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ked 创业故事:如何让青少年爱上手机阅读? | 创世界

冯七七 · 2017-04-24
如何抓住万千青少年的心,改革阅读体验?

编者按:本文作者 Prerna Gupta 是新锐阅读应用 Hooked 的创始人和 CEO。文中,作者向读者分享了 Hooked 的发展历程,介绍了Hooked是如何从一个疯狂的理念,战胜了各种挑战后,某一刻忽然灵光乍现,柳暗花明,迎来春天。

三年前,我正住在哥斯达黎加的一个海边小镇,撰写人生第一部小说,忽然我就慌了。

这本小说是写给年轻人看的科幻三部曲,背景设在100年后的硅谷。我本身算是科技企业家,所以也难怪我选择这样的主题。

但是这部小说有点与众不同之处——小说的主人公是深肤色的印第安女孩,跟我一样。而这也是我为什么忽然就慌了。

有人愿意读这种主角是深肤色的女性的科幻小说吗?我要如何说服代理商认真对待这本小说呢?出版商能找到受众吗?另外,青少年会读吗?

我和我丈夫合著这本书,我们一边写,问题一边涌现。

事实上,我俩不是专职作家,而开发软件的。在iPhone刚开始发展时,我们创建了音乐应用,如AutoRap,该软件帮助上亿的用户自己在手机上制作音乐。

干了几年音乐软件开发后,2013年的秋天,我们决定开始下一轮探险。

故事开始

所以我们决定处理掉一切后环游世界,追寻我们写作梦想,构筑科幻三部曲。

这是哥斯达黎加海边小镇的集市。摄像 Micah Winkelspecht 。

我们买了一张去哥斯达黎加的单程票,开始学习冲浪,着手写小说。

但是在哥斯达黎加待了半年后,我感觉自己卡住了。冲浪没学明白,小说也没有进展。

写作的时候,总感觉不太对劲。像我们这种搞应用开发的,习惯了精益创业思维,像这样长时间关在屋里搞大工程,却不知道能不能引起共鸣,这种感觉对我们来说太奇怪了。

另外,这个不同寻常的主角带来的问题也不停烦扰着我。人们准备好接纳像我一样的主角了吗?

一日开始软件开发,终生便有了软件开发的思维。

我们决定给它来个a/b测试。

疯狂的念头

正是这个给我们的书进行 a/b 测试的想法点燃了思维的火花,从而最终形成了 Hooked。

我们也窥探到了小说这一行业里的巨大商机。

我们越去观察小说行业中当前的玩家——主要是图书出版商和好莱坞的工厂——如何发现一个好故事,如何将其广为传播并取得利益,就越觉得小说行业创新大有可为之处。

我们看书的方式正发生巨变,尤其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举个例子,在美国,相当一部分的青少年小说都是以电子书的形式被人们阅读,并且越来越多的是在手机上阅读。但是人们写书的方式几个世纪以来却没有改变。

有人说阅读正在消亡。

但我们拒绝相信这一点。故事讲述是人类的根基,有些人认为这是人性的本质。对伟大故事的需求是永远存在的。

小说也必须随时代变化。

我们相信此中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机,能率先将精益创业原则应用到小说行业发展的公司可能成就一代伟业——成为下一个 Netflix,下一个迪士尼。

所以在结束了游牧般的探险生活一年后,我和我丈夫回到硅谷,创建了一个新公司,想要为 Snapchat 一代重新定义小说。

我们成功说服了之前的几位投资人,给我俩这个疯狂的想法一个机会,之后我们便投入工作了。

早期的确信

刚开始时,我们完全不知道要采取怎样的产品形式,只是想证明,对于小说进行 a/b 测试也是可行的。

我们首先建立了小说测试系统。

在50本青少年畅销小说中,节选了开头的 1000 字,大概五分钟的阅读内容,讲这些内容置于适于手机阅读的网页阅读器中,并开发了客户分析以研究用户行为。

我们最感兴趣的衡量标准是完成率。我们想看一下,这些不同的畅销书的完成率是不是不同?或者是,鉴于它们都是畅销书,完成率是不是大致相同?

我们只聚焦于手机阅读,并把测试内容限制在每本书的前五分钟的内容,将内容调节为适应手机阅读的长度。

我们利用 Facebook 广告,将测试内容发送给 15000 名读者,之后便静待反馈。

结果让我们眼前一亮:即使都是畅销书,完成率也大不相同。

这相当振奋人心,要是作者、编辑、出版商在发行这些书之前就知道这一数据的话,那结果可能大不相同,你想想就行。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使小说更加引人入胜。

这是我们第一次确信,由数据推动小说行业发展是可行的。

本能反应

现在我们既然有了基准,便准备大显身手了。

我们进行了各式各样的 A/B 测试,并了解到了关于青少年阅读喜好的各种趣事。

比如说,最近青少年读物中,用第一人称现在时写作的趋势已经无关紧要了,你用第三人称过去时写作他们一样会去看。

并且,我们了解到,如果读者能够了解文本内容,他们更会被故事所吸引。要是从中间插进去,没有任何文本背景,想要留住读者是很有挑战性的。

当然,我们也测试了一直困惑我的问题:比起印第安女性主角,青少年读者更加喜欢白人男性主角吗?

你猜?

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我们的测试,无论小说的主角是白人还是有色人种,青少年读者感兴趣的程度都是无差的。另外,对于男生来说,无论小说的主角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都会一样感兴趣。但是最有意思的结果是,对于女生来说,她们更喜欢主角是女性的小说。

该图显示了女性读者读的故事的百分比。女生更喜欢女性主角。

挑战

最终,一个有趣的模式从测试结果中显现出来。

根据我们的测试小说,五分钟阅读量的完成度是不同的。在某些情况下,只有 5% 的人会读到五分钟节选内容的结尾,另一些情况下,10% 或者 15% 的人会读到最后。

但是关于完成率似乎有个上限,在我们测试的所有的小说中,最好情况也只是三分之一的读者能读到最后,这只是五分钟的阅读内容。

换句话,(用手机阅读时,)绝大多数的青少年读者连最畅销书的前五分钟的内容都读不完。

结果挺令人沮丧的。可能阅读真的正在消亡。

但我们把他看作是一个挑战。我们问自己:我们能对模式进行创新,使阅读对青少年来说更有趣吗?

我们要怎样才能吸引大多数青少年,给我们五分钟……在手机上……读……小说呢?

之后,我们就灵光乍现了。

灵光乍现的一刻

我们首先测试的是漫画书。我们认为,如果通过图像来讲述故事,青少年可能更感兴趣。

我们进行了多次迭代,但是无济于事。无论怎么尝试,读者参与度看上去仍然是黯淡无光。

之后,我们有了那个疯狂的想法,将故事以角色间短信对话的形式呈现出来,以此测试完成度。测试内容仍然是 1000 字,五分钟阅读内容,长度跟我们之前测试的无二。

看到第一个聊天故事的测试结果后,我们当时就震惊了。几乎每个青少年在读了我们的聊天故事后,都停不下来,一直读到最后。

我们还以为出现错误了。进行 A/B 测试以来,从未出现过如此巨大的转变。所以我们就又测试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思维的灯泡突然就亮了。

四个月后,我们推出了 Hooked。

渐入佳境

2015年9月底,我们推出了 Hooked 的最简化可行产品。

Hook 1.0版屏幕截图

之后的一年,我们不断迭代,同早期用户交流,创建产品,跟未出山的作者合作,开发聊天故事的目录。

随后,我们增加了一些社交功能,包括允许用户自己写故事。

Hooked 2.0版屏幕截图

我们开始引起媒体关注,在BusinessInsiderTechCrunchWired, 和 LATimes上都有新闻报道。

慢慢地,开始柳暗花明了。

2016年9月,Hooked 开始崛起了。

2016年12月1日,Hooked 登上了 App Store 排行榜的第一名。

自此之后,Hooked 一直位于美国 App Store 应用前一百名,并且又两度位居榜首,包括上周末的那次。在其他几个国家,包括法国、加拿大、英国和墨西哥,我们也曾位居第一。

在过去的半年里,1000 万青少年读者安装了 Hooked,共计阅读了 100 多亿条小说信息,Hooked 的用户还直接在手机上写下了自己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有着惊人的完成率,最受欢迎的那些小说如《观望者》——一部青少年惊悚故事写成了暗黑的现代童话故事,拥有超多如饥似渴的粉丝。

《观望着》

不过是跳梁小丑?

当然了,我们的这种做法也备受质疑,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尽管我们非常幸运,吸引了硅谷和好莱坞最棒的投资人,但仍有很多人认为这种聊天式的小说很愚蠢,另外也有些人担心我们正在摧毁阅读。

但是,“聊天式阅读是一种新的潮流吗?” 这个问题本身就非常狭隘。

艺术是随着科技变化的。

拿电影来说,早期制作的电影本质上是一部戏剧,用胶片捕捉而已。但是随着导演、编剧、演员和摄像更加精通录音技术,我们讲述故事的方式也有了质的转变,科技使我们更有效地讲故事。

手机亦是如此。随着我们花费越来越多的时间用手机浏览媒体应用,我们讲述故事的方式也将会改变,从而反映出我们不断进化的行为,以及我们不断进化的生活。

聊天式小说就是该进程中的一步。

随着范畴不断扩大,Hooked 的效仿者也不断涌现,尽管这些初期的产品不过是 Hooked 的翻版,它们却表明了一件事:聊天式小说已经成熟。

Hooked 并不是以这种形式讲故事的唯一应用,这其实是好事一桩。

这意味着我们正迎来胜利的曙光: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读小说。

如其说是摧毁阅读,不如说 Hooked 让更多人爱上阅读。我们听到许多青少年抱怨说他们讨厌读书,但是喜欢在 Hooked 上读书,跟上瘾一样。

我们才刚刚起步。你今天在 Hooked 上看到的,不过是未来阅读的一瞥。

鸿篇巨制也需要千字开头,我们只是开头。

 译文:冯七七  编辑:杨志芳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硅谷顶尖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曾说,可转换和未来股权简单协议票据对早期投资危害很大。但是,Panacea的投资人Terry Lee说,其实可转换票据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2017-04-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