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讣告:硅谷已死,凶手是我们这样的利己主义者

木木子 · 2017-07-13
那些为自己的梦想愿意付出一切的人们正在被牺牲。

编者按:硅谷作为高新技术的代名词,一直是创新和创业的激情之地。但是,来自亚马逊的Micah Baldwin则并不这么认为。在“Silicon Valley is Dead”这篇文章中,Micah Baldwin洞察到硅谷越来越充满利己主义,驱逐创新者从而开始变得成为投机人的天堂。

在2008年,我写了一篇《搜索引擎已死》的文章。将近十年后,我依然会不时收到许多人的责骂,他们说我是邪恶且愚蠢的。但是我的预测有错吗?搜索引擎优化(SEO)是否已经死亡?

事实证明我是错的。但是我的观点,即搜索引擎能够带来巨大的利润所以它应该成为公司的核心能力,被证明是正确无误的。而我没有认识到的是,搜索引擎优化功能,以及需要在此耗费的成本的剧增。这个事实比任何宗教、学校或者个人都更能改变我的认知。

在几个月前,我在博尔德科罗拉多州拜访3位朋友。他们每个人都在不同的时间以不同的方式认识我,即便他们了解的可能只是我的一个方面。我问了布拉德·菲尔德、杰里·科隆纳和大卫·科恩同样的问题:“我还是一个创始人吗?”

从成长来看,我的少年时代在旧金山湾区、山景城和圣何塞等地渡过。实话说,我从来不认为生活在旧金山的人们会有什么大的收获。大多数人都是去39号码头的店里或者是在他们的学校参观博物馆。所以生活在此地的意义是什么呢?因为几乎所有伟大的事情都发生在斯坦福大学和南湾。

我2岁的时候父母离了婚,我和妈妈就从科罗拉多州的柯林斯堡搬到了帕洛阿托。在5岁那年,我有了一个继父,他的工作是为山景城浇筑混凝土。

我的继父是来自密歇根阿尔比昂的移民者,他很快就被硅谷的创造力所着迷。他的经历在30多年后成为互联网领域的“阿甘正传”。在当时,他参加了“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在此处展示过他们的项目。他请求加入当时只有四位员工的思科公司。而彼时大卫·费罗和杨致远才因为使学校电机系的工作站负荷过大而引起校方的注意。

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个事情是,一个名叫斯科特的新手来到我爸爸面前,他想要推销一个用斯坦福大学网络命名的系统。

“很好!”我爸爸回答斯图尔特。“你要卖多少钱?”

升阳的创始人斯科特·麦克尼利回答道:“我还没有确定”。

这就是我的成长环境。你无法骑着自行车经过车库而不去想象里面的模样。创新不是一个名词,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推荐一部名为《冒险之事》的纪录片。我想说的是,硅谷的风险投资也是始于一家咖啡店。只有创新才会引起创新。

这些都是我所热爱的,但是它们正在走向死亡。那天在博尔德,我问布拉德、杰里和大卫相同的问题不是为了知晓我的创新能力,也不是自己兴致所起突然发问。我想知道的是我是否还在为我深爱的世界而努力,因为我怕自己越走越远,而越远离心中所念则意味着我会越满足于亚马逊提供给我的安全网。

在那次对话中,大卫·科恩建议我读一本名叫《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的书,我受益匪浅。后来我和格兰特教授开玩笑说,他的书已经成为了我的圣经,并从根本上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如果你不想读所有的书,那就了解一些关于霍尔尼克的八月资本公司。或者是认真读读这些: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创造者。我不断地提出自己的想法,当我感到形势不妙时我就赶忙隐藏自己。而当它过去,我又会继续的进行创造。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做事逻辑,但是它是有问题的,所以现在我要试图打破这种循环。

而这一切与硅谷之死有何种关系?

我想让宇宙中响起钟声。”

—史蒂夫·乔布斯

很明显,在硅谷大多数公司都是以“让我们做的更好”为前提。惠普是一个很好的计算机公司。苹果的个人电脑很受欢迎。谷歌是一个优秀的搜索引擎公司。Quickly致力于“如何使更多的人使用它”。

本质上来说:“只有这些是不够的。让我们一起来改善它并进而改善整个世界。”

这和钱的因素有关吗?毫无疑问。

但它是主要的驱动力吗?绝对不是。

“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如何与对方互动。”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

而我们需要做的是将互动的情景从两人中抽离开来,并将其置于企业家的语境中。我们的互动是基于产品和用户,即公司和世界之间的互动。

“当我们与同事进行工作上的交流时,我们是选择极力主张一些对我们自己最有利的策略,还是去全力贡献而不关心我们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回报。”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

根据定义,给予者是那些希望为用户增加价值的人,而索取者则是希望从用户那里获得价值的人。在硅谷,这就是创新者和谋利者的区别。

随着投资回报的扩大,越来越多的投资基金进入了互联网领域,那些想要做出一番成就的公司创始人,甚至在创业开始之前就担心会面临失败。

从而,投资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创新者的数量越来越少,这就使得硅谷的创新氛围减弱从而使其面临巨大挑战。虽然在硅谷的生存成本很贵,但是如果我们有能力赚更多的钱,那就无所谓了,对吧?

重要的是,虽然如Facebook、因特尔、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仍扎根此处。但是促使技术发展的创新开始在别处发生,而这也并不是多么不容易理解的事情。

做出巨大贡献的创新者们被诸如洛杉矶、西雅图、纽约等地踢出在外。由是,最好的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经理在别处定居,因为他们想要创造新世界。

在如今的硅谷,创新者是一个相对少见的角色。更多的人变得开始不断向外索取,而不愿付出更多。索取者是利己主义者,他们不断评估别人能带来什么。而创新者则专注于其他人,他们更关注别人需要的东西。这些偏向与金钱无关:贡献者与索取者并不以他们向慈善机构捐赠了多少钱或者是他们从雇主那里拿到多少补偿作为评判标准。相反,贡献者与索取者的不同在于他们对于其他人的态度和行为的不同。如果你是一个接受者,当你的利益大于个人成本的时候,你可以从战略上帮助别人。而如果你是一个贡献者,那么你可能不会使用成本效益分析方法:即个人的付出超过了得到的回报。或者,你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个人成本,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而不期待任何回报。如果工作中你是一名贡献者,你会认真且努力地分享你的时间、精力、知识、技能和想法。

每个创业环境都有一个独特的平衡。如果创始人太多而创新不够,那么它就不会继续增长。

硅谷已经失衡了。

那些为自己的梦想愿意做任何事情的人们正在被那些希望从每件事情中榨取价值的人所利用。索取者的身上有一个独特的特征:他们喜欢得到多于给予。他们倾向于维护自己的利益,把自己的利益置于其他人的需要之上。索取者认为世界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地方,而要成功就要比别人做的更好。为了证明他们的能力,他们会自我推销,以确保自己的努力得到足够的赞扬。索取者并不是冷酷无情之人他们只是小心谨慎和过于自我保护。索取者会认为:

“如果我不先考虑自己,那么没有人会考虑到我。”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

随着硅谷中越来越多的创新者离开,他们的独一无二性将在别处继续闪耀。事实上,还有一些创新者也在准备离开。

这是一件伤心事,因为至此我的一生都在硅谷中生活。在我九岁那年,因为我父母无力支付电影费用,由是我开启自己的第一个“生意”。我有一群伙伴,他们会花时间思考创新的解决方法,无论它们是笨拙的还是高明的。创新仍然存在于硅谷,它只是被众多投资机构的信息给淹没了。

硅谷正在走向死亡,而我们也可能很快就被洛杉矶、奥斯汀或者是纽约所超越。

“创新者的成功会带来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从而提高周围人的成功。你会发现,区别在于给予者的成功在于他们创造了价值,而不是只会嚷嚷。”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成功课》

不管我人在哪里,我的心永远在这里。我会永远在此处坚持创新。我会尽我所能去奉献、去支持,我的继承者们也会选择在这里。

硅谷过去就明白这些道理。所以,在事情还不太迟以前,让我们重新发现它吧。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学网

新和创

少年时代

下一篇

数据受到了很多行业和公司的热捧,但能够真正利用数据产生可衡量的价值的公司凤毛麟角

2017-07-1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