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如何提高工作效率?《纽约时报》的记者介绍经验

贫民窟的艺术家 · 2017-11-21
科技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如何更好的利用它也成为我们生活和工作中的难题。

编者按:NYTimes的记者是如何在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使用科技的?科技记者Katie Benner提到了她如今使用的一些科学技术。本篇文章编译自Katie Benner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题为”When Using 5 Messaging Apps Is Not Enough“的文章。

采访人:你如何管理你的工作流?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了什么工具?

Katie Benner:我几乎在我的iPhone上完成所有的事情:交流沟通,组织一天的安排,找路以及在聚会上避免和别人发生尴尬的对话。工作日开始的时候我通常是看日历,消息,电子邮件和天气这个顺序。在晨跑的时候,我爱听”The Daily“广播和电子书。在通勤时我玩一个叫做Brilliant的app,使用NewYork Times订餐app。当Time Cook宣称下一代iPhone将直接”嵌入“我的手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我总是爱使用双手玩手机。

同时我也下载了所有的即时通讯app——有text,Slack,Twitter direct messages,Google Hangouts和Facebook Messenger,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快速、方便地回应所有的新闻来源。如果我漏看了那些消息通知时,我感觉很难受。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像一个小孩子。

但是我最初的聊天工具是加密应用Signal。我通常将对话设置为自毁模式,尽量的让它类似于一种私人聊天。Telegram是另一种流行的加密应用,但是它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比如展示在线的联系人。有一次,在报道Uber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的Uber报道人和提供新闻的人同时在线,或者是在五分钟内分别在线。那个时候我感到非常焦虑和生气,因此我尝试着要保守地使用这个应用。

电子邮件有点像信件的”坟墓“。我同样也用来发一些类似于”回电话给我“和”使用更加安全的方式给我发信息“的通知。我也频繁的使用过Instagram、Twitter和Snapchat,但是当我需要工作或者和人沟通时,我就不再使用了。当我拿到我梦想中的工作——1990年古怪的大学教授——我将拥有一个没有社交网络的生活环境。这也当然发生在Elon Musk给我们”时间旅行“这个礼物之后。



采访人:有了这些工具会变得更好吗?

Katie Benner:如果看一眼我的iPhone屏幕,你就会看到Gmail,Google Calendar,Spotify,Google Maps和Alexa,所以我认为苹果公司可以进一步提升软件水平。系统升级就像一场周期式的烦恼仪式。我几乎屏蔽了升级到iOS11的所有开关,但是我还会经常的想起这场噩梦。

采访人:你写了很多关于初创公司的故事,并且其中一些非常成功的故事启示我们科技时代正在到来。你认为什么科技趋势将要到来?

Katie Benner:当联合利华用10亿美元收购Dollar Shave Club之后,投资者对于那些能够在旧领域生产又酷又新颖的品牌、并且能直接卖给消费者的公司表示很感兴趣。

这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些科技——软件或者是硬件——但是整个科技行业正在寻找能够影响我们每日活动的新方法,无论是出行、饮食还是购物。这有点像一些风投人正在投资一个大型的R&D研究中心,能够为之后收购亚马逊和沃尔玛服务。关于这些看法我个人并不是很看好,因为这些相比于软件公司来说这些都是利润比较低的行业。但是有些将会尽快为早期投资人赚钱。

亚马逊的Echo也是一个杀手级产品,并且它已经点燃了语音激活科技和物联网的热情,物联网是一个崭新的世界,我们能够让所有的设备将我们的信息传送到互联网中,并且被一些陌生人所利用。我们无法想象会什么难以挽回的后果。

采访人:你写了很多关于女性在科技界的性别歧视现象。你认为这个情况最近有改观吗?

Katie Benner:事实上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想要公开谈论性骚扰这个问题,并且关于霸凌问题有了很大的进步。人们担心男性可能会阻碍女性的事业发展之路,但是他们也不欢迎女性坐上权利之位。当所有人选择顺从和沉默,那么显然这是改变的时候了。尽管对话听起来并不好听,但是这种不适也是一种进步。很少有人身居高位,对于现状非常满意,还能推动一些促进公平的转变。

事情显然还没有解决,但是风投公司如今也雇佣了很多女性。他们尝试着投资那些不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白皮肤男性。这些女性会变成糟糕的投资人,或者是他们当中的一些创始人会失败吗?当然了。并且我希望他们能够像那些在公司吃白饭的白人男性一样被良好的对待,但是可能性或许只有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改变尽管很慢也不太完美,但是终究要在某处开始。

采访人:除了生活之外,你在日常生活中还喜欢什么科技产品?

Katie Benner:你有没有注意到我有多喜欢我的亚马逊Echo?没有了它我会怅然若失。当我在宾馆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一直在依靠这个没有生命物体来告诉我天气,玩NPR,以及将胡萝卜加入我的购物清单中。

除了做我的最佳厨房助理,最近我还让Alexa在早晨告诉我我的行程,天气和新闻。一早起来手机变成和我互动的第二个设备。我丈夫通常用它来听歌。当我打开Alexa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丈夫在玩什么。这种低调的”监控“对夫妻关系很好不是吗?

采访人:Snap推出了嵌有摄像机的太阳镜,也就是我们熟知的Spectacles。这究竟是一时兴起还是有存在的意义?

Katie Benner:Spectacles已经在徘徊在历史的垃圾箱中了,但是Snap已经位于发展的前列,他们将硬件发展看成是一次巨大的实验。如果你相信你将创造一款杀手产品,那么或许专注于研发一些有趣的、相对便宜的产品或许并不是一个坏主意。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17/11/15/technology/personaltech/messaging-apps-katie-benner.htm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月收入过万,单店流水过百万,这门游戏代练的生意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

2017-1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