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风险投资不能做追风口的人,而要创造未来价值 | WISE·2017

陈之琰 · 2017-12-14
无论投资机构向前向后、变大变小,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整理 | 陈之琰

12月13日,WISE2017投资人峰会上,围绕“VC理性时代:洗牌与升级”的主题,国宏嘉信资本创始合伙人冼汉迪、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吴海燕、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以及圆桌主持人戈壁创投管理合伙人朱璘围绕以下几个话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2017年为何会成为VC猛追风口的一年?

2018年各自看好的机会在哪些领域?

VC“PE化”的背后动因是什么?

BAT、“国家队”、产业基金究竟是敌是友?

为什么2017年VC会成为小风口迭出、竞争激剧的一年?

朱璘:从大家各自管理和内部策略制定角度来说,对于2017年风口不断切换的现象是如何看待的?内部如何应对?

李丰:2016到2017年,中国VC投资正好在一个转折点上。由于基础设施变化而引起的模式创新的机会变少了,所以投资人又转回头关注技术创新。这使得大家看起来投资人有着双重焦虑——左边焦虑的是模式创新的机会不够多,不够持续,也不够巨大;右边焦虑的是技术创新看起来麻烦,也不一定能够成长得那么快,科学家到底能不能做CEO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因为2017年的中国就处在了一个V字型的夹角上,从创业和投资来看,过去一年显得比较分化,风口很短,或者争议比较多。

徐炳东:确实有风口的存在。从外部观察,随着一种技术模式突破,投资人们会对细分行业进行突破,所以出现了风口这个词。我判断,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风口出现。大的风口是十年甚至十年以上才会有的,例如移动互联网的风口。而现在,出现的“小风口”,其实都是一些结构点和线上的机会。其实,总有人站在风口的前端,也有人站在后端,单纯从追风角度来进行投资,不是我们认同的投资方法。

韩彦: 2008年我入行的时候,没有太多VC,也没有这么多的案子。但是,今天随着创业的热潮起来,很多人把做投资用一个词来总结——“看案子”。我觉得,这是非常不贴切的。在我看来,VC每天做的事情是“回顾历史、观察现在、推演和创造未来”。什么是一个VC DEAL?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到底是创造意识的风口,还是创造未来的价值?我觉得应该是后者。风口不是用来追的。所有做投资的或者创业的人,如果已经开始考虑怎么追风口的时候,第一步就已经迈错了。风口应该是创造出来的,创造的不仅是风口,更是未来的价值。

朱璘:风口确实是实操层面每一个投资人会遇到问题。从内部管理来说,我发现也有机构在内部成立风口组的,像黑社会一样,但其实还是特别有效果的。对投资人而言,我们都是在看一些结构性的机会。一些关键词放到媒体或者公众那里,一炒作,就变成风口了。其实“风口”本身没有一个太大的贬义,主要就是看大家怎么找到长期的机会。

VC的PE化是一个真命题吗?

朱璘:投资人们往往谈到出现风口不断变化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个行业里面钱比较多的。此前的圆桌有谈到“天使的机构化”。业内,也有所谓的“VC的PE化”,主要现象包括早期VC募资的规模越来越大等。各位GP对行业这种变化所带来的挑战和机会怎么看?

徐炳东:我觉得市场上很多VC看起来有“PE化”的原因,是因为由一家PE做的案子,现在出现三、四家VC凑一千万美金来做的情况。另外,其实主流VC早期化是非常明显的态势。因为在模式上,VC现在也不甘于人后,大家觉得能看懂早期的东西。此外,市场上现在缺的不是钱而是信心,既然缺的不是钱要找出口,如果在一定体量上达不到一定的要求,或者估值超高,VC不如往前走一点。

李家庆:现在市场上钱越来越多,后果很简单,就是赚钱越来越难。资本市场从来没有因为供应端的变化,就在出口端发生重大变化。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以,这意味着,成功的门槛越来越高,赚钱的难度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这是肯定的。无论是VC的PE化,还是PE往前走,都因为大家在原有的舒适区里不太舒适。今天资本市场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有产业基金,有阿里巴巴、腾讯,有国有大型的人民币资金,也有美元资金,早期的资金也在往机构化走,往规模大的走,都在非常动荡的阶段里。这就有发生任何事情的可能性。所以,就机构来说,一个机构之所以成熟,就在于去应对各种各样的变化,钱多钱少的时候,流动性好和差的时候,热点领域不断变化的时候,机构组织人员不断发生变化的时候,要怎么保证机构在有限的时间和规模的前提下,保持相对持续稳定的收益回报,这是我们现在考虑的比较多的一些问题。

韩彦:首先VC和PE,早期和成长期是完全不一样的动物。对投资人的要求,看事物的角度,个人素质要求全不一样。从美国经验来看,分工是大势所趋。无法避免的是,一个成功的机构,因为业绩非常好,有更多的钱找到它,有更多的诱惑。一个机构要做大,拿到更多钱,也是很自然、可理解的过程。这背后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基金的管理人对自我的认知,对自己长处的认知,以及对自己喜欢领域的认知。光速是典型做A轮的机构,小机构的好处是,虽然资源没有大机构多,但是诱惑少,可以更专注,不在领域的可以不用碰。放在我们面前的挑战和问题就是怎么以小博大。

吴海燕:在适当的时候,基金规模开始变得大一点,是自然的需求。不管是团队成长的需求,还是公司本身成长阶段的需求,还是创业成本本身也在提升。以前,300万人民币投一个小A轮就够了,现在远远不够。创业成本在提升,被投企业进入B轮、C轮的时候,你要不要跟投?同时,市场上能给钱的LP也多了,从而带来了自然而然的升级,这跟美国市场是不一样的。另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变化是,很多VC开始做大资管了,这是结构性的、非常不一样的变化。VC不但是私募股权基金,有些也开始做房地产基金等等,做所有的事情。目前国内几家在市场上做得比较久的,以VC品牌为大家所熟悉的基金都开始做大资管了。这是我们看到不一样的变化,也可能是中国独特的一个东西吧。另外,我不觉得有机构天使这么一回事。所谓的“机构天使”就是早期VC。它有LP,有跟LP的约定,有各种各样的期限、汇报机制、激励机制,一旦有LP的时候,就不是真正的天使做法。

冼汉迪:关于VC的PE化我们很有体会。我们也调整了一点投资战略。我们看到企业估值越来越高,发展越来越快,所以现在我们的每一笔投资相比以前都会高一点。这也要求VC要做更多研究。我们看重的一点是一个创业公司是否有接轨其他市场的可能。

BAT、“国家队”、产业基金是敌是友?

朱璘:我觉得大家都表达了一个观点,无论基金规模变大还是变小,能把握到市场上最佳机会的做法才是最好、最合适大家的。下一个问题,2017年从募资角度来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趋势是“国家队”的不断涌入。2016年下半年,就有几千亿国家背景的资金,通过几个大的平台,注入到双创上来。而从下一轮的跟投角度,BAT、还有各种行业垂直的资金越来越多。从各家募资、融资角度来看,这种现象带来了怎样的利弊?

冼汉迪:不论是国家队的资金涌入,还是BAT在垂直领域布局资金,或者专项基金的诞生,我个人是很乐意看到这个现象的。它们都能够给被投企业带来不同资源。我此前创业的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时候,也有中投基金作为我们的股东,其中也带来不同的机缘,是一个很好的组合。

李丰:不管是产业基金,还是国家相关产业政策驱动的钱都站在了中后期。对VC来讲,多了一些后期融的钱。产业基金和大公司的投资是讲战略布局的,但又不希望自己花巨大的人力成本布局,就用钱完成布局。国家队的钱更多地带有明确的产业链条属性,即希望扶持某些特定产业。那些产业对中国的很多行业和就业格局有巨大影响。战略投资和传统的财务投资来说是有很大不同的。

李家庆:我感觉压力挺大的。要说以前,有人经常说国家的钱,包括一些产业的钱,或者上市公司的钱,挺“傻”,没有早期投资人聪明,没有VC有竞争力。其实这几年时间,我们碰见的产业投资人,或者国家资本,还是蛮狠的,而且相当迅速,具有非常高的判断力。即便是在偏早期的项目上下注的时候还是很专业。未来竞争是一定的。在这种压力底下来说,我觉得,还是要想办法把一个纯财务性的投资人变成一个产业特征相对更加明显的投资人。无论是跟一些产业合作,还是说通过自己已经投资过并且形成一定的根据地和产业高地的被投企业合作,无论是对于我们在更多挖掘项目机会,更快进行项目价值的判断,或是投资之后为我们的企业带来一些更多除了财务之外的产业资源,方方面面都是非常重要。如果我今天还只是一个纯粹的定位财务投资人,实话说,非常有压力。

徐炳东:非常同意。VC和其他的资本是在融合的过程。不管是产业资本,还是国家资本、战略资本,大家都在相互学习,相互教育。你可以看到。代表大钱的像战略资本,最后介入以后的着眼点是不一样的。谁能出大钱谁在最后整个行业持续的洗牌过程中还是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另外,原来大家还可以划分你是这样的投资人,我是那样的投资人。但经过过去一年以后,自己投的公司需要融资,大家在做种种妥协。妥协的结果是,大家越来越多地会看到皆大欢喜的项目,估值变得越来越高,这是头部公司拿到越来越多钱的原因。

2018年下注何处?

朱璘:展望2018年,大家用简短的一两句话说一说,从投资策略、公司布局角度,有哪些计划?

徐炳东:GGV的策略为关注技术驱动为推动的项目,可能在科技领域,可能在企业服务领域,也会在TO C领域。大的风口过去以后,大家还得冷静一下,回家琢磨一下到底什么样的技术推动下一轮的机会。

李家庆:第一,我们会越来越重视产业资源的构建。第二,越来越重视技术创新,任何的创新底层驱动还是需要在技术创新层面有突破。

韩彦:光速中国会专注在A轮上面。我们希望成为中国最早能够支持到最优秀的精选的大案子的投资机构。

李丰:投资一半在技术,一半在消费,主要也是在早期。

吴海燕:继续专注早期,专注我们所关注的垂直行业,在金融科技、企业服务和大消费市场上继续专注。

冼汉迪:我们继续关注文化娱乐领域的头部公司,它们在业务、技术上有创新的公司,谢谢。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阿里巴巴

看大家

下一篇

本文作者陶迅(Jeffrey Towson)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投资管理教授兼PE投资人、顾问。

2017-12-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