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镜头与观众,Z 世代经历的是怎样的童年?

aiko2018-01-04
分不清的网络与现实。或许可以一窥国内直播平台未来对儿童的影响。

编者按:Z 世代是当今最年轻的一代,也是自出生之日起周边就围绕着各种网络设备和工具的一代。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摄像机等具有摄影、录像功能的屏幕设备随处可见,他们的童年每一刻都可以被记录下来,都可以通过各种社交媒介与朋友甚至是陌生人分享。习惯了镜头,习惯了另外一头的观众,这一代的童年又是怎样的体验呢?本文作者 Jessica Contrera ,原文发表自《华盛顿邮报》。              

YouTube 视频中的男孩总能让在空中翻转过的瓶子最后以站立或者倒立的状态正直落在地面上。Max Cole 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来研究技巧,现在,他的观众也正在拭目以待:他手里拿着一个剩下一半运动饮料的瓶子,握住饮料瓶瓶盖部位,将它扔向空中,饮料瓶在空中翻转。

“伙计们!”Max 大喊道,“它成功降落了!”

6 岁的 Max 挥舞着手臂,他知道如何做出夸张的反应来让观众跟他一起兴奋,知道怎样让他们为他点赞、发表评论或者订阅他的 YouTube 频道。他跳了起来,摆动着臀部,跳起了 dab 舞,就是那种看起来像是把头埋在胳膊里打喷嚏的舞步。

“oh,天哪!”他兴奋地呼喊道,“这太疯狂了!”

只是,并没有人在观看。

Max Cole 在家里的后院玩翻转瓶子的挑战,这一挑战自出现以来,在各个年龄层、不同地区的孩子们中间迅速传播,吸引了数百万的观众。

假想观众与真实观众

对于他这种假装网上的陌生人在观看他的表演的行为,Max 的家人已经习以为常。在他成长起来的这六年时间里,YouTube 已经逐步发展成为地球上最大的儿童娱乐平台。现在的孩子们对过去几代人透过电视看精心装扮的儿童剧演员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们想看的是现实中的彼此。

只是记录孩子们日常生活、娱乐片段的视频就能吸引数百万观众,有时观众数甚至能达到数十亿。童年的每一刻,可能是拿到新玩具的一刻,或者是跟着家长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抑或是在后院玩游戏的时光,这些都是可以录制并且上传的素材。

既然如此,那观看这些视频的孩子们开始表现的好像他们全部的生活场景都被录制了一样,应该也没有什么奇怪得了吧。

对于当今最年轻的群体 Z 世代中最年轻的成员,网络世界和现实生活之间的界限和区别正在慢慢消逝。父母们不得不开始向他们的孩子解释,他们在屏幕上看到的视频里的小孩其实并不是他们的朋友。这些父母会发现他们的孩子有条不紊地打开玩具包装,好像是有人付钱给他们,让他们帮助观众去评估这个玩具一样。

家长会问:“你在和谁说话?”他们的孩子回答道:“观众。”

Max 的妈妈 Shona Cole 说道:“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Max 以及与他同龄的孩子们身边四处都围绕着摄像机。Coles 夫妇有六个孩子,养了两条狗和三只猫,家里共有十八台电子屏幕设备,几乎所有的设备都有“录像”功能。Max 的小弟弟 Mark Adam 只有 3 岁,已经知道怎样开启 iPad 的录像功能。他们十岁的姐姐 Annie 在去朋友家过夜、去 Target 购物或者是去 Chick-fil-A 炸鸡连锁店时都会录制视频片段。

“嘿,朋友们!”Annie 拿着镜头对准自己,说道。“现在是五点,晚餐时间。我很兴奋,对!因为我来到了 Chick-fil-A。”

在她妈妈的监督之下,她将这一视频上传到了她的 YouTube 频道 Annie's Vlogs 上,上面还有其他数百名女孩上传的类似视频。有 36000 多人将会看着 Annie 坐在她妈妈 SUV 的后座里,穿过休斯顿北部她家附近的一家 Chick-fil-A 汽车穿梭餐厅。在 YouTube 的世界里,这个人数并不算多。

Annie 和她的弟弟根本就不知道互联网出现之前的世界,那时的孩子们都会被告诫不要与陌生人说话。但是现在,他们想将自己的生活与尽可能多的陌生人分享。

Annie 将镜头转向 Max 和  Mark Adam。“打声招呼”,她对他们两个说道。“嗨!”,他们挥着手对那些永远也不会见面的人说道。

自然流露与表演成分

YouTube 上的第一个视频上传于 2005 年 4 月 23 日,比 Max 的出生之日还早了四年。当时 YouTube 的联合创始人站在动物园的两头大象面前,对着镜头表示,它们“的鼻子真的很长,很长,非常酷!”这个视频只有 18 秒,看上去毫无特别之处,但却铺垫了即将到来的文化力量。

Mark Adam 喜欢看别的小孩打开里面装有塑料玩具的奇趣蛋视频,而 Max 则宁愿看其他的孩子玩《我的世界》(Minecraft)游戏,看别人玩的乐趣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玩的乐趣。Annie 相比名人来说,更喜欢看那些因为编发收获数百万观众的女孩上传的视频。

小孩总是喜欢学习、模仿同龄人。现在,观看 YouTube 的孩子们所看到的行为榜样并不仅仅是自然表现出来的,也是一种表演。也就是说,这些人并不仅仅是在经历自己的童年,也是在不断考虑如何让观众感知自己的体验。

也正是因为如此,你会看到在万圣节,Annie 在人行道上蹦蹦跳跳的走着,而她的母亲则在一边进行拍摄,她知道成千上万的孩子很快就会看到她挨户要糖果的视频。在她转头看向镜头的时候,她背上戴着的粉红色仙女翅膀会上下颤动,手边则拿着一个装满了糖果的枕套。

“拍我们向你走去的镜头”,她对自己的妈妈说道。在路灯附近她停了一下,这样镜头就能抓拍到她和她的好朋友 Hope Nixon 同框的画面。

“我知道了”,Shona 答应道,她一边努力让这台索尼 A5000 摄像机在已经破损的三脚架上保持住平衡,一边时刻注意着 3 岁的 Mark Adam 的去向,因为他一直跟着年龄大的孩子们跑来跑去。Mark Adam 穿了一件带有衬垫的金刚狼服装,这也使得他原本瘦弱的胳膊现在看起来像是高耸的肱二头肌。Max 装扮成了美国队长,他的好朋友 Noah Nixon 则是僵尸的扮相。Nixon 家里一共有七个孩子,自从 12 年前在一家浸信会教堂与 Cole 一家认识以来,两家的关系就一直非常密切。

“我的糖果袋快要装不下啦!”Hope 对着自己的相机说道,她的相机屏幕可以翻转,这样就像前置摄像头一样她可以在拍摄时看到自己。她和 Annie 晚上一直在调整镜头,这样即便在黑暗中,也能看清楚她们的服装。安妮按下录像键,将相机放在枕套的地步,先关上枕套,然后打开,将一块糖放了进去。

“嘿,朋友们!”她对着包里镜头另一边的观众们说道。片刻之后,她指着远处的一扇大门,高兴地尖叫起来,“看,妈妈在那里!”她之所以兴奋并不是因为能拿到更多的糖果,而是因为那座房子有一个门廊灯,整个车道都能覆盖在灯光之下。这样一来,她走到门口的整个过程就不会因为环境太黑而拍不到相机里了。

首次带 Annie 看 YouTube 上“挑战”视频以及同龄女孩在做的 DIY 活动视频的人是 Hope。这些视频可谓形形色色,例如他们能把五颗 Warheads(超酸涂层水果糖)同时放到嘴里并且不吐出来吗?他们能自己做绿色史莱姆吗?Annie 和 Hope 并不仅仅是尝试这些挑战,她们还要向她们的妈妈解释这些挑战,因为她们需要妈妈来为她们拍摄。

 Hope Nixon 和 Annie Cole 在做一个在线性格测试,这对好姐妹去年共同开设了“JazzyGirlStuff” YouTube 频道。

父母的权衡,全家参与

Shona 和 Hope 的妈妈 Nikki Nixon 都非常谨慎,她们在教育孩子方面都努力做到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多加看管。她们想到,将孩子的视频放到网上,就意味着这些孩子会看到别人的评论,她们对于页面浏览量以及自己在镜头前的样子可能会比较在意,产生焦虑心理。

但她们也是“有求必应”的家长类型,她们的家里到处都是书籍和艺术品,让孩子随时有机会接触新事物。她们总是鼓励孩子们随心所欲,尤其是在创意方面更要听从内心的召唤。Shona 说道:“Matthew 想学竞技杂耍,我们就带他去学杂耍。女孩子们想跳舞,我就开车带她们去跳舞。而 Annie 想做的就是 YouTube 视频,那我们必须支持她。”

她们可以将 YouTube 视频拍摄活动看作是培养孩子们坚持完成自己日程表安排的一个机会。并且,她们的童年记忆也将永远被拍摄、保存下来。如果 Shona 和 Nikki 实行她们在网上学到的“YouTube 商机”课程中的计划,她们的女儿甚至可以通过视频播放前的广告赚钱。

虽然她们还不清楚负面因素是哪些,但这样看来积极影响似乎超过了潜在的负面影响。毕竟,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还不够长,长期来说对儿童有什么影响还没有确切的定论。

于是,Shona 和她的丈夫 Mark在家里冰箱上贴上了这样的标语,“先于视频:做家务、学业、吃饭、锻炼。”

不久之后,Annie 和 Hope 开设了“JazzyGirlStuff”、“Annie's Vlogs”和“Hope's Vlogs”频道。几个月后,Hope 一家人推出了“SuperheroKids”频道。

孩子们会变装,进行富有想象力的表演,就像在此之前的一代代人所做的那样。但现在,他们的玩耍时间其实也是工作时间。“SuperheroKids” 拥有 30 多万名订阅用户,广告收入额达六位数。他们每个周都会上传一个新视频,与 YouTube 许许多多个其他的视频一起竞争。

19 岁的 Zane 是 Nixon 家的老大,他负责写剧本、调试专业相机设备、去商店购买道具以及重复枯燥的视频编辑工作。Hope 和她另外三个兄弟姐妹(分别是 13 岁、7 岁和 4 岁)一起琢磨台词,用数小时的时间一遍遍地拍摄。然后,五分钟的视频就是他们群策群力的劳动成果。对于那些观看以及评论的男孩女孩来说,看 YouTube 视频只是因为好玩。

 19 岁的 Zane Nixon 在拍摄 Hope 的部分,Noah Nixon 躺在一边等待着他的戏份上场。

潜在的危险,双方的对策

Mark Adam 出神地看着电视。在他面前的电视屏幕上是 一位只有 4 岁的 YouTube 红人-Ryan。Mark Adam 专注地看着 Ryan 用模具将培乐多橡皮泥挤压成水果形状,然后喂给一个塑料的 Cookie Monster(《芝麻街》中长着蓝色毛毛,大眼睛滴溜乱转,最爱吃 Cookie的卡通形象)玩具吃。“让我们做一些胡萝卜”,Ryan 说道,然后再将胡萝卜放到 Cookie Monster 的嘴里。Mark Adam 自己也有培乐多橡皮泥,但在这个 11 月的早晨,当他的妈妈在厨房教他的哥哥姐姐们做饭时,他却宁愿坐在沙发上看 Ryan 的视频,看 Ryan 喂 Cookie Monster 吃薯条。

这个视频总长 12 分钟,播放量超过 600 万次。

  3 岁的 Mark Adam 在看 “Ryan ToysReview” 视频,这是 YouTube 上非常受欢迎的一个频道。

据 TubeFilter 统计,自 8 月份以来,“Ryan ToysReview”一直是 YouTube上最受关注的美国地区频道。仅 10 月份,Ryan 视频播放次数就达到了 6 亿多次,这一数字相当于是美国全部的未成年人,每人观看节目 8 次。玩具公司会找到 Ryan 这样的孩子来有偿展示他们的玩具,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孩子对于年轻观众的影响力比任何电视广告都更强。每次,只要有人点击观看 Ryan 的日常视频,他就会赚到一部分钱。据一个 YouTube 收入追踪网站估计,“Ryan ToysReview”每月收入应该会超过 100 万美元。

这种金钱上的诱惑也使得 YouTube 成为一种具有潜在危险的地方,尤其是对像 Mark Adam 这样的孩子来说。YouTube 创作者可能会穿着孩子们喜欢的流行服装,然后上演一些大多数家长绝对不希望自己孩子看到的那种剧情或场景,来吸引观众的点击。这种剧情通常打着色情、暴力或者不健康内容的擦边球,例如你能看到“蜘蛛侠”脱下《冰雪奇缘》中“艾尔莎”的裙子,或者是用绳子把她绑起来等等。

YouTube 的母公司 Google 试图通过发表声明(称这一平台仅仅面向 13 岁及以上年龄用户)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创建了一个 YouTube Kids 应用程序,这一应用程序可以过滤掉任何对孩子不利的视频,并且家长可以关闭“搜索”功能,这样孩子们就只能观看家长预先批准的那些频道。

Cole 夫妇一直仔细留意着 Mark Adam 所观看的视频内容,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很难将屏幕上所看到的东西与现实生活区分开来。但是他们也想知道他对自己所看的视频有怎样的想法,想知道当他自己身处视频之中时(例如在 Annie 的频道和 Shona 偶尔会将他和他哥哥 Max 的视频上传到的频道“Little Boys Channel”),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Shona 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没上传任何新视频了,但就像 Max 一样,有时候她会发现3岁的 Mark Adam 也在同假想观众说话。一天,他坐在车里对着窗户外说道:“嘿,朋友们!”他们当时刚刚送下了去上舞蹈课的两个姐姐,Mark Adam 一路上都在讲那个并没有什么意思的“Knock,Knock”笑话。

“嘿,朋友们!”他再次这样说道,但并没有看向某一个人。

他在对谁说话呢?

“对我自己,”他回答道,“我在对我自己说‘嘿,朋友们!’。”

Shona 说道:“有时候,我们会问问他,是不是想拍视频了,因为他很喜欢说话。”

隔不断的吸引力

Max 央求妈妈为他拍摄翻转瓶子的视频,但是 Annie 这边是真的有观众在等待她的视频。于是,在一个周四的下午,Shona 带着孩子和她们的好朋友 Benodin 家的三个孩子(Grace、Joel 和 Faith)一起来到了蹦床公园。她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非周末即兴外出的安排,如果有成千上万的人会观看你的生活片段,那必须得有点有趣的事情发生。Annie 在镜头下不停地做着弹跳、后空翻的动作,然后她会跑到相机前,查看拍摄效果是否如她所愿。 

Max 的注意力被一个悬挂在蹦床上的篮球架所吸引,已经不在乎拍摄效果的事了。Mark Adam 害怕地躲在妈妈身后,不敢靠近那些正在跳上跳下、体型是他两倍的孩子。但是其他的同伴都在跟着 Annie,一直在看着她做各种动作。

7 岁的 Joel 和 5 岁的 Faith 在家里是不允许随便看 YouTube 的,除非他们的父母先看过视频确认合适之后他们才能看。即便如此,Benodin 夫妻仍然尽力让孩子远离这些屏幕设备。但是现在,看着 Annie 在蹦床上弹跳、翻转并且在半空中面对镜头比了两次“Yeah”的手势, 这些小家伙们看得入了谜。他们看着 Annie 跳进一个装满了泡沫块的池子里,向空中抛了几块泡沫块,然后大笑起来。

“你能帮我录一个视频吗?” Joel 问 Shona。

“我们来让 Annie 帮你拍吧!” Shona 说道,将相机递给了Annie。

Annie 按下录像键,镜头里的 Joel 在奔跑,弹跳,翻转。

“Annie,你能帮我录一个视频吗?” Faith 问道。

Annie 把镜头转向她。这个 5 岁的孩子并不是在网络世界里长大,但她却知道如何参与到其中。她看着镜头,微笑,面向观众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原文链接:http://www.washingtonpost.com/sf/style/2016/12/07/when-every-moment-of-childhood-can-be-recorded-and-shared-what-happens-to-childhood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此前易到获取银行贷款、转而向乐视控股出借13亿资金过程中,系实际控制人乐视控股一手操纵。

2018-01-0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