,公司发来的“丑恶报文”。

 

被投诉后司机收到的“丑恶报文”

司机们开始使用行车记录仪来保护自己,不管是交通事故还是行为不当的乘客,这在论坛上也流传开来。

这些年来,Uber与公司之间的交流主要靠Uber Support,这是基于邮件的顾客服务,代理人可能在菲律宾这样很远的地方工作。Amadi和Cole等司机提出质询或投诉时,他们会收到根据司机发件关键词进行自动回复,而忽略了他们具体情况中的细节。

但这一切也在改变,司机也在论坛对此进行评价。在最近的六个月中,Uber和Lyft给了司机一个能拨打的号码,也在一些城市建立了线下司机中心。最近Uber增加了一个功能,司机可以在任何时候给出反馈。Uber也在成立一个司机咨询论坛。Lyft也开始关注司机的问题。

在一份时刻都在变化的工作中,不公平的信息、意外的定价机制、或测试功能都会被迅速扩散。而且会给叫车公司带来一些挑战。司机可以时时刻刻都在论坛里上传他们对工作或应用的最新体验。而且越来越多论坛里的内容都登上了新闻,就连论坛外的司机也知道了很多信息。

司机在论坛上也会团结一致来保护他们自己,不仅仅是从叫车平台角度,还有地方权威。比如在叫车服务合法之前,有些地方的司机会交流警察的位置等等。

这些信息可以缓冲工作中的不稳定性,填补了平台忽略的沟壑,非官方的司机网络也让不稳定更可持续,不仅司机们的工作风险更小,这些信息也有益于叫车服务公司。

Uber是社会中一个独特的扰乱因素,在媒体报道下,Uber司机的担心被放大很多。但是线上交流为这类工作增加了一个维度。我的同事在Facebook上对保姆行业线上论坛的评价是:“保姆们在工作之外也多加注意,建立了声誉,告诉大家哪些雇主不好,更重要的是,他们在讨论一个公平的雇佣关系是什么样子的。”

通过把司机归为独立合同工,用算法、自动回复管理他们让与同事十分疏远。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依靠分包安排,雇佣潮流也指向了员工队伍的长期增长。在线论坛不仅仅帮助了在工作中遇到困难的司机,也让使用和研究叫车服务的我们知道了他们的难处。雇佣关系虽然远了,但是他们让我们知道了雇员可以适应这样的趋势,用技术来形成他们自己工作文化。


原文网址:https://www.fastcompany.com/40501439/the-network-uber-drivers-built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知了

看孩子

一笑而过

司好

下一篇

“是的,我在治疗休息中,谢谢关心!”1月14日,当《财经》记者向魏银仓问及他已不再担任珠海银隆董事长一事时,这位银隆创始人如上表示。

2018-01-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