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APP创造了一个假的社交网络,竟比真实社交更令人满意

宋宋 · 2017-07-06
Binky是一个没有真实好友的社交软件,内容都是假的,用户的点赞评论等互动也都是虚无缥缈的。但是这可能正是智能手机用户想要的。

编者按:IAN BOGOST写了一篇名为The App That Does Nothing的文章,介绍了Binky这款软件。Binky是一款神奇的软件,是一款没有真实社交功能的社交软件,它的出现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如果是你,你会下载Binky吗?

Binky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软件,可以发动态,可以点赞,可以评论,还有可以一直往下滑的时间轴。时间轴是所有社交软件必不可少的一个功能,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Snapchat上都有。我打开Binky,然后开始往下滑,看到了很多图片,有人、食物、鞋子、果酱、运动内衣、迈克尔杰克逊还有神像等等。这些被发在Binky上的内容叫做binks。

我可以点击星星给bink点赞,也可以再点一下取消点赞。我也可以像在探探上一样,左滑代表我不喜欢这条bink,右滑代表喜欢。

但是有一点: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Binky是一个没有真实好友的社交软件,内容都是假的,用户的点赞评论等互动也都是假的。但是,这可能正是智能手机用户“想要”的、甚至是“需要”的。

比尔盖茨在1996年说“内容才是王道”,因为他认为发布数字内容要比制造电脑更有利润。他拿电视机举例:电视的发明带动了很多产业,但是广播公司,也就是内容创造者,却是电视的长期受益者。

他既是对的,也是错的。内容,从电子商务到社交媒体,的确从20年前开始就盈利颇丰。但是内容的载体也创造了巨大的价值,比如苹果。随着Facebook、谷歌、优步、微软、亚马逊的崛起,内容不仅仅只代表了创意,还是机器,服务,媒体和创意的集合体。技术对生活的影响远大于内容承载的创意和想法。

Binky甚至比“真的”社交软件(比如Twitter或Instagram)更令人满意。

智能手机一直在进步,在改变。当iPhone刚刚推出的时候,它就像是一个人们可以拿在手里的玻璃和金属结合物,就像是科技版的玩具狗。多年以后,手游社交媒体等内容让手机使用越来越普遍,iPhone又像是这个世纪的香烟:它可以像香烟一样令人上瘾,吸引人们的注意力,玩手机也像吸烟一样让人放松。

讨论香烟或者吉娃娃的含义意义不大,有意义的是人们使用的习惯。对于内容来说,内容对人类行为的影响要比其形式和意义更重要。所以对智能手机来说,玩手机要比认真看里面的内容重要。

Binky用设计代替了内容的含义。Binky上的每一条bink都是贴了标签的图片,随机无限生成。给一条bink点赞没有任何意义,左滑右滑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评论是我最喜欢的功能:键盘出现,每点一下都会出现事先生成的评论。在我停下打字之前,单词,标签或者表情会不停地跳出来。

Binky是一个没有人际网络和社交的社交网络软件,但是Binky不仅像“真的”社交软件(比如Twitter或Instagram)那么令人满意,Binky甚至比它们更让人高兴。发布的东西是无害的,足够多却不是最好看的真实照片,上面都是平凡的人事物。用户也可以通过左滑右滑来表达自己的喜好,而且用户也不会计较粉丝数或点赞数,也就不会上瘾。

Dan Kurtz是创造Binky的游戏开发者,也是一个即兴演员,他说,在他一边等火车一边刷脸书或推特的时候,就产生了做Binky的念头,他解释道:“我什么都不想去想,但是我就是觉得我应该看看手机,好像是我的一种默认设定”。Dan Kurtz好奇能不能把这些软件浓缩成不在乎内容的形式。这也是智能手机用户想要的,不想要有真正意义的照片,视频,只想要重复地点击手机。

Binky给用户带来点击、滑动屏幕、点赞、评论的乐趣,但是不用思考。

现在很多用户发现,一些科技巨头可以从创造的内容中盈利,所以很多人都绞尽脑汁地开发内容以从中获取利益。但是与此同时,这些内容服务给用户带去的乐趣却在日益减少。

Binky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来适应这种常态,但是问题可能不是内容越来越枯燥,而是这些内容根本不重要。Binky就给用户带来了这种不用思考的乐趣。

玩手机更像是织毛衣和涂鸦,而不是玩耍或工作。

Binky的内容多是幽默的,Binky也是婴儿奶嘴的商标名字,意味着它是全球应用中的一个婴儿。Dan Kurtz最初是在Cultivated Wit的帮助下酝酿Binky的创意,而且是在喜剧日(Comedy Hack Day)的背景下创立的,所以其中的内容都很风趣。Kurtz说:“婴儿奶嘴不就是模仿而来的吗?”好像是这么回事,模仿不一定都是在开玩笑。

Kurtz对于Binky的定位和功能十分清晰,Binky网页上面写着:“看,我们只是单纯地想把屏幕从头滑到尾,浏览新出现的内容,但是我们真的不太在乎这些内容是什么。”这句话没有试图强制说服大家,这只是道出了人们为什么经常玩手机的真实原因。Binky通过给人们提供看Bink,点赞,刷评论的心理快感,让人们可以最大限度地玩手机,也完美诠释了手机的媒介功能,而不是一个传播社会媒体内容的渠道。

Kurtz一开始想学IOS系统的编程,他说最好的方法是把所有的界面部件整合到一起,Binky就诞生了。没有内容的软件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单纯地点击屏幕,滑动屏幕,屏幕上是所有的软件都有的镂空界面。

这就像是没有化学作用的香烟。吸烟的时候,人们手里会拿着香烟,手是闲不下来的。智能手机也是一样的。等公车,坐电梯,看电视,上厕所,智能手机也可以让人们手里有事干,这是一项没有意义的活动,就是用来打发时间,放松紧张的神经。

有人尝试过去治疗手机强迫症,指间陀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用户希望这种机械的小玩意可以让自己少玩一会手机,但是作用不大,点击屏幕、点赞、话题等等,这些是不能少的。Binky是曲线救国的一个软件。

没有任何目的地,单纯地玩手机,这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的吗?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目前看来,中体产业股权转让的大戏还会继续,但似乎距离水落石出不那么遥远了。

2017-07-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